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仙宫 >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三重天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三重天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眼前过往云烟,无数画面一闪而逝,有叶天熟悉的画面,也有叶天完全陌生的画面,交织相错,白驹过隙般兜兜转转。

    最让叶天感到神奇的是,这些画面在闪过叶天眼前的时候,,他前一秒还记得,后一秒就忘得一干二净。

    所闪过的画面越多,叶天的意识就越是感到虚无缥缈,身心俱疲。

    这天门既然是阴阳门,前一扇为问心路,这一扇,就是炼心路了。

    无论问心还是炼心,叶天只当是另类修行,反倒乐在其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画面开始骤减,那种虚无缥缈之感渐渐好转,叶天蓦然清明,前后感觉差异明显,就好似先前那个赠与自己《九转先天引星诀》的神秘男子将自己送入二重天一般的感觉,时间的界限似乎在那里消失了。

    很快,他的身体逐渐能够被掌控住,才得以睁开双眼,眼前是一间幽静的石室。

    不过待叶天清醒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翻查了一下自己的怀中,看一下先前身上所携带储物袋内的物品是否还存在,见到并没有少一物之后,续而在脑海中回忆起先前所学的功法来。

    先前那个神秘男子将他送入二重天的时候,抹去了他许多记忆,并且将他苦心收集的所有物品都给弄得遗失殆尽了。

    这一次,他到是完完整整的进入了三重天。

    眼见一切都如同先前一般正常,叶天长长舒了一口气。

    环顾四周,只见四周的石壁之上各自镶嵌着一盏铜灯,散发出有些黯淡的光芒来,隐隐映出石壁上的图画。

    叶天细细看去,只见那些壁画绘画的十分繁复,这些壁画跟整个石室一样,都有了许多年岁,但其上的色彩依旧保存完好,画像在石室内微弱的灯火之下,显得栩栩如生。

    那壁画上画的内容,正是人们从天门来回跨越,壁画上有人落寞的从上界进入下界,也有下界之人进入上界,受到了上界之人的欢迎。

    只是其中有一段壁画,画的有些隐晦,壁画中的天门出入口之外,有一段地方的两边的边线线条是扭曲的,似乎有什么外力改变了那里一般,在那个扭曲的线条出,还画了一双黑色的手,十分突兀的伸了出来。

    叶天自是理解这壁画的意思,先前在二重天,他经历了不少修炼魔功的修士,那些修士所修炼功法的来源,却是并非源自这个世界。

    先前他还以为三重天之上,能够寻到先前那个魔功的来源,不想这壁画上所画的内容,也是揭示了这魔功的来源,似乎源自另一个时空或是空间。

    叶天顺着壁画继续观看,余下的壁画就没有什么过多的内容,刻画的内容似乎是这个世界的样貌跟风土人情,还有不少狩猎妖兽的壁画。

    在一番细细的观察之后,叶天没有发现这些壁画再有什么特别内容,就转过身来,正对着眼前的那处石门。

    叶天一袭白衣素净如雪,先前在南宫世家所沾染的血迹,不知因何原因,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的,似乎他跨过天门,那里的时间界限已经将过去属于二重天的东西彻底抹去。

    眼前的石门上如同那些木门一般,也是钉着铜钉,不是这些锈迹斑斑的铜钉跟周围的环境对比,显得十分突兀跟不伦不类。

    叶天在原地默然了片刻,不禁幽幽叹了一口气,他原本以为在南宫世家,将叶瞳的心魔毁灭掉,跟先前的往事就再无瓜葛,不过他的记忆之中,似乎还有一段关于这三重天的过往之人。

