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窥天神册 > 第523章 是凡人,也是英雄(大结局)

第523章 是凡人,也是英雄(大结局)

作者:鬼店主田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除她之外,那三个人全都笑了起来,对面那年轻小伙说:“我还是宁采臣呢,你这么搭讪可没新意。丽丽,你确定不认识他?”

    郝运立刻说道:“对,你的真名叫聂丽丽,老家是江苏盐城的,对不对?”

    聂丽丽脸上的表情立刻警觉:“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信息?”她站了起来,另外三人也都放下筷子站起身,不友善地看着郝运。

    “哦,对不起”郝运虽然不能完全明白怎么回事,但心中大概有个答案:聂丽丽进入“极乐”之后,已经改变了妈妈感冒那天的行为,生活轨迹自然也大不同,眼前这个“聂小倩”才是正常自然健康成长的聂丽丽。

    郝运要走,但这三个人却不干了,那年轻小伙走上前,扳着郝运肩膀:“你往哪走?先把话说清楚,不然我可要报警!”郝运暗暗叫苦,心想这才叫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这小伙足有一米八五,身高体壮,恐怕没这么容易放过自己。

    正在这时聂丽丽说:“小龙,他好像是我小时候老家的邻居,我看着很眼熟,但记不起名字了。他不是坏人,你让他走吧。”

    听了这话,不光那三人,连郝运也有些意外。“什么?真的假的?”年轻小伙不信,又问郝运的名字。郝运只好说了,聂丽丽先是一愣,笑着说当然是真的,我怎么可能说谎。年轻小伙松开手,悻悻地看着郝运离去。

    刚走出餐厅不远,郝运听到后面有个女人声音叫他。回头看,居然是聂丽丽。她小跑着追上郝运,左右看看,低声问:“你到底认识我吗?”

    郝运苦笑:“都说过我认错人了,不认识你。”

    聂丽丽哼了声:“不认识我,你怎么知道我姓聂,还知道我是盐城人?难道你会算命?”郝运心想看来她还是没想善罢甘休。这时聂丽丽又说:“刚才你说叫郝运?”郝运点头称没错。

    “你”聂丽丽似乎在犹豫着什么,“你见过五岁时的我吗?”

    郝运大惊:“这是什么意思?”

    聂丽丽又问:“到底有没有见过?”

    郝运只好回答:“你五岁的时候因为妈妈生病发烧,让你自己出去买汽水,结果你迷路后遇到一个中年妇女,说要带你回家。”

    “你怎么知道的?”聂丽丽大惊失色。

    郝运笑道:“我也不知道。”

    聂丽丽大声说:“快说实话,不然我就报警!”

    郝运只好说:“那中年妇女是人贩子,她要把你拐走,我挺身而出把你送到派出所,你还记得吗?”

    聂丽丽惊呆得半天说不出话,忽然哭了:“当然记得!这么多年,我妈妈一直跟我说这个事,要我永远都不能忘记,小时候是一个叫郝运的叔叔救过我,不然我早就被坏人拐走了。但那个人不可能是你,他一定你的爸爸,对不对?”

    “啊”郝运其实比她更惊讶,“对对,那是我爸,我和我爸同名同姓!”聂丽丽忍不住笑起来,脸上还带着眼泪,非要郝运留下电话号码,改天要全家都去拜访他和他父亲。

    郝运还没回过神来,就随口留个假号码。聂丽丽要拉着郝运回去一块吃,郝运婉拒了,称以后再联系。聂丽丽又问他在上海做什么,郝运随口敷衍,他心里发慌,总觉得不应该再跟聂丽丽有多接触,于是找个借口匆匆离开。

    他没有路费,只好在上海又找了个小网吧打工,做了一个月,才凑齐回沈阳的钱。

    回到沈阳,他首先回到自己当初在北市古玩城附近小区租的那个房子,正巧对门邻居出来,看到郝运就说:“昨天你房东来敲门要房租,敲了半天,还骂骂咧咧的。”郝运道过谢,谎称丢了钥匙,让这邻居作证,打电话叫开锁公司又换了新锁。

    进屋后郝运发现这里的摆设跟上次进来的时候一模一样,这才确信从极乐洞口摔下来之后,这个世界并无变化。

    他用户口本补了身份证,办好新手机卡找回电话本,给老同学舒大鹏打去电话,得知他的症状已经好了,之前傅家让大鹏在南京圆易公司免费做手术,非常成功,现在已经没事,但他父母不让大鹏再出去打工,留在老家做生意。

    郝运躺在床上,回想起从最开始去女朋友家落入陷阱,到现在的全部经过,总觉得像做了场梦。秦震、傅观海、傅丰、宫本纯一郎、傅思琴、邓英俊、邓锡这些人从眼中一个一个地走来,又一个一个地走过去。

    抬起包着纱布的右手,小拇指的伤仍隐隐作痛。郝运心想,也许那些人只能是生命中的过客,自己这段经历就像坐了过山车,不仅什么也没得到,还失去了一根小拇指的健康。

    郝运来到北市古玩城的顶楼,看到那家寻墨阁拉着卷匣门,就到管理处打听。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说:“你是说之前那个叫秦震的店主啊,我们也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根本联系不上,租金已经到期了,我们正在招租。”

    听到这话,郝运又是一阵伤感,他心想,应该接受秦震已经不在人世的现实。

    日子还是要过,郝运不想再做保险,就四处继续投简历。他日语仅限于日常的口语,当个翻译又不太够,所以还是接连碰壁。

    每当想起那两张银行卡,郝运这心就跟滴了血似的。一张是邓英俊的,另一张则是秦震的,虽然总共有五百万,但卡主都找不到,等于没有。

    这天路过一家书店,郝运进去乘凉,看到书架上摆着几本墨子,就拿起来翻。一边翻,郝运又想起秦震,忽然看到书中的公输一章中有这几句话:治于神者,众人不知其功。争于明者,众人知之。意思是运用神机的人,众人不知道他的功劳;而于明处争辩不休的人,大家却都知道。

    “是在说我啊”郝运脱口而出,心想墨子真是全世界最了解自己的人。

    他忽然有了个想法,等自己多攒点儿钱之后,就把寻墨阁租下,仍然还叫这个名字。郝运觉得,秦震的灵魂肯定还在店里,说不定它的在天之灵看到自己仍然这么念旧,一高兴,保佑自己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呢!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