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大明妖孽 > 第二百六十章 意外的死者

第二百六十章 意外的死者

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最快更新大明妖孽 !

    胡桂扬自己搭床铺褥,睡了一个好觉,即使期间天塌下来,他也觉得值,唯一的遗憾是没能自然醒来,又是被人硬生生从梦中拽出来。

    他不记得梦境,只记得自己多么讨厌这两人,“凶宅都挡不住你俩擅闯我的房间。”

    郑三浑笑道:“现在是白天,鬼不敢出来,我们不怕。”

    蒋二皮看出胡桂扬的不满,急忙道:“有大事、急事,要不然也不会登门。”

    “给我吧。”胡桂扬重新躺下,闭上双眼,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

    “什么?”蒋二皮愣住了。

    “我家大门的钥匙。”

    “还没装上呢,能让我打不开的锁,在京城可不好找。”蒋二皮颇为自得。

    胡桂扬打个哈欠,“你俩根本就没去找吧?”

    蒋二皮嘿嘿地笑,郑三浑道:“本来今天要去找锁的,可乌鹊胡同那边昨晚发生大事,早晨城门一开我俩就进城给你送信,来不及做别的。”

    “乌鹊胡同又死人啦?”

    胡桂扬随口一问,蒋、郑二人同时惊呼,“咦,你怎么知道?”

    胡桂扬睁开眼睛,“你俩是丧门星吗?每次去乌鹊胡同都死人。我不是告诉过你们什么都不用打听,去混就够了?”

    两人一块摇头摆手,“跟我们没一点关系,就是恰好听说此事,觉得你会感兴趣。”

    “除非死者是郧阳异人……”

    “咦,你又知道?”蒋、郑两人的神情不只是意外,还有一点惊恐。

    胡桂扬这回真是一惊,一下子坐起来,“真是异人?”

    两人使劲儿点头,蒋二皮道:“就在昨天晚上,应该是三更左右,我俩儿正要收工休息,忽然听到街上有人急匆匆地跑动,我俩一想,虽然胡桂扬老弟说不用打听,但是……”

    “你就说死的是谁吧。”胡桂扬下床披衣穿靴,要去看看赵宅的几位异人都在不在。

    “不知道叫什么,就知道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长得挺壮,身上全是肌肉。”

    听上去不像是郭举人带在身边的无名士兵,胡桂扬认识的异人没有几位,不由得更加好奇,“那你怎么知道那是一位异人?”

    “花铺里的人说的。”

    “花铺?”

    “城里**院,城外就叫花铺。我跟三弟去帮忙来着,结果到了那里被撵出来,但是听他们谈了几句,说死者身下没把儿,却能逛花铺,只有异人能有这样的本事。”

    胡桂扬又是一惊,“童丰?”

    那两人也是一惊,郑三浑道:“的确有人说过‘童什么’,我还以为是说那人年轻,原来是姓童——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昨晚你在哪?天都亮了你为何还在睡觉?”

    “呸,昨晚我……你管得着吗?”

    胡桂扬瞪眼,郑三浑马上换上一副笑脸,“一时好奇,桂扬老弟别怪我。”

    胡桂扬不太相信死者会是童丰,甚至不认为会是一名异人,“你俩肯定搞错了,任何一位郧阳异人都是世上罕见的高手,不会轻易死于他人之手,何况童丰是名太监,去乌鹊胡同做什么?”

    “我们也奇怪啊。”蒋二皮一摊手,却不得不承认他们打听得不够细致,“反正乌鹊胡同里又死一个人,听说是个异人,可能姓童,要是出错,也是广兴铺的人胡说八道。”

    “广兴铺?”胡桂扬记得这个名称,任榴儿女扮男装时打听出来一条重要消息,声称乌鹊胡同各家的媚酒都由广兴铺提供。

    “对。”

    “广兴铺不是没有姑娘吗?”

