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仙宫 > 第九百零三章 句芒往事

第九百零三章 句芒往事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七日之后,叶天每天的出拳次数已经是一个极其惊人的数字,甚至两句芒都觉得很好的时候,但是叶天却仍旧每天都打拳,而且长此以往从未间断过。

    这一下连句芒自己都觉得将不屈教授给叶天是个很好的选择,现在的他已经没有最初的虚弱,甚至在有一次叶天挥汗出拳之时,想要趁着裂缝宽松之时逃出生天,但是就在句芒的身体出现在神木之外的瞬间,神木却瞬间幻化出一只大手将句芒再次硬生生抓了回去。

    从那之后,句芒似乎再也没有了想要出来的想法,甚至对叶天的出拳次数也没有了观看和指导的兴趣,而且对于嫩芽的成长状况再也没询问过,只有叶天跟他说的时候,他还是会抬眼看看,但明显神情冷淡。

    直到一次外面出现了众多的呜呜声,叶天躲在里面什么都无法看到,但是声音却不断的传来,让叶天的身体在瞬间紧绷了起来。

    没有任何的意外,当叶天得知外面是沙尘暴之后,转身对着神木一顿连拳,一时间整个木墙都开始颤抖,没有哦一点点的作假,句芒看着叶天的进步,心中也是一阵欣慰。

    但是这一切都有个度,过了度只会带来灾难,甚至让之前的成就化为乌有,这些句芒全都知道,但他却没告诉叶天。

    究其原因,也就是一路风順将会让叶天的基础变的虚浮,而且遇到真正的修炼高手,这样的场景一旦出现就会让对方找到漏洞,从而在很短的时间内将自己击倒,如果是生死搏杀,那么就不是输赢的问题,而是让所有的努力都会在死去的瞬间全部失去。

    句芒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在很早很早之前,在初步悟出这套拳法之时,由于不加节制,让拳法没有受到一点点的挫折,就是他自己都没有受到过冲击,但是这样的顺风顺水却成为了他以后难以跨越的鸿沟,那时候的句芒看着自己的对手在出手的瞬间就将自己击败,心中的失落该有多么的强烈,但是已经成为了过去。

    而且后来还是依靠自己的实力将这些不足全部弥补过来,而且为了所谓的名声,将那个跟自己切磋之人亲手化为齑粉,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在所有的事情中,他最看重的就是名声,直到后来才明白,这些名声根本就是虚妄,只会影响修道之心。

    因此,在看到叶天修炼不屈时的顺利,句芒反而没有说一句提醒的话,而是在冷眼旁观,甚至刻意在他询问修炼经验之时刻意让他走弯路。

    这些弯路句芒走过了,他不想让叶天继续再去够,所以只能在他最初的时候就先吃一些苦头,而且对于神木的了解恐怕没有人比句芒更清楚。

    因此在叶天再一次练拳之后,神木的墙壁之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而句芒在黑洞出现的瞬间就决定让叶天进入。

    所以,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当叶天的身体消失在黑洞中的时候,一道禁制出现在洞口之上,而叶天也发现了句芒的动作,当下看着叶天咬牙切齿的样子,只是送上一个温馨的笑容。

    叶天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那种感觉很不好,但是他不能反抗,先不说句芒有没有让他以身涉险,就是授艺的这份恩情他也不能把现在的危险归结到句芒头上。

    但是,句芒接下来的话却让叶天眉头紧皱。

    “小子,你以为这些东西这么容易就能拿到手么?我是有条件的,没有任何条件的好处,这个世上会存在么?”句芒看着叶天,身体上的黑色妖邪之气再也没有了隐藏的必要,而且他的身体慢慢的出现在了木墙之外。

    “再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我之所以吸引力过来,就是为了你身上的那些东西,想要活命,那就拿出来,我身为十二祖巫之一,这点信用还是有的。”说罢就要毁掉禁制进去其中,叶天无奈,只好将储物袋交了出气。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叶天很早就懂,而且他从来不觉得为了活着而扔掉面子有什么不对。

