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爱情十面埋伏 > 173 最毒不过妇人心

173 最毒不过妇人心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静茹竟然也来了,她打扮的异常朴素,甚至连妆容都那么素淡,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角落里。

    她的眼神充满了怨恨,就跟整个世界都对不起她似的,见我盯着她,她眸子一缩,避开了我的视线,然后转身朝着洗手间走去。

    旁边有正清的年轻姑娘对着她的背影窃窃私语。

    “她是不是周菁如啊,怎么这么消沉?以前不是挺嚣张的吗?”

    “现在她什么都不是了,合作工厂让她搞得一团糟,听说她亲爹亲妈都不待见她,如果不是许总念着跟周家的老交情,他们家的工厂早就倒闭了!”

    “毕竟她也曾经是许总的未婚妻,许总可是个恋旧的人,对她也算仁至义尽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觉得堵得慌,正好何榛榛和梁茁手挽手地下了台,我赶紧迎了上去。

    梁茁脸上挂着宠溺的笑意,何榛榛一脸羞涩的模样,一改以往的女汉子形象,就跟新婚小媳妇似的。

    两人在我面前秀了一会儿恩爱,梁茁说他还有一个在线会议要开,公司的人在等他,所以他不能陪我们玩了,他说等他开完会再来接何榛榛。

    何榛榛立马进入贤妻模式,说岳亮开车来的,等会儿她让岳亮送她回去,不用梁茁再特意过来接了。

    梁茁听了也不勉强,只是嘱咐何榛榛早点回家到家给他打电话,然后就匆匆离开了。

    梁茁一走,何榛榛也坐不住了,她说她先去化妆间把衣服换下来,然后马上回家跟父母汇报今晚的重大收获。

    她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简直像个迫不及待把自己的幸福昭告天下的小女人,我说你就别让岳亮送你了,她正跟几个小帅哥打的火热,干脆我送你回去吧!

    何榛榛也不客气,我们约好在电梯口见面,然后我跟可可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舞会大厅。

    出了大厅,阿文迎了上来问我是不是要回家,我点了点头让他先去停车场等我,阿文答应着去了。

    可是左等右等,始终不见何榛榛出来,我心里纳闷,正想跟她打电话,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我拿起手机,是一条短信,来自于一个陌生号码,打开短信,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是何榛榛的照片,她的肩膀被人按住,头上套了一个黑色面罩,嘴巴里堵了东西,背景似乎是在一辆车里。

    紧接着,不等我回过神来,陌生号码的电话拨了进来,我按了接听键,声音颤的厉害,”别伤害她!”

    电话里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冷笑,”姐妹情深,真是令人感动呀!”

    ”周菁如,你想干什么?”我瞬间怒了,握着手机的手忍不住在抖,”你知不知道你是在犯罪?我现在就可以报警抓你!”

    ”报警?”周菁如的声音听起来愈发刺耳,”你敢报警,我马上就让人毁了她,你懂我的意思!”

    我想起刚才照片里按着何榛榛的手臂,至少是两个男人,我的心狠狠地抽搐起来,”你想怎么样?”

    ”走员工通道,绕到酒店后门,上一辆黑色的商务车,不许带保镖,不许让任何人跟着,否则的话,你知道后果……”周菁如的声音阴冷的可怕,顿了顿,她又冷冷地说,”现在,马上关掉手机,十秒钟之后如果我还能打通的话,你就让你的好姐妹痛苦一辈子吧!”

    ”好,我答应你!”我话一出口,周菁如已经挂断了电话。

    就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我颤抖着给邵亚发出了一条短信,内容只有一个字,”周”。

    我虽然本能地预感到接下来的危险,可我的大脑还不糊涂,许君延还在外地,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回来,而除了他,我能想到的就是邵亚。

    没有丝毫的犹豫,我信任邵亚,正如信任最亲密最可靠的朋友。

    手机关机后,我不动声色地朝着酒店后门走去,一路上遇到正清的员工,我镇定自若地跟他们打着招呼,我不敢表露出任何情绪,因为我还不清楚周菁如是不是在酒店里找了同伙,此时此刻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他们伤害何榛榛。

    短短十几分钟的路程,我却觉得仿若跑了一场马拉松那么久,走出酒店后门的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夜风一吹,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门外五十米远的地方果然停了一辆黑色的商务车,我一步一步地朝着车子走过去,每走一步我的心都会狠狠地收缩一下,我在犹豫我在彷徨我甚至在质疑自己。

