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自投罗网 > 第九章 不对等关系4

第九章 不对等关系4

作者:可乐加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告白这件事就算翻篇了,在徐迟的干涉下,大家都默契的不再提起,杨璐璐苦心设想的计划就这么泡汤了。

    起初不甘心的她不止一次找机会试探方言早,可对方就像个榆木疙瘩完全不为所动。

    一来二去杨璐璐也拿他没办法了,想通过方言早勾搭上徐迟的事也宣告彻底失败,只能再想别的方法了。

    对于这点,徐迟还是很满意方言早的表现的,像杨璐璐这种居心不良的人就该保持距离。

    又过了一两天,这件事就彻底被他抛在脑后了,每天和方言早仍旧是上课他答应安静不吵他,下课方言早必须围着他转的相处模式。

    因为方言早和李阳相处得好起来的关系,徐迟对于李阳也多了些许宽容,偶尔也会回几句话。

    这让李阳欣喜若狂,把宝押在方言早身上果然是正确的,对于徐迟来说,方言早是不一样的存在。

    下课,徐迟照旧和方言早闲聊,李阳在一旁静静听着,寻找插话的时机。

    “这周一块去玩?”徐迟问方言早,又从抽屉里摸出一块巧克力递给他,最近投喂方言早成了他一大乐趣。

    方言早起先会不好意思的拒绝,拒绝无果后就懒得计较了,对于徐迟给的小零食统统来者不拒。

    “这周也要去兼职,腾不出时间玩。”

    徐迟抿了抿唇,“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方言早把巧克力收起来,今天吃的甜食太多了,有些腻吃不下了。小心打量了下徐迟的脸色才问出一直想问的问题,“你没有朋友吗?”

    不然为什么那么执着缠着他不放,虽然是债主,可徐迟现在就算24小时跟着自己也拿不出钱还他,而且徐迟也说过不在乎那钱,那可能性最大的就是徐迟没朋友,实在无聊得紧才想找自己打发时间吧。

    想想也是,徐迟那反复无常的性格,一会笑一会怒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估计没人受得了和他做朋友吧。

    徐迟不知道方言早为什么没头没脑蹦出这种问题,老实回答了他。“有啊,好几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死党。”

    “那……干嘛非得找我一块去玩,约他们不就好了,你们一个圈子长大的会比较有共同话题吧。”

    “呆腻了,你的事情让我觉得新鲜,我对你的生活比较感兴趣。”的确感兴趣,一个高中生为什么对钱那么疯狂,徐迟有些好奇。

    方言早心下了然,原来是一时心血来潮啊。

    李阳听到方言早兼职时动了动心思,说来也是,方言早很缺钱,可以说是班上最穷的人了。

    对付这种人,拿钱砸他是不会接受的,小恩小惠最能拴住他们的心。

    姑且扮演知心好友的角色,偶尔在他需要的时候及时帮一把就能令他死心塌地。

    李阳脑中的想法刚成型,机会就来了。

    这天下课,李阳拉着方言早去小卖部,徐迟嫌太热懒得出教室,抽了张大钞让方言早给他带瓶水,方言早没接,一瓶水他还是买得起的。

    徐迟白了方言早一眼,木头木脑的,自己给钱的意思不单是让他买水,也可以拿去买他想吃的啊。

    李阳看破徐迟的意图,推着方言早出去,转身对徐迟说,“老规矩,我请客。”

    买了东西回来,上楼时别班的几个男生在追逐打闹,玩的兴起没了分寸,直接冲着方言早撞过来,方言早心一惊,想躲已经来不及了,眼前一黑被一个高大的男生撞开磕到了墙角上。

    李阳也跟着吓一跳,想伸手拉开方言早迟了一步,男生直到察觉自己撞到了人才停下脚步,后面追逐的人也跟着收住脚步。

    “言早没事吧?”李阳轻轻拍了拍方言早肩膀。

    方言早转过头,捂着左眼,鲜血透过指缝哗哗的流,他把撞裂的眼镜摘了下来了,只觉得额头钻心的疼。

    旁边的人吓得哇哇乱叫,认出撞人的男生后,难得没有围观,都乖乖散开。打闹的那几个男生见势不妙一哄而散。撞人的男生没有理会散开的人仍站在原地,楼梯口只剩下李阳方言早和那个男生

    男生长得十分强壮,将近一米八的个头,肌肉发达,一看就是体育特长生。

    李阳认识他,十二中有名的刺头,家里据说混道上的,平时趾高气扬连老师面子都不给,高二九班的刘伟强。

    刘伟强不屑的盯着方言早,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你他妈专业碰瓷的吧!”

