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你是我的念念不忘 > 第940章 被美貌折服

第940章 被美貌折服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位胆大的姑娘是前任国防部长千金,也算是江家的熟人。

    她手上挽着的人是她的发小。

    因为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男伴,所以就拉着自己多年的好Gay密来凑数。

    部长千金是个自来熟,直接叫琛哥,问这是不是嫂子?

    江亦琛笑:“是啊,还不快打招呼。”

    在一瞬间惊讶之后,这位大小姐立即神情变得正经:“嫂子您好,我是颜葳。”

    顾念也跟她打招呼:“你好。”

    她保持礼仪微微笑着,但是这笑容让颜葳眼前有点发晕,觉得自己臣服在这位美人令人惊叹的美貌之中了。

    颜葳从服务生那里拿来两杯红酒递了一杯给顾念问:“嫂子,您喝酒吗?”

    江亦琛目光扫过来挡住了说:“她很少喝。”

    顾念说:“喝一点应该没关系。”

    因为是宴会,大家都是来交际的,没必要太端着,她朝着江亦琛眨了眨眼睛。

    江亦琛点头:“那少喝点。”

    颜葳酒量很大,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说:“琛哥,婚礼记得邀请我啊!”

    在得到江亦琛承诺之后,颜葳高兴地拍着手说:“说定了,那我先去别处转转。”

    颜葳从小就跟个男孩子没两样,现在长大了性格也比一般豪门千金奔放些,军门千金脾气秉性自然不一般,别的大小姐都是钢琴书画,她直接玩枪,滑雪帆船飞行这些都是她的最爱。

    小时候她老来江家玩,那会儿还欺负江祺睿来着。

    她端着酒串着场子,看看有没有认识的人,约着一起滑雪之类的,结果转着转着就遇到了从大厅门口进来的谢容桓。

    两个人距离只有十厘米,四目相对。

    彼此都是不约而同的嫌弃。

    没错,颜葳就是谢容桓的前女友,两个人在一起成天就是吵架,甚至还动过手。

    分手了都快好几年了不联系了,这回也是巧,在这宴会上遇到。

    谢容桓装作不认识她,径直绕了过去。

    颜葳撇嘴:“装什么啊!”

    谢容桓脚步停了下,但是很快就又朝里走去了。

    一个前女友,还是不太体面的分手了,不值得他记在心里。

    谢容桓一个人取了一杯香槟,静默地在靠着阳台的角落里默默饮酒。

    他不爱交际。

    这次纯粹是因为谢容临自己来不了,但是谢家必须要有代表,所以谢容桓过来了。

    不过,作为最近的红人,他刚一坐下,就有千金找他来搭讪了。

    谢容桓很是冷淡,有一搭没一搭闲聊之后,实在将话题聊死了。

    比如别人问他在海外服役什么感觉。

    谢容桓:“没什么感觉。”

    又比如别人出自真心实意夸他立了大功。

    他也表情冷淡。

    如此一来,就没有人来找他了。

    他正喝着酒,就听到头顶一串泠泠的笑意,颜葳踩着小高跟走到他面前坐下,嘲笑道:“你果然活该单身,没有女朋友,没什么感觉,就这样,记不清了,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还有你这样和女人说话的,太好笑了。”

    谢容桓抬起头来:“很好笑吗?”

    他的眼神有些凶狠。

    颜葳唇角一撇:“凶什么,我说错了吗?”

    谢容桓觉得她烦躁,想赶她走,想了想又算了。

    颜葳手撑在腮边说:“喂,咱俩快四年没见面了吧,别这么凶,好好说话行吗?”

    谢容桓觉得好笑,这位姐当初吵架直接拔枪的时候可没有想着好好说话。

    他笑了笑:“你想说什么?”

    颜葳问:“你一个人来的?”

    谢容桓低头看了看酒杯中的液体:“嗯!”

    “你是不是立了一等功?”

    “嗯!”

    “对了,你进国防部吗,我爸说——”

    “不进。”谢容桓直接了当拒绝了。

    “不进,那你准备干吗,还要服役?”颜葳不解:“这得多累啊,而且,也很枯燥无聊的。”

    她二十岁当过兵,服役了一年就受不了了。

    谢容桓没回她。

    “你怎么还这种司马态度呢。”颜葳说起话来粗俗直接,丝毫不顾及身份。

    谢容桓又是一贯不太脸只抬眼珠子看她,说:“分人的。”

    言下之意,就是你,就值得我也这种态度。

    颜葳和他分手也快四年了,后来谈了几段恋爱也都没啥意思,还不如和谢容桓吵架好玩呢。

    这回听到谢容桓立功回国之后对他刮目相看,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

    不过,谢容桓一点没变,还是令人讨厌。

    “行吧,我也不跟你吵架,咱俩那点事也都过去了,我当初脾气也不好,你也就别太计较了。”

    谢容桓盯着她看了会,笑得露出了八颗贝齿,但是那笑容却是极度的嘲讽与不屑,仿佛想看穿颜葳要搞什么把戏,他转着酒杯,似笑非笑地问:“我说,颜葳,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趁早说开比较好。”

    “哪有。”颜葳不承认:“我说,谢容桓,咱也算认识了五年了,老朋友见面叙旧,没毛病吧!”

    “老朋友,这话也就你说得出口。”

    颜葳又要被他气死了。

    当初她被谢容桓气个半死可是直接掏枪的。

    现在还好,不准带枪械入场。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忍住怒意,阴阳怪气嘲讽:“你也就这点本事了,怪不得比不上那……”她朝后看了眼:“江亦琛也来了,你不去跟他打个招呼?”

    江亦琛这三个字精准无误落在了谢容桓耳朵里。

    偏偏颜葳还在说:“琛哥真是好,对谁都是温柔客气的很,不像某些人,本事不大脾气不小。”

    她原本想激怒谢容桓的。

    但是他显然没听进去,一双眼睛盯着前方一眨不眨。

    颜葳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是顾念。

    她正站在江亦琛身边,和对面的不知道哪位名流政要夫妇谈笑风生,一举一动都是得体优雅。

    “别看了,那是他太太,长得是真的漂亮,我一个女人,都被她的美貌给折服了。”

    正说着,顾念似乎感应到身后有目光落在她身上。

    然后她就转过脸来了。

    谢容桓看得一清二楚。

    以至于他的手不由自主捏紧了手中的杯子。

    顾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