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最狂战神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叶君婚礼

第六百五十一章 叶君婚礼

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最快更新最狂战神 !

    当天晚上,辉煌堂堂主为了欢迎帝天钧的到来大摆宴席,也算是给了帝天钧很大面子,虽然说如今辉煌堂远不如从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曾经的东南亚之王,再差,又能弱到哪里去?

    更何况,帝天钧之前跟辉煌堂的矛盾还不少,能成为朋友已经不容易了,能被奉为座上宾,就更难了。

    可帝天钧有这个资格,也有这个本事。

    这次前来,他更是什么人都没带,就带了一个叶君,可以说胆魄十足。

    宴席中,辉煌堂在此地的高层几乎都是冷眼相对,没有一个给帝天钧好脸色,但帝天钧根本不为所动,跟老堂主是真的没少喝。

    此刻,帝天钧看着老堂主边上的陈魅道:“老堂主,我们家小徒弟跟陈魅小姐的婚事,你看看什么时候给个准,要不就趁着今天你们辉煌堂高层都在,咱们两家将这个事情给聊下来,如何?”

    老堂主本来是在喝酒的,差点一口喷出来,瞪眼看向帝天钧,眼神中带着不悦道:“魅儿年纪可比你这小徒弟大不少,虽然说两人现在是有一点情义,但还没到这么快谈婚论嫁的地步,还是让他们两个人自己再谈谈。”

    边上陈魅一听这话,就急了,急忙拉了一把老堂主,老堂主这时候开口道:“女孩子家家,就不能矜持点?”

    在场的人,有的露出笑容,有的有忧虑。

    作为辉煌堂堂主的孙女,辉煌堂的老人自然都是风味掌上明珠。

    这会儿,所有人都看向了老堂主和陈魅,陈魅这时候哪里有在外面的雷厉风行,完全就是小孩状,看着老堂主道“我不管您和帝天钧有什么交易和谋划,这是我自己的婚姻,我要自己做主,我喜欢叶君,他也喜欢我,而且,我们已经行了男女之事。”

    此话落下,老堂主嘴角明显一抽,虽然说现如今时代开放了,但自己家养了那么多年的白菜,自己跟自己说被猪给拱了,那感觉还是有点酸爽的。

    老堂主几乎瞬间气势上来,看向了叶君,沉声道:“一个男人,这时候连话都不敢说吗?”

    叶君这会儿是头皮发麻,立马到了帝天钧和老堂主面前,恭敬到老堂主面前道:“老堂主,我是真喜欢魅儿的,您就成全我们吧。”

    听着话,陈魅站到了叶君边上,大有一副你老堂主不同意也不行的架势。

    老堂主这时候目光盯着叶君道:“叶君,你的事情我可不是什么都没调查,你在X洲的时候,就和几个女人暧昧不清,虽然说跟小魅是有那么一点感情,可现在就说结婚,我很难相信你。”

    此话一出,叶君就急了,因为陈魅那眼神已经冷了下来了,他连忙解释道:“那不是什么暧昧,就是正常的接触,你,你要相信我。”

    说着,叶君看向老堂主,出声道:“老堂主,不管您信不信,我对魅儿是真心的,我这辈子除去我师父,还有罪姐,几个师兄外,就没人真心待我,我也将他们当成了至亲,在我的眼里,他们就是我的全部,我可以把我的生命都给他们。”

    “我从小是孤儿,不懂的什么叫爱,更不懂得什么叫喜欢和暧昧,我只知道,我在看到魅儿的时候,又跟我师父他们一样的感觉,我可以豁出性命去保护她,我认为,这就是喜欢,这就是爱,我不会说什么大话,更没有您和我师父的头脑,我知道,您对我师父是有看法的,更怕我师父利用我和魅儿的关系,但您放心,我师父不是那种卑鄙小人,他只是为我的终身大事着想!”

