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青牛妖帝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内讧

第二百三十九章 内讧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两人马屁不断地拍过来,胡青牛心里极为受用,没想到还有如此上道的人,感情刚刚是看错他们了,孺子可教也。

    虽然知道这两人也没安什么好心,十句有九句不离菩提叶,但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胡青牛看着心里一阵舒爽。

    “你们两人可愿供本座驱策。”

    胡青牛装腔作势,威严的声音响起,太高了小脑袋,一副不可一世的孤傲模样。

    “愿为大人鞍前马后,在所不辞!”

    师兄弟俩异口同声说道,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眸中读懂了彼此的意思,看来有戏。

    “本座乃仙界灵根,无奈坠落凡尘,沾染了俗世之气,元气受损,若是要菩提叶,需要耗费不少灵气,尚需二位帮助。”

    胡青牛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眸中闪过了一丝得逞之色,不将你们两人坑的倾家荡产,老子就不姓胡。

    “大人有何吩咐?”

    两人连忙问道,也没有天真的以为,单凭自己几句马屁就能够将菩提叶忽悠到手,如今看来,不付出一点代价是不成了。

    不过在两人看来,无论是付出身上的什么代价,若是能够换来菩提叶,都是值得的,那可是仙界灵根,菩提叶就是仙叶,有了菩提叶,两人的未来绝对是一帆风顺。

    “你们身上可有什么灵物供本座吞噬,只要能够弥补元气,自然可赐尔等菩提叶。”

    胡青牛终于是说出了心中期盼已久的想法,看着两人的身家,身上再不济也应当有灵丹妙药,到时候一股脑塞进嘴巴里面吃完,谁还认得他们两人是谁。

    “有有有!”

    师弟急于表现,连忙大声说道,胡青牛一听极为满意,不禁微微阖首,对师弟露出了一丝赞赏之色。

    师弟手中灵光一闪,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株灵草,连忙献给了胡青牛,胡青牛正要满意含笑接过,结果定睛一看,脸上立马黑了,这是糊弄人打发乞丐啊!

    只见师弟手中的灵草看似不凡,但是上面缭绕的两道星痕,完全就将灵草给暴露了,这他么就是一株二星灵草,忽悠人不是?

    看到胡青牛一脸的阴晴不定,师弟心中也是有些打鼓,心中不禁嘀咕起来,这菩提童子也这么挑剔不成,这可是二星灵草啊!

    “莫非尔等在戏弄本座不成?一株破杂草也想换菩提叶?嗯?”

    胡青牛怒目而视,脸上隐含怒意,师弟心中一惊,连忙讪讪的将二星灵草收回,胡青牛心中暗自嫌弃,没想到遇到了两个穷鬼,二星灵草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就真的是破杂草,吃下去还嫌黏牙呢。

    “大人,大人,看我的,看我的!”

    师兄得意的望了师弟一眼,认为被师弟抢走了风头,连忙献殷勤般掏出了一株灵药,胡青牛听到此处,脸上的心情才好了一些。

    可是一看师兄掏出来的三星灵草,胡青牛就想暴走骂人了,感情一个个以为他是叫花子啊,弄这种破玩意儿来忽悠人。

    “既然尔等心意不诚,此事便作罢!”

    胡青牛生气的一甩衣袖,转身就要走人,四星灵草他都有些看不上眼了,更别说三星灵草,简直是在侮辱他,他可是仙界灵根。

    “大人,别别别,别走,别走!”

    师兄弟两人急了眼,没想到眼前这尊菩提童子竟然是如此挑剔,看来不下点本钱,出点血不好蒙混过关了。

    “低于四星的灵丹妙药,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胡青牛生气的丢下了一句话,也是给他们两一个警告,若是不拿点能够拿得出手的玩意,干脆就不要拿出来。

    师兄弟俩对视一眼,咬了咬牙,看来没办法,得掏出压箱底的东西了。

    “大人,这株四星的幽蓝冰果,还请您笑纳!”

