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深空彼岸 > 第六章 女神

第六章 女神

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夜空下,一道银光划过,并逐渐接近,向着校区深处落去。

    “新星的飞碟,是女神回来了?”秦诚抬头,拉上王煊就走,要过去看一看。

    校区中有一个停机坪,设施较为完善。

    王煊道:“是你的女神,别拉上我。”

    他觉得,秦诚安静时有些感性,但激动起来时又有些毛躁,比如现在就很不靠谱。

    “其实一样的,你要知道,几乎所有人都承认她是女神。”秦诚非要拉着他一起过去。

    用他的话说,看一眼少一眼了,过几天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此生再无缘。

    王煊无言,这是什么话,真是你心中的女神吗?总有种去看遗容的错觉。

    “你放心,我这是纯欣赏,我是有女朋友有原则的人!”秦诚强调。

    王煊想了想,那片区域距离林教授的住所较近,他确实要过去看一看,老教授过几天也要离开旧土了。

    事实上,前几天林教授就和他通过电话,让他有时间过去坐一坐。

    他明白老人的心意,应该是想和他商议下,看看怎么帮他,获取一个前往新星的名额。

    王煊一向不愿给人添麻烦,尤其是,他知道旧术研究这个项目背后投资方的行事风格,外人很难插手。

    他尊重老教授,知道他对自己好,这样就更不愿意看到老人因为他去找投资方而被拒绝。

    校园很大,距离有些远,当王煊与秦诚接近时,停机坪那里早已寂静,估计人都走远了。

    王煊看了一眼那架银灰色的飞碟,对秦诚道:“你自己过去看你的女神吧,我去林教授那里坐会儿。”

    “算了,黑灯瞎火的跟过去,别被赵清菡误会,万一有保镖跟着,挨顿揍都没地方说理去,我和你一起去看望林教授。”

    临到最后秦诚又怂了,决定做个有原则、对得起女友的好男人。

    林教授的住所是一座小院,距离这里不过几百米,很快他们就到了,在院外他们意外遇到一个人。

    赵清菡,也就是秦诚口中的女神,在校园中人气非常高,确实极美。

    路灯下,她一头及肩的发丝在微风中飘起几缕,莹白的瓜子脸,非常漂亮的双眼清澈明亮,红唇有光泽,面孔清秀甜美。

    她上身的白衬衣第一个扣子没有系,领口敞开,微露锁骨,白皙晶莹,下身则是休闲长裤,穿着相当随意。

    但是,她依旧给人非常惊艳的感觉,在夜色下竟有些晃人眼。

    “赵清菡。”秦诚喊道,没有想到在林教授的住所外看到她。

    “是你们呀,这么巧。”赵清菡笑着打招呼,清新美丽,道:“林教授很久未回去了,有人托我给他送些新星的特产。”

    看的出来,她晚间简单的穿着搭配,是为了自身的舒适,但这样也难掩她的好身材。

    她身高能有一百七十几公分,该有曲线的地方弧度惊人,双腿笔直修长,身材极佳,再加上少见的美貌,确实非常吸引人的目光。

    “送新星特产啊,有我们的吗?”秦诚笑着问,自来熟的拉近距离。

    几名黑衣人迅速出现,很警惕地看了过来。

    秦诚神色微僵,他就这么给人很不安全的感觉吗?他觉得自己长相还可以,面色和善,怎么就被人这么不信任呢。

    “他们两个是我同学,你们不需要这样。”赵清菡摆手示意,让几名黑衣人不用过于紧张。

    然后,她又笑着对王煊与秦诚挥手,道:“我先走了,刚从新星过来有点疲累,困死了。”

    直到走出去很远后,赵清菡才止步问几名黑衣人,刚才为什么那样戒备?

    “那个年轻人很厉害,被他看了几眼后,我们觉得非常危险。”一个黑衣男子回应道。

    赵清菡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她又笑了,在晚风中如明艳的花朵绽放,灿烂而美丽。

    “秦诚?不可能,真要动手的话,他远不是我的对手。”

    如果秦诚在这里听到,一定有些想哭,他眼中的女神认为他毫无威胁,很弱,连她都打不过。

    黑衣男子摇头,道:“不是他,是另外那个只对你笑着打招呼却没怎么开口的青年,被他扫视后,我们都觉得不对劲儿,这个人很强。”

    “你是说王煊?”赵清菡点头,若有所思,道:“我一直觉得,单以旧术而论他也不如我,现在看来,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他采气成功了,可惜,刚才没有仔细看。”

    她仔细回想,王煊很平和,安静,始终挂着微笑,双眼清澈有神,有一种发自骨子中的从容与自信。

    似乎,他刚才没怎么看她?反而一直在静静地打量她身边的几位黑衣人。

    赵清菡向后看了一眼,自语道:“后面找个机会……”

    刹那间,她有所觉,数百米外的夜色下,似有人向这边看来。

    赵清菡转身离去,她有种感觉,刚才回头望向林教授的小院门口时,王煊似乎觉察了,朝她这边看了一眼。

    ……

    秦诚不满:“长这么大,我还是头次被人划分到危险分子当中去!”

