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吞海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赤蟒

第一百七十二章 赤蟒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深。

    已至亥时。

    风雪不停,衡珞街上行人寥寥。

    名为荣和府的府门前,大红灯笼高挂。

    “话说魏锦绣是谁?是阿来你的亲戚吗?怎么这就要成亲了?”孙大仁站在府门前皱着眉头嘀咕道。

    “有古怪。”龙绣双手环抱于胸前,如此言道。

    徐余年却撇了撇嘴:“这还用说,没古怪哪有人能挑在半夜成亲的?”

    孙大仁打了个冷战,喃喃自语道:“不会是女鬼吧?我以前听我爹说过,有的枉死女鬼就会寻一些男人拜堂成亲,吸他的阳气,害他的性命。”

    孙大仁的这话出口,在场的众人都心头一凛,尤其是年纪尚小的刘青焰与钱家姐弟更是缩了缩脖子,下意识的便将自己的身子藏到了魏来的身后。

    魏来的眉头也随即皱起,要不是曹吞云已经确定过那请帖上歪歪斜斜的字迹就是出自初七之手,魏来甚至怀疑这封请帖会不会是袁袖春之流在耍什么阴谋诡计。念及此处,魏来又转头看了看身旁的众人,受到初七邀请的数来数去便也就是魏来这一行人再加上曹吞云而已,他虽然不会去有孙大仁那般荒诞的念头,但在心底却也还是对这封请帖暗暗觉得奇怪。

    但还不待孙大仁的言论所激发的恐怖气氛蔓延开来,坐在轮椅上的徐玥便忽的言道:“魏锦绣是我的师姐。”

    这话出口,在场众人皆是一愣。

    “师姐?那个魏锦绣是归元宫的人?”魏来最先反应过来,他看向徐玥,这才回忆自从接到这请帖之后,徐玥脸上的神情便变得有些奇怪,只是因为当时的魏来太过诧异,一时间也并没有顾得去理会徐玥的状况,此刻一想便觉察到了不对。并且……魏来想到这里,忽的心头一跳,看向徐玥的目光愈发的古怪了起来,他记得真切在于此之前,他与徐玥谈话时,徐玥似乎也曾向他提起过魏锦绣这个名字。当时徐玥所言,在魏来看来多少有些不明所以,可此刻想来,似乎还另有蹊跷,可到底是怎样的蹊跷,魏来却说不真切。

    “准确的说,是归元宫七座神宫之一斩尘神宫的弟子。”而还不待魏来理清这些思绪,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曹吞云忽然发言说道。老人的声音低沉,目光却死死的盯着眼前门楣上的牌匾,神情阴郁,似有某些心思。

    而在说完此言之后,老人便第一个迈步上前,走到了那荣和府的府门前,没有半点迟疑的伸手推开了府门。

    哐当!

    伴随着一声轻响府门打开,而府院中的景象也就在那时一览无遗的展露在众人的面前。

    不大的院落中还算别致的摆放着些许盆栽,也种植着一些草木,两侧的屋檐上都挂满了大红灯笼,看上去倒是有些喜庆的味道,只是大约是冬季已深的缘故,那些花草早已凋敝,树木的枝桠上亦是光秃秃的一片,更为要命的是地上堆积着一层厚厚的积雪,一位身着蓝色绒衫的男人正佝偻着背脊,拿着扫帚卖力的清扫着地面上的积雪。大抵是他太过认真的缘故,以至于对于推门而入的众人并未察觉,依然佝偻着身子,自顾自的做着他手上的伙计。

    “唉!来客人了。”

    就在这

    时,房顶上忽的传来一道脆生生的声音。

    众人下意识的抬头看去,便见那屋檐的檐口处,一位穿着一袭红色长裙的女子正坐在那处,双脚悬空,轻轻晃动,嘴里含着一串糖葫芦,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一边瞪大了自己的眼珠子,好奇的看着府门口的众人。

    初七闻言抬起了头,看向众人,在看清众人的模样时,他将手中的扫帚一扔,便快步走了上来。

    “来了啊。”初七满脸红光的说道,看得出此刻眼前这位北境剑种似乎是真的很是高兴,而比起这刻意挂满了大红灯笼的小院,他确实是整个别院目前看起来最有成亲架势的家伙。

    “你们去屋里坐回,还有客人没到,我把这里收拾一下,等到人来齐了,咱们就开始。”说着,初七还伸手拍了拍魏来的肩膀,笑言道:“你小子,今天可得和干爹我多喝几杯。”

    初七说罢这话,便又笑盈盈的拿起地上的扫帚,继续打扫起地面上的积雪。

    只是他的态度虽然热络,但这样的热络远不足以打消此刻翻涌在众人心头的疑惑,反倒是让这样的疑惑于那时有了愈演愈烈的趋势。

    曹吞云目光凝重的看了初七一眼,随即便抬头看向那位坐在房檐上的女子,但这样的目光也只是停留片刻,转瞬便又被他收了回来。魏来注意到了这份异样,也看向那女子,碰巧的是那女子同样低眸看向了他,那一瞬间女子清明的双眸之中闪过些许困惑,但这样的困惑却也同样一闪即逝,让人难以捕捉。

