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 > 第五百二十七章嫌隙

第五百二十七章嫌隙

作者:我是俗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夏子衿哑然失笑,见他这副生龙活虎的样子,就晓得他是没什么大碍了,闲聊几句之后就起身告辞。

    翌日一大早,魏媛就抽空前往驸马府,亲自前来接魏莹回客栈。魏莹自是向夏子衿求救。不过夏子衿早就知道她会将主意打到自己这儿,前几日她已经传信给魏媛,留魏莹住了几日。恰逢魏忙着准备婚礼事宜,就将魏莹留在她这儿待了几日,今日是二人约好魏媛过来接她的日子。

    夏子衿自然不会再留她。若荣遇当真对她有意思,这几日的相处,想必也够他认清楚自己的心了。夏子衿舔了舔唇角,想到魏莹此前准备阻止魏媛与夏天勤的婚事时脸上的执拗,不由摇头轻笑。

    不管夏天勤到底是怎样的人,魏媛都不会改变主意,相较于马上就要进棺材的明圣帝来说,夏天勤才是最好的选择,魏媛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放过这么好的契机。

    因而不等魏莹求上门来,夏子衿就吩咐真文和馨儿在外边守着,不管什么人来了,都告诉她自己已经歇下了,谁也不见。魏莹被他二人拦在外头,急得跳脚,忍不住跑到窗前边跳边喊。

    见她半点儿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馨儿不由自主的皱眉,上前去拦下她的动作,“魏小姐,公主已经歇息了,你还是快些离开吧,莫要叫奴婢为难。”

    魏莹瞧她板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忍不住拽住她的袖子,从腰间摸出个碧玉镶嵌蝴蝶图案珠子的玉簪,塞到馨儿手心,“馨儿,你就放我进去进去,我真的有急事,我保证,绝对不打扰子衿休息。”

    只要让她进了这闺房藏起来,魏媛绝对没法在这驸马府里找到她,除非搜查夏子衿的寝卧。

    但依她的身份,想必是猜到她在这屋子里,都是不能进来查看的。魏莹眼珠子滴溜溜的转,漆黑的大眼睛不住的眨着,一个劲儿的冲夏子衿放电,企图让她放自己进去。

    夏子衿躺在屋子里,背对着窗户,都能猜到她在外边胡闹的样子,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对魏媛不免有些同情来,有魏莹这样的妹妹,着实是难为魏媛了。

    魏莹自然不知道自己在外边胡闹,会叫夏子衿直接同情自己的表姐,她将簪子塞给馨儿之后,就强忍着心痛,眼巴巴的瞅着她。

    馨儿还是第一次被人贿赂,一张脸瞬间涨的通红,只觉得手里的簪子烫手的很,恨不得立刻给扔掉,她跺了跺脚,突然将簪子重新塞回魏莹手里,扭头就走,“魏小姐莫要为难奴婢了,这东西,魏小姐还是拿回去。”

    真文见她收了点贿赂就这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哑然失笑,上前将她拽到自己身后,挡在她跟前,眯着眼,眼带杀气的看着魏莹。

    魏莹追过来,就对上真文凶神恶煞的脸,连忙刹住脚步,咽了咽喉咙里的口水,有心求情,叫他让开身子放自己进去,脑海里就忍不住想起那天在精武候府时被那些刺客追杀的场景,一颗心都不住的跳动起来,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魏媛在管家的带领下过来,就看到魏莹想要闯进夏子衿屋子的场景,额头青筋直跳,只觉得自己和大魏的脸面都被她给丢尽了,脚步不由自主的加快,走到她跟前,怒气冲冲的看着她。

    魏莹察觉到一阵阵寒气从她后脖颈钻进她衣服里,冻的她浑身一颤,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向后看去,就见魏媛紧咬牙关,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她。

    她干笑一声,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拔腿就要跑。魏媛看向一旁的侍卫,揉着眉心点了点头,侍卫立刻上前,按着约定好的,一掌劈在她脖颈上,魏莹暗骂一声,跟着就没了意识,直接昏了过去。

    侍卫刚准备接过她,就被人抢先一步挤到一旁,等他回过神,就看到魏莹落到个丰神俊朗,风流倜傥的男子手里。

    魏媛恼怒的瞪了侍卫一眼,耐着性子向抱着魏莹的男子道:“阁下抱了这么久,是不是该放开了?男女授受不亲,还请阁下将她交给本宫带回去。”

    荣遇原本是偷偷在一旁看着,但不知为何,看到别的侍卫就要碰到她的时候,他一下子就忍不住心头酸胀的感觉,不受控制般跳出来,亲自抱住她。

    察觉到魏媛语气中的不满,荣遇禁不住冷哼一声,“和硕公主会送来我大魏,果然是有与众不同的地方,光是这张嘴,就是伶牙俐齿的很。”

