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自投罗网 > 第十四章 朋友才不会做这种事4

第十四章 朋友才不会做这种事4

作者:可乐加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行了,看你一脸傻笑收都收不住。接下来呢,运气王你准备带我们去哪玩?你现在可是身揣巨款了。”徐迟看着笑得一脸满足的方言早不觉也跟着笑开了。

    方言早不理会徐迟的揶揄,认真考虑了下提出建议,“这附近有个江边公园,要不要去乘个凉?”

    “好啊好啊,我还从没去过免费的公园呢!”江一白贪玩,一听到新奇没去过的地方总是精神亢奋。

    免费的公园?方言早不由得想,这群大少爷果然没涉足过平民的生活圈。

    他的性子比较慢热,但架不住徐迟江一白这群自来熟,一来二去相处融洽起来就不那么拘谨了。

    “那今天带你见识一下免费公园的魅力。”

    江一白一听上前勾住他肩膀,哥俩好的讨论起来。

    徐迟跟在身后,蓝婷总是黏紧在他身边,莫涯踱步在另一旁,李阳更像个小弟跟在最后。

    进了公园,越往里走越觉得有些不对劲,今天周六,晚饭后这个时间按理说是公园最热闹的时间,可现在却静得出奇。

    几人的身影在路灯下被拉得长长的,除了方言早,其他几人虽然没来过但也察觉到异样了。

    这种情况,怎么像被人清场了。

    莫涯想叫人撤的时候已经迟了,呼啦啦一群人从小树林里涌出来,把他们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徐迟下意识把方言早拉到了身后,莫涯和江一白见状,看来是不能轻易逃脱了,也把李阳和蓝婷推到了中间,徐迟和他两挡在外面。

    对面领头的是个光头,胳膊上布满纹身,叼着根烟摆明没把他们几个放眼里。

    晃悠着走到几人面前,拍了拍江一白的脸,“小子,你们谁打了我外甥,自觉站出来让你死得痛快点。”

    蓝婷到底是个女孩子,被那么多人来势汹汹的堵住,心慌意乱掏出手机想通知警察,被光头眼疾手快抢了手机。

    江一白一手插兜一手随意握拳垂在身侧,虽受制于人却没有一丝慌乱。

    徐迟对这群乌合之众更是不屑一顾,莫涯一如既往的冷静。

    光头抢过蓝婷的手机,当着他们的面砸了,怒吼一声,“把你们的手机都给老子交出来!还他妈想通风报信?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们!”

    蓝婷被吓得尖叫一声,眼泪扑哧扑哧往下掉,李阳紧抿着嘴,脚也有点微微发抖。

    就在莫涯还在思考对策时,谁也没料到方言早会推开徐迟站了出去。

    “我打的,你放了他们,跟他们无关。”

    “你?”光头讥讽的笑了一声,一把揪起方言早的领子。“当老子是傻子?就你这软脚虾能把我外甥揍成那样?不过既然你急着送死,老子成全你!”

    徐迟攥住光头手腕,手劲大得吓人,语气冷得如同寒冬的天气,“放开他,刘伟强那傻狗是我打的。”

    光头见徐迟准确无误的说出了自己外甥的名字,当即确定徐迟就是他要找的人。甩开方言早侧身站定在徐迟面前,“小子,算你有种,敢做敢认,老子做个好人给你留条全尸!”

    反倒方言早有些想不通了,刘伟强被打了?不是停学批评而已吗?而且还是徐迟打的?心似一团乱麻,眼下也不是询问徐迟的好时机,只能静观其变。

    “呵,你叫上一群废物又能奈我何,怎么,想跟你外甥一块躺医院凑几桌麻将?”

    江一白低声骂了句卧槽,“迟哥果然威武,居然想一个人把仇恨拉走。”

    莫涯隐隐有些担忧,虽然徐迟身手不错,但也架不住对方人多,双拳难敌四手,何况还有蓝婷方言早李阳三个拖后腿的。趁光头不注意轻声交代江一白,“一白,给你哥发求救信息。”

    江一白比了个ok手势,也压低声音回道,“发了,现在我们只要拖延时间就好了,至于迟哥,就让他挨顿揍吧,看他牛气冲天的。”

    莫涯心里有底了放松了不少,就如江一白说的,要打徐迟就让他们拖出去打吧,单挑的话谁教训谁还说不定呢。

    果然,光头仗着自己人多跟他们讲起江湖道义来,让徐迟站出来单挑。

    能把刘伟强那个个头打伤的人,光头自然不认为会是个草包,不过他们来了好几十人,就算徐迟有点能耐,车轮战也能玩残他。

    徐迟不想听光头废话,往前几步,只身站在离方言早他们较远的地方,以免动手时波及他们。

    方言早担忧的紧紧盯着徐迟,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形,颤抖的手泄露了他此刻的紧张。

    莫涯拍了拍他肩膀,安慰了句,“放心吧,几个杂碎动不了阿迟的,我们只要安静待着不给他添乱就可以了。”

    “嗯,好。”嘴上应着,心还是不受控制的提到嗓子眼,后背都冒了层冷汗。

    李阳刻意不出声,想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然后找机会开溜。

    蓝婷哭了好一会都没人安慰一声,这会看到莫涯安抚方言早的情绪,立刻指着方言早破口大骂,“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带我们来这种破地方我们怎么会被人埋伏,现在还害阿迟被针对,你个祸害精,你才该被他们打死!”

