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许你风光大嫁 > 260 她的心已经凉透了

260 她的心已经凉透了

作者:笙歌未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嫣实在是一个可怕的女人,霍铭宇越来越觉得,他当初爱上这个女人,实在是一个错误,他这辈子都不可能驾驭的了她。

    安南朝他走过来,乖乖地待在他的身边,霍铭宇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只是望着大海发呆,直到秦泽周吆喝他们吃饭。

    “我真没想到,寰周集团的总裁,竟然可以把家务做得这么得心应手,果然越是成功的男人,在家里的姿态越低。”安南由衷赞叹。

    “你可以把他当作择偶标准,世界上好男人可不只泽周一个。”霍铭宇淡淡地道。

    “我哪有那福气呢。”安南笑道。

    霍铭宇看了安南一眼,像是在告诉她,知道就好。

    安南也感觉到自己刚刚实在太没眼色劲儿了,有些懊悔,于是一整晚都寸步不离地跟在霍铭宇身边,没在敢往秦泽周身边凑。

    当然,那里也没有位置让她凑过去,一整晚,秦泽周都把苏嫣紧紧地搂在怀里,替她挡酒,时不时还旁若无人地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两个人在说着什么悄悄话,对苏嫣的宠溺毫不遮掩。

    相比他们,米然跟她男朋友虽然逊色一些,但一看就是热恋中的人,总是有说不完的悄悄话和笑话,她没想到米然是这么疯的一个女孩子,在餐桌上时时能听到她爽朗的笑声,与大银幕上面的那个百变的她确实又不一样。

    这样的圈子确实不是她这样的平民百姓能够融入的,虽然她已经很努力的试过了。

    “哎,我说老秦,你们的蜜月,打算度到什么时候啊?”米然闲聊似的问道。

    “到苏嫣腻了为止。”秦泽周很爷们儿地道。

    “啧啧啧,听听,我要是苏苏,这辈子就住下了,不走了!让你说大话。”米然说着“嘻嘻”地笑了起来,靠在梁宸的怀里,慵懒地看着他们。

    “那我就陪她在这里住一辈子,这有什么难?”秦泽周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你们两个一见面就掐架,好了,喝酒!”苏嫣笑着给他们两个各自圆场。

    米然坏笑地举起酒杯:“还是小苏苏体贴!”

    “谁让小米世间只有一个呢?”苏嫣好爽地举起杯,“我绝不会让你再受到伤害!”

    米然不禁鼻子一酸,躲到梁宸的怀里哭了起来,梁宸连忙哄她,不好意思地对大家道:“我想米然有些喝多了,我带她回去休息。”

    “我跟你一起去吧!”苏嫣起身,想跟去。

    “不用了小苏苏,你留下来就好,天黑了,你看好老秦,免得他被老妖怪抓走了!”说着,米然把脸藏在梁宸的怀里,任他抱着自己离开。

    安南似乎是听出了米然话里的讽刺,有些不快,去了卫生间。

    苏嫣有些担心,毕竟这个梁宸她不了解。

    秦泽周则安慰她道:“米然已经是成年人了,她十六岁出道,走南闯北,谈过的男朋友无数,阅历深的很,不会有事的。”

    “人不可貌相,谁知道这个梁宸是不是衣冠禽兽呢?”苏嫣担忧地道。

    “也对,那个男人一看就是喜欢米然喜欢的紧,谁知道他一会儿会不会色欲攻心……”

    这时,霍铭宇猛然起身,道:“安南怎么还没回来,我去看看她。”

    “好啊,你快去吧!要是马桶堵了,麻烦帮忙修理哦!”苏嫣故意道。

    霍铭宇今天被苏嫣噎得没话说,没办法,谁让他得罪了米然呢?世间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得罪谁,也别得罪刀子嘴的女人,小心她一张嘴就能把你凌迟一百遍。

    等到霍铭宇走了,苏嫣连忙问秦泽周:“真的没问题吗?我没想到米然会喝那么多,今天的酒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酒吧?”

    “你放心,今天的酒不醉人,她只是心情不好,才装醉的。”秦泽周淡淡地道。

    “老奸巨猾的老狐狸!”苏嫣捏了捏秦泽周的鼻子,“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求夫人下手狠一点,争取收拾调教到天亮!”秦泽周恬不知耻地道。

    苏嫣眯眼:“秦先生,在你的脸上我已经看到了贪婪和无耻了,你能不能稍微掩饰一下?”

    “我知道你就喜欢我这样!”

    “臭男人!”说着,苏嫣深深地吻上了秦泽周的唇,由于四下无人,秦泽周大胆的上了手,引得女人婴宁了一声,连忙推开他,制止了他的手进一步侵袭,“你要现场直播吗?”

