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小妻有喜:墨少又宠又撩 > 第360章 太惨烈了

第360章 太惨烈了

作者:喻色墨靖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还是在大桥通车不足一星期的时候爆炸,这个时间点相当的敏感。

    任谁的第一个思维都是,那引爆的炸弹很有可能是在施工交工前就安装在上面,而只等今天的这一刻引爆的。

    嘈杂声四起。

    墨靖尧恍若未听。

    弯身就停在了断桥的位置,手指抚上那处刚刚才爆炸过的地方,一片焦黑,上面还有余温。

    居然还是滚烫的温度,可见爆炸的威力有多巨大了。

    “小色,你别过来。”墨靖尧触手摸过,感觉喻色的影子倒映过来,急忙低喝了一声。

    喻色强行站住,“怎怎么了?”

    “别过来。”墨靖尧再次低喝一声。

    这一声,让喻色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还还有炸弹?”

    “没有也别过来。”可,这样说着的墨靖尧却并没有后撤,直接就坐到了断桥上,两条大长腿垂到桥身下,然后就那般坐着的拿出了手机。

    喻色人站在两步开外,第一次见到这样直接坐到地上的墨靖尧。

    很接地气。

    却是接地气的让她心疼。

    小心翼翼的,喻色慢慢的挪着小步靠近墨靖尧。

    直到人站在他身后,她才明白过来他为什么不许她过来。

    高。

    太高了。

    大桥距离水面的落差足有二十几米。

    这么高的距离倘若是站在断桥最边缘,直接看向断桥下的江面,就有一种晕眩的感觉。

    “小色,就站在我身后,不许再往前。”男人没有回头,却是如同看见喻色般的低哑的劝道。

    他知道命令对她不起作用,而他又拿她没有办法,所以只剩下了哄劝。

    “好。”喻色其实也不敢再向前了。

    她没有墨靖尧这样的定力。

    她人站在他的身后,都觉得小腿在打颤。

    恐高。

    她恐高。

    又或者,人站在这样高的断桥上,也不可能不恐高。

    因为,断桥下的江水是翻滚着的是流淌着的是会动的。

    一眼看下去,就仿佛整个人也在随着江水浮动似的。

    会让人升起一种幻象,随着江水而掉落下去。

    “没真的再没有炸弹了?”喻色低头看墨靖尧十指飞快的点在手机上。

    她昨晚虽然跟他学了入侵监控系统,但在这一行上其实还是个渣新。

    渣的不能再渣的萌新,她甚至都看不懂男人敲的是什么代码。

    不过,他敲代码的时候还可以一心二用的回答她,“我已经查过,没有了。”

    他这一句,让喻色顿时瘫软了下来,然后,人就坐在墨靖尧的身后,只陪着他就好,再不出声。

    他说没有了,她才能放心。

    警车。

    救护车。

    消防车。

    声声入耳。

    离她象是很近,又象是很遥远。

    墨靖尧还在敲打着手机键盘。

    他的速度太快,快的她根本看不清他敲了些什么,只看到一串串的字符从他的屏幕上不住的翻页再翻页,而他就这样席地而坐的安静的敲打着。

    甚至于没有过问墨一的下落。

    又或者,他所敲打下去的代码中,就有墨一的下落。

    布加迪落入了水中。

    上千万的豪车,就这样的落入了水中。

    喻色却知,那所落下去的十几辆的小车,还有这桥上被炸飞的一辆辆的车和一个个的人,不过都是因为她和墨靖尧。

    她忽而就觉得悲凉。

    如果她早知,她一定会截住这一辆辆的车驶上大桥的。

    可她真的事先什么都不知道都不确定。

    只是眼皮的突突狂跳让她下意识的以为要有危险降临,所以,及时的提醒了墨靖尧与墨一换了车。

    却不曾想,一切就这样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却又仿佛在梦里一般的不真实。

    墨靖尧突然间动了,那么高的断桥,他却就象是从大班椅上起来一样,大长腿移到桥面上,转眼就站直了身形,“走。”

    只一个字,他牵起她的手就走。

    男人的大掌温暖干燥,微微用力不许喻色落后分毫。

    仿佛在担心她落下一步,生命就受到了威胁似的。

    可其实,她的速度一点也不比他慢。

    喻色陪着墨靖尧再次飞快的走过纷乱的现场。

    哭喊声,求救声,凄惨的让她怎么都没有办法压下心底里的慌乱。

    直到墨靖尧的手再次用力一握,她才回过神来。

    “别看。”墨靖尧低声命令着,带着她到他的身后,用他自己的身体尽可能的遮挡着面前的这一切,尽可能的不让她再次看到眼前这所有的残忍。

    只为,现场实在是太惨烈了。

    他这样悄然的举动,喻色便知道,他此刻的心疼,不比她少。

    只是,他从来不表现出来而已。

    两个人很快就到了停下来的车前。

    墨靖尧伫足,远望着桥面上的车况,似乎是在判断能不能开车离开新江大桥。

    可很快他就放弃了。

    因为,目测走路绝对比开车更快。

    因为,大桥堵了。

    甚至于堵到了大桥外的马路上。

    远远看过去,长长的一条车龙,蜿蜒向远方而没有尽头。

    “走。”打开车门拿出需要随身携带的东西,墨靖尧牵着喻色就走。

    男人的脚步飞快。

    快的要飞起来一样。

    不过,他不担心喻色跟不上。

    她的速度,一点也不比他慢。

    带着她穿过一辆又一辆堵在大桥上的车,所经的车车里的人都下了车,此时都站在车前看着前方。

    有人在维持秩序,请求停下的车辆为即将赶来的警车消防车和救护车让开一条生命通道。

    而他们从停车的位置到下桥,足有几公里的距离。

    喻色忽而庆幸自己今天所穿的是运动装运动鞋。

    这个时候,她与墨靖尧就象是两个晨起的健身爱好者似的,这样飞奔在桥面上才不突兀。

    否则,若是一个西装革履一个白裙飘飘,那在这样的桥面上,就特别的惹眼了。

    几公里,开车就是几分钟的时间。

    但是跑步的话,正常人十几分钟都不够用。

    好在,两个人都是非人类,速度快的惊人。

    十几分钟于他们两个足够了。

    大桥的入口处有一个岔路口,墨靖尧边走边听着手机的导航提示,牵着喻色就从一个入口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