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追凶神探 > 第809章 收拾流氓

第809章 收拾流氓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实和林冬雪走进店里,看见满屋子狼籍,几名西装暴徒正准备弄断何军的腿,陈实质问:“是烈国枭派你们来的?”

    林冬雪亮出证件,“都给我老实站好。”

    “印象派”笑着吐了口唾沫,说:“我们跟他闹着玩呢!”然后用力拍打何军的脸,“你说,是不是闹着玩的?”

    尽管何军的脸都被拍红了,但他还是结结巴巴地回答:“是……是闹着玩的,我们和……和这位不认识的大哥玩得可开心了。”

    “没事喽!我走了,几位慢慢聊。”“印象派”一摊手,大咧咧地带着小弟就往外走。

    林冬雪掏出手铐,喝道:“给我站住!”并伸手阻拦。

    “印象派”轻慢地瞅了她一眼,说:“闪开,贱人!”然后撞开她的手往外走。

    一股怒气蹿上陈实的心头,他追上去喊了声“喂”,“印象派”扭头的瞬间,被陈实一拳头揍在脸上,直接从当铺的门里摔到外面去。

    “印象派”捂着腮帮子倒在地上,用又怒又惊的眼睛看着陈实,“警察敢打人!?”

    陈实掏出自己的证件,扔在他面前,“看仔细喽,我不是警察,只是一名顾问,你可以还手。”

    “这可是你说的!!!”

    “印象派”站起来就飞脚来踹,流氓打架的常见路数,陈实向侧面一闪,抓住他的腿把他往后推,“印象派”竟然灵活地用另一条腿不停跳跃来保持平衡,并用胳膊肘撞击陈实的后背。

    陈实索性狠狠一攥他的睾丸,“印象派”的惨叫声直上云霄,然后被撂翻在地,他捂着下体爬起来,面孔扭曲得越发印象派,从口袋中抽出一把蝴蝶刀,花哨地甩来甩去。

    陈实也拉开架势,一拳在前,一拳在后,目光死死地盯着那把刀。

    “大哥,警察看着呢!动刀会判刑!”一名小弟提醒。

    “TMD,换块砖头!”

    小弟从地上拾了块砖扔过来,“印象派”将刀抛给小弟,就在这时候,陈实直接冲上去,照准“印象派”的脸一拳下去,打架就是如此,攻其不备才是王道。

    “印象派”被打懵了,手中的砖块胡乱挥舞,最后脱手掷向陈实,趁陈实闪躲的一瞬,他一脚飞起,踹中陈实的胸口,林冬雪吓得脸色惨白。

    这一脚把陈实踢得胸口有点发闷,“印象派”趁势猛攻,左一拳右一拳刚猛无比,陈实只能一边后退一边用双手招架,突然“印象派”双拳同时轰来,这招来势极猛,硬架是架不住的。

    陈实只能使出看家本领,向侧面一让,左手顺势抓住对方的肘关节,右手变掌狠劈“印象派”的脖子。

    “印象派”被这一记手刀劈得有点发懵,他用错愕的眼神看了陈实一眼,当陈实撤回右手,左手握拳击来的时候,“印象派”的脑袋突然一低,双手撑着地面,两条腿像尥蹶子一样不停地朝后踢,非常魔性,但也极难对付。

    这家伙不是一般的流氓,他是真正练过的,小弟们见大哥使出这招,纷纷喝彩叫好。

    地上的尘土都被“印象派”扬了起来,面对两条快得看不见影子的腿脚,陈实也应付不来,只能不停后退,然而他一退,“印象派”就团成一团滚过来,双手撑地,像个资深体操运动员一样,两腿疯狂乱踢。

    这种不要面子的地面格斗术,站着根本没法和他打,但要是和他一样在地上格斗,你又不是他的对手,因为他练得就是这一手,因此这种套路说是邪门功夫也不夸张。

    这样拖下去只会对自己更加不利,陈实一狠心,突然跃起,整个人往下扑,这是摔跤中的动作,“印象派”在地上又踢又转,正嗨得不行,突然看见一个巨影从天而降,吓得惨叫一声。

    啪一声,“印象派”像颗蒜一样被陈实拍在身下,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陈实直接用拳头连怼他的脸,三拳之后,“印象派”的脸便开了花,一口烂牙东倒西歪,他口齿不清地说:“你TM到底是谁!”

    陈实攥起拳头,但却没有落下,他知道再揍要出事,就此罢手,站起来说了句“滚!”

    几名小弟连忙将“印象派”搀扶起来,逃上停在街角的车,上车之后,“印象派”摸着被打肿的脸,喃喃道:“我和这个人打过架,绝对打过架,该死,想不起来了……”

    “你没事吧!”林冬雪跑上来,关切地问,并拿出一片湿纸巾给陈实擦手。

    陈实长松了口气,虽然身上隐隐作疼,但怕林冬雪担忧,仍强装镇定,说了句不要紧。

    “你也太冲动了,干嘛和这帮流氓动手,我直接叫人把他们带回局里就是了。”林冬雪心疼地埋怨道。

    “谁叫那家伙侮辱你,我忍不了。”陈实笑笑。

    其实收拾这个人另有原因,但那个原因只有他知道,而且永远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送”走了流氓,两人回到店里,何晶晶正在帮何军擦红药水,屋里的柜子、抽屉都被打开了,一目了然,并没有藏什么画,但陈实想,他们如果藏画,绝不会藏在这些地方。

    “谢谢你们。”何晶晶说,“要不是你们来得及时,何军的腿就被打断了,这帮人太不讲理了。”

    实际上今天各家当铺都受到了骚扰,有些只是接到了莫名其妙的电话,有些却遭到了流氓的搜查和殴打,现在有好几名当铺老板躺在医院里。

    当然,被逮捕的流氓也有一沓,他们都不承认是受谁指使。

    这是的烈国枭的心机,疯狂地散播恐惧,逼窃画人自己露出马脚,不过他竟然意识到窃画人在当铺圈子里,这老头倒也很敏锐。

    这些,陈实没必要告诉何晶晶,他说:“我们来是为了调查。”

    何晶晶作了个无所谓的手势,“他们刚搜完,你们接着搜吧,一天到晚就瞎怀疑。”

    “今天下午你们没开店,当时你们在哪!”

    “偶尔休息一天不行吗,我俩在屋里睡觉。”

    “你们相互证明?”

    “难道我睡觉还要拍个视频作证据?”何晶晶没好气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