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司宠而骄:刁蛮小道士 > 第511章 收拾收拾回府

第511章 收拾收拾回府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声音的众人纷纷转身,便见非生等人快步而来。

    走在他们中间的是被非易和非肆搀扶着的非生。

    半年未见,所说宁子初瘦得皮包骨了,那么非离便是完全瘦得不似人样,看着也让人觉得心疼。

    看着他们走来,宁子初捏紧了拳头。

    就连夏侯渊和宋修竹两人在看到非离的模样时也都是对视了一眼,并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难以置信。

    一个丰神俊朗的男子继被陈明修这一只邪祟伤得几乎没了半条命以后,又被宁府的人给种了蛊,这如何不让他们心里揪得很。

    “小主子!您终于回来了!”非易看着看着宁子初,率先开口,眼眶一片通红,语气里皆是激动和难以抑制的欣喜。

    还有什么比小主子活着回来更加令他们高兴的!

    宁子初重重地点了点头,她看着非离,喉咙滚了滚,鼻头微微泛起酸涩,“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小主子能平安回来便是最好的了!”非郢虽然看不见,但是那一双黯淡的眸子似乎也因为宁子初的归来而显得有了几分光彩。

    “对!能平安回来就是最好的了!”非易重重点头,他看着宁子初的模样,忽然心底也是一阵酸涩,“小主子,您瘦了许多,在外头吃了很多苦头吧?”

    宁子初摇头,然后看了一眼脸上挂着淡淡笑意的非离,“来,别站着,都进来坐着聊。”

    众人点头立即跟了进去。

    “都坐着吧。”走近了院子里,宁子初见众人都站着,便又说道。

    这下,他们才终于坐了下来。

    夏侯渊和宋修竹两人虽然也有很多话想问,但是,见非离这副模样,他们也如鲠在喉,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问。于是,他们便决定还是得宁子初开口吧。

    “非离身子可好些了?”坐下沉默了须臾,宁子初便将视线落在了非离的身上。每看一眼,她便觉得心底刺痛一分。

    她到底还是没能保护好自己身边的人。

    她不该将非离他们留在宁府的。

    可转念一想,若是他们也都跟着自己一起去,那他们会不会也想那些死士一样……

    宁子初不敢想。

    “请小主子放心,属下这身子并无大碍。”非离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他总是那般,在宁子初面前总是带着笑,一副什么事儿也无所谓的模样,明明他自己的心底很是难受,却还是要顾忌宁子初的心情。

    宁子初心里酸涩得很,非离这话安慰的性质居多,她哪里会相信,于是,她抬头看向非郢,“非郢。”

    非郢一听到自己的名字,便是微微抿唇,“请小主子放心,属下会想尽一切办法的。”

    这番话信息量很大,听得宁子初的心脏更像是被人用尖刺一下一下地扎着一般。

    “宁府对吗?”宁子初抬头扫了一圈众人,她眯着冷眸,眼底是难得一见的凛冽。

    这样的她,让众人有种莫名的感觉。总觉得此刻的她与楼九王甚至有几分相似。

    良久,也没有人开口。最后,还是非生猛地一拍桌子弹了起来,“是!小主子,这件事情一定是宁府的人做的!”

    他忍不了了,这些时日他们这般忍耐不就是为了避免麻烦更好地打听小主子的消息吗?现在小主子回来了,他不想再忍了!

    那一群狼心狗肺的宁家人的账,他早就想跟他们清算了!

    “好!”宁子初捏了捏拳头,“你们放心吧,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绝对不会!

    “子初,你想做什么?”夏侯渊和宋修竹两人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宁家那伙人他们也早就看不习惯了,如果宁子初下定决心要跟他们做个了断,那他们自然是赴汤蹈火一起去惩罚恶人的!

    “准备准备,明日回宁府!”宁子初没有细说,但是眼底的杀意不言而喻。

    “子初,你那大哥看起来可不好对付。”宋修竹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微微蹙眉,有些担忧。

    听宋修竹这般提醒,宁子初也是蹙起秀眉。

    宁越廷在外多年,上一次回来之后,她便觉得他整个人都给人一种诡秘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有些熟悉,但是,即便如此,宁府她也是一定要去的。

    “非离身上的蛊虫来得诡异,据我所知,宁府上下之前可并没有人懂得这种诡秘之术。我怀疑……”一个名字卡在喉咙里呼之欲出,宁子初秀眉蹙得更紧了几分。

    “你怀疑宁越廷?”夏侯渊瞬间明白了宁子初话里的意思。

    “我倒是觉得子初的怀疑很有可能,宁越廷给人的感觉就挺诡异的,若是他这几年出去学会了蛊术也未必不可能。”宋修竹想了想,表示对宁子初话语的同意。

    “若真是宁越廷,那他与巫族脱不开关系!”导致他们这几个月经历的所有苦痛的源泉就是巫族,只要一想道巫族,宁子初眸子深处便是掩盖不住的寒意。

    夏侯渊和宋修竹对视一眼,看来事情的发展还真是越来越复杂了。

    皇族、宁府、穆郡王府和巫族,这四个势力之间的联系看来可比他们所想的要更加的错综复杂。

    “那我们要不要现在回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夏侯渊心底的怨念可没有比宁子初少,只要一想到能够回去报仇,他心里就别提有多激动了。

    “收拾收拾,回宁府!”宁子初‘唰’地站起来。

    非肆等人也跟着站了起来,“小主子,属下等陪您一起去!”

    “您一个人去,属下等不放心。”非易也立即补了一句。

    这话听得夏侯渊和宋修竹就不乐意了。夏侯渊瞪了非易一眼,“什么叫子初一个人去,我俩不是人了?”

    “不是,属下的意思是……”这下非易有些尴尬了,他本意并非如此。

    “行了行了,我懂我懂,瞧你吓得。”夏侯渊摆了摆手,他就是跟非易开个玩笑。

    宁子初知道非肆他们是担心自己,她思忖了片刻说道:“那就非肆随我们一起去吧。”

    “小主子!”虽说宁子初还是同意人跟着了,但是只有非肆一个人,他们还是不放心。

    “别急,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吩咐你们去做,不会让你们闲着的。”宁子初睨了几人一眼,淡淡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