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大唐扫把星 > 第857章 尖底船震动工部

第857章 尖底船震动工部

作者:迪巴拉爵士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最快更新大唐扫把星 !

    两个工匠一个叫做谭军,一个叫做张五。

    到了贾家,贾平安说出了自己的要求,随即让二人去准备东西。

    “不用考虑钱。”

    暴发户的感觉真爽,想花钱就花钱的感觉更是爽上加爽。

    谭军谨慎的问道:“贾郡公,那要什么木材?这造船的木材……可好可坏。”

    贾平安皱眉,“没听清我的话?”

    谭军尴尬的一笑。

    “不用考虑钱。”

    贾平安在冥思苦想。

    当年他看过一部关于造船史的纪录片,其中明代宝船占据的比例最大,他也最感兴趣。

    其中提到了关于宝船是尖底船还是平底船的争论,节目组认为是尖底船,并且放出了复原的图纸。

    “一条龙骨是必须的。”

    贾平安画了一条有些歪斜的龙骨。

    “还有什么……旁边的龙骨。”

    “还有肋骨,这不是一个人吗?”

    画完后,贾平安欣慰的拿起来看看。

    “这便是纵横大海的利器啊!”

    甲板这些他不知晓如何打造,没画;船舱他也不知道如何弄,没画。

    “咦!不对。”

    “龙筋呢?”

    记得当时画外音介绍说:这就是龙筋。

    龙筋就是贯穿肋骨的东西,不能少,少了船只会变形。

    “操蛋!”

    连续修改了数次,贾平安满意的道:“就这了。”

    他仿佛看到了大唐水军纵横七海的雄姿。

    谭军和张五回来了,一看图纸就懵了。

    “尖底船?”

    “这……”

    谭军谨慎的道:“贾郡公,这船……若是不妥当。”

    他造船多年,从未见过这等结构的船只,心中一点谱都没有。

    “只管弄。”

    贾平安心情大好。

    这里在打造船只,工部开始流传着贾郡公要挑战工部工匠的事儿。

    “说是贾郡公看到那些船型就嗤之以鼻,说咱们工部养着一群酒囊饭袋。”

    路过的黄晚板着脸,“谁在传谣?”

    他自信骄傲,不肯用谣言来打击谁。

    众人噤声,等他走后继续嘀咕。

    “贾郡公说要弄全新的船型,黄侍郎据理力争无果,只能拭目以待。”

    “贾郡公……”一个老吏笑道:“此人沙场征战之能让老夫佩服之至,其人文采风流让老夫为之膜拜,不过这造船可不是玩笑,不是这一行的人,你就算是绞尽脑汁也无济于事,最终只会沦为笑话。”

    众人点头。

    “谁说不是,黄侍郎原先在台州主持过造船之事,他在那边待了五年,回来时晒的黝黑,可从此却成为了造船大家。贾郡公……”

    众人苦笑。

    “换做是旁人,老夫定然要嗤之以鼻,捧腹大笑,可只要想起贾郡公一把火烧死了十万敌军,老夫就不忍,罢了。”

    提起这个大伙儿都精神了。

    “十万人呐!也不知贾郡公为何能下得去手。”

    “蠢货,贾郡公不下手,难道要兄弟们一刀一枪去砍杀?那些兄弟不是你的亲人,死伤就无所谓?”

    “我没说这话……”

    “闭嘴。”老吏颇有威望,喝住了说怪话的小吏,“贾郡公一把火烧死了十万敌军,可是有天谴的。他刚从昭陵献俘回来就病倒了,宫中的医官倾巢出动也未能挽救。那一夜……”

    老吏眸色苍茫,“那一夜老夫看到了彩虹。彩虹从昭陵方向而来,径直进了道德坊那边,随后第二日就传来了贾郡公醒来的消息,你等可知为何?”

    一个小吏激动的颤栗,“这是……这是先帝发威了?”

    老吏点头,抚须得意的道:“贾郡公去了昭陵献俘,先帝定然看在眼里,觉着贾郡公乃是大唐的良将。

    得知他被天谴后,先帝与文德皇后联手把天谴给打散了。那一夜老夫看到彩虹在道德坊的上空不断扑击下去,直至后半夜才归去……先帝果然厉害,哪怕是仙逝后依旧能镇压国运……”

    一个小吏悠然神往,“若是能去地底下服侍先帝……也好啊!”

