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爱情十面埋伏 > 169 他的愧疚和痛惜

169 他的愧疚和痛惜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平静下来之后,我懒洋洋地依偎在许君延的怀里,他半闭着眼睛,脸上挂着满足的笑意,他轻轻摩挲着我的背部,掌心的热度仿若一股暖流缓缓注入我的体内,我转过脸在他的怀里拱了拱,然后抬起头对着他笑。

    “心情好点了吗?”我问。

    他睁开眼睛,怔了下,似乎还反应不过来。

    “我刚才那么尽心配合你,你可别告诉我你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故意朝他嘟了嘟嘴。

    他噗嗤笑出声,紧接着拖长尾音道,“噢……我懂了,原来你是故意演一出美人出浴来勾引我!”

    “我才懒得勾引你,我现在恨不得你离我远点呢!”我嗔怪地瞪了他一眼,顿了顿,我才语气轻柔地说,“不过最近爷爷身体不好,我觉得你情绪似乎低沉了不少,所以我想安慰你,想让你开心……”

    “多多益善。”许君延突然打断了我,他的唇角扯开一个狡黠的笑意,他深情地注视着我,黑亮深邃的眼眸宛若火光闪耀。

    “什么意思?”我困惑地望着他。

    “老婆的安慰非常有效地改善了我的情绪,所以我希望这样的安慰以后越多越好。”他盯着我,一本正经地说,“而且在小诺诺出生以后,老婆要把以前遗漏的补给我。”

    我哭笑不得地望着他,突然觉得自己又落入了他的陷阱,可是见他表情轻松惬意,前日的阴霾似乎一扫而光,我心里还是高兴的。

    趁着他心情好,我鼓起勇气提起了邵亚,我说现在你已经知道邵亚是你弟弟了,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许君延的反应倒是出乎意料的平静,他说关于邵亚他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活了二十多年凭空多出来个弟弟,而且还是自己的亲爹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生的,他的脑子到现在还是懵的,他需要时间去慢慢消化。

    “就算你不认他这个弟弟,至少也不要把他当仇人,正清和环亚斗了这么久,上个季度的销售数字我看过了,两家的数字都不好看,再斗下去,只会两败俱伤。现在外人并不知道你和邵亚的关系,如果以后你爸对外公布了,在外人眼里,你们就是兄弟自残。”我尽量保持着平静的语气,见他面色平淡似乎并无不悦,才又继续说,“我知道邵亚对你来说意味着你爸对你妈的背叛,可是站在邵亚的角度想一想,他也是无辜的,他根本没有选择的机会,你也许不知道,他的童年遭遇……”

    “老婆,你好像处处在维护他。”许君延语气淡淡,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可是他的眼眸里却闪过一丝寒意。

    我心里一颤,猛地想起他对我和邵亚的关系一直是耿耿于怀的,刚才我话说的匆忙,恐怕是让他误会了。

    “我不是在维护他,我只是站在客观的立场叙述,同样的话,我今天也对邵亚说过。”我注视着他,语气恳切。

    “你们今天见过?”他眼神一凛,语气立马不爽。

    我心里暗暗叫苦,刚才他对我先是审问后是蹂躏,我根本还顾不上跟他坦白从宽,现在一时心急说了出来,反而搞得自己作贼心虚似的。

    我当然不能让许君延继续误会下去,于是我把今天在医院和邵亚的谈话和许君延原原本本地叙述了一遍,说到最后我又自作主张地加了一句,我说邵亚真的挺想和你谈谈的。

    “是你想让我和他谈吧?”许君延冷哼一声,他斜了我一眼,语气淡淡又带着两分宠溺,听起来倒是不讨厌。

    我呵呵一笑,“反正你懂我的意思,我的愿望就是世界和平。”

    他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地捏了捏我的脸,“小东西!”

