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超时空进化 > 第322章.怀疑

第322章.怀疑

作者:天机算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风全身内外宛如烧红成的钢铁一般,发出惊人无比的高温热量,血液像是一股爆烈的熔岩,流淌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都填充了一股狂暴的热浪冲击,好像要把生命都熔炼成灰烬,但又有一股澎湃而奔腾的生命巨浪,宛如海洋般瞬间淹没了楚风的生命,仿佛要取而代之。若楚风能把这一股生命巨浪,完全融入到自身的生命源泉,必然可以一次过修复身体上一半伤势,彻底激活血神魔的威能。

    然而,最重要的是,楚风的意识海被入侵了一条霸烈、狰狞、不羁,傲然,凶残,暴戾的蛟龙之影,不断在冲击楚风的意识海,仿佛要把楚风的意识海撕裂成两半。

    这是蛟龙心头精血蕴含的霸道之处,有一股强盛浩大的生命源泉,而且蛟龙残存的魂魄之气,有一丝不灭的龙魂执念和狂傲,不甘被吞噬,从而引导了龙血掀起了这么霸烈的冲击,宁愿消散在天地,都要获得自由。

    龙血太过霸烈,楚风的意识海热得快成糨糊,但依然保存了一丝冷静意识,一来是救世主印记的存在,就算救世主印记被限制封印,但只是限制楚风连接进入,毕竟这个世界法则,高级不过救世主印记,所以有一股被动之力来保护楚风的灵魂。

    二来楚风的意志极其惊人,又有一股比龙魂更霸道的冷傲,渴求力量的执念,远超出龙魂的执念。三来楚风扛着的武婧雯散发出来的冰气,稍微缓和了他狂烈血气的弥漫。

    楚风唯一不满的是,绝命子多管闲事,让武婧雯变成一个鼎炉。

    他不齿要这样一个少女来渡过这次蛟龙精血的试练,就算身躯被封印了,无法以最强大的姿态,炼化蛟龙精血,但他还有别的方法来取得一股更强大的力量。

    ——

    绝命子这一番举止,以万年冰露融入武婧雯的身体,其实是为了讨好楚风。

    毕竟,绝命子不是一般邪道,在正道的黑名单之中,断定成一个恶名昭著的凶人,一直以来,皇朝和正道都无法奈何得了他,因为他深知一切规则,不会去彻底触犯皇朝的逆鳞,而且他的眼光,心智,不是一般的毒辣和敏锐,所以看得出楚风是对武婧雯有别样的念头。

    因此,在这一个时候,绝命子有意助楚风一臂之力,成其好事。只是他这一番举止在楚风心中算得上多余,甚至是厌恶。

    “怎么了楚风老弟?”

    绝命子见楚风无动于衷,只见他放下了蕴含万年冰露的武婧雯,盘坐了下来,不由蹙了蹙眉头,有点摸不准他这一个举止的意思。

    极天大陆的邪道,就是把一切化成黑暗,化成混乱,让世界走向堕落,走向极致,得到世界最罪恶,最恐怖的负面力量。

    所以,在邪道眼中是没有什么善心与怜悯,别一个武婧雯这样的少女,就算是一个城池的男女老少,只要为了得到力量,邪道是不会有一点心软和仁慈,只会充满残暴冷血,直接屠灭。

    现在楚风放下了武婧雯,不直接占有对方,这是不合符邪道的作风。如果邪道不会采补邪术,那还是邪道?

    然而,楚风确实不是邪道,心存人性底线。

    不过,他在绝命子眼中就是邪道,主要是楚风杀了武绮英,身上又有强大邪道黑暗之气,绝命子一时之间没有别的怀疑,反过来觉得楚风谨慎过头。

    “还不会是楚风老弟,你觉得是老哥我算计了你吧?”

    绝命子越发认定,楚风是一个太不好抓摸的多疑之人,而且发现楚风有一种很可怕的冷静,竟然在蛟龙精血的爆发之中,还能保持意识,没有丧失意识沉落到无边的狂暴之中,还能戒备周边,对自身有绝对的控制权。

    这一种往往极其可怕。无形中,让绝命子产生了一种幸好是同类,若是正道之人,有这么可怕的执念和意志,未来绝对成为邪道的大敌。

    “我修炼的功法,不需要双修来达成,若我依靠自身渡过苦难,那我的功法越深厚。”

    楚风身上流淌出了一股扭曲,波浪的热蒸汽,只是他依然像没事人一样说话,咬字非常清晰,仿佛一点都没有受到蛟龙精血的影响。

    其实,真正的情况只有楚风自己知道,蛟龙精血的血液虽然狂暴而浩大,换做一般人的确会爆体而亡,如果楚风不是解封了血神魔,同样不好受,直接会陷落一个血液反被燃烧的恶劣局面。