    江一白摇头,女人啊,还真是不讲理的生物。对方明明是有预谋堵徐迟的,不管去哪早晚都会面临这结果,要说方言早才无辜呢,被扯进这种倒霉事。当然,除了徐迟他们都是被牵连的倒霉蛋就是了。

    方言早没有反驳,徐迟那头已经和其中一个对上了,好在对方并不是对手,三两下就败下阵来。

    光头打了个响指,有人把输的拖走,从新换一个人上。

    两三个人后,光头有点沉不住气了,这帮废物连徐迟一片衣角还没碰到。

    气的光头不停在原地转圈,一手叉着腰另一手食指点着徐迟,“行,你小子能打是吧,今天不废了你老子跪下喊你爹。”

    徐迟一脚把扑上来的人踹开,回头冲光头挑衅一笑,“哎儿子,喊你爹何事?”

    莫涯眼皮一抽,还能耍贫,看来还有余力。

    光头急眼了,照着旁边的人连踹几脚,“你们这群废物,给老子上啊!弄死这个兔崽子!”

    说话间徐迟又解决掉一个,冷笑一声,“别浪费时间了,三个五个一起上!”

    “好,这可是你说的!上!”光头巴不得这样,不过前面说了单挑不好反悔,既然徐迟自己要求,那他就不必客气了。

    然而三五抱团还是奈何不了徐迟,虽然是近身了,可徐迟挨的那几下完全不痛不痒。

    其中一个黄毛急眼了,趁徐迟不备从口袋掏出把弹簧刀朝徐迟后背扎去。

    方言早全神贯注盯着这边的动向,黄毛的举动也落入他眼里,大声提醒徐迟小心,自个也身体先于大脑极速的朝黄毛扑过去。

    方言早速度极快,直接把黄毛撞开了,自个也跟着扑倒在地。

    徐迟见他扑过来,分神拉他起身,后背不设防的挨了几拳。

    “谁让你过来的!滚回去!”

    方言早被徐迟吼得瞬间清醒,连忙爬起来退后给徐迟让出施展的空间,不敢离得太远,就近找了个地方站着。揪着一颗心留意着那些人的一举一动,生怕他们又下黑手,忍不住提醒道,“你一定要小心点。”

    自从方言早冲过来后,徐迟露出了不少破绽,让对方有了可乘之机。

    方言早看得干着急却帮不上忙,莫涯先发觉了徐迟状态不对,上前把方言早拖回来后,徐迟才松了口气专心对付对手。

    徐迟和那些人打得难分难解时,一道男声突兀的横亘进来,“那么多人欺负几个学生还要不要脸了?”

    几辆黑色小车停在他们不远处,车灯把他们聚集的空地照得犹如白昼。车上下来一群西装男,有条不紊的在原地排成两排。

    说话的男人浑不正经的咬着根烟,眼底一颗泪痣张扬夺目。

    江一白长呼一口气,终于来了。“北哥你再慢点就见不到可爱的我了,我哥怎么没来?”

    易北年气场过于强大,所到之处光头带来的人自觉让开了条道,他径直走到江一白面前,拍西瓜似的拍了几下他的头,“你哥正和你嫂子苟合呢,哪有空管你。还是我有良心,接到你信息扔下我家小陆仲就来救你了。”

    江一白皱眉,“好你个江鹤白,弟弟生死关头还在家卿卿我我,诅咒他不举!被嫂子反压!”

    易北年哈哈大笑,“说得对,我跟你一起诅咒他。”

    说罢看向还在打斗的徐迟,哟了一声,“徐家的小子也在,那还叫我们来干嘛,这群菜货,他一个人就能收拾了。”

    方言早看江一白搬来的救兵只顾着闲聊,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不由急了,“他们想用刀偷袭!”

    易北年把手搭在方言早肩膀上,不以为意的说,“安心吧小同学,那小子生猛着呢,皮又厚。哥哥这里有瓜子你要不要,边磕边看啊?”

    莫涯“……”

    眼神询问江一白,怎么偏偏是这货来了,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哪里是来救场的,是来看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