    师弟一咬银牙,掏出了一枚通体蓝色的灵果,看起来略微有些透明,更是隐隐冒着丝丝寒气,看起来就不像是凡物。

    胡青牛接过了灵果,上面缭绕有四道星痕,入手便觉得一阵寒意袭来,蓝色的灵果呈现半透明状态,看起来有些梦幻迷离。

    胡青牛将灵果往嘴巴里一塞,熟悉的吧唧吧唧声音再次响起,灵果化作了一道寒冷的冰流,直往胡青牛腹中而去,令胡青牛感觉到一阵舒爽之意,不亚于在炎炎夏日当中,喝下一口冰镇的可乐。

    师弟眼中明显可见肉疼之色,胡青牛看得是心中不屑,人家方行四星灵丹都可比你这枚灵果珍贵多了,都没你这个熊样。

    灵果化作的冰流入腹,没有想象当中的冰冷,反而是有些炽热起来,化作了滚滚的灵气,被胡青牛的丹田吸收,而后散入了经脉当中。

    此时,胡青牛的脸上才勉为其难的露出一缕满意之色,淡淡的点了点头,看了看眼巴巴的望着自己的师弟,又转过头望向了师兄。

    “大人,这是四星的碧霞兰花,请您笑纳!”

    师兄见状,也是不由咬了咬牙,取出了一株通体青绿色的兰花,上面冒着丝丝的绿意,仿佛是青碧色的霞雾缭绕在兰花之上,看起来甚是不凡,就像是炎炎夏日的冰淇淋上有缕缕冰雾一般。

    胡青牛接过了碧霞兰花,只见上面有四道星痕缭绕,才略微有些满意地点了点头,将碧霞兰花往嘴巴里一塞,吧唧吧唧的嚼了起来。

    师兄一看忍不住噎了噎一口口水,看着胡青牛像是牛嚼牡丹一般,有些心疼之意,简直就是暴殄珍物,哪里有这般的吃法。

    只是也不敢再说些什么,眼前的可是菩提树,乃是仙界灵根,或许这般才是正确的吞噬之法吧。

    胡青牛将碧霞兰花吞入腹中,果不其然化作了炽热的暖流,涓涓的灵气滋润着经脉,化作了胡青牛的修为,胡青牛又觉得自己的修为精进了一些,距离龙脉境九层又更近了一步。

    “还有吗?”

    胡青牛将两株四星的灵草吃完,继续望向两人,淡淡的声音响起,潜意思仿佛是在说,就这么点东西还不够塞牙缝。

    “大…大人…还不够吗?”

    师兄弟两人有些肉疼之色,他们可不是什么巨头势力,更是连一流势力都算不上,此次宗门也就只有他们两人前来,还是因为和逆极宗有一份颜渊,才能够有此殊荣,不然连秘境都来不了。

    四星灵草对于他们而言,已经是极为珍贵了,此时看到胡青牛牛嚼牡丹一般,都是感到阵阵心疼,没想到还不知足。

    “废话,本座乃是仙界灵根,区区两株四星灵草,就想恢复本座的元气,简直是笑话,你以为本座是谁?”

    胡青牛有些生气了,简直就是小瞧人,问出这种侮辱智商的问题,两株四星灵草就想要打发,门都没有。

    “这…?”

    师兄弟两人对视了一眼,虽然有些心疼,但是觉得胡青牛所说也是不无道理,人家可是仙界灵根,岂是两株四星灵草轻轻松松就可以恢复元气的。

    “怎么?不乐意?要知道当初在仙界,那托塔天王、齐天大圣、赤脚大仙、巨灵神……要和本座讨得一枚菩提叶,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你们知道吗?啊?知道吗?如今本座坠落凡尘,可谓是便宜你们了!”

    胡青牛继续满嘴跑火车的扯出了一大堆人家听不懂,但又觉得好犀利的人名,脸上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看起来不似作假,师兄弟两人都开始动摇了。

    “大…大人…别生气…有话好好说…”

    师弟连忙说道,眼看胡青牛就要继续拂袖而去,都有些慌了,要是就这么走了,这一株四星灵草可就真的有去无回了,这让他一想起就感觉到一阵心痛。

    “大人,你看看我身上还有一枚四星灵丹,你看看行不!”

