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深空彼岸 > 第十四章 探险

第十四章 探险

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竹简,先秦时期一直在用,长短不一,从十几厘米到到半米以上都有,以刀在上刻写文字。

    王煊手中这块呈金色,在灯光下带着温润的光泽。

    它长八厘米,宽三厘米,厚两厘米,其长度较短。

    它沉甸甸,十分压手,可以料想,入水即沉。

    金色竹简上刻写的不是文字,而是几幅图案,一个人首蛇身的生物,呈现不同的姿态。

    祂披散着长发,看不出是男是女,有蛇身盘着的姿态,也有祂在地上翻滚的刻图,还有一幅图,蛇尾着地,如利剑般直立向天。

    竹简上没有文字,只有几幅刻图,看不出与旧术有什么关系,最起码王煊没有发现它的价值。

    “参不透,悟不出,在我手中很多年,一直当玉石把玩。”戴着青色面具的中年男子开口。

    他留着一头短发,十分浓密,安静的坐在那里。

    “我得到的太少,一堆金色竹简都落在新星那边的财阀手中,当年我只夺得两块。”他平淡地说道。

    王煊确信,这是一个高手,在旧术上的成就多半非常惊人。

    他敢虎口夺食,与财阀派出的人马争夺,并带走两块,殊为不易。

    这种竹简连在新星那边都被视为奇物,各大组织得到后,便从此秘不示人,都是在暗中研究,外人再难见到。

    “新星那边有人解析出过什么吗?”王煊问道。

    “不清楚。”短发中年男子话语简短,不愿意再说这个话题。

    一时间,房间中陷入寂静。

    两年前王煊就见过他,也是在那时,他第一次知道并看到这座平和的城市中有灰暗地带。

    在某座地标建筑的地下九层,每周五晚上都有旧术对抗赛,选手身在铁笼中实战,血腥无比,败者通常断手断脚。

    而铁笼外的看台上,坐满不知什么身份的人,都戴着面具,男人女人都有,看着激烈的对抗赛,跟着嘶吼,跟着尖叫,兴奋与混乱交融在一起。

    王煊当场就拒绝了中年人,明确告诉对方,自己绝不会行走在灰色地带,他喜欢旧术研究,但却不会“血腥卖艺”给人看。

    短发中年男子当时就笑了,告诉他,只是带他来看看这座城市的另一面,真实的世界远非他平日所看到的那样。

    而铁笼的血腥实战与他们关系不大,他们只是偶尔去挑选有潜力的苗子。

    至于他们,是一群探险家。

    他们所要经历的,远比这种铁笼对抗赛惊险,刺激,神秘,甚至恐怖,因为他们已进入星空中,不局限于旧土。

    中年人告诉他,无论是从前途还是实力来看,探险家都非常绚烂,远非游走在灰色地带的那些人与组织可比。

    那段时间他们聊了数次,但王煊还是拒绝了他。

    短发中年男子给他留下一张金色的名片,告诉他,毕业后如果改变心意,可以来这里找他。

    并且早在那时,也就是两年前,短发中年男子就预言,旧术实验班必然会解散,这个投资项目将搁浅。

    “为什么找到我?”当年王煊曾严肃地问过他。

    短发中年男子告诉他,首先是旧术实验班这个投资项目吸引了他的目光,然后,他观察这个班所有人,最终只看中两个人。

    班上其他人心志不够坚定,对旧术怀疑,即便沿着旧路走下去,成就也有限。

    事实上,王煊踏上旧术这条路后,果然一发不可收拾,仅数年时间就采气、内养己身成功。

    短发中年男子认为,王煊很有潜质,在旧术这条路上多半会有非凡的成就。

    这个组织相对自由松散,但实力毋庸置疑,同时它非常神秘,其触角早已进入星空中,可抵新星。

    “正式介绍下,你可以喊我青木。”戴着青色面具的短发中年男子开口,打破寂静。

    “我这样就算加入了吗?”王煊问道。

    青木道:“还不算,你是我这几年挑选的有潜力的苗子之一,但并非唯一。”

    “要经过什么考验吗?”

