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我的霸道老公 > 第172章 魂牵梦绕(3)

第172章 魂牵梦绕(3)

作者:慕小乔江起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起云说的没错,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眼睛。

    他扯下捆床帏的丝带遮住了我的眼,然后迅速点燃了火花,我的身体他比我还熟悉,艰涩又甜美的滋味由四肢百骸迅速汇集,一点点的涌向脑中,淹没了理智。

    佛家说: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道家说: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

    可是我勘不破对他的贪嗔痴欲,甚至觉得与他的纠缠怎么都不够、都不足矣诉说那种魂牵梦萦的贪念。

    清醒的时候,希望他不离身畔,睡着的时候,连梦也被他占据。

    偏执、偏执,他总笑我偏执,可我并不是一个固执到极端的人。

    我只是偏于他、执与他。

    他带给我的一切真实与虚幻,我都会去相信,他总是给我晦涩难言又甜美如毒的爱与怨。

    我看不见、他也看不见,但是他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粗暴也不见得减少一分。

    就连我抬手护住小腹都会被他察觉,会被他捏着手腕桎梏在头顶,不让我有丝毫的躲闪,完全的侵占。

    脑中一片空白,全部的感官随着他沉沦起伏,无意识的呢喃是低柔婉转或者高昂破碎全看他的心情。

    不管西天佛祖、还是九重天上的三清四御,都拯救不了我吧?

    我宁愿跟着他,沉入深渊。

    晨钟悠扬、白雪清霜。

    我醒来的时候坐在床上懵了好半天,昨晚应该是一阵兵荒马乱,然而我却躺在这月洞床里睡得不知年月。

    江起云在我睡觉的时候基本不让任何人弄醒我,有电话来他都立刻掐断,专制得很,其实他才是让我睡眠不足的罪魁祸首。

    沈家大宅坐落在风景区,这里山上有道观,供奉着道教的众多尊神,在上面工作的人大部分都是沈家的弟子。

    无论乾道坤道,都是一边修行、一边打理山上的景区。

    隐隐有些世外桃源的样子,与我家小隐于市的铺子相比,沈家高大上多了。

    我猜昨天我们突然出现会在沈家引起了一些麻烦,但至始至终没有人来打扰我,不知道是因为江起云的结界、还是因为沈家对江起云的敬畏尊崇。

    我醒来后不久,就见到那个叫青鸾的侍女,她跟着两个打扫房屋的小道姑进来,我正在喝豆浆呢,她突然从门外穿进来,吓得我差点打翻了托盘。

    “嘻嘻,小娘娘安好。”她福一福身,笑着走到我身边。

    看到她,我有那么一点不自在,有点不知道怎么与她交谈相处。

    “抱歉啊,我很早就进了阵眼,不知道帝君大人与您的事情,要不然也不会让你去填阵眼了,唉,差点吓死我,当时也没能救到您,我还怕帝君大人一怒之下让我们灰飞烟灭了”她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

    “没事。”我摇了摇头,不过是受些苦罢了。

    人就是这样啊,好了疮疤忘了痛。

    何况现在结局是好的,我受的那点苦算什么?不值一提。

    她盯着我看半天,弄得我食不下咽,她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啊?

    这位青鸾是江起云的侍女,应该、也许、大概、可能也侍奉他于床榻吧?

    我到底该问清楚、还是稀里糊涂的就把她与青蕊归为一类?

    那我是不是应该像宫斗剧里面那样端端架子、训话几句?让她们明白现在社会是一夫一妻制,那些封建糟粕就不要瞎想了。

    可是好像我说这种话有点别扭,不管是沈青蕊还是这位沈青鸾,实际年龄都比我大好几百岁,我该怎么训话啊?

    我现在觉得看开了不少,他好几千岁,我还能管他以前有没有人暖个床?

    而且昨天看到他眼上的白色丝缎,我觉得什么事情都不重要了。

    他说过孩子对他无所谓,但是为了我的执着,他依然会为孩子填补受损的那一魄。

    在我心里,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他和孩子、亲人重要。

    “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我微微皱眉看向青鸾。

    青鸾抿了抿嘴,在我面前跪了下来,低声说道:“青蕊姐姐现在还被关禁闭,已经关了很久了她现在是凡人啊,就算道法高深、身体也受不了啊娘娘您能不能向帝君大人求个情呀?”

    帮她求情?

    我赶紧摇头道:“这是你们帝君大人要处罚她,我哪有本事求情?你不如去求帝君大人。”

    青鸾瘪这嘴,低声说道:“我不敢”

    “青蕊姐姐就是没想明白而已。”青鸾低声说道:“她可能觉得帝君大人对她信任、交给她重任,而且她在沈家的地位很高,所以就奢望帝君大人给她更多关注吧她嫉妒您,但您别跟她一般见识,帝君大人对您一心一意,谁都看得出来啊”

    青鸾软软的解释,又夹杂一点哀求。

    我有些招架不住,但我并不想帮沈青蕊求情。

    处罚她的是江起云,不是我,我不去害她就算仁至义尽了,干嘛还得帮她求情啊?

    而且以沈青蕊的性子,我帮她求情就是费力不讨好,她才不会感激我,我又何必当个傻瓜?

    再说了,白天的时候江起云基本不会出现,冥王殿上好多转生轮回的东西需要他审阅,晚上他出现后我都昏昏欲睡了,还得小心他时不时的“贪得无厌”,哪有力气跟他讨论这些事。

    以前我都很早睡,现在已经成了夜猫子,白天精神萎靡、走路像飘,基本已经告别了高跟鞋和小裙子。

    这么一想,我还真希望能回到原来那种平淡规律的生活中,当然,要有他在。

    青鸾见我不说话,有些难过的跪着不起来。

    我叫她起来她也不起,非要我帮她的青蕊姐姐求情。

    正在跟她好说歹说这事儿我管不了,她一个劲的哀求,刚好我哥进来看到这一幕。

    他不爽的问道:“干嘛啊?小蜜还想转正啊?拿工资的人就老老实实拿工资,别总想着登堂入室当老板娘,真以为老板娘是吃素的?没两把刷子能把你们老板收拾得服服帖帖、天天晚上按时报到吗?再这么不长心眼,当心被老板炒鱿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