    而楚风身上觉醒了血神魔,变相有了一股可以跟龙血抗衡的力量,龙血燃烧楚风多少的血液壮大蛟龙之气,那血神魔就吞噬多少龙血,壮大楚风的生命之气。

    楚风身躯内的交战,维持成了一种平衡,就算意识海有蛟龙的意志在冲击,但有救世主印记的被动保护,血龙又无法彻底燃尽楚风的血液,那龙气就无法壮大。

    所以,他无须理会蛟龙意志的冲击,谨守意识海,不断调息,加快血神魔的吞噬,只要身躯的平衡不被打破,就能慢慢磨掉蛟龙精血的全部精华,彻底融入身躯,炼成所谓的蛟龙血体。

    “原来老弟有这般坚毅的意志,那是老哥做了件多余的事情。”

    绝命子嘴边上泛起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又有一种试探的意味,“只是,老弟你若不占有那一个丫头的话,以龙血来中和她体内的万年冰气,那她的血脉可能会被万年冰露同化,变成一股极寒的冰气。”

    “……”

    楚风盘坐了下来,一动不动,好像没有听见绝命子的说话。

    而其实在放下武婧雯的时候,楚风就感觉到武婧雯的血脉,正在快速变化,如果不及时去解决这一股冰气,那的确会出现绝命子说所的情况,武婧雯会变成一股没有生命气息的冰气,直接汽化。

    “我建议老弟这一次就走一下捷径,免得浪费掉万年冰露。一来可以吸收冰露和这个丫头的精元,跟蛟龙精血也不冲突,反而可以提纯血脉,更好发挥出蛟龙血体的威能,而且这个丫头不是对老弟你很重要么?”

    绝命子眯起了一双阴邪的凤眼,流转在楚风身上,好像在探索着什么似的。

    “绝命子前辈,你为什么一直劝说我和这个丫头双修?还提供了万年冰露,这种稀有物……难道现在的邪道,变得这般善心了?”

    楚风淡然的话语之中,有着一种冷讽之意。

    他是感觉得出绝命子出现了一丝变化,不得不先发制人,有意怀疑绝命子的目的。

    “呵呵——”

    绝命子淡然一笑,语气一转,变得微冷了起来,“楚风老弟,我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

    楚风沉默不语,连气息都没有一点变动,一如既往,沉稳炼化蛟龙精血。

    “我在想,为什么老弟不把武绮英这个娘们的复苏成亡者?”

    绝命子笑吟吟的道:“难道老弟你的亡者功法是有限制?需要特定的条件,才能复苏?还是,武绮英并没有彻底的死去?”

    意识逐渐冰封的武婧雯,听到了绝命子这一番说话,突然精神一震,整人振作了起来,本来消沉绝望的意志,变得焕发出一种希望的生机。

    她一双变得冰白的瞳目,渴望,凝视,一眼不眨,看去了楚风,企图在楚风身上找出什么痕迹,证明母亲并没有真正死去,但心中有极其矛盾,楚风明明就是一个邪道,母亲又非杀他不可,不可能还留着母亲的性命。

    意识清醒了的武婧雯,立刻又响起了刚才绝命子和楚风的对话,楚风为什么不占有她,炼化蛟龙精血,而是选择了这一种有极大风险的炼体。

    “他到底是不是隐藏了别的身份?”

    这一刻,武婧雯连自己都不知道是心中渴望有奇迹的出现,从而动摇了正邪不两立的保守思想,还是眼前这一个看似邪道的男人,本身有了别的秘密。

    不单止武婧雯心存疑惑和矛盾,就连绝命子都有这一种矛盾心理,不知道楚风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总感觉有一种不太妙的错觉。

    邪道修炼的功法和规则,都是天地负面,属于最阴暗的一面,例如死亡、杀戮,血腥等等的东西。无形中,让他们对这一类不安和危机的气息非常敏锐,越强大的邪道,对这一种危机就越敏锐。

    就在刚才有一瞬间,天地反馈出一种绝杀而窒息的死亡凶意,到了绝命子这个境界的邪道,不可能有错过。现在这一个场地,只有楚风和他两个人,如果有人要杀他的话,楚风无疑是第一个人选。

    只是他不敢肯定,又想起了另一个人,那就是应该死去的武绮英。因为,武绮英如果没有彻底死亡,还有什么底牌的话,重新恢复活来,那有一丝机会把他斩杀。

    甚至,他在怀疑是不是有强者正在靠近过来,可是没有接收到周边邪道的警报,那这一个地方只有楚风,他,武绮英,武婧雯这么几个人,存有对他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