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深空彼岸 > 第十九章 前女友

第十九章 前女友

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身穿白色晚礼服的女子呼吸急促,高耸的胸部起伏剧烈,简直要撑开礼服了,不得不说,她的气性很大,差点将手中限量版的精致手提小包砸出去。

    “吴茵!”旁边有人扶住她的手臂,低声劝慰。

    王煊很英挺,较为放松的站在这里,脸色淡然,双目清澈,很自然的看着几人,他平和而从容,没什么情绪波动。

    身穿白色晚礼服的年轻女子名为吴茵,看到他这么平静,深吸了一口气,给自己的火气降温。

    “既然你们缘分已尽,你就不要再纠缠,天空那么广阔,各自展翅远行,留给对方美丽的背影与足够的空间,比什么都好!”吴茵说道。

    王煊摇头,道:“你入戏太深,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世界中,臆想我是如何的坏,你不要再给自己加戏,我就是一个路过的,有人请我来吃饭。”

    吴茵刚平复下去的情绪,腾的一下子,又冒了出来,连呼吸都重了许多,脸色有些发红,当然不是害羞,而是她气性确实大,平日间从未有人这么评价她,对方连臆想都说出来了,这是在暗示她精神有问题吗?

    王煊起初还没注意,现在不禁多看了她两眼,这女子身材似乎很有料,晚礼服随着加重的呼吸都要撑破了。

    客观来说,这个名为吴茵的女子面容姣好,尤其是身材曲线惊人,虽然那张嘴很讨厌,但确实是个美女。

    吴茵忍无可忍,目光凌厉,道:“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早就没关系了,你这样来这里有什么意思?我就不信你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吃个饭都要跑到苍鼎大厦最顶层,你肯定是听到消息赶过来的,别自讨没趣!”

    王煊本来想转身离去了,但他毕竟刚离开校园,棱角未被磨平,还是个年轻人。

    他虽然没有动怒,但脸上的笑容却消失了。

    “你火气这么大,身体肯定出了问题,最近是不是失眠,焦虑?你现在虽然很生气,但脸色只是微红而后又发白,明显有些贫血症。另外你精神波动剧烈,心中明显有不安的事,这样看来你身心都出现了问题,得需要调养,不然你脾气会越来越大。不要谢我,也不要吃惊,我是一个精研旧术的人,擅长养生。另外,你身上似乎有淡淡的血腥味,与人动手受伤了,嗯……再见!”

    说到这里,王煊赶紧打住,不再给她进行病理分析,因为他似乎发现了什么,最后还不小心说了出来,估计这女人要炸。

    果然,吴茵起初还愕然,惊疑不定,因为她最近确实出现那些问题,但听到最后忍受不了,直接拎起手中限量版的小包,向着王煊砸去,羞怒愤懑,道:“流氓!”

    旁边,周婷无言,这个王煊不仅旧术造诣惊人,连嘴巴也这么厉害,简直刺激的闺蜜吴茵要爆炸了。

    周婷觉得,搁她身上也受不了,女子最狼狈的日子居然被人发现,还一本正经的当病理给点评出来,确实让人要炸。

    她赶紧抱住吴茵的手臂,今天日子特殊,不能在这里闹出风波。

    王煊发誓,他真不是故意的,开始只是依据对方易怒与脸色发白的症状点评,谁知道这么巧。

    “王煊,你别说了,赶紧走吧。”另一位女子开口,她觉得趁早送走这个颇为俊朗的男子比较好,不然会出事儿。

    其实不用她们相劝,王煊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转身就走。

    “你别走!”吴茵不忿,挣开周婷,看得出她身手不凡,颇有些旧术功底,最为关键的是,她雪白的手臂上泛出淡淡的蓝雾,是一个修成超术的人!

    现阶段但凡练成超术的年轻人,背景都不简单。

    王煊停下脚步,看了她一眼,道:“你别对我动手,我的身体本能一旦判断出你是敌人,对我有生命威胁,你即便是女人我也打。”

    他自然不会在这里动手,不过是吓唬对方罢了,说到这里他还看了一眼周婷。

    周婷微微撇嘴,这该死的王煊,不搭她的交情,逼得她不得不开口劝阻闺蜜,并且还提到她哥的事。

    “吴茵姐你不要和他动手,我哥……都被他打伤了。”周婷小声劝道。

    想到她哥周云,她就有些无言,今天是被人抬回来的,据说,她哥已经不恨王煊了,觉得他人很厚道,赢了他都没有下重手。现在她哥特别恨一个混血儿,回来后,仅这半天时间,就磨叨不下上百次了。

    事实上,一个七星级酒店中,周云现在还在叫呢:“蓝眼珠子的混血儿,我早晚要打断你的骨头,十倍偿还,别让我再看到你!”

    苍鼎大厦顶层,吴茵身体略微一僵,她还真怕遇上一个“浑人”,二话不说,将她揍一顿,那可就丢人了,现在身边可没有机械人与保镖跟着。

    这时,王煊的大学同学柳芸上前,扯了扯王煊的衣袖,道:“今天就不要多说了,就这样算了吧,凌薇被她的父母带着……与男方家长见面。”

    果然,这与王煊猜测的差不多,他点了点头没说什么,既然早已分开,他无权干预别人的生活。

    柳芸又小声对他说了几句,男方家姓吴。

    王煊顿时明白,为什么吴茵看到他出现后,神色最为不善。

    “周家、凌家、吴家,今天生意上似乎遇到了很麻烦的事,所以吴茵姐今天心情有些糟糕,脾气大了一些,她平日不是这样的。”柳芸细声细气地告知。

    王煊对她刮目相看,这位女同学看起来很柔弱,但其实长袖善舞,情商很高,通过凌薇的关系,这才多长时间,就与吴茵、周婷等人这么熟稔,成为闺蜜,实在有些不简单。

    同时他意识到,今天在青城山动手的还有吴家的人,他只能说对不起了,破坏了他们三家的“生意”。

    想到这里,王煊不自禁笑了,他看向吴茵,道:“抱歉,再见!”