    “是的,这是既有的规矩,我虽然看好你,但却无法改变。”

    短发中年男子青木告诉他,两天内就会有一次探险行动,可以作为他的考核,问他是否参加。

    “参加!”王煊点头。

    “加入我们后,所要经历的你以前大致知道一些,但现在我还是要强调,探险意味着什么,自然会有危险,甚至有性命之忧,你可要考虑好。”

    王煊道:“没问题,我考虑清楚了。”

    青木十分严肃,道:“你就住在这里吧,我们必须确保,在此之前不能走漏任何消息,因为这次行动非常重要!”

    王煊表示理解,住下来没问题。

    他手持金色竹简,看着红木办公桌后方的青木,道:“我能请教一些问题吗?”

    青木道:“看是什么问题,如果涉及到某些惊人的隐秘等,即便你成功加入我们,也需要等价交换。”

    王煊问道:“我想知道,旧术路的尽头,是不是就是方士中的顶尖强者,前方真的再无路可走?”

    青木叹息,道:“我理解你的心情,因为,我也是从练旧术开始的,这条路太艰难,付出无数心血与汗水,耗时数十年,都很难出成就,而理论中的最高峰就是方士,终点已确定。”

    果然是相同的答案,与新星那边的生命研究所得出的结论一样。

    “事实上,最为让人悲观的是,纵然路的尽头在什么地方你已经知道,可也没有几人可以走到那个高度,先秦逝去后,能达到方士层次的人越来越少,至于近古以来更是彻底没有了。”

    旧术越发没落,方士早已是传说,难以窥探。

    “方士所站的位置就是路的尽头,没有人尝试继续探索吗?”王煊问道。

    “谈何容易,历代以来,连真正的方士都无法再出现,后人又如何敢去想这些。”青木苦涩的摇头,道:“古代倒是有些大气魄的强者,想要将路继续推演下去,但是很可惜,从没有人成功。”

    “那些方士为什么能将旧术推演到极致,后来者永远无法超越吗?”王煊提出疑问。

    “你以为是几位方士努力推演的结果吗?不,是一代又一代强大的方士将旧术不断完善的结果,到了后来实在是无路可走,而方士中的顶尖强者或许就是古代人类中的最强个体了。”

    ……

    当晚,青木让人为王煊准备探险所需要的各种装备,包括合金刀、匕首、防护服、仿真人皮面具等

    此外,还有热武器!

    次日清晨他们就启程了,先来到城外,在一座秘密庄园中坐上一艘小型飞船,将前往青城山。

    小型飞船很先进,旧土的卫星无法监测到。

    王煊还是第一次坐进这种飞船中,对一切都感觉很新奇,但他只是平静的观察,没有乱问。

    他觉得,自己要学的东西有很多。

    青木亲自参与行动,可见对这次行动的重视。

    同行者除却王煊外,还有其他四人,都带着仿真人皮面具,不知道真实表情如何。

    青木道:“目标青城山,这次新星那边有财阀派出人马正在山中秘密挖掘,我们的目标也是那里!”

    “青城山中发现了什么,又引来了新星的财阀?”有人问道。

    在行动前,一直处在保密中,早先连他们都不知道目的地。

    青木很严肃,道:“有人似乎从某位先秦方士留下的竹简中发现了某些了不得的记载,目标直指青城山。”

    “他们现在还对方士的传承感兴趣?”有人发出疑问,新星那边有了超术,旧术已经被正式放弃。

    青木非常郑重,道:“在那被破译的竹简上,记载了一些秘事,青城山似乎有让方士都兴奋与激动的东西,所以这次财阀又秘密来了。”

    几人精神大振,就连王煊都心头一跳,青城山中有新的发现?让方士都惦记,该不会与……列仙有关吧?!

    方士中的顶尖强者,被认为是列仙。

    但也有人不认可,觉得比方士更神秘与强大。

    “周家与凌家的人挖到地宫,果然找到了目标!”青木低语,刚才他得到了最新密报。

    王煊心头一跳,竟是那两家?!

    时间不算漫长,他们接近目的地。

    青城山,号称道教四大名山之一,五大仙山之一。

    它也被认为是道教发源地之一,张道陵曾在青城山结茅传道,有种说法,他最后就是羽化在这片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