    只要死了,那么一切的面子、尊严、友情、爱情、亲情都会随之烟消云散,所以,活着才是最大的前提条件,因此句芒让他交出储物袋的时候,叶天没有哦一丝一毫的犹豫。

    但是,叶天显然高估了句芒的狠辣程度,只见句芒的身体之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就在黑影出现的瞬间,句芒的大手出现了,将黑影瞬间一分为二,身体上的东西窜起一股绿气。

    然后黑影开始涌向叶天所在的黑洞,那一刻,叶天的身体上开始有了僵硬的感觉,那是中无法言说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的神魂被生生剥离。

    眼前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蝰蛇,句芒的声音再次响起:“那是我的记忆,在这里,我的朋友也会是你的朋友,你只要战胜这个难关,就可以跟我谈条件”

    叶天深呼口气,用力一吸。

    识海之内金钟旋转,万千巨浪瞬间跌落。

    黑如墨,明如镜,金钟之下一道人影缓缓靠近,那是叶天。

    战即生,败必死六个大字在金钟表面缓缓浮现,却如活物一般瞬间击中叶天头顶即将干涸的血条,金光爆闪间血条瞬间胀满。

    轰隆一声,一道惊雷劈下,然后整个金钟瞬间消失,似乎刚才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此刻台上的叶天身形瞬间一滞,段明看准时机,长枪如电龙破天,眨眼杀到。

    噗呲一声,直接洞穿叶天后心,但却没有丝毫鲜血出现。

    “残影?卑鄙……”端木凯气的握拳奋力在半空挥了一下道。

    “赢了也是段明手段高明,却不是你端木凯。”说话之人声音悦耳,说出来的话却是满是嘲讽。

    端木凯脸色骤冷,豁然回头却是发作不得,只能恨声音道:“关你屁……”话没说完,脸上就重重挨了一巴掌,啪的一声甚是响亮。

    “污言秽语给我咽回去,要不然我就灭了黑山。”说话的女子一身月白衣衫,神情冷傲,看着端木凯面如寒霜。

    “打得好,嘴欠就该打。”扛着把鬼头刀的少年一身皮衣,两条膀子露在外面,双手搭在刀身之上,看着端木凯道。

    “闭嘴,没你的事。”冷傲女子说着,脸上的冷意却缓和了不少。

    看到这两人,端木凯再不说话,心里却是一阵憋屈,月阁阁主月影和狼头的何疯子都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只能闭嘴。

    不够何疯子似乎比他更嘴欠,笑道:“起开,给老子让个地方,你这种废物得给老子让个座。”

    “我说月老大,你跟古易的事情怎么样了?”何疯子笑呵呵的看着月影问道。

    “那是我妹妹月曦,不是我,再废话我就拔光你的头发。”月影目视前方,说出的话却让身边听到的人暗暗乍舌。

    常听人说——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时。

    这话在学院之中流传甚光,就是用来形容月阁阁主月影的,不过这话却没有人敢当着月影的面说,因为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好不意思,你妹妹怎么样了?”何疯子看着月影再次开口。

    铛!月影的手掌重重拍在何疯子的刀身上,一阵嗡鸣。

    同时响起嗡鸣的还有段明的长枪,不过这一次不是击中叶天,而是叶天一拳重重砸在段明的枪尖之上发出的声音。

    只是此刻的枪尖却在段明的灵气控制下正在全力旋转,渐渐的枪身在疯狂旋转下化作一条银龙,随着枪身疯狂咆哮。

    叶天却是双手之上青色丝线一圈圈缠绕在枪尖之上,但却瞬间被绞断,不过新的丝线又再次缠绕而上。

    这样的对峙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之久,直到看台上的何疯子说了一句:“这么长时间都不赢,其实你已经算是输了,要是我啊,早就卷铺盖卷儿滚蛋了。”