    那过往之人,正是叶瞳在一重天所遇上的冬雪妍,那冬雪妍的修为先前在一重天被压制,似乎她来到一重天,是其家族有意为之。

    往事历历在目,原本属于叶瞳的记忆并没有随着心魔而去,叶天踌躇了一下,之后就推开石门,走进了光里。

    这一刻,这个尘封了许久的洞府终于洞开。一阵微风扑面,叶天的感官顿时变得十分的清晰,这风有些涩,还有些冷。

    之后叶天修仙的肉身将这些俗世之人的感觉完全驱散,他竟是在那一刹那有些怀念,方才那转瞬即逝的感觉。

    眼前山水万物渐入眼帘,先前的一切仿佛是恍然大梦一场,如今来了这里,一切仿佛又重新开始了一般。

    叶天正伫立在一座山峰之上,眼前的山峰很高,脚下已经是一片云雾缭绕,耳畔可闻鸟语,也可以听到飞瀑溪流漱雪碎玉般穿过云雾的声音。

    叶天将神识外放,方圆百里间,寻不见一人,只有一些妖兽或是野兽存在,显然这里是一处荒郊野外。

    他兀自向前行了几步,来到了一段悬崖峭壁之处,低头望向石壁间飞泄而出的溪水,不知其源头自何处而来,神色逐渐凝重起来,若有所思。

    在二重天,叶天为求快速提升境界,来应对危局,服食内丹跟丹药,迅速进入到了结丹期,但是到了结丹期之后,才猛然发现自己结成的金丹因为筑基不稳固,不过七品之境。

    纵使叶家先祖留下的遗藏威力无穷,但终究其七品金丹已经将其修为定格,至少根据他的了解中,还从未有人能从七品金丹突破到元婴之境。

    前前后后他想了许多办法,也经过了不少历练,探寻了许多仙人遗藏跟洞府,最终都是一无所获。

    直至他屠灭了整个南宫世家,来到天门,他终究还是只是结丹初期的境界。

    如今叶天身负各种强力法宝跟绝妙功法,却因为自身修为境界,难以发挥出全部效用来。

    如今到了这三重天,这修为境界停滞不前,成了他首要需解决的问题。

    叶天缓缓走下山崖,先前的《生死簿》带来的后遗症,此时才算是全部消散殆尽。他能够明显感受到自己空空荡荡的金丹之内,缓缓流入的灵气。

    他并没有用上任何灵石,也没有做吐纳,只是这般行走着,丹田之处就仿佛有溪流缓缓地流入干涸开裂的海床,虽然杯水车薪,但是百川东到海,总有充盈饱满的那一日。

    三重天的灵气更更盛于先前,这山峰虽然算不上什么风水宝地,灵气就已经如此,那些大宗门或是世家所占据的洞天福地,灵气要充沛到何等程度。

    叶天这般一想,心中也是隐隐有了期待,兴许在这世上,或许能有解决自己的七品金丹之法,也是不可知的。

    或许他只需要平稳修炼功法,就能依靠天地间浩瀚无穷的灵力,突破到元婴期。

    正当叶天准备离开这山峰之时,却是在自己身前突然发现了一个身影,正坐在山崖之上背对着自己,顿时让他心生警惕起来。方才的神识全然没有发现此人,自己的五感也是完全没有差距到此人近在咫尺。

    “你莫要惊慌,我在这里等候你已久。”

    这背对着叶天的男子,独坐山崖边缘,犹如寒江独钓一般,颇有隐士风范。但其说话声却没有来源,仿佛从叶天的脑海神识之中传来的一般。

    先前他所遇上的修为最高之人,不过是元婴中期的高手,似这等境地之人,神识都能背其完全阻隔掉,五感更是无法察觉,已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叶天略微叹了一口气,将紧绷的神情放松了下来,因为这等修为之人,任何抵抗跟想法,在其面前都是枉然跟徒劳了。就如同先前将自己送到二重天的那个神秘男子一般高深莫测,不过这男子跟那神秘人却并非一人。

    “不知这位仙长等候在下,有何指教?”叶天拱手问道。

    “我在此等候开天门之人,只是观其是否有没有活着的资格。”那男子话锋平平淡淡,却是平白无奇的让叶天心头感到一丝凉意。

    “你的剑心是杀伐之道,好在没有坠入过深,你入天门之前,即是过了问心路,又除却了心魔,我就可留你性命入这世界了。不过你这杀戮之道就如同你如今的修为,皆是隐急功近利所致,欲速则不达,还会多损道行,心魔不过是你这杀戮之道所引发祸端的初始,将来若是到了天劫之时,怕是会有灰飞烟灭的灭顶之灾。”那男子继续说道。

    那男子话音才落,叶天忽见一道流光闪过,顿时眼前一亮,自觉自己周身之外笼罩了上了一层薄薄的浊气。

    叶天看着这些浊气在自己周身外环绕,好似跟自己连一起,从内有外来回循环着。

    想来这些浊气就是自己修炼《诛仙剑诀》,过度追求杀之道剑心的结果。先前他竟是完全看不见,那男子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让自己能看到自己周围外的浊气。

    “你那叶家先祖惊才绝世,他在修炼《诛仙剑诀》之时,一共修炼了十种剑心,但其只是练成感悟,并未像你这般专门独修一种剑心,又陷得这般深入,所以你那叶家先祖才能轻易的渡劫升仙,但你剑心已成,怕是难以扭转了。”那男子没有理睬叶天,而是继续说道。

    叶天先前在剑冢之中见到了叶家先祖放置了无数把剑,料定他在《诛仙剑诀》上的造诣一定非比寻常,却没有想到叶家先祖居然修炼了十种剑心。

    他先前就曾料到这杀之道会有无穷危害,不过他修为至今停留在结丹初期,为求克敌制胜的办法,明知不可为之事也为之了,更何况这杀之道的剑心。

    不过这些事,这男子不过和他初次见面,竟也能看出!