    李阳在他面前也矮了一截,也就不敢跟他硬碰硬,想着先带方言早去处理伤口。

    刘伟强却不放他们走,伸手一扯,揪着方言早的衣领拉到跟前,“我他妈问你话呢,是不是碰瓷!”

    李阳皱眉,方言早的血都流到领子上了,再不去止血待会就该晕了。

    方言早那一下磕得太狠,脑子有些晕乎乎的,又被刘伟强一扯一拽,眼前都冒金星了。

    李阳鼓起勇气,握住刘伟强的手腕,尽力让自己的语气保持镇定,“你放开他,我们不要你赔钱,先让我带他去止血,不然我报告老师了。”

    “老师?”刘伟强像是听了个笑话一样,给了李阳一个轻蔑的眼神,“你倒是去叫,我就说这小子故意找我茬,我可是正当防卫,说起来还要你们赔我精神损失费呢!”

    “你!”李阳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一时被气的说不出话。

    上课铃响,刘伟强松开手,嘲讽的看了李阳和方言早两眼转身走了,谅这两小鸡仔也不敢去告状。

    去医务室的路上,李阳大致跟方言早提了刘伟强的背景,意思是这件事他只能自认倒霉了。

    李阳吃不准他和徐迟的关系好到什么程度,不敢贸然给他出主意让他找徐迟出面。

    校医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妇女,方言早和李阳进去时她正在玩手机,人走到跟前才放下手机,给方言早检查伤口。

    “磕得有点深,我先给你止血,去医院缝两针吧,你这伤在额头上离眼睛又近,可能打不了麻药,做好心理准备。”

    听到要缝针,李阳有些心慌,伤的比预料之中要严重啊,当下有点嫌麻烦不想陪方言早去医院了,可又不好开口。

    校医开了紧急放行条给他们,告诉他们会替他们通知班主任让他们先走。这节骨眼上李阳就是再不想去也没办法拒绝了,只好扶着方言早向校门口走去。

    上课铃响了很久也没见李阳方言早回教室,徐迟有些纳闷,这节是班主任的课,他两怎么有胆子翘课,李阳暂且不提,方言早那小四眼怎么可能无故不来。

    直到班主任走到讲台,李阳和方言早也没回来。

    班主任清了清嗓,打开课本开始讲课,徐迟左耳进右耳出的,满脑子都是李阳和方言早那两货背着他干嘛去了。

    又一节课下课,那两人还是没有回来,徐迟有些坐不住了,坐在方言早的位子上拿笔戳了戳杨璐璐的背。

    杨璐璐欣喜若狂的回过头,两眼狂抛媚眼,“徐迟同学,有什么事吗?”

    方言早和李阳都不在,徐迟却单独找她,她能不激动吗,该不会是徐迟要跟她表白,那她不是心想事成了!

    徐迟无视她双眼放电,直接了当的问,“有李阳号码不?”

    杨璐璐眼角一抽,啥?找李阳,那自己不是会错情了,心下有些委屈起来。“没有,我跟他不熟。”

    没有要到号码,徐迟没来由有些烦躁,他把这种反常归咎为天气太热的错。

    方言早进去缝针,李阳坐在门外等,不一会里面传来方言早压抑的痛喊声,听得李阳心惊肉跳。

    缝完针出来方言早本就白皙的脸更显苍白,完全失了血色。

    李阳从小也是家里捧手心长大的,哪里经历过这些,看着方言早额头贴的纱布,说话语气都带些抖,“真的不用住院吗你?好像伤的挺重,还要缝针……”

    方言早摆了摆手,道了句谢。“医生说了自己注意些就好了,一周后就可以来拆线了。”

    “哦,那你现在要回家休息吗,我回学校给你请假。”

    方言早还是摆手拒绝,回家也是一个人,不如回学校多看看书。

    “回学校吧,伤口处理过了,去哪养着都一样,期末了,还是回学校多看会书吧。”

    李阳怔愣,这人是有多三好学生,庆幸没有把他撞成傻子,不然多对不起他至今为止的勤奋好学。

    既然本人决定了,李阳也没有反对的理由。“行,那回学校吧。”

    “嗯。”方言早点点头,“我先去交医药费。”

    “我交过了,直接回学校就行了。”李阳拉住方言早,把手中的收费单摊开给他看。

    方言早接过,看清楚金额松了口气,还好没多贵,还能负担得起。“回学校我再把钱还你,谢谢你啊李阳。”

    “回头再说吧。”

    如同李阳说的,刘伟强那种人碰到了自认倒霉吧,要是真的闹开了,医药费也许能拿到,可是出了学校难免遭到报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