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终末之龙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如果你真的爱她(上)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如果你真的爱她(上)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敛声屏气地等着。他的冥顽不灵必然会招致反击,他准备好了被揍个鼻青脸肿——好在这里不是三重塔,动静大一点娜里亚就会知道,他应该不会被揍得太惨……他不会还手,但他打定了主意要让伊斯看到他的决心。

    他不能总是轻易退缩。

    当然,他可以假装顺从,继续隐瞒……可伊斯如此敏锐,他很难瞒天过海。他更不想因此让他们之间产生任何裂痕。

    他不是斯科特。斯科特身不由己,有许多事根本无法开口,可他不是。如果让什么“秘密”或“误会”横亘在他们之间,让他们渐行渐远,他才是真的蠢。

    他等待着。可伊斯并没有动手,也没有出声。他紧闭着双唇,脸上绷紧的肌肉显出隐忍的怒气……和深深的无力。

    “我其实没打算一直瞒着你……”埃德飞快地看他一眼,在不安之中小声开口,说得又快又轻,“我只是想先试一试……如果真的可以……”

    如果他真的能做到,如果那真的有用,他才能有更能说服伊斯,说服其他人的理由。

    “……你是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伊斯的声音压得很低,像是压着怒火,又像是有别的什么,“如果你是想证明那力量有多么强大,我知道得比你更清楚。巨龙曾经捕获过一个神,你以为它们是怎么做到的?它们集中自己的天赋之力,像用不同的金属锤炼出一柄无坚不摧的长剑一般,融合出一种可怕的、接近本源的力量,纯粹如火中之火,又能在转瞬间化为滔天的洪水……它没有形态,所以可以转化成任何形态,它没有规则,所以能无视一切规则——就像虚无之海的波涛。它的确无坚不摧,可它是一柄没有剑柄的剑,你要握着它,就只能握在利刃之上。或许在极短的时间里,你会觉得虽然要付出一些代价,但至少能控制它,也是值得的……直到你彻底的、完全无法抵抗地成为那柄剑的一部分,因为那力量的本质就是吞噬,它没有主人——它根本不可能被完全掌控!所以在那之后没有巨龙再愿意用这种方法……这根本得不偿失。”

    他说了那么多,可当他看见埃德抬起的双眼,他知道他一点也没能说服他——如果有必要,如果能达成目的,埃德完全不在乎成为那柄剑的一部分。

    可他在乎。

    怒火早已平息,沉重的无力感压得他胸口发闷,难以呼吸。他很清楚他迟早会彻底失去斯科特……他大概十年前就已经失去了他。他不想连埃德也失去……他能失去的真的不多,每一点都只想小心翼翼护在掌心,却总是护不住。

    他其实可以把后果说得更严重一些。他可以警告埃德,他的尝试会破坏这个世界的平衡,加速它的毁灭……可他知道不是。那最纯粹而难以掌控的力量事实上也是最平衡的力量,它能吞噬一切也能包容一切,无视任何意志而自成循环……而埃德很可能已经察觉了这一点。

    他已经骗不过他。可那真的不是一个人类该碰触的——那是连神明都会畏惧的力量。

    他都不知道埃德是怎么做到的。他显然已经找到了融合各种力量的方法,只是还没能将其淬炼得更为纯粹……他无法想象如果解决了这个问题,埃德会变成什么——或者会因为无法承受而灰飞烟灭,连灵魂都不复存在,或者会因为太过强大而被这个世界所排斥,只能孤独地流浪于虚无之海,直至化为其中的一部分。

    ……哪一种他都不能接受。

    可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他们认识了这么久,就像埃德看他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也能一眼看出埃德什么时候是可以被说服的,什么时候绝不会放弃。

    在“固执”这一点上,这家伙跟斯科特真不愧是血脉相连。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进来。伊斯盯着那一线光芒里飘舞的尘埃,忽然间疲惫又茫然。他本该是最强大的……可他到底做了些什么,又还能做什么?

    或许是因为他突然沉默下来,太久没有开口,又或许是因为他流露出的颓唐太过明显,埃德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眼巴巴地看着他,露出一点讨好的笑容。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他说,“放心啦……如果没有一点把握,我不会乱来的……真的!”

    他靠在桌边,而埃德蹲在地上,这样低头看过去,就像看着一只忐忑地摇着尾巴的小狗。

    ——就因为这样,所以他才格外地没法儿放心!

    这会儿埃德倒像是忘了在三重塔中被龙血溅了一脸时的失控。他这样不顾一切的冒险,有多少是因为那些不该存在的记忆?他该把他彻底拉出来,还是该相信他自己的选择?

    伊斯用右手捂住脸,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现在真心后悔在虹弯岛时引导埃德去感受这个世界的力量……他了解得越多,胆子就越大,也再不会像从前那样,被他轻易糊弄。

    他甚至后悔一气之下跟埃德打了这一架。就算他赢了,他能改变什么?更别说他还输了……如果连他的血都不能让埃德改变主意,还有什么能?

    “……并不是没有别的办法。”他说,“任何一种力量,在你能完全掌控时都足够强大,就像斯科特……就像冰龙能将冰霜之力使用到极致。你没有必要非得另外走出一条更危险的路来。”

    “但那可能是最快的路,不是吗?”埃德小声说,“再说,我也并没有排斥‘别的办法’啊……”

    “你只能选一种。”伊斯打断了他,恼怒地意识到他已经不自觉地在让步,“因为任何一种方法想要成功,都需要你集中所有的精神——除非你还有几千上万年的时间可以慢慢研究。”

    “那我……”埃德小心又大胆地探出他的触角,“选比较快的那种?……如果你愿意帮我,也许也没那么危险呢。你看,娜娜随便吐个泡泡就是‘最纯粹的力量’了不是吗?所以那也不是完全不能掌控的嘛……”

    “……那是它的天赋!它是条龙!”

    “而人的天赋不就是‘自由’吗?”埃德抬头看着他,眼睛亮亮的,充满希冀和恳求,“没有界限,没有终点——生命有限,却能追求无限的可能……我想试试看,伊斯……你会帮我的吧?”

    伊斯没好气地瞪着他,他从未听过有谁这样来解释“自由”,却又莫名地觉得好像也没错。

    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容易被说服?

    “……但是,首先,”他说,“你得告诉娜里亚……如果你真的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