    我怀着孕,我要保护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何榛榛现在就在他们手上,危险一触即发,如果她出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周菁如恨的是我,何榛榛是无辜的,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成为我和周菁如斗争的牺牲品,更别说周菁如可能会用最残忍的手段毁了她,她没有作错任何事,她在今晚刚刚接受了一个深爱着她的男人的求婚,她欢欣雀跃地想要回去给自己的家人分享这个好消息,她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幻想和期盼,而她所有的美好,可能都会因为我消失殆尽。

    不能,我不能那么自私,我再一次对着自己拼命地摇头,我的手触碰到冰冷的金属,我缓缓地拉开了车门。

    一双男人的手臂伸过来,把我连拖带拽地塞进了后排车座上,黑暗中,一个男人按住我的肩膀,他拿了一把尖刀抵在了我的腰部。

    ”龙哥,怎么他妈的是个孕妇?”男人恶狠狠地说,语气有些懊恼。

    ”孕妇?”龙哥的声音听来带着一丝丝惊讶,他转过头扫了我一眼,然后皮笑肉不笑地说,”最毒妇人心,说的果然不错!”

    最毒妇人心?他说的是周菁如吧,他们大概想不到周菁如让他们绑架的是一个孕妇,两人似乎都是难以置信的样子。

    ”刚子,把她手机收了!”龙哥又说。

    叫刚子的男人一边答应一边对我晃了晃刀子,不耐烦地催促着我,“手机,快点!”

    “我手机已经关机了,还有,你把刀离我远点,我不会反抗!”我盯着眼前模糊的脸,温顺地把手机递给了刚子。

    其实我心里的恐惧已经到了极点,可是我知道此时此刻我必须保持冷静,或者说我要想方设法地让自己冷静下来。

    冷静才能思考,思考才能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而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刚子默了片刻,把刀向后撤了撤。

    几乎是一瞬间,车子像离弦的箭一般蹿了出去。

    我扫了一眼车内,除了我和两个男人,车上并无他人,何榛榛不在车上,我稍稍松了口气,可是想到她现在可能还在歹徒手里,我的心又提了起来。

    ”你们要带我去哪儿?”我的语气尽量保持平静,我不想激怒歹徒,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想对我作什么。

    ”别问了,我们只是拿钱办事,到了你就知道了!”龙哥冷冷地说。

    如果只是我一个人,我大概会问他们周菁如出了多少钱让他们绑我,我会出双倍的价,可是现在最关键的是还有何榛榛,我真的不敢轻举妄动。

    周菁如抓住了我的死穴,所以她自信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上车并且不会逃走。

    我靠在椅背上,双手护着肚子,车窗外是黑漆漆的夜色,根本辨不清方向,可是令我绝望的是,就算能辨清方向对我来说也毫无意义,因为我现在就像是一条案板上的鱼,只能任人宰割。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觉得自己的眼皮都开始打颤的时候,车在一片工地的空地上停了下来。

    下了车,龙哥和小四本想按着我往铁皮房里走,可是他们扫了一眼我的肚子,还是站在了我的背后。

    ”快走!”龙哥催促着。

    ”谁在里面?”我故意慢吞吞地走着。

    ”女人!”龙哥睨了我一眼,简单利落地吐出两个字。

    进去之后,我怔住了。

    里面站了三个女人,从左到右依次是周菁如,刘倩倩,钱红。

    我一时间懵了,周菁如什么时候跟刘倩倩母女俩勾搭到了一起?

    来不及多想,我的视线在室内飞快地搜索着,只有她们三个,还是没有何榛榛。

    “何榛榛在哪里?”我盯着周菁如,一字一句地问她。

    ”小女表子,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刘倩倩张牙舞爪地冲上来就给了我一个耳光,打的我的耳朵都嗡嗡作响。

    我知道她是在报复我,我冷笑一声,向她递去一个不屑的眼神,可是不等我开口,周菁如又狠狠地甩了我一个耳光,她下手毫不留情,我感觉到嘴里腥甜的味道。

    “谢蓉,你不是挺嚣张的吗?你不是还让我长记性吗?我告诉你,我现在的记性可是好的不得了,咱们之间的账,我可记得清清楚楚!”周菁如揪着我的衣领,她长而尖利的指甲陷在我的肉里,疼得我禁不住皱眉。

    可是我不能去反抗,因为我的双手必须保护肚子里的小生命,我冷冷地瞪着她,瞪着刘倩倩,瞪着钱红,“你们这样是要坐牢的!”

    ”坐牢?小女表子,你害得我们娘儿俩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以为老娘现在还怕坐牢?”钱红目呲欲裂地瞪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