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重生之鬼王归来 > 第2453章 南州

第2453章 南州

作者:流浪的法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南州!

    张大灵见到了吴三刀。

    此时的吴三刀再不是过去的那个二十几岁,一把刀战四方的血气青年,他已经四十几岁,在几年前,他还是意气风发的一方堂主,但秦继掌权后,首先搞的就是他们这些元老,吴三刀、赵德柱这些秦羿的心腹,自然是首当其冲,几乎被打压的抬不起来了。

    吴三刀因为掌握着实权,又是好战派,更是惨遭秦继所忌,卸掉了堂主权利后,更是直接以修养身体的名义发配去了乡下,四十来岁就开始了养老生涯。

    吴三刀也看得开,秦继不让他掌权,不让他出山,他就每天在山间的园子里种种菜,养养花,日子倒也过的轻松。

    当然这只是表面现象,有关于秦继的倒行逆施,吴三刀耳内的风声就没断过,只是他空有一腔热血,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去解决,也只有徒叹伤悲。

    “刀爷,有人要见你。”

    负责吴三刀衣食住行的是一个叫婉柔的中年美妇。

    “不见,就说我吴三刀废人一个,找我也没用,让他们回去吧。”吴三刀琢磨着是南州那些老部下又来痛诉秦继,索性眼不见心不烦。

    他能做什么?

    什么都做不了,连张理事这样的能人都遭了秦继的毒手,这个疯子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他吴三刀就算是跳出来,只会徒增流血,害人害己。

    “这个人,你肯定相见。”婉柔笑了笑。

    “三刀,怎么,连我都不想见了?”一声爽朗的大笑声从篱笆外传了过来。

    阳光有些刺眼,吴三刀眯着眼望去,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又像是一场梦幻。

    他看到了张大灵。

    黑发黑须,道袍飘扬,就像是他二十几岁那年在南州初见时一样,充满着精气神,是如此的龙精虎猛。

    “张理事,我不会是在做梦吧?”吴三刀放下手中的花洒,不敢相信问道。

    不是说张大灵已经被秦继杀了吗?在内部这个消息早已不是秘密,但眼前这一幕又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我还活着吧?”张大灵笑容依旧。

    没想到,是真没想到。

    “张爷,您不是被吴三刀……”吴三刀上前捏了捏张大灵的手脚,确定都是真实的,自己并不是在做梦。

    “地狱追随侯爷多年,总得有点长进。没错,过去的张大灵已经死了,从今天起,我又是那个充满战斗力的青云观道士。”

    “三刀,是时候复出了。”

    张大灵朗声笑道。

    他的须发变黑,是因为他彻底抛去对秦继的仁慈,对秦文仁夫妇的愧疚,秦继手下的那一刀带走了他的傀儡之身,也让他活通透,活明白了,解除了所有的心结。

    如今的张大灵是崭新的存在。

    “天下大势,你是知道的,仅凭我的那点人望,与秦继相斗无疑是蜉蝣撼树,难有大用。”

    吴三刀摇了摇头,满脸苦笑。

    “侯爷回来了,你还在等什么?武县都已经打响了第一枪,如今侯爷召集天下群雄云集东州,就差你吴三刀了。”

    “你的南州可是侯爷的南天一柱,这场复秦之战,若是少了你,将变得毫无意义。”

    张大灵铿锵道。

    “侯爷回来了?”吴三刀浑身在颤抖。

    他听到了久违的心跳,鲜血在沸腾,整个人就像是瞬间被激活了。

    这世上也只有秦侯能激活他吴三刀了。

    “是的,回来了,不仅仅回来了,侯爷已经成仙,如今整个三界都是侯爷执掌。”

    “洗涤乾坤只是时间问题,三刀,很庆幸你还在,咱们还有并肩作战的机会。”

    张大灵我这吴三刀的肩膀,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好,我干,张理事,你就说要我怎么做吧。”吴三刀不再犹豫。

    “先占据南州,然后,在东州集合,恭迎侯爷,仅此而已。”

    张大灵道。

    “好,是时候夺回南州了。”吴三刀恢复了霸者本色,目光中透着浓浓的杀意。

    ……

    南州堂口。

    作为昔日吴三刀一口说了算的地盘,秦继对于南州这块山清水秀之地格外的重视,为了彻底打压吴三刀,他几乎对南州堂口来了个大换血,不惜从其他各堂口调来新锐组成了如今的南州堂。

    南洲堂的堂主叫蔡正,是老鬼的亲信,也是秦继的本部弟子。

    秦继真正信任的只有老鬼的弟子,甚至连自己新打造的大秦军都心存警惕,但他不知道的是,蔡正效忠的人只是老鬼。

    不过在老鬼与秦继同坐一船的时候,这两者没有什么区别。

    蔡正到了南州以后,除了大肆的驱逐老秦弟子,更是把南州的各种税收近三成揽进了自己的腰包。

    如今的堂州堂口,是仿照米国白宫打造,不,甚至是比白宫还要辉煌气派。

    曾有内部检查弟子对这事做了专门的反应,但秦继不以为然,他觉的一个喜欢炫耀,好大喜功的人,说明他有利禄之心,这样的人反而好掌控,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也导致其他堂口的堂主有样学样,全都以高大上讨好上方,浮夸秦帮的辉煌。

    实际上这些钱都是从百姓与当地企业的腰包里抠出来的,在南州,蔡正被称为蔡阎王,一般被他盯上了的企业,基本上难逃一死。

    曾经有人为了躲祸,逃到了国外,就这蔡正都没放过,亲自派人去国外把那老板给抓了回来。

    他也不杀,只是强迫人在南州继续做生意,按照他的规矩来。

    如此一来,在当地的企业家都知道逃不掉,躲不了,只能是暗无天日的为蔡正所控制。

    蔡正这会儿正翻看着财务报表,与会计盘算着今年的收成。

    “李清啊,你算算咱们今年能有多少?”蔡正叼着雪茄,躺在老板椅上,懒洋洋的问道。

    “今年利润比去了多了一成,有十三个亿,其中有三成是从大秦医药厂下属药房那边提价分成所得,另外六成是各地企业交的税收,还有一成是各商铺街道的保护费。”

    会计李清亦是大喜道。

    “嗯,这个保护费收的是时候啊。你就说我们这些当打手出家的人,收保护费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六成交上去,再抽出一成专门给师父,剩下三成咱们自给儿留着。”

    “往哪打,你是知道的吧。”

    蔡正笑眯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