    他不想再呆下去了,没有必要再计较什么。

    吴茵一怔,原本怒气值要爆棚了,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轻飘飘来了句歉意的表达。

    她淡淡地开口,道:“王煊,你已经留在旧土,听说就在这座城市工作,以后就安下心来吧,脚踏实地好好工作生活,不要再纠缠什么,祝你一切顺利。”

    王煊直接定住脚步,而后转过身来,他原本不想说,但现在觉得有必要让这个女人清醒一下。

    “第一,我并不知道凌薇与人在这里见家长,也就无从说起我来这里纠缠。第二,在这种场合,如果你觉得不难看,可以继续发难,丢人的不是我,但我觉得,即便你们误会了什么,也请彼此放过。第三,人生都有各自的选择,若是意外相逢,可以各自问好,不需要歇斯底里,我祝凌薇她一切都好。当然,对于你,不管是否误会,还是其他原因,从此陌路。第四,再见!”

    王煊说完这些,向流金岁月餐厅中望了一眼,正好看到凌薇朝这边看来,显然外面的争执引起了里面那些人的注意。

    王煊对她点了点头,没有等她有什么反应,转身大步离去。

    身后几个女人安静,短时间没人说话。

    “王煊,这边!”这时,秦诚来了,一边走一边不满的嚷嚷着:“不知道哪个土财主将流金岁月包场,太豪横了,惹不起,我们去这层的‘人间千年’餐厅吧。”

    他拉着王煊就走。

    远处,吴茵、周婷、柳芸几人面面相觑,都一阵无言。

    “咦,赵女神,你也来吃饭吗?”秦诚一眼看到赵清菡,正好从电梯那边走过来,身边跟着两名女子,像是保镖,又像是朋友。

    “要不一起?”秦诚脸皮很厚地问道。

    赵清菡依旧清秀美丽的惊人,脸上带着笑容,道:“真巧,不过今晚不行,有朋友提前约好请我吃饭。”

    秦诚热情无比,道:“好,那以后有机会再聚,路过新月别忘了,那是我地盘,有时间登上月亮去看风景。”

    赵清菡笑着点头,答应以后路过去看他,然后她又对王煊微笑:“王同学,以后说不定我们还有合作机会,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她笑容甜美,亲自走过来送上一张名片,看到秦诚眼巴巴的望着,也笑着给了他一张。

    直到赵清菡走远,秦诚还在感叹:“赵女神太会做人了,人美,心思也细腻,真是难得一见的佳丽。”

    王煊嘴角翘起,笑道:“一张名片就让你晕乎乎,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女友一声,再次让你痛哭流涕的清醒下。”

    “别啊!”

    他们进入“人间千年”餐厅,找到包厢坐下,秦诚还是有点不服气。

    “抛开其他,不说容貌,我觉得赵清菡人确实不错,每次见到都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很舒服。”

    王煊点头:“这是必然的,你也不想想她有什么来历,你少年懵懂无知时,人家就早已跟随父母参加各种重要活动了。”

    秦诚道:“我觉得吧,人性是天生的,她是典型的人美心善。”

    王煊不得不给他普及一下,道:“你得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人家的微笑与甜美已经成为自然反应。你要知道,她自幼就经过各种教导,从接人待物,到社交等,再到控制自我情绪,都是专业的,想给你什么印象,就保证让你确信应该就是那个样子。”

    秦诚不信服,道:“老王你是不是把赵女神想的太精明老练了,我看到她,为什么总觉得那种笑容有治愈效果呢,特别纯净。”

    王煊翻白眼,道:“看你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人家的表现必须是专业级的好不好,不同人面前,不同的气质。”

    王煊不会忘记,有次在校外看到,赵女神高冷无比,女王范尽显,将一个平日颇有些名气的成功人士训斥的像个小学生似的低头。

    那时,赵清菡表情冷淡,话术特别有讲究,可以说,心理相当的成熟,绝非秦诚口中那个笑容治愈系的女神,完全是精英女王范。

    王煊说完当日见到的这些情景后,感叹道:“所以啊,女神的自我修养从学业到话术,再到社交,以及其他各种技巧,缺一不可,经历过泥石流般的猛烈洗礼,你和人家比……太嫩了!”

    秦诚道:“我去,老王,听你这么说赵女神,我怎么觉得你也不是什么善类啊,感觉不是好鸟!”

    王煊脸色发黑,道:“我这是好心提点你呢!”

    “行,那你说我以后是不是要防着她点?”秦诚问道。

    “防什么,你又没有她看重与需要利用的地方。”王煊无所谓地说道。

    “老王,扎心啊,我要和你绝交!”秦诚一副悲愤的样子。

    “我只是让你有个正确的认知,别整天对着赵清菡傻笑,人家想青涩时就青涩,该高冷时就高冷,可纯净,也可撩人,你保持点清醒的自我认知吧。”

    王煊说完,就开始点菜,不想再谈这些。

    然而,他忽然觉得不对劲,抬头时发现秦诚正对他猛使眼色。

    王煊刹那回头,突兀的发现,赵清菡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包厢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