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重生之鬼王归来 > 第2460章 没什么不敢的

第2460章 没什么不敢的

作者:流浪的法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钱石光看着面前的青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有他在,秦继不敢动自己?

    开什么玩笑,那可是秦继,天下间最有权势的人,杀人不过是点点头而已的事。

    他是什么人?

    竟然敢说如此大话?

    钱石光觉的这是他这一生听到最有趣的笑话,但迎上秦羿的目光时,他又笑不出来。不知为何,这个少年说出来的话,就像是山岳一般沉重,哪怕明知道很可能是一句戏言,却依然教人不敢有丝毫的质疑。

    “小兄弟,说真的,这一点都不好笑。我不知道你了不了解秦继,但据我所知,在华夏大地,还没有能跟他掰手腕的人。”

    钱石光苦笑道。

    “是吗?那这个够资格吗?”

    秦羿手一扬,一张金色的帖子砸在了钱石光的怀里。

    钱石光一愣,金帖他真没见过,那是秦帮上层才能有的。据他所知,秦侯这一辈隐退后,如今拥有金帖的只有两人,一个是秦帮帮主秦继,另一个就是秦继的父亲程苦。

    这年轻人怎么会有金帖?

    莫非如今的骗子一个个胆大包天,都敢骗到他这个地方堂主头上来了?

    带着怀疑之心,钱石光谨慎的打开了金帖。

    当他看到帖子里的拜名时,钱石光惊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帖子上的这两个字杀伤力太大了,就像是一道光芒照亮了黑暗的夜空,如果说当今世上还有谁能管制秦继,非此人莫属。

    江东秦侯!

    钱石光连忙合上,双手举着金帖过头顶,拜道:“学生钱石光拜见秦侯上尊。”

    为何要自称学生?

    当初秦羿成立大秦林业公司的时候,临走前,给当时的秦帮堂口年轻弟子上了一堂课,教他们心存仁义,时刻以百姓为重等,自此,那一批的百十个老弟子亦是对秦羿行师尊之礼。

    钱石光一时激动,以尊师之礼相称并不为过。

    “能心念百姓,有情有义,倒是没有枉费我当年的一番心血,你且回去,先扣押金飞,然后静待我的指令就是。”秦羿吩咐道。

    钱石光大喜,欣然领命。

    有了秦羿在,何止是小小的林业公司能保住,就是整个天下都会荡涤一新。

    ……

    金飞此刻在堂口内大发雷霆,他刚刚还在跟钱石光谈钱呢,这小子一眨眼就把林业公司账上的钱全给转走了?

    两千多万不算多,但尼玛敢当着他这个特使的面,私吞公司账上的钱,而且还是在明知道有财务警报的情况下,当老子是空气还是傻哔呢?

    自秦继整合公司,建立起独特的财务系统一来,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公开的卷钱,这不是找死吗?

    秦继当即责令东州堂口对此事彻查。

    金复秦正忙着抓人呢,接到程豪的指示,登时那叫一个恼火啊。还以为是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堂弟在武县闹了事,一通电话把金飞骂了个狗血淋头。

    金飞被骂的一脸懵逼,待回过神来,当即召唤了随从,把副堂主叫了过来。

    “玛德,钱石光这狗娘养的去哪了,赶紧把他给我找回来。”金飞指着副堂主的鼻子痛骂道。

    副堂主不解问道:“金专员,出什么事了?”

    “出什么事了?钱石光把林业公司的钱给卷走了,还赖在老子头上,今儿要不削了他脑袋,我怎么向上方交差?”金飞咆哮叫道。

    “卷钱?不会吧,钱老大向来仁义,不会做这种事啊。”

    副堂主更是不解了。

    这时候一个小弟凑了过来,在他耳边轻语了几句,副堂主拿出手机顿时一脸色变。

    原来就在刚刚不久,他们的账上多了一笔钱,虽然不多,但亦大致明白了钱的来路,钱石光把公司的钱全都分给了他们。

    “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小子心够黑啊。”金飞唾骂道。

    他确实有敲钱石光一笔的打算,可问题是,钱没捞到,还挨了上头一顿骂,这理跟谁说去。

    金飞第一反应就是找到钱石光,把钱给吐出来,秦继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钱石光敢在这时候顶风而行,怕是多半要被当做典型给处决了。

    “还愣着干嘛,给我全城去找人,老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金飞大喝道。

    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了一声大喝:“不用去找了,老子在这。”

    只见钱石光领着一行心腹弟子,神色肃穆的走了进来。

    “呵呵,钱石光你可以啊,连总公司的钱都敢下手,老实点把钱吐出来,我或许可以饶你不死。”金飞素来骄横惯了,自然没个好声气。

    “钱是我们弟兄辛辛苦苦挣的,那是他们该得的一份,金飞,你小子出了名的吃卡拿要,仗势欺人,根本没资格做我秦帮弟子。”

    “不,不仅仅是你,包括秦继,所有有违侯爷大志的人,都不配为秦帮子弟。”

    钱石光指着金飞,怒吼道。

    心头数年来的那口怨气,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了。

    自从秦继进行什么狗屁整改一来,弄得是天下民不聊生,就连他们这些堂口的弟子,也是举步维艰。

    不为虎作伥,便只有苟且而活,完全活不出过去秦帮人的血性。

    而今天这一切都将改写,他钱石光活了,秦帮也要活了。

    金飞双眼瞪的滚圆,浑身瑟瑟发抖,一种无言的恐惧席卷了他,令他呆在原地,一股子的火气、凶气全都给镇没了。

    在秦继的高压期,对秦帮各堂口的管制近乎铁腕,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直呼秦继其名,并公然叫嚣秦继不够资格的。

    当这股反抗的怒火熊熊燃烧起来,金飞这等弄潮儿很快就被吞没了。

    “钱石光,你,你大胆,你特么疯了吗?”金飞叫了起来。

    钱石光冷笑了一声,“我没疯,疯的是秦继,非要把天下人逼上绝路,金飞,我现在宣布,你已经被扣押了。”

    “你,你敢!”金飞惶恐的退了一大步,连声呼叫护卫。

    “我连秦继的钱都敢拿,还有什么是不敢的?”

    “来人,把他们都给抓起来。”

    钱石光狠狠甩了金飞一巴掌,下令道。

    秦帮弟子立即上前扣留了金飞与他带来的十几个东州本部弟子,金飞这几日作威作福,早就让众人看他不爽了,登时将金飞锁了个结结实实。

    “钱石光,你,你这是在谋反,就凭你这小小的堂口,一旦我大哥知道了,大秦军出动之时,就是你自寻死路的那一刻。”

    金飞跪在地上,不死心的咆哮。

    “是吗?”

    “那索性我就表示一下决心,等他们来灭我。”

    钱石光拔出匕首,神色一冷,刺入了金飞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