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自投罗网 > 第四十七章 呆在我视线范围

第四十七章 呆在我视线范围

作者:可乐加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干人等退场,徐迟磨了磨后槽牙踱步到方言早跟前,“这就是你说的和她没关系?”

    方言早也被徐晚晚防不胜防的偷吻整懵圈了,要是能料到他早躲开了,徐远凡那欲杀之而后快的眼神看得他心颤。

    还有徐迟那小心眼,不趁机打击报复才怪。

    “我真没想和她怎么着,刚才是她……”方言早烦躁的挠了挠头,懒得争辩了,“算了,你爱信不信吧。”

    “没说不信你,炸什么毛,走吧回去睡觉,明早要上班。”

    除却洗澡时被逼着来了一发,这晚过得还算平和。

    次日神清气爽的徐迟醒的特别早,从衣帽间找了套方言早尺寸的西装去敲他的门,昨晚睡到半夜方言早趁他睡熟偷溜回房了。

    “方言早你想第一天上班就迟到吗,快起来。”

    方言早揉着眼睛醒神,第一件事就是去摸手机看时间,七点三十分……

    工作狂也该有个限度吧,这么积极干什么?

    洗完脸刷完牙刚打开房门徐迟就闯了进来,二话不说开始扒他衣服。

    “你干嘛?大早上的又抽什么疯!”方言早惊恐不已,死死揪着宽松的T恤领口不放。

    “帮你换衣服啊,你想穿睡衣去上班?不过嘛……”徐迟说着顿了一下,手上的力道更猛去扯他衣服。“早上的男人容易冲动,你要是再乱挣,换衣服之前我会想做点别的。”

    “你放手,我自己会换!”方言早嘴里仍强硬的拒绝着,手上倒真不敢反抗了。

    徐迟不听,固执的脱掉他的上衣,套上衬衫,一颗一颗扣子系上,遮住那些让他热血沸腾的痕迹。

    “你说你怎么总是想一出是一出的,多大个人了,做事还是那么随心所欲。”方言早忍不住念叨,语气中满满的无可奈何。

    谈话间徐迟轻轻把他推倒在床上,方言早摊开双臂,任由他摆弄。

    徐迟脱下他的睡裤,换上剪裁合身的西裤,顺带揩了把油。

    “大学时不也经常是我给你换衣服的吗,早该习惯了吧。”

    “你还有脸说,那还不是因为你……”方言早话说一半自动消声了,可是为时已晚,徐迟顺藤摸瓜追根究底的问,“因为什么?”

    因为被操狠了,每次事后都得他帮忙清理,这种话打死方言早也说不出口。

    方言早清了清嗓,又搬出一贯的说词,“以前是以前,现在不一样了。”

    “怎么不一样,在我看来没什么不一样的。”徐迟妥善的替他拉上裤链,扣好最后一颗扣子。“站起来,把领带系上下楼吃早餐。”

    一切收拾妥当,徐迟眸子亮了亮,开心之情溢于言表,就像是把孩子打扮得漂漂亮亮带出去长脸的家长,倍有成就感。

    方言早半点抵抗的心思都没有了,随波逐流像条咸鱼。

    八点五十,天气尚热,他把外套搭在手臂上跟在徐迟身后踏进徐氏公司大楼,一路被行注目礼。

    接近总裁办经过秘书室时这种情况更甚,全场注视,走道边上一正在给办公桌上的盆栽松土的妹子不自觉停了动作,瞅着方言早,像是见到了百年难得一遇的珍稀动物。

    徐迟倒没觉得有什么,他生来注定接受众人目光,是以他闲适的停住脚步,回身从方言早臂弯处抽出他的外套,给他披上,语气温和。“外套穿上,办公室里冷气足,别感冒了。”

    松土的妹子手一抖,飞了一铲子泥到方言早脸上,溅了几星进他眼睛里。

    “唔!”方言早低哼一声,反射性抬手去揉眼睛,泥巴没揉出来,反被刺激得眼泪盈眶。

    “你怎么回事!”徐迟斥了那妹子一句,又从她桌上抽了几张纸巾拉开方言早的手,仔细的替他清理,轻轻扒开他的眼睑不断的朝他眼里吹气,让他好受点。

    妹子看得一颗心怦怦直跳,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方言早一手格在两人腰间,一手抵在他们小徐总胸口,下巴高抬,而他们总裁双手捧着他的脸,两人的间距若即若离,怎一个撩字了得。

    妹子还沉浸在脑补中,毕竟这可是第一次见他们那平时都散发着生人勿近气场的总裁主动关心人,还没反应过来自己闯祸了,激动难平傻愣愣的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天啊,最萌身高差啊,莫名配一脸啊!”

