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青牛妖帝 > 第四十五章 仙人画像

第四十五章 仙人画像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人杰,想不想修炼神识?我这里可是有秘术哦?”

    胡青牛望着身旁的甄人杰,循循善诱说道,就像是怪蜀黍拿着棒棒糖在哄骗小萝莉。

    甄人杰心里一阵天人交战,即是有修炼神识的诱惑,又是害怕贼牛的阴险狡诈,最终硬气的摇了摇头,严词拒绝。

    “哪来的墨迹,让你练你就练!”

    看到甄人杰竟然敢拒绝,胡青牛猛地一瞪眼睛,将被自己撕成两半又拼凑好的秘术,硬塞到了甄人杰的怀里。

    甄人杰感觉手里捧着烫手的山芋,心里头不禁开始腹诽,该死的贼牛不会是想祸水东引,将焦点转移到自己身上吧,越是回想贼牛嘴角的阴笑,越是觉得很有可能,心里不禁有些委屈。

    “可惜我不懂识文辩字,不然哪轮到你,将秘术给我好好讲一遍!”

    胡青牛双眼一瞪,甄人杰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贼牛也是见猎心喜,只是看不懂秘术,想让自己翻译来着,真是虚惊一场。

    随即便是一脸兴奋之色的翻开了册子,津津有味的研读起来,将秘术中记载的法门,讲给胡青牛听。

    只是越讲,甄人杰脸色越是怪异,最终狠狠将册子砸在了地上,一阵晦气,和胡青牛对望一眼,都觉得被陈道云给坑了。

    “哇呀呀,可恶,竟敢戏耍于我!”

    胡青牛气得直跳脚,只是脸上那副做作的愤怒之色,令得甄人杰怎么看怎么觉得怪异,感觉就像是装出来的。

    “你找人将秘术抄印传阅众人,陈道云这厮定然还有私藏,说不定他身上就有仙人画像!”

    沉吟过后,胡青牛又是阴笑着缓缓说道,甄人杰一听,眼珠子都快掉下来,张了张嘴巴,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这厮也腻毒了,这是要将陈道云整死的节奏啊。

    如今牧灵宗众多弟子,甚至是长老们,都把目光转移到了胡青牛身上,都是为了他身上的神识秘术,充满了贪婪渴望。

    将神识秘术散播出去给众人,无疑是给了众人修炼神识的希望,当发现秘术的鸡肋时,无疑是天堂到地狱的轮回,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随之而来的定然是愤怒。

    如果这时,听闻陈道云身上藏有仙人画像,众人的反应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出来,甄人杰望向胡青牛的目光充满了恐惧,这尼玛的还是一头牛吗,不禁对陈道云有些默哀。

    “唉…我本良善,奈何逼良为娼。”

    察觉到甄人杰那异样的眸光,胡青牛有些多愁善感的叹息道,脸上带着一道不忍之色。

    “信你有鬼!”

    甄人杰心中暗自鄙夷,这厮就是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不过如今也是和胡青牛一根线上的蚂蚱,只能按他的吩咐安排下去。

    次日,众人对于胡青牛手中握有修炼神识秘术之事,越发的热议起来,基本上席卷了整个牧灵宗,所有人莫不静看事情的发展,看能不能分上一杯羹。

    甚至已经有长老私底下议论,此术非凡,不可被他人掌握,需交由宗门掌管,如此才能避免发生祸端,至于心中打的小九九,大家则是心照不宣。

    秘术充公归了宗门,难道身为长老的他们还没法借阅吗?

    随着事情的不断发酵,已经隐隐有要逼宫之势,逼迫胡青牛交出观影术,此术不可留于他手。

    就在此时,胡青牛发出了愤怒的咆哮,言说是被陈道云戏耍,此术根本就是鸡肋,无法修炼,众人自是不信,随即一份份手抄版的观影术,发到了众人的手上。

    “哈哈哈哈,观影术,修炼神识,崛起之日,就在今朝!”

    “嗤!可别高兴得太早,没听青牛说是鸡肋,无法修炼吗?”

    “哼!一头畜生自然无法领会人类秘术,那是他愚蠢!”

    秘术到手之后,众多弟子聚在一起议论纷纷,随即将手抄本当宝贝似的塞入怀中,各自回到洞府,开始修炼观影术中的法门。

    不到半日,所有弟子们都炸窝了,纷纷跑出洞府,仰天咆哮,甚至有些将手抄本撕成了破烂,纸屑漫天飞扬,嘴里不断咒骂此术之鸡肋。

    不少长老的洞府中,也是放着一本观影术,此刻也都是吹胡子瞪眼睛,只觉得肝火旺盛,显然是被气的。

    就像是一位梦寐以求的绝世美女,有朝一日终于俘获了芳心,将其带回家中,正准备嘿咻之时,突然发现自己萎了,岂能不气人。

    渐渐的,又有一股风在牧灵宗吹了起来,令得众多弟子们被浇灭的希望,又重新复燃,每个人跟吃了伟.哥一样,摩拳擦掌,有些迫不及待起来。

    “你们听说了吗?陈道云在得到观影术的时候,同时得到了一副仙人画像!”

    “真的假的?不说此术是陈师兄家里祖传的吗?”

    “屁!他说的你也信,怎么不说他是仙人后裔!”

    “无论如何,定要让他将仙人画像交出,如此神圣之物,岂能留于龌龊之人手中,简直是玷污,是一种亵渎!”

    “对!没错,仙人画像,应该供世人瞻仰,仰望其风采,这才是对仙人的尊重,岂可藏于暗中,这是大大的不敬!”

    “唉…陈师兄太过自私了,身为同宗手足,竟然如此行事,太令我等寒心了!”

    人性的贪婪自私,在此刻暴露无遗,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愤慨之色,仿佛陈道云做了十恶不赦之事,大家难得齐心协力的共同声讨。

    就连长老们也在洞府中摇头叹息,陈道云此次实在过了,如此之物,应当上交宗门,岂可私吞,太过不敬了。

    如今的陈道云,躲在自己的洞府中惶恐不安,在自己散播出谣言后,大家将焦点齐齐投向胡青牛,隐隐有声讨逼宫之势,令他心里头极为得意,自诩运筹帷幄,玩弄胡青牛于鼓掌之间。

    不料一天时间,画风突变,突如其来的消息,如同惊天噩耗,令他呆立当场。

    “仙人画像,我去尼玛哪来的仙人画像,有的话我还会窝在这里?!”

    陈道云一张脸委屈至极,双目通红,隐隐泛着泪光,似乎快忍不住眼眶的泪水,差点哭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