    另一个小吏说道:“可见贾郡公乃是先帝看好的忠臣,难怪陛下对他越发的看重了……我觉着定然是先帝托梦告诉了陛下。”

    众人点头,满脸八卦得逞的兴奋。

    随后各自散去。

    数日后。

    两艘单人就能带走的小船打造出来了。

    “试试!”

    贾家有水池,夏季荷花开着便是一景,贾平安没事也喜欢来水池这里钓鱼。

    “阿耶!”

    两个孩子来了。

    “阿耶,这船是给我的吗?”

    兜兜欢喜的伸手。

    “晚些。”

    贾平安心中一动,想着要不要在家中扩建一下水池……能行船的那种,没事和妻儿坐船荡漾,想想就爽啊!

    谭军和张五抱着船到了水池边,随即放下去。

    模型摆动了几下,谭军和张五瞪大眼睛……

    “别偏!”

    木船稳住了,稳得一批!

    “把平底船放上来。”

    贾平安信心百倍啊!

    另一艘是平底船的模型。

    平底船放上去看似更稳。

    可平底船竟然慢悠悠的在飘动,而尖底船颇为稳健。

    “这……”

    张五瞪大眼睛,“可惜没风,否则能试试。”

    “没风……陈冬,带着人来。”

    一家子护卫都来了,动静太大,引得卫无双她们也出来看热闹。

    陈冬等人拿着厚布拼命的扇,顿时狂风大作。

    两艘船开始摇摆……

    “搅动池水。”

    贾平安吩咐道。

    张五看了他一眼。

    贾平安抱着在挣扎着想去坐船的兜兜,一手还拉着跃跃欲试的老大。

    做爹太难了!

    做两个熊孩子的爹更是难上加难。

    想到还有两个儿子在茁壮成长,贾平安不禁有些焦头烂额。

    杜贺去寻了几块木板来,“夏活,你来。”

    夏活默然举起自己的断臂……

    陈冬等人正在扇风,杜贺作为管家自然要骄傲些,但此刻也只能亲自上阵。

    “我也来。”

    “还有我!”

    女仆们觉得好玩,纷纷加入了进来。

    木板搅动池水,那些鱼儿顿时就慌不择路的乱跑,水彻底被搅浑了,不断涌起落下。

    这个海浪模仿的不错。

    两艘船摇摆的幅度越来越大,但尖底船……

    半个时辰后,谭军和张五躬四目相对。

    那眸中全是不敢置信!

    ……

    第五日的清晨,贾平安带着两个工匠往工部去了。

    “贾郡公。”

    陈进法在前方拱手。

    “那个……今日我就不去兵部了,你去给任相说一声。”

    贾平安把每日打卡的事儿都省了。

    陈进法回去禀告……

    任雅相大把年纪了还单手托腮,一脸惆怅。

    吴奎苦笑,“贾郡公越发的不把兵部当回事了。”

    “他去了何处?”任雅相觉得老夫给了你方便,但你也得尊重兵部吧?每日来点个卯很难吗?

    “贾郡公是去了工部。”

    任雅相摆摆手,等陈进法出去后,吴奎说道:“贾郡公功高,如今只是在熬资历罢了,老夫敢断言,只要他资历一到,陛下就会给他升官……”

    这特娘的升官都预定好了时间,你说气不气人?

    任雅相摇头,“他只是在等岁数……岁数到了,自然就会升官。”

    所以贾平安才会整日浪荡,不肯被困在兵部。

    ……

    工部。

    阎立本昨日研究清楚了一个工程的问题,心情大好。

    早上泡杯茶,看着外面的天色渐渐明亮,那感觉是相当的好啊!

    “阎公!”

    阎立本闻声仿佛看到了贾平安带着滚滚浓烟而来,他愁眉苦脸的道:“去,把黄侍郎请来……老夫可不懂这个,被小贾忽悠了怎么得了。”

    贾平安扛着船进来了。

    “这……尖底的?”