    正因为这一句,徐迟默默决定放她一马。

    好一会方言早才把眼里的异物顺着眼泪排出去了,眼眶红红的拉下徐迟还在给他擦拭的手。

    “别擦了,已经出来了。”

    妹子忙仰头捏住鼻子把鼻间涌动的热流憋回去,这种话很危险啊,容易让人想歪。

    “你,叫什么?”

    听到总裁问话妹子幡然回神,中规中矩的回话,当然没忘跟方言早道歉。

    方言早礼貌的回以一笑,表示没关系。

    徐迟留下一句,“处事圆滑,让财务部给你发笔奖金。”然后带着方言早进了总裁办。

    同事呼啦围向了那妹子,纷纷取经,“卧槽你干什么了,竟然让徐总另眼相看还亲自开了金口给你奖金?”

    妹子更懵,她不仅手抖犯了错还花痴YY了他们总裁,没挨骂还有奖金拿,处事圆滑什么鬼理由?

    她在考虑下班要不要去买张彩票。

    “我没干什么啊,你们不是全程目睹了吗,我还想问问你们我哪地方值得徐总给我发奖金了呢?”

    同事们自然不信,嘘声一片扫兴的各自回到工作岗位。

    妹子刚想坐下,总裁办的门又打开了,方言早直直走到她面前,妹子屁股就跟装了弹簧似的“噌”一下又站直了,她对这位空降兵很有兴趣啊,比如和总裁关系什么的,值得深挖。

    她过大的反应吓得方言早小退了半步,总觉得她目光太刺骨,像道X光穿透他全身想要窥探点什么。

    “呃,夏秘书,徐迟让我找你带我去趟人事部办理入职手续。”

    夏小千咧开嘴无声笑了起来,都直呼其名了,肯定有猫腻!

    有史以来她第一次找到了在这公司上班的意义,甚至是她今后每天早上挤公交的动力。

    “好哒!这就带你去,来来来,我们以后就是同事了,很有必要互相认识一下,我叫夏小千,你以后有事没事欢迎来找我,上班八小时竭诚为你服务。”

    她的热情和活力让方言早脑海中冒出另一个人名来,这股自来熟的劲头和徐晚晚有得一拼。

    “呃,你带我去人事部就好,我叫方言早。”

    “噢!好的方先生,那咱们去人事部吧,边走边聊?”

    方言早除在徐迟以外的人面前都不善言谈,夏小千过度的熟络令他有些招架不住。

    夏小千一个人也能说得起劲,嘴巴像挺高速机枪,哒哒哒的说个不停,口水都不带咽一下的。

    “对了,你来公司负责什么业务的?”

    “特助。”这是徐迟准备好的职位,方言早也不懂具体干什么的,只能简单回两个字。

    “哇!那估计秘书室那群女的得心碎一地了,不知多少人瞄着这个位置呢。”

    “嗯?这个差事很轻松?”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争。

    “不是轻不轻松的问题,她们是想借此接近徐总,趁机上位啦。”看方言早半知不解的样子,夏小千好心补充道,“就是想勾搭徐总,这么说你明白了没?”

    方言早蹙眉,“可是徐迟有老婆了呀。”

    “傻了吧你,徐总那种身份,离个婚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就那个站在他们总裁身边违和感强烈的女人,根本配不上他们总裁好吧。何况还只是未婚妻,都不是正牌的,都谈不上离婚。

    方言早没来由的心烦意乱起来,夏小千的话像块石头投进了他的心湖,激起阵阵涟漪。

    办完入职手续,依照徐迟吩咐又回了总裁办公室。

    徐迟不动声色扫他几眼,纳闷这人怎么出去一会回来就丧成这个样子了。

    “怎么了,谁给你气受了?”

    方言早垂眸盯着脚尖,用鼻息哼了一声,除了徐迟还有谁能气到他。

    “没,太久没正经做事有些不适应,你还是先告诉我,我该做什么吧。”

    徐迟走过来夹起他胸前挂着的那张工牌,饶有兴致的逐字看起来。

    总裁特别助理:方言早

    “特别”二字配着他的名字,看得徐迟格外顺眼。

    半天得不到回答,方言早催促着又问了次,“徐迟!我到底负责什么工作内容?”

    “工作内容啊,我想想……”

    “啊?现场想?你是不是耍我,这职位有存在的必要吗?”

    “你是在怀疑陆淮的存在价值吗?”徐迟四两拨千斤反问回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所以我该干嘛?”面对徐迟,什么疏离淡漠都维持不了,一秒破功露出暴躁的一面。

    “方言早,你这个职位至关重要,你得谨言慎行知道吧。”

    见他总算有认真谈事的样子,方言早也摆正了姿态,郑重的点了点头。“嗯,我会认真工作的。”

    只是不知道靠那点工资什么时候才能还清债务。

    “你以后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呆在我的视线范围内,随叫随到,我去哪你去哪,距离不得超出三步以外,工作时间24小时制。”

    徐迟说的一脸严肃,听的人却噌噌冒火。

    这他妈算哪门子至关重要的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