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青牛妖帝 > 第五十一章 难以抵挡的诱惑

第五十一章 难以抵挡的诱惑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何事如此慌张?”

    胡青牛本来还想装作高人风范,淡定自若的轻飘飘来这么一句,结果却是心中一个机灵,预感没错,说来就来,猛地蹦跶而起,脱口而出,“发生什么事了?”

    甄人杰自是不知道胡青牛心中装逼的想法,此时气喘吁吁,抹了抹脑门的汗珠,断断续续说道,“有…有人来了…要我们交出仙人画像…”

    “瞧你那出息,吓成这副德行,有话好好说。”

    缓过神来的胡青牛,也觉得刚刚自己的动作有些急切,显得丢脸,不由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沉声说道。

    “今早山下突然来了一老者,扬言我们不配拥有神识秘术和仙人画像,要我们交出,否则要有灭宗之灾。”

    甄人杰神情犹带惊慌,显得有些恐惧。

    “一老头?嗤!瞧你那熊样,随便打发就是了!”

    胡青牛神色一愣,随即有些嗤之以鼻,就一老头能把你吓成这模样,也够丢脸的。

    “问题是那老头一招就伤了孔长老啊!”

    甄人杰看到胡青牛一副心高气傲,满脸鄙夷的模样,不由哭丧着脸说道。

    胡青牛一吓,一招就伤了那孔长老,要知道宗门长老都是龙脉境的修士,在弟子眼中已然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竟然被人一招致伤,那老头不简单啊!

    “打不过就群殴啊,单挑干啥?”

    随即胡青牛又有些鄙夷,双拳难敌四手,乱拳打死老师傅,一个干不过就两,两个干不过就三,牧灵宗长老又不止一个,一老头就敢威胁有灭宗之灾,谁给他的胆子和口气。

    “我的小祖宗啊,你不知道,据孔长老说,那老者很有可能超出了龙脉境,若非无意取他性命,恐怕孔长老已经身死了。”

    甄人杰说到这时,脸上仍然心有余悸,平日龙脉境的长老就已然畏惧,超出了龙脉境,那是什么样的存在。

    胡青牛一听顿时闭了嘴,这如果超出了龙脉境,别说双拳难敌四手,就是给四十只手恐怕都打不过人家双拳,更何况牧灵宗有没这么多长老还是一回事。

    此刻脚底不禁抹油,准备瞧时机不对,趁机溜走。

    “孔长老受伤后,其余长老敢怒不敢言,没想到此时,竟然又来了一位中年男子,也是为神识秘术和仙人画像而来。”

    胡青牛正在思虑是否溜走时,没想到喘过气来的甄人杰,又给了他一个晴天霹雳,竟然除了老者之外,还有其他人。

    “那老者和中年男子遇见后,似是为了争夺秘术所属,竟然打了起来。”

    “这么嚣张,秘术还未到手就开始争夺,将牧灵宗看成什么了,不过狗咬狗,两败俱伤,这可是大大的好事啊!”

    胡青牛听闻又有些心喜,看来事情还有转机,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啊!

    “在场的长老也是这么想的啊,可是他们过招之后就停了下来,显然互相忌惮,那中年男子也是超出了龙脉境。”

    甄人杰话里带着哭腔颤音,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一样。

    胡青牛愣了,什么时候强者如此不值钱了,难道神识秘术和仙人画像,就如此有吸引力不成?

    随即又想起了初中妹鬼鬼祟祟的模样,心里一惊,他可是记得当时断断续续听到有“神识秘术”、“仙人画像”的字眼,该不会是初中妹当时是在通风报信吧?

    “老者和中年男子停手之后,没想到后面又来了一位道姑,也是为了神识秘术和仙人画像而来。”

    胡青牛正在惊疑之时,不料甄人杰又是脱口而出,把他吓得够呛,居然又来了一位道姑。

    “道姑刚到不久,又有一位头陀风尘仆仆而来,满脸煞气,扬言交出秘术则活,否则血洗牧灵宗。”

    还未待胡青牛从道姑之事缓过神来,甄人杰又说出了一位头陀,令他顿时一怒,牛眼一瞪,差点一蹄子将他厥翻,“你妹的说话能不能不说半截,到底来了多少人?!”

    “外面来了几十人啊,个个都超出了龙脉境!”

    甄人杰差点就哇的一声哭出来,整个人都快崩溃了,回想起那数十人同时带来的威压,双腿就不由发颤。

    胡青牛感觉眼前一黑,差点就晕倒了过去,神识秘术是真,但所谓的仙人画像却是他鼓捣出来的,有没有他心里最清楚。

    没有仙人画像,神识秘术就是鸡肋,肯定无法满足来者的胃口,到时心中不忿,血洗牧灵宗,倾巢之下,安有完卵,自己的小命可是不保啊!

    没想到神识修炼之法如此诱惑,强者都变得不值钱了,胡青牛显然有些低估,要知道神识修炼之法,被大势力视为禁术,普通修士不可得,这还是牧灵宗地处偏僻,消息阻塞,不然恐怕来者会更多。

    “奶奶的,我都说不对劲,要早点跑路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胡青牛一张脸瞬间哭丧,急得来回踱步团团转,也不知道此时跑路还来不来得及,偷偷从山脚下溜走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对了!自己还能隐匿,到时趁乱偷偷溜之大吉,岂不妙哉!

    如此一想,双目一亮,瞬间镇定下来,看到甄人杰还是一副哭丧模样,不由瓮声瓮气呵斥道,“如此慌慌张张,岂是修道之人所为,心若冰清,天塌不惊,要有敌军为我千万重,我自岿然不动的修道之心!”

    一副高手风范,镇定自若,恨铁不成钢的呵斥甄人杰没出息,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急得团团转。

    “我确实是不敢动啊!”

    甄人杰一颗心惊慌失措,脸上充满了惊惧之色,没听清胡青牛说什么,当初确实吓得呆立原地,不敢动弹。

    “对了,宗主和少宗主就没有出面?”

    突然似想到了什么,胡青牛不由问道,当初在周少阳洞府中时,便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似是已经料到会有如此局面。

    只是当时的周少阳,也只是有些心烦意乱的揉了揉眉心,并没有惊慌失措之感,是他胸有底气,还是料想不到如今局面的棘手?

    “对!还有宗主!”

    甄人杰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双目猛地爆发一阵亮光,胡青牛心中一吓,你的宗主再厉害,在数十位超出龙脉境的强者面前,也只是炮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