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我为王者萧寒 > 第436章 萧寒发威

第436章 萧寒发威

作者:萧寒秋沐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谁能想到,原本受邀好心帮忙的萧寒,最后竟受千夫所指。

    所有人都辱他,都在骂他,都在让他滚。

    韩少杰沈飞也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般结局?

    但现在,也不是惊讶的时候了。

    如今萧寒惹了众怒,估计韩东民已经处在愤怒的边缘了。

    沈飞惶恐之下,在后面拉着萧寒,哆嗦着道:“寒哥,还特么愣着干什么?”

    “咱走吧!”

    “再不走,真得蹲大牢了。”

    沈飞此时吓得脸色煞白,脊背后满是冷汗,对着萧寒苦苦说着。

    但陆文静却是义愤填膺!

    萧寒静默不语,只是安静看着。

    看着柳传志等人的愤怒而斥,看着周胜的阴寒冷笑,更看着韩东民那越加凝沉的脸色。

    终于,韩东民心中压抑着的愤怒,瞬间爆发。

    阴冷双眸,却是瞪向萧寒。

    “还不走是吧?”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本市不客气了!”

    话语落下,韩东民当即拿起手机,播出了一个电话。

    “刘队,带人过来。”

    “对,我府上。”

    “有个混账东西在此闹事,过来给我将他赶出去!”

    仅仅电话挂断几十秒后,韩家别墅之外,十几个武警荷枪实弹,便已经冲了进来,按照韩东民命令,将萧寒、沈飞等人团团包围。

    如此阵势,沈飞已经完全吓懵逼了。

    一直以为,都是他沈飞带人干别人,如今还是第一次,被别人给围了。

    而且还是武警啊,枪炮都是真的!

    “寒哥,咱特么走吧?”

    “我真不想死啊!”沈飞都已经吓哭了。

    心想自己这次怕是要被萧寒给坑死了。

    早知道如此,他就是打死,也不到这来趟这趟浑水!

    在沈飞惊恐之时,一旁的陆文静却是被气的美眸通红。

    “萧寒哥哥,他们太过分了。

    “你好心好意帮他,他们竟然这么对您?”

    “他们简直狗咬吕洞宾~”

    陆文静义愤填膺,只为自己萧寒哥哥感到不值,觉得不忿。

    而韩少杰更是早就吓懵了,呆在那里一句话都不敢说。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父亲竟然会如此愤怒。

    连小区安防的值班武警,直接给调来了,如今更是把萧寒等人给围了。

    眼见着这些人按照韩东民命令,就要将萧寒等人擒拿扔到外面的时候,一道森冷的笑声,却是悄然响起。

    众人只见,人群之中,那瘦削青年,负手而立,哪怕面对群人合围,却依旧淡然笑着。

    只是那笑容,却是那般冰冷,森然!

    “韩东民,本来,我念及你儿一片孝心,方才答应前来帮你,助你。”

    “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韩东民,不知尊我、敬我不说,反而我辱我,赶我?”

    “现在看来,是我萧寒多管闲事,自作多情了!”

    “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再留?”

    萧寒摇头笑着,满心的自嘲与讥讽。

    最后,他看向韩东民,看向周胜,看向柳传志,看向在场所有人。森然的目光,有如刀剑,扫视四方。

    下一刻,一道森然的冷笑之声,有如雷霆,炸响天地。

    “不过,在离开之前,我得让你看看,我萧寒的能耐!”

    “让你知道,是那柳传志一派胡言?还是我萧寒,混淆是非?”

    轰~

    萧寒这话落下,一股磅礴气势,当即轰然炸开。

    韩东民等人,脸色当即一颤。

    “你...你要干什么?”

    就在众人惊惶之间,只见萧寒,一脚抬起,而后狠狠,跺向地面。

    嘭~

    低沉闷响,有如雷霆炸开。

    在那震耳欲聋的声音之中,众人只感觉到,一股气浪横扫而过。

    刺啦~

    紧接着,仿若是什么裂开的声响。

    等众人再看时,只见那周胜面前的那个所谓的价值两亿的“原石之王”,怦然炸开。

    乌黑色的碎石,溅的到处都是。

    看到如此一幕,在场众人顿时怔在原地。

    尤其是韩东民本人,更是老脸铁青,难看之至,死死的看着,那碎裂满地的原石。

    哪里有什么珍品翡翠?

    莫说玻璃种正阳绿了,除了表皮上的那一点绿痕,整个原石之中,却是根本没有丝毫绿色?

    就像萧寒说的,这就是一块废石!

    一块垮的不能再垮的废料而已。

    而正是这块废料,刚才韩东民差一点就要拿出两亿来买。

    想到这里,韩东民脊背生寒,满身冷汗。

    而周胜,见到原石败露,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至于柳传志本人,更是老脸惊惶,脑袋嗡的一声,呆在原地!

    神色惶然之间,却是再没了之前怒斥萧寒时的任何嚣张与傲慢。

    仿若,被人捉奸在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