    “你打算什么时候和邵亚见面?”我见他心情似乎不错,于是趁热打铁。

    “我会让秘书安排时间的。”他皱了皱眉,语气虽然不算热情,可是至少也不再直接拒绝了。

    后来我又问他正清为什么要从周氏的工厂撤资,他说其实撤资并不是他的意思。合作工厂的管理混乱,效益也不好,产品质量问题严重,正清的高管们从上半年就开始提报告给他劝说他撤资,也就是说,撤资是高管们的要求,他作为正清的总裁,最终只是根据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作出批示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这么说,我心里隐隐生出几分失落,我突然觉得如果他说撤资是为了给我出口恶气,我的心情肯定更畅快。

    可是我知道投资撤资不是儿戏,正清这么大的公司,利益牵扯众多,许君延不可能因为周菁如和我之间的私人恩怨置公司利益不顾,在大是大非面前,他总是保持着克制和冷静,即便和环亚之间的斗争,他也是在深思熟虑作好万全准备之后才开始,并且在关键时刻,他也会考虑到实时的市场和财务状况而对策略作出及时的调整。

    可是合作工厂的问题这么多,他竟然还是忍了下来,直到高管们催他他才考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原因——他的心里,还是念着周云如。

    他念着周云如,所以尽量容忍着周菁如,尽量帮着周氏。

    然而,是念还是爱?

    我不想问,也不敢问。

    “不过既然现在管理层的意见一致,我当然会尊重大家的意愿,撤资协议我已经让苏若拟好了,周五会议开完,我会签字的。”许君延突然打破了沉寂,只是他的语气,似乎带着一丝丝沉重。

    第二天一早,许君延说他着急开会,就不陪我吃早饭了,又跟我说不必去医院陪许老爷子了。

    他说和医生讨论过,许老爷子的健康状况已经稳定,接下来需要安静的疗养,他和英姐商量过了,打算周末就接许老爷子回老宅。

    我一听,赶紧让张姨回老宅安排人收拾一下,张姨答应着去了,她刚走,我突然瞥见沙发上的一个白色文件袋。

    我拿起来扫了几眼,似乎是会议资料,估计是许君延走得急落下了,本想让阿文送过去,可是想想我最近好久不去公司了,顺便去转一圈了解了解各种新动向也好,于是我让阿文和阿静开车送我去了公司。

    到了公司,我直奔许君延的办公室,可是却扑了个空,苏若告诉我许君延去工厂了,中午才能回来。

    我把会议资料交给苏若,自己在休息室里坐了一会儿,正想回去,突然隔着玻璃门瞥见许君延从电梯口走出来,我心里一动,冲苏若眨了眨眼睛,又折回了许君延的办公室。

    站在又高又宽的办公柜后面,我本想等许君延进来吓一吓他,可是门一开,我突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听起来略带沧桑,似乎不年轻了。

    “君延,我也是豁出一张老脸来求你,周氏现在的经营不好,你周伯伯最近几年的身体也越来越差,菁如又不懂事,什么也帮不上我。如果不是周氏的几个老臣子帮着我,我恐怕早就撑不下去了,可是现在如果连你都撤资,你让我怎么办呢?”原来是周菁如她妈,我在企业名录上见到过她的名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的名字叫杜素心。

    关于杜素心,我了解的不多,我有心想偷窥她一下,可是又怕暴露自己,只好继续屏气凝神地听下去。

    “周伯母,我知道你的难处,可是撤资并不是我的本意,合作工厂无论是管理还是产品都出现了严重的问题,管理层一直在反馈,现在底下人的意见已经统一,我也只是顺应众意而已。”许君延语气平静,一番话说的不卑不亢。

    “好吧,就算不是你的意思,可是你作为正清的总裁,你完全可以驳回他们的申请,只要你不同意,谁又敢逼着你签字呢?”杜素心的声音听起来带着一丝急躁。

    “周伯母,不合理的要求我会驳回,可是合理的要求,我会慎重考虑。”许君延言简意赅地堵了回去。

    “君延,你真的要这么狠心吗?我和你周伯伯可是看着你长大的,现在周氏遇到了困难,你就不能帮一把吗?”杜素心还在苦苦哀求。

    “周伯母,我已经尽力了,可是作为正清的总裁,我必须把公司和股东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许君延冷静地说。

    “君延,你还不记不记得小如?”杜素心的声音突然颤抖起来,她的情绪似乎一下子激动起来,“如果是小如求你,你也不肯帮忙吗?你想想她是怎么死的?你们本来是要结婚的呀!”

    我的心狠狠一颤,不出我的意料,杜素心也拿出了周家的杀手锏。

    周云如的自杀始终是许君延心头无可磨灭的痛,伴随而来的是深深的愧疚和痛惜,因为愧疚,他多次容忍着周菁如,因为愧疚,他义无反顾地帮着周氏。

    我好想问问他,这样的愧疚,还要持续多久?

    然而外面沉默半晌之后,我听到许君延沉重而又疲惫的声音,“周伯母,我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