    何疯子说完还觉得自己挺幽默,抬眼瞧了瞧身边的月影。

    但是下一刻何疯子的身体就撞上了看台的墙壁,但是墙壁没能挡住他,轰隆一声夹杂着土石的何疯子掉到了唐门的人去之中,落地之时还砸伤了两个新生,不过弹起身的何疯子却是转头就走。

    下一刻,咻的一声,段明的身影从武斗馆中冲出,直往何疯子消失的地方追去。

    却听何疯子大喊道:“还来?你过分了,你娘生……”话没说完就再也听不到了。

    接着就是土石飞扬之中伴随着接连不断的哀嚎之声。

    第二天,天榜的排名发生了变化,叶天取代端木凯成为27名,成了唯一一个上榜的新生,至于何疯子,则是从原来的第15名上升到了第十三名。

    “现在挨打也能提升天榜排名了?”看完天榜的诸葛焱道。

    “你知道个屁,那是段明使了手段。”苏泡泡不屑道。

    “天榜的排名还能这么操作?”诸葛焱奇道。

    “废话,我打你一顿,然后跟裁判说我认输,你的排名是不是就上升了?”苏泡泡说道。

    “学院不管么?”诸葛焱道。

    “学院不但不管,而且还鼓励这种做法,真的是奇怪。”苏泡泡道。

    “不应该啊,这也太方队了,而且这么上榜的人根本不能代表真实实力。”诸葛焱瞬间感觉这天榜的含金量下降了很多。

    “有什么奇怪的?这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而已,这大千世界之中,很多事情都不能光看表面,蒙蔽双眼的东西往往都来自表面。”不知何时出现的院长盖烨说道。

    本来一群闹哄哄的学员正在讨论,一看院长到来,忙向院长行礼问好。

    不过院长看着这些学员对一个榜单如此在意,就解释了一遍,这才让所有人明白了一些。

    走过叶天之时说道:“跟我来。”

    远离人群之后,院长转头看着叶天道:“你今天可是出尽了风头。”

    “为了生存而已。”叶天脸色平静,轻声道。

    盖烨放出神识查探叶天体质,然后眉头紧皱,之后不发一语身形瞬间消失。

    留叶天一人在风中凌乱,而叶天不知道的是,此刻的远在万里之外的唐家却被神秘人无端闯入,族长被人强行带走,之后无伤送回,不过这些叶天无从得知,不过就算是知道也不会如何,毕竟离开唐家就是为了逃命,对于唐家族长他并没有多少亲情可言。

    次日一早,正在冥想的叶天被苏泡泡的叫声打断了:“月阁阁主月影来了。”

    “他来干什么?”叶天疑惑道。

    “她没说。”苏泡泡说道。

    叶天看着苏泡泡道:“你觉得呢?”

    “月影这个人眼界极高,而且不参与势力争斗的事情,难不成……”苏泡泡话说一半后看着叶天,眉毛一挑,意思不言而喻。

    “你大脑穿刺了?”叶天觉得苏泡泡一定是之前被打击的太大,脑回路有问题。

    叶天刚说完,月影已经推门而入道:“唐门主,月影求见。”