    阎立本看到模型楞了一下,“能下水?”

    你这话有些羞辱人啊!

    “见过尚书,见过贾郡公。”

    黄晚来了,第一眼就看到了摆在案几上的两艘模型船。

    平底和尖底。

    “这是……”他拿了一下尖底船,可低估了重量,最后双手发力才抱起来。

    “咳咳!这等船能远航?”黄晚笑了笑。

    贾平安不想和他哔哔,“试试吧。”

    黄晚点头,“咳咳,也好。”

    “去曲江池吧。”阎立本觉得长安城中最好的地方就是那里,“那里的水面大。”

    “可那里却不好弄出风浪。”曲江池水面大是大,可人也不少,贾平安淡淡的道:“而且人太多,若是被人看到了船型……”

    “咳!你这个……”黄晚想笑,忍住了。

    你这个船型别人难道还愿意学了去?

    “那还有何处?”阎立本茫然,“总不能弄个小水池吧。”

    “英国公家有个大池子。”贾平安早就想好了测试的地点,“那池子甚至能行船。”

    先帝对功臣宽厚,舍得给好处,譬如说齐王李元吉的王府就被赏赐给了尉迟恭。尉迟恭在世时修建了许多楼台水榭,堪称是一个巨大的景点。

    “英国公可愿意借?”阎立本问道。

    “只管去。”

    贾平安很是豪迈。

    那可是人家的后院,一群男人闯进去……妥当?

    黄晚犹豫了。

    随即一行人出了值房。

    “叫几个工匠来。”

    黄晚无视了谭军二人。

    “这是去何处?”

    老吏就像是一只老龟,缩在角落里晒太阳。

    “咦!那是模型?”

    众人看到了被抱着的两艘船,其中一艘竟然是尖底的。

    “是贾郡公弄出来了,这便是去测试。”

    老吏心动了,“若是能去看看也好啊!”

    可轮不到他,阎立本只是带了自己的两个心腹小吏去。

    一行人刚出工部,李敬业已经在等候了,看着百般无聊。

    “兄长。”

    贾平安问道:“家中的女眷可告知了?”

    这里加上他得有八人,若是碰到老李家的女眷就尴尬了。

    李敬业大喇喇的道:“兄长放心,我在呢!”

    一行人到了英国公府,刚进后院,李敬业就扯着嗓子喊道:“女眷回避了!”

    扑啦啦!

    边上有几棵大树,树上的鸟儿被惊得飞起。

    好大的嗓门!

    黄晚不禁暗自吃惊。

    噗!

    有东西落在了额头上,还有些温热。

    黄晚伸手摸了一把,黑白相间的鸟屎……

    老夫!

    李尧笑眯眯的陪着贾平安,“这是要试试行船?”

    “对,家中力气大的叫十几个来,还有,弄些木板来搅动池水,能扇风的厚布也弄些来。”

    贾平安随意的就像是在自家一样。

    黄晚低身道:“外界说贾郡公和英国公一家交好,如今看来不只是交好,这是通家之好。”

    阎立本点头,想起上次李敬业在三门峡折腾的事儿。

    水池很大,上面还有几只鸭子在悠闲的游动,看到一群陌生人过来,嘎嘎叫唤着往岸边跑。

    模型放进池子里,尖底船摇晃,平底船稳的一批!

    黄晚笑了笑,矜持的道:“且等后续试试。”

    李尧带着人来了,十几块木板,还有几大块厚布。

    “开始吧。”

    十余人在岸边各自动作起来,有人用木板搅动池水,有人配合着用厚布扇风,一时间池子里风浪大作,恍如台风降临。

    这规模比贾平安在家中模拟的大多了。

    两艘船摆荡的厉害,平底船看着有些悬吊吊的来回偏倒,而尖底船看似来回摆荡,可却随着波浪而动,稳健无比。

    “咦!”

    一个工匠惊讶的道:“这竟然能稳住?”

    黄晚吸吸鼻子,“咳咳!这个……风浪却小了些。”

    李敬业上前,“我来!”

    他接过木板奋力搅动……我去!两艘船的附近瞬间就惊涛骇浪……

    “大风!”

