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自投罗网 > 第四十八章 方特助你是0吗

第四十八章 方特助你是0吗

作者:可乐加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生气了?逗你罢了,你呆会去秘书办,还找刚才那夏什么的,让她把我行程安排给你,以后我的出行由你负责。”

    总算交代工作内容了,方言早一刻也不多留去秘书办找夏小千。

    徐氏不养废人,工作效率都很高,几分钟时间秘书处就把徐迟的行程计划都交接给方言早了,方言早道了声谢,虚心的问夏小千,“能请问下我办公室在哪吗?”

    夏小千指了指总裁办,“跟以前陆特助一样,徐董在哪他在哪,所以总裁在哪你在哪。”

    方言早心底有些不情愿,但既然有先例,也轮不到他挑三拣四,抱着行程表加上秘书办让他顺便带进去给徐迟签字的文件回去。

    徐迟几天没来上班,文件堆积得有些多,当他看到方言早抱着一大叠抵到下巴高度的文件进来,眼神暗了暗,指尖飞速打了几行字发到了秘书办的邮箱里。

    秘书办掀起一番巨浪,人人自危。

    邮件上明明白白警告,谁再让他的特助替他们跑腿打杂,立马滚蛋决不姑息!

    几个资质较老的秘书暗叫委屈,陆淮以前没少帮他们带文件啊,怎么到了总裁特助这就成了禁忌了。再说,特助本来就是负责这块的,又不是什么重活,至于斤斤计较么。

    一时间秘书处怨气重重,只有一个人反复看着那封邮件乐开了花。

    同事心气不顺,见不得她快活,故意挑刺顺便发通牢骚,“我说夏小千你脑子没病吧,我们现在是全体被骂了耶,就因为让那新来的带份文件,也不知道他怎么跟徐总告状的,不乐意一开始别答应帮我们啊,最恶心这种两面三刀的人,表明一套背后一套,和这种人共事亏你还笑得出来!”

    夏小千关掉邮件,整理好自己手头上要签字的文件码整齐,头也没抬回了那同事一句,“我觉得徐总说得对啊,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工作,他是总裁特助,又不是你们的跟班,人家凭什么帮你,你又不额外给人发工资。”

    说完拿着文件向总裁办走去,敲门得到应声后才推门进去。

    同事们本就不喜不合群的夏小千,这下厌恶更为加深了,抱团义愤填膺在她背后骂的起劲。

    秘书办多是女性,其中半数妙龄女生尚且未婚,每日最大兴趣就是争奇斗艳,渴望勾搭上徐家父子中的一个,再不济攀上陆淮也是人生巅峰。

    其中寥寥几个男生,每到这种时候都溜到吸烟区去躲是非,女人啊,撕来撕去没完没了的。

    趁着徐迟签阅文件的空档,夏小千对着方言早挤眉弄眼做了个手势,方言早轻轻点了点头。

    徐迟刚好签完最后一份文件,抬头看到两人眉来眼去的,脸色一沉,把文件重重往面前一扔。“你出去吧。”

    夏小千抱起文件就溜,等她走了,方言早记挂着夏小千让他出去一趟,想来有事要说,就跟徐迟说要出去一下。

    在方言早看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谁知徐迟还不依不饶了。“出去干嘛?”

    “夏秘书找我。”

    “不许去。”一想到他们当着他面暗送秋波的徐迟心里就窝了一团火。

    方言早皱眉,万一是工作上的事,他有义务去听。“我还是去一下吧,就在门外而已。”

    徐迟却不管,笔直站起身,把站在办公桌旁的方言早抵在桌沿,一字一顿说得清楚明白,“我说不许去。”

    方言早气结,“你怎么无理取闹,这是工作。”

    “工作?真要是工作她刚在这不说非得把你拉出去说?有什么公事不能让我这个上司知道?”

    一连几个问句问的方言早皱眉,他说的也有道理,所以夏小千到底要跟他说什么来着?

    人都有好奇心,越是不知道越想弄明白,可……面前的人像堵墙牢牢堵着他,方言早狠了狠心,一把拉下他领带在他嘴上啃了一口。

    是的,结结实实啃了一口。

    他倒是想学人把他吻的七荤八素,怎奈没那个天分,一贴上那两片肉就没来由的心悸,紧张得四肢无力,依靠本能就一口咬了下去。

    “嘶!属狗的?”徐迟嫌弃道,眼里的笑却能溺死人。

    方言早故作大爷推了他胸膛一把,难得强硬了一把,“哪那么多废话!我现在要出去,走开别挡道。”

    不得了,徐迟暗暗磨牙,这是开窍了,套用昨晚他用的那招,亲我一下就放你走。

    徐迟从桌面笔筒众多的笔中抽了一支,插在他口袋里。“带着,一个特助身上连支笔都没有,万一找你签名啥的不是闹笑话了。”

    方言早顺着他的动作看去,一下看到其中一支——那是他给徐迟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

    前前后后这么多年,他竟还保留着。

    那支廉价的钢笔在一堆金闪闪银灿灿的昂贵的笔支中,那么显眼另类。

    晃了下神,方言早没能发现徐迟揣给他的那支笔的异样。

    办公室外,夏小千鬼头鬼脑的守株待兔,方言早刚迈出来就被她拖去休息区了。

    “夏秘书?怎么了这么着急,有什么要紧事吗?”