    狠狠咬了咬牙,师弟终于是掏出了压箱底的东西,他们可不似方行那般富裕,身上也仅此一枚四星灵丹,有些舍不得。

    “对对对,大人,我这也有一枚,希望能够恢复您的元气。”

    师兄见状,也是拼了命的赌一回,也是取出了一枚四星灵丹,这也是他身上最为珍贵的东西了,要知道很多龙脉境巅峰修士,突破祭庙境的时候,四星灵丹都有着不菲的效果。

    当然,也仅仅是针对他们这些青色灵海的修士而言,若是像是方行这种橙色灵海的,一枚四星灵丹便是有些不足了,若是小萝莉这种金色灵海的,那就更不用说了。

    至于胡青牛这种变态媲美紫色灵海的存在,你没看到别人突破祭庙境用的四星灵丹,都难以提升他一层的修为,就知道胡青牛晋升需要灵气的恐怖。

    虽然紫色灵海是恐怖的存在,灵气的品质力压同阶,但是相对应的,每一次要晋升所需要的灵气,也是极为恐怖,是别人的好几倍。

    “若是有两枚四星灵丹,那或许勉强可以。”

    胡青牛装模作样的沉吟了一阵,便是从两人手中接过了灵丹,这厮可是鸡贼的很,别说是两枚四星灵丹了,就算是给他二十枚四星灵丹,这厮都没有菩提叶。

    将两枚四星灵丹直接塞进了嘴里,一阵乱嚼,吧唧吧唧作响,看得师兄弟两人是不断吞口水,真是牛嚼牡丹啊,哪里有这么糟蹋的。

    胡青牛感受到一股精纯而庞大的暖流入腹,散入了经脉当中,隐隐间竟然开始触摸到了龙脉境九层的屏障,令胡青牛欣喜不已,脸上露出了喜色,没想到有灵丹妙药吞服,修为进展就是快。

    两人看到了胡青牛脸上露出的笑容,心中也是一喜,看来有戏,说不定菩提童子一恢复了元气,马上就有菩提叶赏赐。

    胡青牛将两枚四星灵丹消化完,不由吐出了一口浊气,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望着师兄弟充满期待的表情,胡青牛心中也是不禁有些犯难了。

    这两个穷鬼估计也没啥好东西了,得想个办法,继续忽悠他们。

    “刚刚好差了那么一点,若是能够再有一枚灵丹就够了,唉……”

    胡青牛不由为难的叹了一口气,两人一听,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没想到竟然还差了一点,这可不行啊。

    “不过……”

    就在两人心乱如麻之际,胡青牛又再次的缓缓出出声。

    两人一看,似乎事情还有转机,又连忙侧耳倾听,看看胡青牛要说些啥。

    “所差元气也是不多,不过却只够一枚菩提叶,你们两个人,唉……倒是有些难办了……”

    胡青牛一副为难之色,望了望师兄,又望了望师弟,似是有些难以抉择,不知道应该将菩提叶给谁好。

    胡青牛心中却甚是得意,就不信你们不中反间计,让你们狗咬狗,一嘴毛。

    “给我!”

    两人此时也是极有默契,异口同声说道,话音一落,两人又再次对视了一眼,眼中已经开始有了火药味。

    “师兄,我是师弟,你应当让于我!”

    “我是师兄,你作为师弟,岂可乱了辈分。”

    “师兄,你好记得当年,你……”

    “师弟,当年师兄我对你可是不薄……”

    两人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了起来,菩提叶既然只有一枚,两人谁也不愿服输。

    “大人,是不是只差了一点灵气,我还有一枚四星灵丹,这就献给你,希望大人能够赐我菩提叶!”

    两人争论无果,师弟开始将目光瞄准了胡青牛,没想到又再次取出了一枚灵丹,不仅胡青牛有了愣了愣神,旁边的师兄也开始愣了。

    胡青牛还以为这两人穷得叮当响呢,没想到师弟藏得这么深。

    “你怎么还有一枚灵丹,宗门不是只赐下了一枚吗?”

    看到师弟取出了一枚灵丹,师兄怒了,没想到朝夕相处的师弟藏得这么深,竟然还有一枚灵丹。

    “师兄,宗门是赐下了一枚灵丹不假,我就不能再有一枚吗?”

    师弟看到师兄有些发怒了,脸上不由带着嘲讽的笑容说道,利益当前,还管他什么师兄师弟。

    “大人,我这里也有!”

    师兄不服,同样也取出了一枚灵丹,怒视着师弟,脸上还有一丝得意和不屑,胡青牛看得眼睛都直了,不由笑着眯起了双眼点了点头。

    “你是要和我争了不成?!”

    “是又如何,你待怎样?!”

    师兄弟两人之间已经开始弥漫了火药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