    月影依旧是身着月白衣衫,冷傲之中却掩饰不住眉间一丝笑意,或许是苏泡泡在,反而没有表现的太过明显。

    苏泡泡何等及精明,见此立刻退出门外,将空间留给二人谈话。

    “月阁主有话请直说。”叶天道。

    “陪我去学院后山的蟒林。”月影直截了当。

    “我有什么好处?”叶天没有拒绝,直接抛出了条件。

    “你不问原因么?”月影很奇怪。

    “你来找我自然有你的原因,这个我没兴趣,我只在乎我能得到什么。”叶天看着月影,却没有丝毫因为她是女人就放松警惕。

    “石乳。”月影只说了两个字,叶天就跟她去了学院后山的蟒林。

    所谓石乳乃是大地经过千万年凝练之后在极寒极暗之处生长出来的天地灵物,据说此物有脱胎换骨的神效,不过此物只存在于口口相传之处,似乎从没有人发现。

    所以,当月影跟叶天说后山发现了石乳,叶天的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担忧想不出她约自己来后山的目的,索性就直接跟她来看看。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在前几天已经和黑山树敌,如果再加上个月阁,那么以后在学院中恐怕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他只想提升实力,但长时间的跟这些事情周旋,他觉得是浪费时间。

    而且后来苏泡泡告诉他,黑山内部的金丹期高手远不止于此,但是大多不在天榜之上,究其原因就是段明在要保留实力,以备不时之需。

    不过月影之所以来邀请叶天,是认为他对石乳了解不多,但是学院内部却是没有几个人可以让他信任,学院内的高手又会跟她提出更多的利益分割方式,只有新组建的唐门极度需要强大势力的庇佑,而叶天的实力也勉强说的过去。

    能够打败端木凯的人,而且能与段明打成平手,实力上已经可以跟他们这些老生平起平坐,虽然当天的比斗段明并未出全力,甚至没有祭出最强的天火三枪斩,不过即使如此,叶天能在段明手下坚持那么久,也足以说明叶天的实力。

    因为这种种考虑,月影才最终选择了叶天。

    只是两人不知道的是,如此天才地宝怎么会轻易取得?

    说来也巧,月影发现石乳之时,妖兽虺正被突然经过的院长盖烨激怒,误以为要夺宝,大怒之下依水而上,追了盖烨足足百里,结果当然是无功而返,但回来之后就嗅到了人类的气味,这一下面色顿时变得狰狞起来,将周围搅的乱世纷飞,却唯独存放石乳之地安然无恙。

    虺虽然道行浅薄,但它知道,守护的东西对自己大有裨益,所以不允许任何人触碰。

    叶天和月影到来之时,刚好看到虺昂首起身,静静看着二人之所在,心中一突道:“嘿,兄弟,吃了么?”这一声招呼却让二人差点送命。

    不过,更危险的事往往发生在最糟糕的时候。

    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种事在哪里都有发生的可能。

    不过,就在叶天和月影跟百米开外的虺对峙的时候,另一人却站在更远的地方看着他们。

    这个人就是段明,身后还跟着一人,不过都是黑衣蒙面打扮。

    “呦,段兄,咱们又见面了,巧了。”叶天看着远处的段明挥手道。

    叶天一说,月影也转过头来,不过却只是扫了一眼,并未开口。

    “我只是来保护影儿,你要不想死就滚远些。”段明的话满是醋意。

    叶天一听,看看月影再看看段明,砸吧了下嘴道:“你有照镜子的习惯么?”

    段明听后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眼神刮了叶天一遍,再看看月影道:“影儿,让他走,我来帮你。”

    “不用,王门主的实力不比你弱。”月影的话直接给段明的脸上罩了一层黑。

    “之前饶你一命,你还得寸进尺?”段明看着月影,话却是所给叶天听的。

    “想要献殷勤别踩着我去。”叶天笑道,不过话中的意思很明显。

    “找死!”段明本就不是大度之人,此刻在心仪之人面前更是觉得丢脸。

    不想叶天根本不惧,看了看段明再看看虺,说道:“老兄,他就是想抢你宝贝的人,我们只是路过。”

    虺虽然未进化成人形,但是百年的修炼让它对叶天的话瞬间秒懂。

    口中芯子一吐,对着段明闪电般射去,那动作没有丝毫的犹豫。

    段明一看,手中长枪一抖,只能硬着头皮上前,但虺早已进化出部分灵智,进攻不全是靠蛮力。

    但是所有的进攻都要让你明白什么才是组好的东西,不是你想如何变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