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重生之鬼王归来 > 第2463章 天仙

第2463章 天仙

作者:流浪的法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得不说,金复秦的鼓动能力确实很强,这要是往日武县这帮弟子肯定会三思,甚至不敢再妄动。

    但现在不一样了,他们背后有秦侯支撑,那才是真正的秦帮帮主。

    他们不是抵抗秦帮,而是清君侧,为侯爷清除秦继这帮奸邪小人!

    是以,等待金复秦的只有无尽冷漠、充满仇恨的目光,那些目光令金复秦头皮一阵发麻。

    “金复秦,你们金家本就是被侯爷处置的罪族,如今秦继不仁,你不思悔过,反而变本加厉的作恶,今日便是你的末日。”

    钱石光长刀指向金复秦,大喝道。

    “弟兄们,上!”

    钱石光怒吼。

    以逸待劳的武县弟子,如潮水般扑向了东州的五千帮众。

    东州来的弟子,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然而此刻,在严寒之下,他们连刀都提不稳,一个个噤若寒蝉,哪里抵挡得了。

    偏偏在琴声的控制下,他们逃跑又无望,只能如同呆瓜一样,被屠刀所教训。

    钱石光还是很人性的,在来之前,特意交代,如果不是生死相搏,尽量不夺人命。

    所以弟子们挥刀也是有所讲究,都是奔着手脚去的,只废不杀,只惩不绝。

    在一片凄厉的惨叫声中,五千弟子无一例外,全都被卸手卸脚,血流广场。

    金复秦一看这架势兜不住了,在二雷的护卫下,拼命的往站内跑去,他很清楚,只要上了火车,一关车门就安全了。

    他很顺利的上了车。

    亲自冲进了驾驶室,冲架势火车的司机大吼道:“狗娘养的,还愣着干嘛,赶紧开动啊。”

    然而随着他在背后轻轻一拍,司机直挺挺的趴在了驾驶台上,竟是早已气绝。

    “玛德,你们俩谁会开车?”金复秦问道。

    二雷也是傻眼了,他们平日里也是养尊处优,谁吃饱了没事去学开车?

    两人唯有摇头。

    “砰!”

    钱石光提着长刀,很快就追了上来,隔着玻璃门窗冲金复秦大吼道:“金贼,快快下车受死,你跑不掉的。”

    “咋办,咋办。”

    金复秦向二雷看去。

    二雷这会儿心里也有些发慌。

    今儿这一切太邪了,再加上刚刚广场那一幕,着实也吓着他们了。

    毕竟不管有没有修为,谁都不想死啊。

    “大哥,我看走是走不掉了,这毕竟是他们的地盘,干脆跟他们拼了,只要杀了那个带头的,这帮乌合之众自然就散了。”

    雷王目中凶光一现,狠狠道。

    “二弟说的有道理,眼下也没别的法子了,只能血拼了。”

    雷霸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砰!

    雷霸一脚踢开了门,三人走了下来。

    “钱老弟,钱老弟,咱们好歹都是秦帮弟子,有什么不能商量的。”

    “你不过就是灭了我那个不成器的堂弟,那小子向来飞扬跋扈,早就该受教训了。”

    “你放心,这事我不再追究,咱们这事了了,你看咋样?”

    金复秦还是决定谈谈,主动凑了过来,笑嘻嘻的讨好道。

    “呵呵,你不追究我,我要追究你啊,你金家人吸了老百姓这么多血,我要放了你,天理不容。”

    钱石光冷笑道。

    “不就是钱嘛,好说,你开个价,我给就是了。”

    金复秦还以为钱石光是想要敲诈他一笔,赶紧拍着胸口道。

    “金复秦,你真想赎罪只有一条路。”钱石光笑道。

    “什么路,钱老弟快说。”金复秦大喜道。

    “用你的命向东州百姓偿还。”钱石光道。

    金复秦一听,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然后指着二雷道:“金复秦,兔子逼急了还咬人,这两位是宗师雷家兄弟,你要逼人太甚,先死的就是你。”

    “是吗?那就让你的两位宗师放马过来啊。”

    钱石光不屑一笑,没有丝毫的惧意。

    从天降异象开始,他就知道秦侯已经成神成仙,就凭区区宗师,弹指就可斩杀,何用惧怕?

    金复秦一看他这架势,心里更没底了。

    但事到了这一步,就是硬着头皮也得上,他唯一能指望的也就是二雷能杀出一条血路,助他回东州了、

    “两位宗师,今日就全靠你们了。”钱石光拱手拜道。

    “让我来,这小儿口出狂言,老子早就想灭他了。”

    雷霸脾气暴躁,拳头一亮,夹杂着雄猛的罡气往钱石光面门轰了过去。

    钱石光也就是个半吊子,连内炼都算不上,哪里抵挡的上,不过他倒是不俱,知道秦侯既然答应了会来,自然会在暗中保护他。

    他见雷霸的拳头中,电光雷动声势骇人,索性挡都懒的挡了。

    轰!

    雷霸自信满满的一拳并没有轰碎钱石光的头颅,相反,他只觉的拳锋像是打在了定海神针上,整个拳头传来了一股剧痛。

    啊!

    雷霸惨叫出声,待收回拳头一看,指节的骨头都突了出来,鲜血淋漓,怎一个痛字了得。

    而打伤雷霸的,竟然是一枚小小的硬币。

    “是,是谁?有种现出身来。”

    雷王一看兄长受伤,四下张望惶恐大吼道。

    纪萱然缓缓走了出来,白衣胜雪,不沾染半点凡间尘埃,那张天仙般的面孔,此刻如冰霜般冷漠。

    “臭娘们,是你打伤了我兄弟?”雷王大喝道。

    话刚落下,纪萱然只是微微一拂袖,两人之间尚且隔着数十米,啪!的一声,雷王脸上已经多了一记巴掌印,整个人在空中打了好几个滚,重重的砸下了月台,哎呀惨叫一声,吐出了满嘴带血的碎牙。

    “你,你到底是人是仙?”雷霸一看,吓的半边魂都飞了。

    他们兄弟宗师无疑,但在纪萱然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这是何等修为?

    神炼,还是秘境高手?

    武县这小小的地方,怎会有如此高手?

    “我是谁不重要,你们助纣为虐,该诛。”

    纪萱然杀他们都嫌脏了手,隔空屈指一弹,震碎了这二人的丹田,然后身形一闪,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外。

    “我的天,神仙显灵了吗?”

    钱石光等人皆是一脸的惊讶,在惊叹纪萱然美貌的同时,更对她绝世修为充满了敬畏。

    “金复秦,嘿嘿,这下你手上的牌应该都用光了吧。”

    钱石光森然一笑,走向了金复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