    进了休息区夏小千左顾右盼没见第三个人影才招呼方言早坐下,大有促膝长谈之势。

    “方特助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我憋一早上了。”特别是看到他们徐总的邮件后,心里的疑问蠢蠢欲动,不问清楚根本无心工作。

    “嗯?你问吧。”

    “就是就是……”夏小千吞吞吐吐没说出个之所以然,忽然又转了话头,“咦?方特助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滋滋”的,像是电流声。

    “没有啊,你就是想问这个?”方言早隐隐不高兴了,既然不是工作的事,他没必要配合。

    “啊不是不是!是别的。”夏小千又静耳听了一下,那声音消失了,好像真的是她耳朵误听了。“其实……我想问的是……”

    办公室里的某人不由屏住了呼吸。

    方言早没打断,出于礼仪耐心等她说完。

    “我想问的是……方特助,你是不是零号啊?”

    “啊?”方言早被问住了,“什么是零号?”

    嗯?难道自己猜测错了,方言早不是那个世界的人?不可能吧,明明受气外露。夏小千铁了心打破砂锅问到底,所以干脆先给方言早解疑答惑,“零号就是男男情侣中被压制的那方,也就是当女性角色的那方,我这么说你懂了吗方特助?”

    “……”懂,还有什么不懂的,都说的这么白了。

    方言早的沉默被夏小千误认为被揭穿了隐私难堪,忙表明自己没有恶意。

    “方特助你别误会,我没有歧视的意思,我是个绝对赞成真爱至上无关性别的人,我就是纯粹想满足下自己的YY之心……”

    方言早垂眸默默掏出根烟点上,在町洲的日子,让他学会了吐一口漂亮的烟圈。

    夏小千这道送分题,他不会答,只能沉默以对,点头或摇头都不是什么好答案。

    “哇哦~”夏小千低叹一声,“我觉得自己判断失误了,方特助你抽烟的样子特别攻!啊,攻就是压制人的那一方。”

    方言早奇异的心情变好了一点,男人嘛,总有些奇特的虚荣心。

    然而夏小千没想到的是,因为自己一句无心的话语,一分钟后她被叫到了总裁办公室。

    “徐总,找我有事吗?”夏小千放低了音量,暗暗反思自己最近有没有做错什么事。

    可他们总裁大人把人叫进来了,又不搭理人,慢吞吞点了根烟,娴熟的吐了几个烟圈。

    看得夏小千老化的少女心又开始鲜活跳动起来了,徐迟格外出色的五官在一团朦胧的烟雾中,忽隐忽现,极致诱-惑。

    夏小千脑中飞速运转又一个关于徐迟和方言早不可言说的小故事产生了。

    忽然觉得她以前YY的千百个狗血故事中的主角在这刻都有了脸,他们总裁完全符合霸道攻这个人设,堪称本色出演,至于受方,代入方特助后,天造地设的一对!

    徐迟连抽几根烟后就把她放出去了,夏小千还沉浸在自己脑洞中欲罢不能,忘了追问徐迟喊她进来的目的了。

    方言早后她一脚踏进总裁办,推门而入迎面对上一张笑得魅惑的脸。

    笑笑笑!一天到晚就没存什么好心思,大尾巴狼!方言早愤愤腹诽几句,识相的没把心事透露半分。

    要真被徐迟知道了,他就真的坐实夏小千的猜测,在这办公室里就得当一回零号。

    “怎么了,出去一次心情又差了,让你别去你不听,给自己找不痛快了吧。”

    “哼,我不痛快你倒是挺快活。”

    “还行,方言早抽根烟给我看看。”

    方言早瞪他一眼,这人又临时起意了。

    “我不要。”

    徐迟摸了根烟放进嘴里点上,坐在办公椅上勾着方言早脖子把他拉低,不由分说把烟塞进了他嘴里,语气不容置喙。

    “让你抽就抽。”

    方言早恼了他一眼,又想起自己好像没在徐迟面前抽过烟,他怎么断定自己会抽烟?

    想归想,做归做。方言早吞云吐雾了一番,直到一根烟燃尽,把烟蒂捻熄在烟灰缸内。

    “可以了吗?徐总,我该工作了。”

    话音刚落,唇被堵上。

    “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