    魏来约莫猜到这个女人就是今日要与初七成婚的那位魏锦绣,他从未见过对方,但对方归元宫弟子的身份却让魏来的心头隐隐生出了些许不安。他满腹的疑惑想要寻到初七一问究竟,但初七在说完那番话后,便低着头继续清扫着院中的积雪,并无任何与魏来交谈的性子。魏来无奈,想着或许徐玥与曹吞云应当多少知道一些内情,便暂时收起了心思,跟随着同样满心困惑的众人走入了这府院中正屋。

    ……

    房间不大,说不得是一尘不染,但还勉强算得干净。

    屋中各处都贴着红纸,也在各处点燃了红烛,看得出布置这一切的人似乎有心将这间房门打扮得喜庆。但红纸贴得毫无章法,也并无对称可言,当然更称不上有任何美感,而房中的红烛也点了稍稍多了些许,不大的房间中单是烛台便摆放了十余架,如此多烛火照耀下,加上那周围排列诡异的红纸,怎么看都让这房门中凸显出了些许诡异之感。

    而更诡异的是,那明显是摆个众位来客而用的木桌上并未半点饭菜,除了一盘看上去便极为廉价的干果之外,木桌上满满当当的便只剩下一桌子的酒壶。

    “我有点瘆得慌,你们说初七是不是被女鬼上了身,我看那女的大半夜坐在房顶,就像是吊死鬼,还有这屋里的布置,怎么看怎么奇怪。徐姑娘,你看清了没有,那是你的师姐吗?还是碰巧同名的女鬼啊?”孙大仁方才坐下,便憋不住心底毛骨悚然,转头看向徐玥问道。

    徐玥的面色凝重对于孙大仁的询问不置可否。

    一旁的龙绣见孙大仁一脸的忌惮之色,不由得翻了个白眼:“瞧你那德行,女鬼有甚好怕的,黄龙寨那殃魔都

    被曹前辈收拾了,真是女鬼能逃过前辈的法眼?”

    “可是……”孙大仁闻言有些不忿,当然不愿意在龙绣面前落了面子,正要再言些什么。

    可这时魏来的声音却又响了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什么魏锦绣当真是斩尘宫的人?斩尘宫不是断绝尘缘吗?怎么还能与初七前辈成亲?”

    魏来对于发生的一切同样心存疑惑,不过不同于孙大仁的胡思乱想,魏来好歹还算能抓住重点。

    只是面对魏来的询问,徐玥依然没有在第一时间给出答案。素来处变不惊的少女在那时一阵沉默,而当她再次抬起头时,房门却忽的被人推开。

    “谁说斩尘宫的人就不能成亲了?”

    那道脆生生的声音响起,一袭红衣的女子迈步而入。

    众人几乎在听到那声音的同一时间转头看向了那位红衣女子,只是各自目光中所包裹的情绪却大不相同。

    “师姐。”徐玥瞥见了对方,蓦然低下了头,低声说道,看得出对于这位名义上的同门师姐,徐玥似乎并无半点亲近之意。

    女子却对于包裹徐玥在内诸人的目光视而不见,她直直的走到了木桌旁,轻轻坐下,目光饶有兴致的越过徐玥看向魏来。

    “你就是魏来?”她问道。

    魏来皱了皱眉头:“你认识我?”

    “听说过,算不得认识。但以后说不得我们会常打交道。”女子言道。

    “为什么?”魏来愈发的困惑。

    “佛家有言,有所执,方才能谈有所放下。”

    “斩尘宫的门徒,要离尘,那得先入尘。我的小师妹是师尊最器重的弟子,也是师尊钦点的下一任斩尘神宫的宫主。她的斩尘之道即将开始,来之前师尊特意为她推演过一卦,而你便是我师尊卦中所显,会阻碍到我这小师妹斩尘之路的家伙。斩尘剑从今日过后,会一直悬在你的颈项上,直到我师妹斩尘成功。”

    女人笑盈盈的言道,说着拿起了桌上的一壶酒水,打开了酒壶上的封子。

    “为什么是从今日开始?”魏来察觉到了些许不妙,他沉声问道。

    “因为于此之前斩尘剑都在我的手中,而今天便是我斩掉最后一缕红尘的日子,于此之后,斩尘剑便得交由师妹执掌。”女子却并不将魏来古怪的状态放在眼中,对于他的询问亦是毫无遮掩的打算,极为坦然的便告知了出来。

    魏来的心头一凛,他几乎下意识的就要问道:“虽是你最后一缕红尘。”

    但这个问题却终究没有问出,因为在这时,女子的手忽的伸出,手背之上蓦然有火光升腾而起,一只浑身燃烧这烈阳的火雀在火焰中浮现。那火雀双目灵动,嗅到了女子手中的酒香,便发出一阵嘤嘤的欢叫,然后不断低头啄食着酒壶中的酒水。

    不知是出于何种缘由,魏来在看清那火雀的一瞬间,整个人仿若僵住了一般,呆立在了原地。

    他的目光停留在那火雀的身上,神情恍惚,嘴里鬼使神差的蹦出了两个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蹦出的字眼。

    “赤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