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神级上门狂婿 > 第一百六十九章周鸿远回来了(第二更!)

第一百六十九章周鸿远回来了(第二更!)

作者:苏洛林妙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与此同时,中海国际机场。

    一架由川省飞往中海的飞机,稳稳的降落在跑道上。

    机舱门打开,率先走出来一行人。

    为首的是一名身穿道袍,梳着发髻,一副道士打扮的老者,他整个人看起来仙风道骨,颇有世外高人的模样。

    只不过此刻,他的眼神充满了阴冷之色,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冰寒之气,所有离他近的人,都感觉自己一瞬间进入到了寒冬腊月,呼出的气体似乎都变成了白气。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四个人,四人同样是身穿道袍,眼神如利剑一般扫过周围,所有被他们目光扫过的人,都是感觉到目光一阵刺痛,如同被利刃刺到一般,纷纷低下头,不敢去看他们的眼睛。

    “周老,欢迎您回到中海。”

    这一行人,刚刚走出机场大厅,立刻有一排豪车从远处开了过来。

    随着车子停了下来,一个看起来气势不凡的中年男子立刻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一丝敬畏之色。

    “赵无量,你来了。”

    道袍老者微微眯着眼睛看了来人一眼,身上不带任何气势。

    但是当目光落在中年男子的身上时,依旧让他感觉到浑身汗毛炸起,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仿佛周围的空气似乎都被人抽干了。

    一眼即可杀人!

    这就是武道宗师!

    中年男子赵无量回想起关于武道宗师的介绍,心中暗自凛然,态度变得越发的恭敬的起来:“周老,的确是我,自从接到你的电话后,我就一直等着您的到来,我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并且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宴席,为周老和您的弟子接风洗尘。”

    “接风洗尘就不必了,我回中海为了什么,我已经通知过你了,我现在只想知道,杀死我周家的人,到底是谁?”

    周鸿远的目光落在赵无量的身上,双眸阴冷恐怖,仿佛只要赵无量不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他就要暴起杀人一般。

    赵无量被这对眼神注视着,浑身上下止不住的颤抖,脸色有些苍白,他知道自己在周鸿远的心中就是一只蝼蚁,如果他将周鸿远的事情办好了,好处少不了他的。

    如果办不好的话,哪怕周鸿远曾经和自己父亲关系不错,说不定都会出手杀了他。

    赵无量咽了一口唾沫,恭敬的说道:“周老,我我已经在调查了,目前有些眉目,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已经被周鸿远给打断了:“这么说,你到现在还没有调查到杀死我周家人的凶手是谁了。”

    他的声音极其冰冷,一股死亡之意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朝着赵无量碾压过去。

    “扑通!”

    赵无量虽然是武者,但距离武道宗师还是差得很远,哪里承受得住武道宗师的气势,整个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额头上冷汗一层层的冒出来。

    他知道周鸿远为什么这么生气,在中海市,周鸿远一生未娶,周家父子算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血脉,如今周家父子被杀,周家就相当于是绝后了。

    可想而知,周鸿远心头的杀意有多浓。

    赵无量使深呼吸了一口气,急忙出声道:“周老,你稍安勿躁,其其实我已经有了怀疑的目标。”

    “砰!”

    周鸿远脚步重重一踏,坚硬的水泥地板上出现一个清晰的脚印,他身上的气势汹涌澎湃,一双眸子充满了冷寂:“告诉我这个家伙是谁?“

    赵无量看着地面的脚印,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对于周鸿远打断自己的话,完全不敢有任何的意见。

    别看他是中海四大家族之一赵家的家主,但是在武道宗师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对方要杀他,比踩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并且,赵家不敢有任何怨言,反而会拍着手掌说,杀得好。

    赵无量战战兢兢的说道:“周老,我我调查到的消息不多,但还是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在周兄和他儿子周皓临死前,曾经和一个叫做苏洛的小子结过仇,并且这个叫苏洛的消息还因为自己妻子的原因,打了周兄儿子一顿。”

    “之后周兄儿子找人算计过这个苏洛,结果他找的人被苏洛这个小子给废了,根据被废的那人说,苏洛曾经说过感谢周皓送他一份大礼,他会还一份大礼给周家的。”

    说到这里,赵无量紧张的看了一眼周鸿远,才继续说道:“然后,在他说出这番话的当天晚上,周兄和他儿子就被人杀死在了别墅当中,但是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只不过。”

    赵无量停了下来,语气有些迟疑。

    周鸿远眉头一皱,沉声说道:“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跟周兄儿子结仇的这个苏洛,是林家的上门女婿,三年来被林家人欺负,任打任骂,是中海出了名的窝囊废,周兄的身边有化劲武者保护,一个窝囊废又怎么可能杀得了周兄,可在我的调查中,周兄除了得罪过他之外,没有再得罪过其他人。”

    周鸿远听着赵无量的话,皱了皱眉头,语气冷漠的说道:“换句话说,你现在还是都没有查到?”

    “不不是的。”

    赵无量急忙摇头,他在周鸿远的话中,听到了杀意,再次开口说道:“虽然说这个小子在林家当了三年的窝囊废,但是最近这段时间听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仅压得原本看不起他的林家跪在他妻子面前道歉,据说医术还非常高明,张家的老爷子据说都已经病入膏肓,半只脚都踏进鬼门关了,就是他出手救回来的,但这件事情是真的,还是张家放出来的烟雾弹,暂时无法知晓。”

    周鸿远听到赵无量的目光,眼神充满了阴冷之色:“既然无法知道,为什么不把这个叫做苏洛的小子抓起来,把他扒皮拆骨,这样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周老,使不得。”

    赵无量吓了一跳,连连拒绝。

    周鸿远面色一沉,声音陡然变冷:“赵无量,你在教我做事吗?”

    话音未落,他猛然抬起手,凌空一掌拍向赵无量。

    “砰!”

    赵无量直接被一掌轰飞了出去,大量的鲜血从他的嘴里喷出来。

    脸色瞬间苍白如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