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有鬼暗窥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嗟来之食

第三百三十八章 嗟来之食

作者:不知一切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许默听到了这个声音的时候,连忙睁开眼睛,却发现一个年轻的人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的脸上还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不劳大驾了!”许默缓缓说道,就说话的一瞬间,许默停止了念诵多心经,而这个时候,厉鬼的夺舍就已经染发膏许默感觉到神智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恍惚间,许默简直有了一种快要飞起来的感觉,这种感觉,当初在枯井里面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过了,但是,当时灵魂离开身体还能回去,现在如果灵魂被挤出来的话,那就真的回不去了。

    李霄看了看脸色异常痛苦的许默,冷笑了一声:“不行,你要是死了的话,我们岂不是亏大了吗?”

    说完了这句话,李霄马上就从身上掏出了一个瓷瓶,这个瓷瓶是白色的,看上去非常的精致。

    “我可是好心一片啊,只是,你好像不理解呢!”李霄喃喃自语道。

    一边说着,李霄一边就掐着许默的嘴巴,准备将瓷瓶里面的药倒进许默的嘴里。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许默”开口说话了:“小子,你想干什么,要与我为敌吗?”

    这个声音明明是从许默的口中说出的,但是,却完全不是许默的语气,而是一种高高在上的不屑语气。

    “哼!”李霄冷哼了一声:“被封印了几十年的时间,还那么狂?就算是与你为敌,你还能怎么办呢?”

    说完了这句话以后,李霄便将瓷瓶里面的红色药丸抖了一颗进入许默的嘴里,随后,许默便趴在地上开始咳嗽:“咳咳…;…;到底是什么东西,好烫啊!”

    这个时候,许默的意识已经掌握了自己的身体,吞下了药丸以后,许默马上就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阳气在身体中乱窜,连忙想要将药丸吐出来,但是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李霄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真是不识好人心啊!我的药蕴含了大量的阳气,对于阴邪之物有很强的克制作用,但是你现在却想要吐出来,难道你想要被夺舍吗?”

    听到了这样的话语以后,许默的脸上顿时出现质疑的神色:“你会那么好心?我感觉这件事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李霄耸耸肩,随后将手里的瓷瓶扔到了地上,随后淡淡的说道:“你身上的阴气实在是太多了,待会儿就会发作,吃不吃,就看你的了,我可是不想管太多,本来看你还是一个是非分明的孩子,没想到居然冤枉我!”

    说完了这句话以后,李霄便面无表情的离开了这里,许默看了看李霄离去的身影,张开口却什么都没有说,他看了看被扔在地上的瓷瓶,心中有些怒气。

    “这就是嗟来之食吗?被施舍的滋味,果然不简单啊!”许默无奈的说道。

    随后,许默便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此时,许默体内出现了一股非常强大的阳气,而后脑勺开始扩散的阴气,马上就出现了被压制的趋势,有了这样的结果,许默才总算是放下心来。

    许默没有捡起地上的瓷瓶,而是向着家的方向慢慢走去,嗟来之食,别人能够用生命选择放弃,那么他也一样可以。

    而在这个时候,李霄却躲在黑暗之中冷笑着:“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能扛,该吃的药,就一定要吃下去。”

    李霄非常的清楚,当阴气侵袭进入身体的时候,感觉到底有多么的难受,现在许默能够忍住,但是,一旦他身体里面的阳气消耗得差不多的时候,那时候,就不是他想不想选择的问题了,而是必须要选择。

    走出了很远的距离,许默还没有回头的意图,而李霄也并不着急,就在黑暗中慢慢的看着。

    @●酷Z匠T、网唯"一正{m版e,,其他d都是N盗●|版!9

    就在许默走进一个小巷子的时候,药丸里面的阳气总算是消耗得差不多了,一个阴森的声音出现在许默的耳边:“小子,你刚才没有继续吃药,真是一个错误的想法啊!”

    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许默就明白了大事不好,这个时候,他身上的真气也消耗得差不多了,想要回家?不可能的事情!

    随后,一股强大的阴气猛地从许默身后爆发出来,许默身上的真气和阳气,在一瞬间的功夫就被击散了,随后,许默的真个身体都陷入了冰冷,这种冰冷是精神上带来的,就像是处于南极一样。

    陷入了浑身冰冷的状态的时候,许默才发现自己刚才好像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嗟来之食这个成语里,别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他现在也一样需要付出生命。

    本来,许默以为自己能够随时付出自己的生命,为了能够报仇,但是真的死在了报仇的路上的时候,许默却感觉到心中的一股强烈的不甘,这种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许默艰难的回过头去,看了看金刚寺的方向,金刚寺里面还是被一篇佛光笼罩着,墙角的位置,有着能够救命的东西,那是李霄扔在地上的药,这是一种侮辱,也是一种施舍。

    现在,想要回去把药捡起来还有机会,只要吃下瓷瓶里面的药,那么他就能活下去。

    但是,这个时候,许默却忍住了生命带来的诱惑,感叹道:“我真是无可救药了!还是那么的婆婆妈妈!”

    说完了以后,许默便将头牛了回去,向着家的方向缓缓走去,口中却没有念佛经,而是念着《正气歌》:“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行。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以前读了文天祥的事迹的时候,许默心中总有一些不解,明明改朝换代就在眼前,文天祥要是投降了,那不就是最好的选择吗?元好问还不是一样投降了,虽然背负了骂名,但是只要心中无愧就好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许默才发现文天祥当时为什么会宁死也不愿意投降。

    有些事情,没有选择,只能前进,就像现在他的处境一样,别人施舍的东西,吃下去的话,还有什么脸面去见杨静?明明这些人就是杀害杨静的幕后黑手,仅仅因为别人给自己吃了药,就感激的话,那还有没有一点立场了?

    而在这个时候,黑暗中的李霄,听到了许默一边念着正气歌,一边远离金刚寺,心中却有些触动:“没想到这小子还真的挺有骨气的!”

    刚刚这样想着,忽然间,许默摇摇晃晃走着的身体一个踉跄,居然倒在了地上,算下来,许默能够坚持道现在,而且没有外力的帮助,意志力也算是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