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自投罗网 > 第七十三章 斗不过老男人

第七十三章 斗不过老男人

作者:可乐加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和王理分开后方言早驱车前往医院,半路堵车堵了一个多小时。

    刚到病房,方令的主治医生和负责的护士都聚在病房内,床上的方令氧气罩摘下,静静的躺着,毫无生气。

    方言早腿肚子一软,眼疾手快的抓住门框,带着丝侥幸问,“我爸怎么了?”

    主治医生过来搀了他一把,沉声安慰,“节哀顺变。”

    方言早脑子当机,空荡荡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为什么这些人只会跟他说节哀,为什么不能救活一个?

    林夕琴去世时他赶上了最后一面,那些人让他节哀,这次方令他连最后一面都没赶上,方令出事后就昏迷,连一句话都没能和他说过,叫他怎么节哀?

    “我爸怎么去的?”

    主治医生身形一震,这种事发生在谁身上都接受不了。

    “自然死亡的,他身体本来就不好,经历了这么大的手术撑不过来了。”

    医生说完拍了拍方言早肩膀,“准备后事吧。”

    护士跟着医生出去时皱眉看了方言早一眼,被医生回身凉凉看了一眼,低着头走了。

    “林医生,他爸明明是因为……”

    医生厉声打断,“闭嘴!想活命就把嘴闭上,这事你得烂肚子里知道吗!”

    就在事发后半小时,有人给医院下了封口令,监控也一并销毁了,院长明令这事不许议论,谁泄露了口风,就不是丢饭碗那么简单了。

    方言早拿资料时不小心漏了一张,王理故意不提醒,拿着那张文件当借口,尾随方言早到了医院。

    谁知就碰上了他爸过世,这种情况也不好全身而退,就上前帮忙料理方令的身后事。

    方家和亲戚早就断绝来往了,方令也没什么交好的故友,王理全程跟着,后事办的很快。

    第二天下午方言早抱着他的骨灰回L县,王理充当司机,因为方言早这状态无法独自开车上路。

    L县不是他们家乡,但林夕琴葬在那,方令自然也得跟着一起。

    一座新坟旁又添了座新坟,方言早红着眼眶绷直跪在两座坟前,扎扎实实叩了三个响头。

    有外人在,他不会哭。

    王理上前蹲在他身边,攀住方言早脖子往怀里拉。

    方言早梗着脖子不动,王理猛然发力,方言早一下撞进他肩窝。

    “哭吧,这里没有别人,我不会笑话你的。”

    方言早很想推开他,手伸到一半,一股涩意涌上眼窝,本来想推王理的手转了方向抵在嘴边狠狠咬住。

    王理听着方言早唔唔咽咽的哀嚎,心里也不好受,只得把人抱紧了点,把肩膀借给他。

    风声呼啸而过,秋天的风萧瑟而寂寥。

    夹在风声中的,是方言早低噎着断断续续喊的一个名字。

    一声声的,像极了当年在王理床上最后关头那绝望的呼喊。

    王理喉头一动,透了丝不自知的酸意。“别喊了,他不会来的,现在是我陪着你。”

    ……

    徐迟开车从C市往回赶,中途和王理的车擦肩而过。

    方言早蜷缩着身子躺在后座,身上盖了条毯子,蒙过头顶,只剩下几根头发露在外面。

    王理刻意放慢了车速,时不时回头看他一眼,怕他情绪不对出意外。

    方令后事办完后,方言早的脑子就呈空白状态,放弃思考,浑浑噩噩的逃避现实。

    短短两三个月,父母双亡,他成了彻头彻尾的孤儿了,既然如此当初何必从孤儿院出来,折腾了一圈不也一样落得这个下场。

    这场认亲他什么都没得到,收获一身心伤。

    忽然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什么都不想要了。回程路上遇到一起车祸,一辆摩托车和小车相撞,摩托车主被卷入小车车轮下,葬身车底。

    车停下方言早坐起身,探头出去望着流淌一地的血。

    “对于什么都没有的人来说,死也是一种解脱吧。”

    王理捉着方向盘的手一颤,郑重其事的骂道,“别人我不管,你得好好活着!”

    “为什么?”方言早茫然看他,目光没有焦距,“因为我像你那个死了的前任?你不想再经历一次像他的人死亡?”

    王理点了根烟,缓缓吸了几口,答非所问的开口,“我和他是大学同学,大二在一起到毕业后工作,五年了。因为一个误会他没有听我解释,自寻短见了,那一刻我的心就死了。直到遇见你,我是真心想跟你过一辈子的,他走了以后你是第一个能让我感觉自己这颗心还会跳的人。”

    方言早滑下身子躺回座位上,“两个没有心的人,说什么一辈子。下次别说这种笑话了,我笑不出来。”

    王理叹了口气,还得循序渐进。“接下来什么打算?”

