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权门蜜爱:总统夫人请高调 > 089 我才上高三!

089 我才上高三!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说了,不会和她订婚。”他复述一遍,眸色掠出淡淡的寒凉。

    像是再不相信,他就会很不高兴一样。

    宋音序怔忡了几秒,对上司习政认真且阴沉的俊脸,眼神半信半疑,“不订婚,又为什么要发请帖?”

    “那天不会顺利的。”

    “什么意思?”

    “最近在查一个案子。”扑进她耳里的声音,浅浅淡淡的,很是迷人好听,“跟苏家交好,才能近身查他们,懂了吗?”

    “这些事情,我不想懂。”

    “我知道,本来也没打算告诉你太多。”

    “……”

    见她的小脸绷起来,他忍不住伸出手,在她脸上捏了捏,“怕你知道得越多,越危险。”

    “那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话?万一你骗我呢?”

    “在云江的时候,你不是见识过那些手段么?”

    她抬眸,“想杀我的人是谁?”

    “心里都有数了还问我?”

    “苏慕安?”

    “嗯。”

    她不在说话了。

    司习政凑近了些许,唇停留在她鼻尖处,喷出了热热烫烫的气息,“况且,我从来没有骗过你吧?”

    话题怎么又绕回来了?非要她相信他才罢休吗?

    不过他确实从没没骗过她。

    微微凝眉,抬睫。

    他看着她,洒在她鼻尖的唇息过于灼热,让宋音序莫名的有些心慌,想扭开头,被他捏着下巴,力道轻轻的,不痛,但是也挪不开,“躲什么?”

    “没躲。”她的下巴被捏着,被迫看向他的眼睛,望见满眼裹火的目光,心跳忽然有些乱。

    “那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

    “你不是怀疑我的话可信度不高么?”

    她轻笑,呵气如兰,“我的怀疑和不怀疑,对你有那么重要么?”

    “很重要。”他眼神认真,一副很是在意的样子。

    宋音微微一怔,把心里最在意的话脱口而出,“你真的不会跟苏蔓青订婚?”

    “嗯,还是不相信我?”

    “我信。”

    “怎么又信了?”后腰突然被搂住,他咬了下她的耳朵,语气哑哑的,“之前骂我骂得那么厉害。”

    她撇嘴,摸了摸被他咬得发烫的耳朵,眼珠向上转,“谁叫你那么渣,一会说不喜欢她,一会又要跟她订婚,我当然要骂你了。”

    “这只是个障眼法。政治上的事情,我没有办法告诉你太多。”

    这个她还是理解的,点了点头,“好吧,可是你为什么不跟她订婚了呀?她其实也蛮好的嘛,长得漂亮,家世又好,若是娶了她,你的事业必定是锦上添花。”

    “即将落马的人,有什么可锦上添花的,况且,我也不需要。”

    “怎么不需要了?”

    “你说呢?”他眼眸深邃,望定她。

    宋音的心跳忽然砰砰乱跳起来。

    难道是因为她?虽然这个想法有点自恋,不过想想是蛮开心的,拂开他咬着自己耳朵的薄唇,道:“你先等等,我还没问完呢。”

    “还有什么要问的?”

    她斟酌了下,才问:“你为什么说,你不需要?”

    “这还不简单?我压根就不需要联姻。”

    “……”好吧,这个答案貌似跟她心里预期的答案一点都不一样!

    微微皱起眉,又失落又敷衍地‘哦’了一声。

    “怎么了?又不高兴了?”

    难道她还能高兴?

    没一脚把他踹床下去已经很客气了好吗?

    “走开一点。”宋音序脸色闷闷的,一点都不好看。

    他不走开,还凑近了一些,眼神促狭,“怎么了?你觉得我这话说得不对?”

    “对,怎么不对了?”榆木呆脑袋一个,没法说了,抿了抿唇,不高兴道:“我饿了。”

    说完看着他,意思是去煮夜宵。

    司习政微微皱眉,宋音序以为他要生气了,却见他把自己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摸了摸,“你晚上还没吃饭么?”

    “没吃,不过傍晚吃了羽桐做的寿司。”

    他抬头瞪她,语气微凝,“以后不准不吃晚饭。”

    “当时吃不下。”她解释。

    “也不准,就算傍晚吃过东西,不饿,也要记得在晚上随便吃点什么。”

    “那你自己的饮食有这么规律吗?每日三餐都定时定点吃的?”

