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春风一度共缠情 > 第一百零八章 打入冷宫

第一百零八章 打入冷宫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八章打入冷宫

    他死死的、凶恶的瞪着她,一块浮冰不知从何处飘过来,压在了他的心脏上。

    房间里突然变得很沉寂,沉寂得没有一丁点声音,沉寂得让人窒息。他一直都在看着她,她把头埋得很低,他看不到她的面孔,只看到凌乱披散在肩头的秀发。

    忽然间,有两滴水珠落在了她的膝盖上,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很快的用手擦去,但紧接着,又有两滴落了下来。她捧住头,把小脸整个都埋在了膝盖里,像是要把自己的脆弱埋藏起来,不让他看到。

    他的心震动而抽搐了,仿佛那泪水滴落在他的心房,把他烫伤了。几乎是下意识的,他蹲下来,把她抱进了怀里。她抽噎着,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整个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他的五脏六腑也随之痉挛起来。

    “笨蛋萌,你为什么这么笨,为什么总是不明白?我是你的丈夫,我有权知道关于你的任何事,我有责任保护你,你没有资格剥夺我的权利。”他重重的呼吸,重重的喘气,又重重的叹息,从来没有过女人让他如此的苦恼,如此的烦躁,又如此的不知所措。

    她把头埋进了他的胸膛,泪水很快就浸湿了他的胸襟。她听不懂他的话,丈夫这个词对她而言好陌生,好不可思议。

    他不是她真正意义上的丈夫,只是个想要利用她,把她当炮灰的男人,他还非常、非常的讨厌她,看不起她,她能指望他什么呢?

    “就算没有了我,你还能去找另外一个人,也许她会比我好,比我聪明,能讨你妈咪欢心,不像我这么讨厌……”

    “闭嘴。”他低吼一声,打断了她,这个女人真有把他活活气死的能力。他捧住了她的脸,逼她抬起头看着他。

    她满脸的泪水、失意、倔强和凄楚,看得他心里一阵阵的绞痛,头晕晕、目涔涔,“我只要你,景晓萌,我只想要你!”这话他完全是脱口而出,从潜意识里迸发出来的,没有经过大脑的控制。

    才短短的一个月,这个女人似乎都把他的生活、时间、空间,把他的大脑、思想、意志、灵魂……全都填满了。如果没有了她,他会像是整个都被掏空,变成一具空壳,一具行尸走肉。

    她怔住了,张大眼睛,透过朦胧的泪雾望着他,她眨了眨眼,似乎想要把他看清楚,还噙在眼眶里的泪水就滑落下来。

    他俯下头,把脸紧贴在她的面颊上,嘴唇辗过她的眼睛,辗过她的鼻子,辗过她的唇,辗过她的思想、意志和感情……把她的心全辗痛了,辗碎了。

    “留在我的身边,别离开我。”他低迷的声音像呼吸在她耳边回旋,那样的不真实,那样的虚幻,像是从梦里传来的回音。

    “为什么?”她迷惘的看着他,几百个问题在她心中交织,几千个火焰在她心中烧灼。

    “不知道。”他嘴角勾起一道古怪的弧线,他给不出答案,因为这个问题也在困扰着他。或许这就叫宿命,剪不断理还乱。

    她垂下了眸子,睫毛轻轻颤抖着,“我是个讨厌鬼。”

    “是很讨厌,还有毒。”他低低的说,眼里含着一抹似水柔情。

    可惜,她没有看到,心里一酸,吸了吸鼻子,有点凄迷之色从脸上慢慢的浮现出来,“那为什么还要留着我?”

    “不知道,可能我真有自虐倾向。”他自嘲一笑,她的毒已经深入他的骨髓,无可救药了。

    “你不止自虐,还虐我。”她好委屈,感觉自己变成了冤大头,比窦娥还冤。

    “我们扯平了。”他呢哝的说,一个外伤,一个内伤。

    她整个人都凌乱了,“哪里扯平,明明倒霉的那个人,被折磨的那个人一直是我。”

    “被你毒到内伤深重的人可是我。”他说得一本正经,正经的不能再正经的,半点都不像是在说笑话。

    她无语了,实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毒过他,什么时候让他受了内伤,这是冤案啊!

    她还想辩驳,他的嘴突然就覆盖上来,堵住了她的嘴,这样说下去,迟早要增加他的伤势。

    他的唇齿很轻柔,像之前一样,是在吻她呢,不是惩罚。

    她所有的防备就松懈下来,像被融化的雪人,瘫软在他的怀里……

    半夜里,阿绫趁所有人都睡着之后,就偷偷端着饭菜去了上官念依的房间。

    上官念依才不会真的绝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她笃定明天儿子就会押着景晓萌来向她下跪道歉了,只是没料到的是,第二天,她一出门,就发现所有人都不在了,都跟着陆皓阳回了龙城,只留下她一个人,连半个招呼都没打。

    “孽子,真是个白眼狼!”她抓狂,气得直跺脚,赶紧让阿绫收拾行李,赶回龙城,免得陆怡萱那个小贱胚到陆启铭面前告她的恶状。

    可惜,她还是晚了一步,如此好的机会,陆怡萱岂会错过,一回到家,就添油加醋,狠狠的告了她一状,陆启铭火冒万丈。

    上官念依还没进家门,就被管家拦在了外面,“夫人,老爷有令,送您到别苑小住。”

    上官念依犹如五雷轰顶,别苑在陆家那就等于冷宫,犯了错的媳妇才会被送进那里面去。

    “李伯,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恶意中伤我,我要见老爷。”

    “夫人,老爷说不想见您。”李伯说道。

    “老太爷和老夫人呢,你让我去见他们。”上官念依又气又急。

    李伯正要说话,一辆布加迪从不远处开了过来,车门推开,下来一个高大英俊、玉树临风的男子。

    “妈咪,你在门外干什么,怎么还不进去?”

    上官念依转过头,看到他如获救星,“皓宇,你回来了,太好了!现在家里妖魔作乱,闹得人不得安生了,你爹地和皓阳都被妖魔蛊惑了,整个陆家都快完了。”

    “妈咪,你在说些什么,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陆皓宇一脸的困惑,他是在上周回国的,但没有回庄园,而是在外面待了几天,今天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