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田园娇宠:异能王妃有点甜 > 第二十一章 独立户籍

第二十一章 独立户籍

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最快更新田园娇宠:异能王妃有点甜 !

    来的时候也会在镇口那里等,一般人多的时候就会提前一个小时,也就是九点半左右走,拉了一车子回村之后又会返回再把剩下的人给拉回去村。

    在没有多少人,一车就能坐完走的时候,他都会留到十点半左右才会走。

    一些不想走路的村民们也会遵守这个时间段,也会尽量在这个时间段内赶回来。

    而下午,除非有急事,要不然赶牛车的大叔是不会出车的,他要留下来干农活,你如果没有什么急事又要去镇上,那样的话就要自己走了。

    而此刻的情况就是陆钰离要自己迈着双腿先去镇上,至于回来的牛车是坐不上的了。

    走在大路上,边上金黄的稻穗迎风轻微摇晃着,稻穗也许是因为古代这里并没有杂交培养技术,颗粒里面并不是全部都包裹着大米,一株稻穗里面大约有三分之一多是空的,有的接近空了一半。

    金黄的稻田里面,陆钰离已经看到了有不少的收割痕迹。

    里面她还能看到偶尔挺着腰杆休息片刻的村民,休息片刻之后又继续弯下腰去收割稻谷。

    天气炎热,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汗津津的,头发也都有些许散乱浸湿在脸庞,身上的衣服也都全部都被汗水给浸透了,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此刻又累又热,不过他们的脸上都是带着高兴的,但是却有一些是带着愁容的。

    他们这里是一年种两季(各位亲爱的,别将这里代入现代哈),每一季收割之后晒干并且把只有空壳子的稻谷给筛选出,然后才称上重量,再登记在村长的本子里,村长会留一份给镇上的衙门里。

    等到第二季谷子收割下来之后就要将两季收割到的稻谷重量总和的三分之一多上一些上交朝廷。

    交了朝廷的税收,把田伺候好,并且田地多的百姓能够每天都吃上饭,还能把多余的粮食卖掉一些拿到钱才去置办一些东西。

    差一点的,一周七天也能够有那么的三四天能够吃上饭,剩下的几天也能喝上粥。

    至于那些田地少,只有一两亩的,那就要节衣缩食了。

    所以这些村民们有些脸上是高兴的,有些却是略带愁容。

    不过他们每天也能吃饱,就是吃的红薯要多一些。

    农民的税收就在稻谷和小麦这两样上,至于地里面栽种着的地瓜玉米什么的,就不用收,百姓们可以自由分配,做到人人吃饱,不用饿死。

    至于一些有钱的大户人家,他们的手上也有田地,栽种出来的稻谷和麦子自然也一样要上交相对应的一份。

    而那些没有田地且经商的大户人家,他们每个月也要按照每个人口上交相对应的银子。

    而官员是不被允许经商的,但他们也会私自偷偷的经商,不过一旦发现经商,就要将经商所得的银钱上交二分之一上交朝廷,可以说是很严苛。

    还有的,没有田地的孤儿寡母,朝廷对她们颇为宽容,她们每年只需要交上五十文钱便可。

    望着田里的稻谷出了神的陆钰离走路的步子很慢,就算是一个四岁的小孩子正常走路也能比她快。

    在脑中过了一遍这云启国的税收,她沉思着,自己现在已经被陆家赶出来了,她是不是需要去一趟衙门把户口给牵出来?

    想到了这一个问题,她立刻加快了脚上的步伐。

    到了镇上,陆钰离没有去陆府,而是直接去了衙门。

    镇上的衙门并不华丽,而是朴实而又带着威严。

    “两位大哥,我有事想要拜见师爷,麻烦前去通报一声。”

    走上台阶,陆钰离来到守着大门口的两位衙役面前轻声说道。

    两位衙役听闻之后,也就点了点头。

    接下来一个前去通报大人,另一位衙役则是将她带去了公堂之下。

    “你且等会。”

    带领她进来的衙役双手抱拳说了声,然后退了出去。

    正在公堂中央的陆钰离并没有一丝丝的紧张感,反倒是带着好奇。

    放眼望去,公堂之上最为扎眼的就是最中央上方高高悬挂着的明镜高悬四字牌匾,下方的则是县令审案的桌椅。

    座椅的右下方则是一套小桌椅,那应该是师爷的了。

    再下方的两边先挂着架子,架子里各插着板子,是一种上圆下扁方的板子,还有一些夹子等等各种各样的刑具。

    这看得陆钰离兴趣盎然,估计牢房里面这些东西会更加多,种类会更加齐全。

    就在她四处打量的时候,一身师爷服装的老年男子走了出来。

    老人长相慈眉善目,也不知道性子会不会和他的长相一样好。

    “民女陆钰离见过师爷。”

    陆钰离与对方行了个福礼。

    眼前的师爷微微一愣,随后就知道来人是陆家那个已经被赶出门了的大小姐。

    这姑娘性子他是知道一些的,至于做出那样的事情,他是不太相信,但介于这件事情谁也没报官,他们也不好处理。

    现在见对方来寻自己,也不知是为了何事。

    “陆姑娘,你今日来是有何事要办?”他是负责整理子,给案子写供词什么的,除此之外还管着人口和田地赋税等等一些问题。

    陆钰离也没与对方兜圈子,直接道:“师爷,相信您已得知我已被陆家赶出来,今日我来是想要办理独立户口。”

    师爷闻言,心中便了然了,“好,不过我要先确认你是否已经被陆仁富从家谱中除名,如果尚未除名的话,这户口是无法办理下来。”

    “麻烦师爷了。”

    随后,他派遣了一位衙役前去陆府查看眼前这姑娘是否已经被从家中除名。

    ………………………

    不久,陆家的府上就前来了一位衙役,这可把刚准备用膳的陆仁富一家子给吓了一跳。

    他看了一眼桌上的母女二人,眼神中带着怀疑,“你们没在外面惹到些什么吧?”

    陆夫人和至今只敢把今天早上事情告诉给母亲知道的陆如嫣狂摇着头,“我们没有。”

    看着两人这种反应,感觉也没像惹到什么事,于是也只能够等到衙役来到了再问一问。

    刚询问完还没有到十秒钟,下人就领着衙役走了进来。

    原本还有着困惑与紧张的陆仁富顿时就换了一副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