    司习政答不上了。

    宋音序笑起来,“切,自己都办不到。”

    她记得他经常是晚上九点回来才开始吃晚饭的,有时候忙得连晚饭都不吃了。

    “我那是因为事务繁忙,你这是没什么事,故意不吃。”

    “哪有故意不吃?我是因为不饿,也没有胃口。”

    “你最近好像瘦了。”他摸她的脸,低下头,一个吻落在她的眉心处,“最近总是没吃饭吗?”

    “冷平生告诉你的吗?”

    “我想知道的事情,肯定就能知道。”

    她无奈,故意说:“就是因为觉得被你欺骗了,气得吃不下,全都是你害的,你要赔偿我。”

    “怎么赔偿?”他看着她,眼神灼热。

    宋音序被看得有些招架不住,呼吸变得沉重起来,“赔三个月的零用钱。”

    本来她只是说说而已,因为司习政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对于这种坐地起价的要求,他基本不会同意。

    没想到他竟然说:“好。”

    宋音序瞪目,愣了愣。

    又听他在耳边说:“等周六过后,我就接你回家。”

    “不回去。”

    “为什么?”

    “我讨厌你。”

    “骗人。”他唇瓣微扬,吻从眉间移下来,略过脸颊,在到唇间,深深地缠吻,“你喜欢我。”

    这句话让宋音序面红耳赤。

    她没有再拒绝他的吻,被他拦腰抱着,吻得身体发软,面色通红。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才松开彼此。

    宋音序眼底的羞怯还没散去,双手攀在他脖子上,等回过神,忙面红耳赤的将手收了回去,尴尬得不知道怎么放好。

    司习政眼底的情欲很浓,毫不掩藏地看着她,视线暧昧而微笑。

    宋音序磕磕巴巴道:“你快去煮夜宵,我饿了。”

    “好吧。”他再次吻了吻她的唇,离开了。

    宋音序躺在床上,摸了摸自己被吻得稍微有点红肿的唇瓣,抱着枕头,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兴奋着。

    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两人刚在接吻的画面,抿唇笑笑,心中无比悸动。

    过了一会,司习政回来敲门,“音序,可以吃饭了。”

    “好,来了。”宋音序抿着唇笑,连她也没有察觉出那丝笑容有多么甜蜜。

    起身出去。

    就见厨房的餐桌上摆一碗饺子。

    宋音序笑笑,走过去,坐下,刚拿起筷子,手边就被放了一小碟辣椒,她抬头,对上他漆黑的眼角,扬眉,“不错嘛,还记得我喜欢吃辣椒。”

    “我的记性一向很好。”他脸色虽已平静,但望着她的眼神,仍旧火热。

    宋音序不敢看他的眼睛,低着头吃饺子。

    司习政轻声说:“冰箱里只剩下速冻饺子了,你怎么照顾自己的,吃完了也不叫尔法去买。”

    “不想麻烦他。”

    “这怎么是麻烦?他本来就是指派来照顾你生活起居以及保护你安全的,结果你倒好,到哪都不带他,要不就不让他跟着,你胆子倒是很大。”

    “切,我又不是你,不需要什么保镖的。”她轻飘飘回答,夹起一个热烫的饺子,吹了吹,放进嘴里,烫得舌头都伸了出来,“哇,好烫好烫……”

    “慢点吃。”他忍不住提醒。

    她点点头,又咬了一口饺子,味道还不错,她津津有味的嚼着,“还别说,这速冻饺子蛮好吃的。”

    “知道方便,你都不愿意下手煮呢,懒鬼。”司习政嗔了她一句,眼眸微微眯着。

    宋音序吐吐舌头,“那有什么的?我不喜欢干家务。”

    “宁愿饿死也不干?”

    “对,宁愿饿死。”

    “……”司习政无奈的蹙蹙眉,叹:“你这个懒鬼。”

    宋音序笑得眼睛亮亮的。

    司习政忽然就觉得她很可爱,伸手摸摸她的头,“你真可爱。”

    “……”

    这种夸奖从他嘴里说出来还真奇怪啊?

    她抬眸看了他一眼,见他薄而淡的唇瓣扬着,更是觉得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时候,微微瞪着眼睛,心跳紊乱。

    司习政忽然就弯身把她抱了起来,放在自己腿上。

    宋音序的内心立刻警铃大响,恐慌地要爬起来,耳根子都红透了,“等等。”

    “什么?”他挨着她,两人的气息紧紧纠缠在一起。

    “我还只是一个小女孩。”她的声音小小的,特别的害羞忸怩。

    他失笑,“什么?你是一个小女孩?”

    “难道不是吗?”

    “你都已经成年了,马上就19岁了。”

    “那也只是一个小女孩。”她咬着唇,神色紧张,“我才上高三。”

    “然后呢?”

    “然后……就是不要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