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 第809章 吃蟹(三更了,再说下1-1元旦快乐)

第809章 吃蟹(三更了,再说下1-1元旦快乐)

作者:沧澜止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

    没心没肺念情郎贪吃喝的秦鱼此时依旧站在相府花园里望着满园春色叹息。

    为何叹息?

    思念旧情郎了?

    管家早得暗示,暗自留意夫人的日常——包括表情心情。

    相爷估计是疑心了此女甚久,否则为何要如此细致。

    但他又不明白若是这位夫人心不在此,强横凉薄如相爷为何不直接杀了她。

    “秦小姐可是有什么忧愁?不若说出来,奴替你办了。”

    最好偷递什么信件给外面人,好让我们抓了那情郎弄死。

    “正是四月芳华时,有些心绪。”

    四月花月多,可是男女定情时啊。

    管家暗自冷笑,刚要说话。

    “湖里鱼虾螃蟹都肥了吧。”

    “....”

    管家抬头,看到自家花容清美雅致的夫人倚靠美人靠,侧看前头花团锦簇。

    “管家不知道,我从小就有一个愿望,那就是一定要尝尝江南地的名菜蟹黄藕丝,没想到命运多舛,长这么大了,至今未能如愿。”

    她眼眸哀愁,像是盈了泪。

    “人的命,大概就是这样不能圆满的吧。”

    管家跟丫鬟们:“....”

    管家一走,秦鱼就微阖了眉眼,慵慵懒懒得转了下手腕,看似在活动久病的筋骨,其实在恢复体质。

    ——以你现在恢复的,不说对付相府内隐藏着的高手,但偷溜出去还是很轻易的,为什么还要用这种法子?

    “现在走了很容易跟蔺珩对立,我不想贸然惹上这么一个大佬。”

    “最重要的是我没有人马人脉,没法查自己想知道的,再没有真正跟他有实际生死矛盾之前,我不会轻易放弃这个身份。”

    不是秦家三小姐的身份,而是相府夫人的身份。

    她本来就是一个更贪恋好处能忍劣势的人。

    当然了,也跟她还需要三个月才能完全恢复体力有关,到底是巨毒藏身多年,对她的损伤不低。

    ————————

    “刚刚说的,句句不漏?”

    “是的,相爷,秦小姐就是这么说的。”管家不敢隐瞒。

    啪!蔺珩把毛笔一扔,嗤笑,“这么能做戏,怕不是秦家从小请了戏子教她的吧,成,让她出门去吃螃蟹吧。”

    看能不能把她横的!

    这些奴仆是不敢说谎的,可就是因为不说谎,她才借了他们的嘴跟他表达了目的——什么哀思,什么伤情,都只是为了这一段做铺垫的。

    她早知道自己会让人盯着她。

    “这般狡猾,也不知道那秦霖老东西是否知道。”

    若是知道,就是父女情深,故意做戏来骗他的,若不知道,这秦鱼就更有意思了。

    “去放出一些关于她的消息给秦家人。”

    他对她不了解,总有人了解的。

    她有何不妥,看秦家人反应就知道了。

    “还有那个石榴,属下等查到此人留下的痕迹可能跟邪教有些关系,那样的易容术也只有邪教那边最为精通,而且跟相爷还有秦家也有相关联。”

    蔺珩垂眸,眼里暗沉。

    邪教?武林江湖昌盛,正道横行,邪道隐晦,也算是百花齐放,但真正敢到他这儿的,也只有邪道双巨头了。

    藏月宗跟血流河。

    ————————

    四月底,春暖花开,正是熬过了冬季赶上春肥的好时机,帝都庞大,内中有两条城河,水域充沛,其中过西南方向的青淮河是国之水脉,每年四月时都是上游过冬川后雪融冰后的肥水,内里有深养在人迹罕至天然养鱼场的冰北之域鱼虾河蟹湍流而下,而每到这个时间,举国世家贵族或是江湖儿女都会齐聚于此。

    “其一是为了观天地沧海之豪迈,其二是众人成群,乃是盛事,其三...”

    秦鱼在管家的高谈阔论枚举诸多之后才说了一句,“主要是品口舌之欲。”

    管家沉默,并未反驳。

    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冰河之地下来的鱼鲜那可是真肥美啊,饶是宫中贵人们都在等着呢。

    “其他人可以理解,这些江湖人聚集做什么,要吃河鲜海味,这天地山川任他们自由,何必到官军密集管制极严的帝都。”

    武侠世界,江湖跟朝廷其实是不该沾边的,如果沾边,就必然矛盾,尤其是武林昌盛,但朝廷军机也是强横,据秦鱼目前知道的——她那位权相丈夫手头执掌的兵权就不下三十万重,便是军机在手才能横行天下,而武林侠客武功再高,也挡不住万箭齐发,所以这些武林人素来不爱到帝都。

    管家有些意外,斟酌了下说:“帝都虽远江湖近朝堂,却有一例外,便是天策阁,乃是三百年前威武帝亲自设立的道宗,素来以匡扶天下社稷,正武林江湖之浩然为准则,算是唯一跟朝堂皇室有关联的宗门,所修的武道统也是罗列帝国三百年前武功秘卷最多的,但素来只收官家子弟跟宗室血脉。”

    所以那原则都是虚的,实际就是东流皇氏威武帝三百年前就感念到江湖力量之强大——废话,一个个都能飞檐走壁以一敌百,真有宗师级高手看不惯帝王宗室文武百官,轻轻松松随风潜入夜杀人细无声,那谈何江山永固。

    于是设立天策阁来让皇室跟朝廷相关的子弟去学习武道,若有高手出,出自身份立场,将来自会成为武林中拥护皇权的一大部分。

    果然,威武帝深谋远虑,设立天策阁百年内就有十几次武林干涉朝堂的叛乱之事,几次征伐几次厮杀,最终还是保证了皇权巍峨森严,倒是这五十年来最为相安无事。

    但威武帝大概也没想过自家的皇朝会被家臣氏族越氏推翻。

    那一朝动乱,越氏逆天而上,倒也没有武林江湖什么事儿。

    可真没有吗?秦鱼想到蔺珩跟秦家的联系,总觉得有些隐晦。

    “所以管家的意思是以前天策阁只收官家子弟跟宗室血脉,如今却变了?应该不是吧,而是四月底这段时间刚好特殊,莫非是开放秘卷给武林人?”

    管家赞叹,“秦小姐真是聪颖过人,也只有冰河潮涌下来的这三天,天策阁才会开放供给武道高手们进阁一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