啦啦文学网 > 湘信有鬼 > 第一千贰佰四十五章 大湾轻命

第一千贰佰四十五章 大湾轻命

作者:宝庆十三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幕下的樟树水库,似乎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

    唐品第当初所建的这栋房子,本身是为了给一家人住的。后来他自己老了之后,和老伴住在中间堂屋左边,两头的厢房都给了两个儿子。

    恰巧这两日老两口都出去走亲戚了,这老屋虽然两头住着有人,晚上却显然没有什么动静。

    此时或者说唐香宝已经有些迷迷糊糊了,因为随着窗外这个怪物的动作,她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脑海里,忽然升起的一股异样。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一种感觉,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要钻进自己脑瓜子里来。唐香宝虽然迷迷糊糊的,但是可能因为紧张的缘故,一直都在提醒着自己要淡定。所以即使这刻十分迷茫,却依旧保持着几分清香。

    尤其闻到手里香囊散发的淡淡清香,自然也有一些进入了她的鼻息,在不断的净化着她的脑海。所以当感觉到脑海里的恐惧时,她心里依旧魂飞魄散,可是身子居然有了一些反应。

    一旁的唐宝宝,自然不知道身前的三姐发生了什么,虽然感觉到一些她身体上的变化,但是她哪里知道那么多。何况她心里本来也紧张,加上看到了外面的这个鬼东西一眼,早就吓得缩回去了半个身子。

    这时唐香宝却越来越感觉到,自己脑海里一阵迷茫,甚至在那紧紧的贴近了床沿边之后,口鼻里呼吸出来的气息,明显却越来越急促。

    因为在她脑海里,窗外那对邪笑的腥红眼睛,似乎在不断的指引着她,鼓励着她出来往前走一样。这真是一种诡异的情形,却让人不得不面对。

    本来掏出香囊来以防万一,但是因为这种迷糊的感觉突然再次近身,倒是让唐香宝一时间无法反应。这个时候看到这怪物的张扬,唐香宝心里的愤怒可想而知了。可是身子却真的在反应,自然让她越来越害怕。

    这个时候屋里的红雾,似乎已经越来越多。不过因为屋里也黑暗,自然看不太清情形。倒是窗外这鬼东西的动作,唐香宝自然不知道,它对自己的影响有多大。看着那举动,还以为它在向自己示威。

    心里念诵着菩萨保佑,挥舞着手里的香囊。虽然不懂得该怎么用,但是唐香宝也似模似样的比划着动作。不知道是对这鬼东西的警告,还是示意它不要冒险过来。

    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用,但是心里还是自我安慰着。

    唐香宝却不知道,自己身边的人已经发生了变故。因为大家都无暇顾及,所以在黑暗里面对这种惊恐,这是一种让人无法解释的感觉。

    在唐香宝的眼里呲牙咧嘴的怪物,简直就是妖怪、晦物、脏东西的化身。而在床里唐娇宝两个人的眼里,却完全是另外一种感受。

    因为两个人虽然没有凑前来,但是有人感觉到了窗外的动静,加上唐宝宝撩开了一些蚊帐,还是多少会有一些发现。开始还感觉到这怪物的恐怖,但是随着看到这鬼东西,那对腥红恐怖的眼睛,居然在自己脑海里回荡着,她竟然渐渐感觉到,那对眼睛居然没有那么令人讨厌。

    不过这边最令唐香宝疑惑的就是,它不住的抖动着自己的胯部,虽然不能伸进窗格里来,但是那不住抖动和吞缩的样子,完全好像在对着自己暗示。

    本来那丑态百出的摸样,令唐香宝的心里,肯定是无比的反感和恶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因为自己看到这对腥红的眼睛之后,她居然感觉到有些温柔。

    这时候再来感觉到这动作,尤其是那不住抖动的东西,居然让自己有些浑身发烫,然后她感受到了一种奇妙的快意。这种不能对人言的感觉,让唐香宝有些茫然。加上没有人说话,所以她越来越迷糊了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甚至是床上的几个妹妹,这个时候都进入了一种幻觉。虽然大家没有说出来,不过心里都在暗暗的认为,还以为自己看到的都是真实的情形。虽然不能对人说,却偏偏令人痴迷。

    而唐香宝更加不知道,因为这对腥红眼睛的诡异,如果没有手里的这只香囊,只怕自己也早就会完全陷入痴迷的漩涡里。当然如果自己没有紧握这只香囊的话,只怕这刻早就做出了更荒唐的事情来了。

    因为此刻在床上,几个妹妹已经完全的痴迷了。如果有人看到她们的情形,一定连眼睛都会掉出来。当然唐香宝自己没有时间回头看,即使耳朵里听到了一些声音,她自己都逐渐迷糊了起来。

    “有鬼,快,快来人,有鬼,有鬼,这里有鬼!快,快来人呐!你,你不要过来,快,快来人,快来人有鬼啊,有鬼啊!”平静的兰花湾里,却忽然便响起了一串急促的怪叫,直接便划破了夜空的宁静。

    这声尖锐急促的声音,虽然听着有些突兀,甚至惊恐的令人发寒。这是一栋小小的独栋房子,房门开着半扇,屋里亮着微弱的油灯,一个身影正在屋侧的小屋便方便,却看着某个地方怪叫。

    不说有没有人听到,但是这嘶吼之后。屋里便有人回应了起来:“哥,你鬼叫么子啊!”

    看着外面似乎纷乱的声音,就是本来迷迷糊糊的人,似乎都逐渐醒了过来。可能听到外面没有人回应自己,他也感觉到一阵汗毛倒竖。看到屋里的油灯点着,他正是老屋的唐家绍,也来不及询问什么,便直接也起身来往外走。

    “有鬼,有鬼啊,你,你,你不要过来!”屋外的唐家山双眼发直,撕心裂肺的低吼着。双眼直愣愣的看着前面,似乎遇到了极为惊恐的事情。他那焦虑惊恐的神情,在黑暗中看着让人不寒而栗。

    屋里点着煤油灯挺亮,灯光虽然照不到他脸上,但是唐家绍出来的时候,便看到自己哥哥的脸色在黑暗里煞白:“哥,你这是怎么啦?”

    唐家绍并没有看到什么,不过看到哥哥一副神神叨叨的样子,看着小屋里某个方向,身子不住的往后退到这边来,他心里咯噔了一下,忍不住把住了门口的扁担。

    当他偏过头来的时候,唐家绍看到哥哥的眼睛里充满了绝望。尤其在他的双眉间,不知道是有一道淤黑的黑气,还是一抹刮痧后的於痕,让人看来十分凄厉诡异,令人有些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