    这三重天的修士竟然如此厉害?

    “莫要多猜,我并非三重天修士。”男子仿佛看穿了叶天的心事,淡淡解释道。

    “你是或不是,与我无关,但你既然知道我的剑心已成,何不杀了我,以绝后患呢?”叶天转念一想,对着那男子冷冷问道。

    “我只管你开天门来时的生死,你现在能入世,日后之事却是跟我无关。”那男子却是淡淡的回答道。

    叶天沉思了片刻,不禁蹙起眉。

    对方言语,不带任何感情色彩,说任何话,都是一个语调,冷漠如初,一如之前赠与自己《九转先天引星诀》的神秘男子,莫非两人是同一类人?

    “你可认识一人——”

    “不认识!”

    叶天想起此事,正想问,对方却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

    “你还不知道我要问谁,怎么就不认识。”叶天差点笑出声,反问道。

    “我不需要知道你要问谁,因为无论是谁,我都不认识。”男子一如既往的冷漠。

    叶天耸了耸肩,对方有意隐藏倒也无妨,他有的是办法让对方开口。

    “那好吧,仙长已经确认我有活着的资格,也就没别的什么事了,我就自行下山去了。”叶天说完,作势转身就要走。

    转身走出两步,叶天就开始在心里默数数字,看数到几对方才会喊他停步。

    二、三……九!

    都走出九步,叶天没等到推算中的喊声,不由一愣。

    他之前推算别人想法,大多八九不离十,这次竟然出了错?

    对方真没拦他的意思?

    不可能!

    要真没拦他的意思,何必出现,就如他所说,只是检查自己是否有资格活着走出天门来到这三重天,完全可以一切都在暗中进行,没必要现身相见,多说那么些完全无用的废话。

    莫非是看透了我的心思,所以故意不喊我?

    叶天反向推测,想起对方似乎有类似读心术那种神通,干脆放开脚步,直接御剑,下山而去!

    直到下了山又走出数十里,叶天再忍不住,停步回头,望向下来的那座山峰。

    山峰一如既往的平静,没有任何变化异常。

    “莫非是我想得太多?”叶天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句,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思量再三,他还是安耐不下心中疑惑,转过头,直接飞回山顶。

    山顶,那男子仍在。

    面朝叶天飞来方向,一点也不意外,只是朝叶天点了点头。

    “看来仙长已经料到我要折返回来了?”叶天知道,这次自己没算准对方心思,反而是对方算准了自己心思,只能认输。

    “我猜不到你会不会回来,我只是知道,你需要回来。”男子淡淡说道。

    “我需要?”叶天更加疑惑了。

    “帮我一个忙,我来帮你解决你的所需。”男子缓缓开口,不急不慢。

    “我都不知道我需要什么,你怎么帮我解决。”叶天没有去问对方让他帮什么,他的直觉告诉他,男子所求的事,一定不会简单。

    “你以后会知道的,至于现在,你只需要知道要帮我做什么。稍后你下山时,会有一众三重天修士来迎接你,你需要加入其中一个宗门,以此融入进这第三世界,然后寻找机会,帮我查清楚为何天门在之前数百年,都不曾开启的原因。”男子说话,云里雾里,没前因没后果,偏偏一副笃定语气,就好像叶天根本不会不答应。

    “我凭什么帮你?”叶天想了想,这事倒也不是不能帮,但问题是,他总需要知道,对方会为他做什么吧?

    叶天自是十分清楚,对方所说的需要,绝非自己因为七品金丹导致修为停滞不前的这一问题。

    “叶天,你只要知道,我之所能,非你未来必需不可。其余的,你一律不需知道。选择我已经给你,至于是否愿意,你自行决定!”男子扔下最后这句话后,突兀消失在叶飞眼前,来去无痕!

    “喂,喂!”

    叶天一怔,续而大喊起来,可无论他接下来再怎么喊那男子,那男子也再没有出现,好像真的已经离开。

    这时,叶天神识突有所感!

    山峰外,无数道灵气冲天而起,似乎正在往他这里飞驰而来!

    叶天这才想起方才那男子所说,稍后会有修士过来迎接自己,这些冲天灵气,难道就是这些前来的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