    王煊安慰他:“那几个黑衣人针对的不是你,他们是在对我戒备。”

    “啊,你办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该不会是以前你对赵清菡做过什么吧?”秦诚的联想相当丰富。

    “想什么呢,我刚才觉得那几人实力还行,想看看他们练的是旧术,还是说走了新星的另一条路。”

    秦诚的精神顿时为之一振:“行啊老王,瞧你这从容淡定的样子,不声不响,就摸了人家的根底,怎么样?”

    王煊立刻给他纠正:“你把称呼给我改了!”

    秦诚嘿嘿直笑。

    王煊思索,道:“我觉得还是旧术的路子,但举手投足间,本能反应等,又不够纯粹,似乎结合了其他路数。”

    接着他又补充:“另外,赵清菡没你想象的那么柔弱,你远不是她的对手。”

    “不会吧,她将旧术练到一定层次了?”秦诚顿时有些发木的感觉,喃喃道:“在刚才的一群人中,难道最弱的是我自己?”

    这时院门开了,林教授出现。

    “我刚送走清菡,就又听到院外传来说话声,原来是你们。”

    林教授头发花白,六十几岁的样子,身体有些发福。

    他当年是一个旧术高手,但曾受过很严重的伤,身体恢复的不是很好,无法再实战。

    自那以后,他就专心旧术的理论研究,经文考证等,加上以前的实战经验,他在旧术探索方面很有名气。

    王煊上前,开口道:“林教授,这几日一直想拜访您,但又怕给您添麻烦,所以拖到现在。”

    “你呀,太见外了!”老人让他们进院子里说话,同时摇了摇头:“我确实也帮不了你,被人给拒绝了。”

    王煊听到后,心头顿时一热,明白怎么回事,很感激,林教授不惜拉下老脸去找人,但投资方行事风格强硬,谁的面子都不给。

    “给您添麻烦了。”王煊认真地说道,他不愿意看到林教授去求人而被拒绝的场面,心里很过意不去。

    林教授摆手,不在意这些。

    院子不大,栽种着一些花草,靠右手边有个鱼池,睡莲浮在水面,锦鲤摆尾游动,为小院增了不少生气。

    客厅的灯光很柔和,茶几上摆放着一本相册,略显陈旧,颇有年代感。

    相册翻开的那一页是个女子,处在风华正茂的年纪,罕见的美丽。

    “林教授,这是谁啊?真漂亮。”秦诚问道。

    “一位女画家,歌唱的也很好,红了很长时间,我们那个年代的人都很喜欢她。”林教授告知。

    王煊仔细观看,相片的边角都磨损了,感觉有几十年的历史了,林教授却一直保留着它。

    秦诚自然也注意到,因为很熟,所以敢开玩笑。

    “您真长情,喜欢一个人几十年都没变。”

    林教授点头:“是啊,我高三的时候喜欢她,现在三高了,还是喜欢她。”

    王煊、秦诚发呆,都很无言。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林教授问王煊。

    王煊如实告知,先去工作,但也要在旧术这条路上走下去。

    “要去新星!”林教授说道。

    然后他低头看相册,略微思索。

    王煊赶紧开口:“林教授,你不用再为我出面去找人。”

    林教授抬起头,问王煊与秦诚,道:“你们觉得,列仙存在过吗?”

    王煊敏锐地发觉,刚才林教授并不是低头看那名女子的照片,而是旁边的一张。

    那是一张泛黄、带着岁月感的老照片,拍摄光线不好,很模糊,但也能大致看出,像是在地底,一张石桌上有一堆竹简。

    这样的竹简多见于先秦大墓中,顿时让王煊产生不少联想。

    还未等王煊与秦诚回答,林教授再次开口:“你们觉得,新星那边究竟发现了什么?”

    ————

    感谢叁生缘猫猫成为白银盟主。

    也感谢:时光飞逝吖、啸傲三尺雪、jue恋殇、总回忆遇见你、嘴角那抹微笑つ、东哥书迷遮天、永恒的丶放逐、完美熊孩子、NC10、飞天つ熊猫、阿芙洛狄允、我永远喜欢清野神的腿、九天玄飞傻、烟波古临川、叁生缘仙帝、拜仁miasanmia、叁生缘青宝宝、李家白丁、青溟、遥遥风月长相思、rwqq、澹台千秋、叁生缘天子、天王尒二黑、莫易小坑、Mesmes、是南衫呀、风风风兮兮、魅之语、sunny戒、一缕v清风、秦逸0。

    谢谢以上这些盟主。

    也祝所有收藏、投票支持本书的朋友,天天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