    “只是,和硕公主最好还是打听清楚,夏天勤是个什么样的人,再做决定不迟。”夏天勤轻薄魏莹的原因,他已经在魏莹口中得知,只是不同于夏子衿想的那般,夏天勤分明是故意将魏莹带到林子里,这足以说明,那时候夏天勤还是清明的。

    若是这么推算起来,就证明,夏天勤对魏莹的的确确起了心思,若不然,以夏天勤的性子,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控制自己的行为,甚至是叫太子妃带自己离开精武候府,而不是当众出丑。

    魏媛皱眉看向他,见他眸光锐利,不由一愣,转头望向魏莹,眼眸转了两下,微微颔首,“你就是荣遇?”

    “不错。”荣遇点了点头,并不打算否认,“和硕公主想必是听说过本世子的名字,此次和硕公主将她带回去,还要好生管教,莫要她来烦扰本世子。”

    这几日,荣遇想的清清楚楚,他心里边,对魏莹的确是有些不同,但二人身份悬殊,纵然他是荣王世子,但魏莹实际身份却是大魏的公主,魏媛已经迫于无奈,嫁到大莱来,大魏皇帝无论如何,都不会允许自己剩下来的小女儿也栽在大魏。

    因而,长痛不如短痛,还不如趁着这个时候,斩断自己心里那些个乱七八糟尚未成型的念头,正好叫魏莹也放弃自己的念头。

    免得日后闹的两个人面上都是不愉快,反倒是不美。

    魏媛见他说话冷酷,不免多看他几眼,沉思片刻,就明白了他的意图,瞧他刚刚维护魏莹的样子,分明是对她有意的,之所以会说出这些话,不过是因为他比魏莹能够认清楚形势罢了。

    魏莹向来娇纵惯了,只知道追着自己的心上人跑,半点儿不考虑现实,现在看来,这荣遇倒是个识趣的。

    魏媛当即挥手,叫自己身后站着的两个丫鬟前去扶住魏莹,点了点头,就带着魏莹离开。至于夏子衿这儿,她反倒是打消了前来打探消息的念头。

    上次交手,她就已经落在下风,证明夏子衿绝不是个好对付的人,她若想要知道夏天勤的往事,恐怕还得自己想法子去查探。

    魏莹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手脚被绑住,当即以为自己又被夏天勤给抓住了,连四周的场景都没心思看,直接大喊大叫起来,“你这个混蛋,你快点放开我,要不然,我让你好看,等我见了姐姐,一定让她不要嫁给你。”

    坐在外室等着她醒来的魏媛听到她这些胡言乱语,眉心不自觉的拢起来,拧成个“川”字,站起身,挑开帘子,走到她跟前。

    魏莹看到她,眼睛立时瞪的浑圆,嘴巴张的都能塞下个枣子,面上满是不敢置信。

    片刻后,她脸颊上就腾起恼怒的神情来,“姐姐,你太过分了,你竟然帮着外人一起绑着我,难不成,你为了同那个禽兽成婚,连我的清白都不顾了吗?”

    见她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魏媛忍不住想掰开她的脑袋看看她都在想什么,目光转了一圈,就走到桌前,捏了块梅花酥,走回她跟前,眼疾手快,一下子塞进她嘴巴里。

    魏莹的话语立时停了下来,条件反射的舔了舔嘴巴里的糕点。

    魏媛屈指在她脑袋上弹了一下,“你都在乱想些什么,这儿是客栈,至于将你绑起来,你自己说,是为什么?”

    此言一出,魏莹才来得及打量周边的情况,发现屋子里的摆设的确同客栈房间一模一样,脸颊一红,努力咽下自己嘴巴里的糕点,舔了舔嘴巴,对她的问题,一个字都回答不出来。

    见她哑口无言,魏媛拍了拍手站起身,笑眯眯的望着她,“若你肯乖乖在这屋子里待着,本宫自然不会绑着你。至于太子与你之间的龃龉,本宫已经听说了,莹儿,你这次实在是太胡闹了。”

    魏莹原本以为她要给自己讨个公道,听到她这句话,顿时扭头满是诧异的盯着她。魏媛并没注意到她震惊的眼神,自顾自的开口,“你怎么可以对大莱太子下春药,若是他当真控制不住自己,占了你的清白,本宫要如何同父皇母后交代?”

    “姐姐,是他先绑了我,若不然,我怎么会对他下毒,你不帮我就罢了,竟然还帮着他说话!”魏莹满心的委屈,终于憋不住大喊出声,直接打断她的话,捏紧双拳,眸子里盛满对魏媛的恼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