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从艺术家开始 > 第232章 一言难尽

第232章 一言难尽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何止不差,可以说是精良。

    一般的雕塑家,可能连肖像的形体,都塑造不像,更不用说雕像的精神、灵魂啦。

    但是段嚣的作品,已经达到了形神兼备的状态。

    雕塑的对象,那是一位大学者、思想家,所谓为了展现这方面的特质,段嚣的雕像身上衣服比较考究,一身学士袍服。眉宇间的神态,十分的收敛。唯有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冒着火焰一般的光。

    真的是光。

    白叶换了个角度打量,确实在雕像眼珠上,看到了折射的反光。这说明了,段嚣在铸造雕像眼睛的时候,肯定经过了打磨。或者使用了别的手段,让眼睛莹亮生光。

    恰恰是这点光,让人观看雕像的时候,觉得雕像变“活”了,在指引蒙昧众生,走向正确的道路。

    这样的作品,十分的传神。

    也难怪,段嚣按捺不住得意之色,觉得稳操胜券。

    然而不等白叶开口,附近有人欣喜道:“咦,白叶,这个就是你的雕像作品吗?”

    在说话之间,一行人从附近走廊,拐了过来。

    说话的就是袁瑞,他带着一群学者、名人,二三十号人,浩浩荡荡,气势非凡走来。

    “袁馆长。”

    陆怀庸错愕:“你们不是在参加图书馆么?”

    “参观完了,准备转道去会议室,恰好听见你们在聊天,所以拐过来看一眼。”袁瑞的目光,落在雕像上。审视片刻,眼中也有几分满意之色。

    秉着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心态。他也没打听白叶的作品,究竟是什么模样。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不错嘛。

    袁瑞欣然的模样,落在了众人的眼中。黎胜等人自然是喜出望外,而陆怀庸却头皮发麻啦。

    凡事最怕先入为主,要是袁瑞满意这件雕像,哪怕一会儿,看到了白叶的作品。如果两件作品相当,恐怕袁瑞秉承第一印象,对段嚣的作品更为欣赏。

    正是明白了这点,黎胜才会狂喜。

    与此同时,一帮学者也注意到了雕像,乍看就眼睛一亮。他们纷纷走过去,把黎胜等人挤开一边,驻足观赏。

    有人一边看,一边打趣道:“袁老,你不厚道呀,都没告诉大家,还准备了这件东西。早知道的话,我们也准备一二。”

    “现在知道,也不晚嘛。”

    袁瑞笑道:“你书法不错,一会儿写个条幅。对了这件事情,记得保密哦。”

    雕像的原型,由于坐轮椅有些不方便,直接从电梯上去啦。

    “嘿,还想搞什么惊喜么?”

    一个老人笑道:“不过你确实有心了,今天是他的寿诞,大家心里有数,肯定会配合你。”

    旁边众人纷纷称是,其中一些人眼里,也有几分羡慕之色。

    毕竟在活着的时候就雕塑,而且还能得到诸多学者、名流认同,本身就是无上的荣耀。不过当他们想到了那个学者的生平事迹,这些人也释然,心平气和,羡慕不来。

    在一众学者,感叹连连之际。

    段嚣也忍不住激动的情绪,颤着声音道:“袁老,这是我的作品,我亲手铸成的雕塑”

    这是他的心血,也是他的荣耀,绝对不能让大家误会,被白叶窃取自己的胜利果实。

    “嗯?”

    声音不对,袁瑞回头一看,发现说话的不是白叶,而是一个陌生的年轻人。这让他有些迷惑,不禁看向了白叶,眼神流露咨询之色,仿佛在问,这是怎么回事?

    “袁馆长”

    陆怀庸急忙道:“这个小伙子,也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你委托白叶制作雕像,就自己私下做了东西抬过来。这分明是”

    他终究没说碰瓷两字,而是顺手一指:“您老看,白叶的作品,还在角落搁着呢。打算掐好了时间,才往会议室送去。”

    咦?

    这事

    有趣了。

    一群学者微微一怔,目光随之一转,表情不一。以他们的阅历,也不需要怎么思考,基本上就明白了这事的猫腻。

    对于此事,有人反感,有人无所谓。反正多数人,没什么反应,而是看向袁瑞。毕竟这样的事情,只有袁瑞这样的“主人翁”,才有资格处理,其他人保持沉默,那是最明智的选择。

    不是白叶的作品。

    袁瑞眉头轻皱,现场一阵沉寂。

    哪怕是傲气的段嚣,在这个时刻胸口起伏,似乎有话要说,但是最终没说出口。因为在袁瑞的旁边,他清晰的感受到了,袁瑞轻瞟过来的眼神,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压力。

    这是大人物的气场

    科学一点,就是心理层次的压制。毕竟段嚣现在,也算是有求于袁瑞,希望得到他的肯定,力压白叶一头。

    在心理上,他肯定矮了袁瑞一头,怕自己出声打扰,惹来了袁瑞的反应,所以才觉得有压力。

    所以短暂的十几秒钟,却让段嚣有点度日如年的感觉,他的额头微微冒汗也不自知。

    这时候,袁瑞转过身,不再看段嚣的作品,而是走进了休息室,打量着蒙着厚布的雕塑。

    “这么神秘吗?”

    袁瑞笑了下,直接伸手把厚布扯开了。

    白叶的雕像,立刻映入他的眼帘。才看了一眼,他忍不住退步,脸上露出了惊异之色。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纷纷涌入休息室,差点把狭小的空间塞满。在不同的角度,看到雕像的一瞬间,众人也掩盖不住惊讶的表情。

    “这个是”

    “什么东西呀?”

    “根本不像啊。”

    有人开口了,充满了质疑。

    因为与段嚣的雕像相比,白叶的作品出人意料,颠覆了他们对于那位大学者的印象。

    可以说,从形象上来看,这似乎是一件失败的作品。

    因为众人需要仔细地打量,才能够从雕像的五官,依稀找到一些与学者相似的形态。仅仅是五官形似罢了,主要是雕像的造型,让大家接受不了。

    同样是站立的雕像,段嚣塑造的形象,谈不上多么的伟岸,最起码身体挺拔,仿佛迎风古松,透发高峻之气。

    这是大家理想中,大学者该有的气度。

    但是白叶的作品呢,雕像造型简直是一言难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