    说到后面,叶君看向帝天钧,帝天钧一脸的微笑看着他,心里咒骂,这小王八犊子,什么时候口才那么好了。

    众人听着话,陈魅已经挽住了叶君,见老堂主不开口,他直接道:“小君,他要是不同意,我就跟你走,去你们天王殿,帝天钧,不对,师父,你就说收不收我,我带我麾下的人一起过去。”

    此话落下,帝天钧笑了,点头道:“放心,管吃管住管钱,徒媳妇儿,师父一定给你安顿好。”

    后面话刚出,老堂主立马瞪眼道:“帝天钧,你这家伙也太不要脸了吧,前脚跟我要完钱,后脚还撬走我的人啊?”

    帝天钧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直接道:“老堂主,这可不是我逼着陈魅跟我走,人家是自愿,我说您老,一把年纪了,自己打光棍了,总不能让她也跟着打光棍吧,女孩家,总要嫁人的,不是吗?而且,你我两家已经联盟,有这桩婚事,更是亲上加亲。”

    说着,帝天钧缓缓起身,老堂主眉头紧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就见帝天钧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看着辉煌堂众人道:“我帝天钧初入江湖,得罪了辉煌堂,但那真是事出有因,不管其中过程如何,大家都是江湖儿女,过去了就过去了,以后大家还得共同对付敌人不是。”

    “但不管如何,我在此给大家赔个不是,让以前的恩怨就过去,也别为难这两个孩子,我自罚三杯,希望诸位能揭过!”

    说完,帝天钧直接喝酒,叶君眼睛通红。

    这要是一般势力之主这么做,也没什么,可自己师父是什么人。

    华国龙帝啊,何曾屈身过。

    他知道,帝天钧是不会利用自己和陈魅关系的,因为他了解帝天钧,自己的师父,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绝对不会用那些旁门左道。

    刚想开口,帝天钧看向了他,眼神带着一丝严肃道:“小家伙,结婚之后,你可就是一家之主了,也是个大人了,师父没什么别的嘱咐,做男人,就得做出男人的样,要是以后被我知道你欺负魅儿,别说他们不放过你,我这个做师父的,都不会让你好过,明白吗?”

    “是,师父!”

    叶君回答后,帝天钧喝完了酒,再看老堂主的时候,他脸色已经稍微好转,看着帝天钧道:“既然如此,那你小子说说,婚礼怎么筹备?现如今内忧外患,你们天王殿还有心思?”

    帝天钧这时候开口道:“打了太久,也是该用喜庆的事情来冲冲喜了,我天王殿现在是不富裕,但是给我徒弟办一场世纪婚礼还是可以的,到时候我让我老婆过来和您谈,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不是我不谈啊,而是我媳妇想要帮忙筹备,毕竟都是自家的孩子。”

    老堂主见状道:“好,那就尽快吧,估计之后,你也闲不住。”

    就这样,叶君和陈魅的婚事定下,这对新人的婚礼消息传出,瞬间惊动了整个江湖。

    叶君,一代阎君,凶名赫赫,师父更是天王殿主,绝对的江湖新星,天王殿如今发展势头还在向上,叶君在江湖的地位,那就不用说了。

    陈魅出身辉煌堂,更是老堂主的孙女,那更是身份显赫,两家原本还有点隔阂,至此,将会强强联手,毕竟孙女都给了天王殿,老堂主就再有心计,也不可能害自己孙女啊。

    就这样,这场江湖世纪婚礼展开了,作为师母的韩画雪带着花无心一群女孩子,可以说是操碎了心。

    这是帝天钧第一个徒弟结婚,师母如亲母,韩画雪几乎样样亲为,而外界,则对这场世纪婚礼满是期待。

    半个月后,清晨,蛇国某豪华庄园内,叶君站在帝天钧面前,眼圈通红道:“师父。”

    “什么都别说了,结婚了,是大人了,今天你是最大的,走。”

    “嗯!”

    跟着帝天钧出来,天王殿所以高层聚集,各大势力财团尽皆派人前来,整个庄园到处都是好车,当车子出来的时候,几十辆陆地战车,空中武直护送,场面绝对是恢弘无比,再看大街上,无数的天王殿成员西装革履护送,几乎瞬间,这场婚礼现场就传遍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