    黄晚喊了一嗓子。

    “用力!”

    那些大汉奋力扇风,一时间狂风大作。

    后世的船舶设计都有能模仿水情的设备,这里只能玩人工。

    平底船已经岌岌可危了……

    “稳住!稳住!”黄晚双手握拳,面色涨红……

    就在他的祈祷声中,李敬业奋力大喝一声,这一下搅动的太厉害,浪一下冲过去,竟然把平底船给干翻了。

    李敬业楞了一下,“兄长,我可是做错了?”

    你干的太漂亮了!

    贾平安恨不能亲他一口。

    工匠们狂喜着,一个工匠衣裳也不脱,就这么扑进了水池里,奋勇向着尖底船游去。

    阎立本不懂造船,就看向黄晚。

    黄晚的嘴唇蠕动,“咳!咳咳!咳咳咳!这……这是为何?”

    一群人在看着贾平安。

    水中那个工匠抓到了尖底船,听到贾平安要解释这个问题,双脚疯狂打水,甚至不顾尊卑的喊道:“贾郡公稍待!稍待!”

    解不开这个谜底,所有人都将寝食难安。

    “兄长,喝酒去。”

    李敬业今日借机告假,准备拉着兄长去平康坊喝酒甩屁股。

    阎立本厉声道;“公事要紧!”

    贾平安笑了笑,“其一你等总觉着尖底船不易保持平衡,可恰好相反,尖底船保持平衡相当不错;其二,尖底船体尖锐,利于破水,如此船只阻力更小,会更快……其三,抗风浪……”

    贾平安歇一口气,黄晚迫不及待的问道:“为何能抗风浪?”

    可怜的人,以前研究船只都是平底船……贾平安说道:“尖底船相当部分的船体就在水下,当遭遇风浪时,船体往一边偏倒,可船底也会跟着偏……船底一偏就得推动海水……那么大的船底,需要多少力量方能推动那些海水?”

    “我明白了。”

    一个工匠狂喜道:“这尖底船下面吃水,若是遇到风浪船底便能稳固船只……这等奇思妙想利用了水……妙啊!”

    黄晚闭上眼睛,随即睁开,阎立本已经到了水池边,拿着尖底船往一侧推,“不好推动!”

    当然不好推动,人站在水里步行就会感受到水那强大的阻力。

    “妥当了?”

    贾平安没把这事儿当回事,“这船细节上还得要改进改进,这个就交给你等了。随后上报朝中……抓紧。”

    他此刻脑海里全都是登陆战的场面……硝烟中,整个海面都被大唐战船的风帆给遮蔽了,一只只尖底船靠近,随即投石机把火药包投射到岸上;弩手疯狂发射弩箭……船只靠岸,将士们开始登陆作战……

    太安逸了!

    倭国啊!

    贾平安的眼中只有倭国!

    等船只打造好了,他发誓就算是撕破脸也得想办法推动大唐远征倭国……

    一定!

    贾平安在想着这些事儿,神色平静,可在旁人的眼中这却是虚怀若谷……

    他竟然没有半分得意和矜持。

    黄晚心中一震,想到了自己的自信和骄傲,顿时羞愧难当。

    “老夫差点一意孤行……愧煞!羞煞!”

    黄晚突然心中一动,“敢问贾郡公,这等船只打造非一日之功,你如何知晓这等尖底船能抗风浪?”

    阎立本回来了,闻言点头,“是啊!老夫若是要像个新法子不但要琢磨许久,还得要多次测试,不断修改……”

    小贾,你这个是不是……

    贾平安正在想事,随口道:“新学里多的是此等学识,你等去算学问问,关于力学的知识那些学生能让你等恍如听天书……哎!能不能长点心,能不能积极些,能不能别故步自封?我很惆怅啊!”

    “这等学问你竟然在算学里教授?”黄晚觉得自己在贾平安的面前就像是个土包子,“老夫去看看。”

    阎立本刚想劝阻,可黄晚已经溜了。

    “贾郡公,等老夫回来……请你喝酒,想去青楼也使得,老夫请客!”

    黄晚的声音还在回荡,人已经没了。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