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天下剑宗 > 第2368章 路之遥,不知险

第2368章 路之遥,不知险

作者:孤月浪中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弟子明白了。”

    陈尘神色认真的说道。

    茅清雨的神色之中浮现出一丝笑意,说道:“如此,即便是我死也是可以安心了。”

    陈尘的神色一变,说道:“师父,难道你的伤真的是没法子了吗?”

    茅清雨笑着说道:“这个我也不是清楚,所以我决定在最后的日子之中出去走一走,说不准还有一线生机。”

    陈尘神色一变再变,他此刻显得束手无策,即便是他再有心力,也是于事无补。

    茅清雨笑着说道:“现在我心中牵挂的事情已了,也该是出去走一走了,记住不要为我被悲伤。”

    言语落下,茅清雨一步踏出,便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师傅”

    陈尘思绪纷飞,心中百般不是滋味。

    ——

    半个月之后。

    一条消息传来。

    茅清雨拼死斩杀了神庙使者胡振,斩杀苍穹殿的众多高手二十三名,最后精血耗尽而死。

    老可汗想要回到草原,可是偏偏有许多人不想让老可汗返回到草原。

    一直以来,老可汗都是草原的顶梁柱,神庙与苍穹殿绝对是不会坐视老可汗返回到草原,即便是李奇锋连同众多高手护手也是不行。

    李奇锋眉梢一动,对着蠢蠢欲动的光明府众人说道:“稍安勿躁。”

    目光看向不远处的拦路者,缓声说道:“你是何人?”

    那身穿青袍背负长剑的瘦高男子,神色蓦然,缓声说道:“神庙韩约。”

    李奇锋道:“你来为何意?”

    韩约道:“我来斩杀草原的可汗。”

    李奇锋笑着说道:“你觉得你有这样的能力吗?”

    韩约神色平静的说道:“当然。”

    笑意敛去,李奇锋的神色之中浮现出一丝寒意,出声说道:“一个人做不到。”

    韩约面无表情的说道:“现在只要我拖住你们。”

    李奇锋冷声说道:“这恐怕你也是难以做到。”

    言语之间,李奇锋周身流转着强大的剑气。

    韩约眉头一皱,背负在身后的长剑陡然出鞘,一道细狭流光,斩杀而出,刹那之间,尘土飞扬,草皮掀起,犹如是陆地起青龙。

    李奇锋神色平静,随手一拳砸出。

    磅礴的剑意的爆发出而出,拳头之上无尽凌厉的剑气在涌动着。

    砰。

    李奇锋的拳头后发制人,砸在韩约的胸腔之上,清脆的断裂之声传出,韩约的胸腔明显的塌陷下去,一口鲜血吐出,化作血雾,身躯无法控制的朝后倒飞而去。

    一步跨出。

    李奇锋神色平静,周身流转的剑气愈发的磅礴,对着韩约再出一掌,李奇锋只是轻轻伸出一只手,在胸口拍击,掌心灿若金石,发出极其刺人的金铁碰撞之音,韩约用他手中的剑挡在了李奇锋一掌。

    李奇锋身躯再动,来到韩约的面前。

    毫无花哨的一拳打下,砸向韩约腹部。

    这一拳砸下,没有任何躲闪的空间,拳头之上携裹着漫天的剑气,腹部乃是丹田所在之处,一拳若是落实,恐怕他定要被废去修为,身躯强行扭转,韩约伏下身子,双臂格挡在身前。

    砰——

    一拳落实。

    韩约身躯犹如是断线的风筝,朝后倒飞而去,身躯重重的落地的,卷起漫天石屑和草屑滑行着,一条很长的痕迹顿时被划出。

    李奇锋一步跨出,两道剑气迸发而出,一道剑气贯穿韩约的腹部,摧毁其丹田,一道剑气进入其胸腔,摧毁他的经脉。

    韩约神色惨白,目光看向李奇锋,震惊,痛苦,懊悔显得十分的震惊。

    李奇锋注视着韩约,轻声说道:“劳烦你给后面追杀的神庙告诉一声,有多少来阻止,我就杀多少。”

    轰隆隆——

    正当李奇锋转身欲要离开之时,阴沉许久的天气终究是发怒了,雷霆炸响,短短的几息之间,大雨而下。

    抬起头。

    李奇锋的目光看向天穹,雨水浇灌在他的身上。

    “贼杀的老天。”

    李奇锋发出一声怒。

    队伍再次启程。

    这一次李奇锋为了老可汗的安全,在尽可能保全剑宗安危的情况之下带出了剑宗的许多高手,与此同时,为了检验光明府到底如何,也是从光明府之中挑选了八十八名高手,来护送老可汗。

    老可汗返回草原的事情李奇锋一直在暗中进行,可是上路还不到三个时辰便是有人前来拦截,如此看来这次挑选的八十八名高手之中定然有细作存在。

    还未走出十里地。

    神庙的人再次出现了,这一次足足有三十人之数,失去一臂的唐安屠赫然在人群之中,目光阴鸷,神色之中尽是强烈的杀意。

    李奇锋的神色之中浮现出一丝笑意,目光看着由远而近的众人,缓声说道:“还真的有人来自寻死路。”

    独孤晨缓声说道:“这一次我来吧!”

    李奇锋笑着说道:“如你所愿。”

    独孤晨身躯一动,锋露剑出鞘,一剑迎上。

    最前面的一名黑衣男子身躯顿时一变,仓皇出剑招架。

    一剑落下。

    黑衣男子的身躯顿时朝下坠落而下,巨大的冲击力度砸得黑衣男子跌落向大地草原,滚出了三四个跟头,连忙翻身站起,抬起头来。

    独孤晨神色之中浮现出一丝冷笑,又是一剑斩下,轻描淡写,威力却是十分的霸道。

    “我要杀了你。”

    黑衣人的身躯冲起,手中的剑拦截住独孤晨的一剑。

    独孤晨冷笑更,锋露剑一颤,,漫天雨水随着拔剑动作震颤,颗粒分明,悬停在他周身三尺左右,整片大地被骤雨与疾风掀动。

    一上一下,对峙而立。

    “去死。”

    独孤晨吐出两个字,锋露剑斩杀而出。

    漫天风雨顿时随着他的剑而动,势如剑河倒悬,斩杀向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顿时变得十分的狼狈,以近似于屈辱的方式,在地面之上滚动着,想要躲避滔天斩下的剑威。

    独孤晨笑了笑。

    锋露剑斜撩而出。

    一道剑气顿时迸发而出,化作一条笔直的线斩向黑衣男子。

    “救我——”

    “住手——”

    两道急促的声音忽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