    “限制级小电影。”

    “不要脸!”苏嫣推开了他,笑着逃掉了。

    原本六个人的餐桌如今就只剩下了秦泽周一个人,他心情大好,开始吃吃喝喝,才不管这几个人发生了什么事,他的心思,全在苏嫣一个人身上。

    苏嫣穿过走廊,缓缓往里面走去,听到有人在悄声讲话,便停了下来,在里面的,自然是霍铭宇跟安南。

    “霍先生,真的很感谢你带我认识你的朋友,我知道,今天我的行为有些逾越了,以后我会注意的。”安南的声音柔柔的,苏嫣想任哪个男人听到这样诚恳的道歉,也不会再追究了吧?

    “你随意就好。”

    苏嫣一愣,没想到霍铭宇对安南很是纵容,难道米然这次真的凶多吉少了?可是为什么,她还在为米然存了一丝的幻想?霍铭宇跟安南之间,一定有问题!

    她做了最快的打算,那就是霍铭宇意外的把安南给睡了,要对她负责,毕竟,米然跟他,还没有发生实质的关系,倘若是那样,那米然就输定了!

    晚上,躺在秦泽周的怀里,苏嫣一边玩着他的手指,一边道:“你们男人,真的会对意外睡过的女人负责吗?”

    “你说铭宇和那个女人?”秦泽周问道。

    “不要这么敏感,我没在说他。”苏嫣撅嘴,不悦地道。

    “反正我不会。”秦泽周实话实说,“倘若不是你自己努力,我不会娶你,娶你,一方面是因为我讨厌苏晓晓,另外一方面是因为铭宇。”

    “嗯?”

    “你这样的表情,看起来好无辜啊,秦太太。”苏嫣笑眯眯地看着他。

    “哎呀好啦,人家承认就好了嘛,我当时确实感觉到你对铭宇很忌惮,就故意利用了他,而他也心甘情愿让我利用,所以,我一直都觉得亏欠他很多。”苏嫣无奈地道。

    “过去的事情我们不提了,我只是在回答你的问题。”秦泽周认真地道:“男欢女爱你情我愿,既然都提倡男女平等,那么你情我愿地睡在了一起,为什么非要男人对女人负责?是不是不平等?”

    苏嫣想了想秦泽周说的谬论,倒是有几分道理。

    “话说回来,铭宇不是个随便的人。她跟米然在一起那么久,都什么都没发生过,凭空突然出现的一个女人,他更加不屑于委身。”秦泽周说得好像十分了解霍铭宇似的。

    苏嫣想着他说的话,渐渐睡去了,这几天每晚都被秦泽周折腾到骨头散架,她每晚都是一觉天亮,一夜无梦,而这晚,她做了一个梦,梦到霍铭宇又跟米然在一起了,果然,只有梦境才是最幸福的。

    第二天一早,米然就来了,她是自己来的,一进门就哭丧着脸:“小苏苏,梁宸跟我说,昨晚他们真的住进了一间房,我觉得我没必要留在这里了,我不想看到他们恩爱的样子。”

    于是,苏嫣把昨晚听到的讲给了米然听,虽然事实有些残忍,但苏嫣觉得,有必要让米然知道,好让她作出正确的判断。

    “哈,霍叔叔还真是对所有的女人都温柔哈?”米然笑得有些苦涩。

    “对不起,米然,这次是我想得太天真了,我以为你们之间只要说开了,就能继续欢欢喜喜地在一起。”苏嫣有些自责。

    “小苏苏,你这么说我可要生气咯!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承认我输了,只是输给那样一个普通的女人,我不甘心。”米然说着,眼泪又开始在眼眶打转了。

    “别哭,来抱抱!”苏嫣将米然抱在怀里,安抚着她,“好好工作,或许世间才是万能的良药呢?”

    “嗯。”米然默默闭上了眼睛。

    这一次,谁都救不了她了,她的心……已经凉透了!

    *

    米然跟梁宸当天就离开了海城,再没有跟霍铭宇打过一个招呼,说过一句话,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有他的城市。

    从秦泽周那里得知米然已经离开了,霍铭宇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起来,笑道:“这次我给足了你面子了泽周,别再害我了,安南误会了就不好了。”

    “呵……铭宇,见好就收吧,我又不是没见过你在乎一个女人的样子。”秦泽周瞪了他一眼,转身继续干自己的事情去了。

    这时,苏嫣走了过来,将水果送到了秦泽周的口中,温柔道:“累不累?到客厅歇会儿吧,跟铭宇聊会儿天,这边我来做。”

    “乖!”说着,秦泽周吻了吻苏嫣的脸,将厨房的活儿交给了她,跟霍铭宇两个人一起到外面抽烟。

    “铭宇,因为苏嫣,我从前没少得罪过你,所以米然的事情,我一句话都不会多说,但我还是要提醒你,别太刻意,否则,就不像了!”秦泽周勾唇,那双仿佛能够洞悉一切的眼睛眯着,危险的让人有些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