    方言早此时的心情没有很糟糕,大概是在身边的人是王理,在徐迟面前不自知的有些矫情了。

    “我对他们没有太深的感情,但他们不在了,我就没有家了。”

    王理知道他口中的他们指的是父母,但他没有多问,总归是件伤心事。

    没有太深的感情,那也是他亲生父母。

    要是被人坑了,断然没有放过凶手的理由。

    方言早盯着那条匿名短信,仿佛要把手机盯出个洞,方令的死另有隐情?

    徐迟开着车,看清来电的人立马接起电话。

    那头开门见山问了句,“你帮江乐做什么了?”

    “他在医院闹了点小事故,让我帮忙摆平。”

    江乐用挡枪的情分交换,求徐迟帮他瞒下引起的一场意外。

    方言早挂断了,徐迟听着嘟嘟的忙音,狠皱了下眉。

    “怎么了?”王理听到他打电话的声音,关切的询问。

    “没事,送我回锦绣万城吧。”

    方言早半靠在后座,嗤嗤笑着,笑到眼泛泪花。

    江乐,你不让我好过,你也别想安乐。

    徐迟和方言早前后脚进的家门,客厅还坐着江乐,跟着徐迟进来的。

    徐迟毫不避讳抱着方言早亲了一下,以往方言早碍着有外人是不会让他动手动脚的,今天却一反常态回抱住徐迟把唇送上去。

    徐迟自然不会放过他主动送上的福利,绵长的一吻结束坏笑着问,“想我了?”

    “是。”方言早应着,眼睛的余光瞄向江乐,看到他握紧的拳头,冷冷勾了勾嘴角。

    只是没想到有一天他竟然也需要用这种方式打击人,不过无所谓,现在的他,只要能让江乐不痛快,做什么都行。

    “哎哟,你们两个真是的,我还在这呢,闹过头了吧!”江乐娇嗔着过来扯徐迟胳膊,“迟哥,下午送我回医院吧,我今天还没换药就跑出来看你了,我自己回去医生肯定得唠叨我,你陪我去他就不敢骂我了。”

    徐迟拂开他的手,方言早主动一回比铁树开花还难,心里姿势都摆好了,哪里还容得了别人碍事。

    “江乐,别忘了你说过的话,不用我提醒你了吧,滚。”

    江乐委屈巴巴的扯了徐迟袖口几下,语调软得不像话。“迟哥你别生我气呀,我知道我这回做的有点过份,麻烦你了。”

    “不麻烦。”徐迟冷哼,能把江乐打发掉,抹掉一个事故一桩小事而已。

    方言早刮了刮眼帘,暗示自己不要轻举妄动,江乐还不知道他知道了真相,不能把底牌露出来,要一步步玩残他。

    他不是喜欢借徐迟的手搞小动作么,那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吃饭了吗?”

    江乐讶异的指了指自己,方言早居然会用这么平和的语气跟他说话?

    心里一抖,该不会医院的事……转瞬又觉得不可能,徐迟办的事,谁也不可能查出来。

    摇了摇头,“没,听说迟哥今天回来,一大早溜出医院过来等着了。”

    “没吃就留下一块吃饭吧,不过得叫外卖,我们都刚回来,没买菜。”

    方言早的话听在徐迟耳里类似宣示主权,俨然一副主人招待客人的架势,也就不把江乐往外撵了。

    徐迟能听出这层意思江乐怎么可能琢磨不出来,掩起不愤故作惊喜的嚷着,“谢谢言哥!”

    江乐以为能留下来就有可乘之机,一顿饭下来却徒增火气,憋闷得差点没把自己烧着。

    徐迟对方言早真不是一般的有耐心啊,吃个鱼帮挑刺,喝口汤帮吹凉,就差没上手喂了。

    方言早放下筷子,接过徐迟递来的纸巾,擦完嘴状似随意的问,“你吃饱了吗,有点事跟你说。”

    徐迟光忙着伺候方言早了,自己没吃几口,但听方言早这么一说,撂下筷子就跟着方言早进了房间。

    江乐一个人尴尬的坐在餐桌上,重重一摔筷子,就不信斗不过一个老男人!

    他能撺掇徐迟包庇他一次就能找机会制造第二次,在他看来徐迟对方言早不过玩玩,否则怎么可能会同意替他搞定医院的事。

    而且之前说和他合作中途失去联络的女人最近又开始联系他了,不时替他出谋划策,更让他有恃无恐。

    房间里发出暧昧的动静,江乐气的浑身发抖又无可奈何,定定坐在椅子上,幻想着徐迟压在身下的人是他……

    徐迟没吃饱的饭通过另一种方式补上了,忘了有多久没好好跟小四眼亲近了,有些忘乎所以,还留在家里的江乐彻底被抛到了脑后。

    方言早趴在床上,感受徐迟冲撞的力道,埋在枕头的脸无声冷笑。

    他这样,和江乐说的倒真挺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