    蒋、郑二人互视一眼,心里想的都一样,胡桂扬知道的事情未免太多一些,十分可疑,嘴上却不敢说,蒋二皮回道:“广兴铺没有固定的姐儿,但是能从各家铺子里随意调人,就算是七仙女,也能随叫随到。”

    郑三浑补充道:“一般人不知道广兴铺的厉害,我俩早就看出来了。”

    胡桂扬匆匆往外走,在门口转身道:“在这儿等我,别乱走。”

    两人点头,等胡桂扬消失,郑三浑小声道:“咱们是不是来错了?他怎么什么都知道?昨晚的事……”

    “就是就是,其实他跟咱们哥俩儿完全可以实话实说,用不着遮遮掩掩啊。”

    两人小声议论,越想越觉得可疑,若是知道童丰就是那个曾与胡桂扬比武的西厂高手,更会“恍然大悟”。

    胡桂扬很快回来,他去看过,萧杀熊等四人都在,事实上,只要玉佩还挂在大饼脖子上,他们谁也不会离开赵宅半步。

    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胡桂扬不想对他们多说什么。

    “带我去广兴铺。”

    蒋、郑二人将怀疑藏于心中,与胡桂扬一块出门,正好有三匹马供他们骑乘。

    京城百姓不得随意骑马,胡桂扬换上锦衣卫官服,另两人充当随从,小心翼翼地上马,驰出胡同之后,赞道:“马就是比骡子稳当。”

    骏马不只稳当,还很快,三人到乌鹊胡同的时候,刚好午时左右,街上行人不多,却有不少衙门公差来往,见到锦衣卫,没有阻拦。

    严格来说,乌鹊胡同里没有春院,全是一家一家的铺子,供外地商人存货,同时提供住宿,几个月以前,这里的铺子改变生意,成包的货物越来越少,人却越来越多。

    广兴铺位于胡同东边尽头,规模并非最大,位置也非最佳,却是最有势力的一家。

    铺子门口已聚集一群官兵与公差,其中有几名锦衣卫。

    三人下马,蒋、郑不敢上前,留在后面看马,胡桂扬独自走过去,离门口还有十几步,被两名陌生的锦衣卫拦下。

    “兄弟从哪来的?怎么称呼?”拦人者倒是比较客气。

    “我姓胡,西厂校尉。”

    两名拦人者更客气了,“原来是胡校尉,西厂的大人已经进去了。”

    “对,我就是来找韦百户的。”胡桂扬蒙了一下。

    被他蒙对了,那两人立刻让开,“请。”

    胡桂扬从人群中间挤过去,穿过铺子前店,进入后院。

    后院不大,挤的人更多,而且多是锦衣卫,大都陌生,这些人也不认识胡桂扬,见他也是锦衣校尉,谁也没有询问来历。

    胡桂扬慢慢往里走,想听听众人的议论,结果院子里一片安静,偶尔有人说话,也是贴耳低语,似乎互相防备着。

    胡桂扬很快明白原因,虽然都是锦衣卫,却不是一伙,有的是本卫校尉,有的归属西厂,有的来自东厂,还有几位是城外巡捕营的人。

    胡桂扬在西厂值守的第一天,曾经见过一些过来点到的校尉,这些人见到胡桂扬都很惊讶,但是谁也没说什么,都扭过头去,假装没看到他。

    将要挤到出事房间的门口,终于有人喝道:“胡桂扬!你来干嘛?谁让你来的?谁放你进来的?”

    南司镇抚梁秀算是胡桂扬名义上的直接上司,正好从房间里走出来,一眼就看到这位极讨厌的下属。

    胡桂扬拱手笑道:“职责在身,怎敢不来?”

    “职责?你有什么职责?”梁秀怒道。

    “呃,请大人谅解,除非西厂厂公在此,我不能随便透露职责。”

    梁秀冷笑,转身向屋里问道:“韦百户,你将胡桂扬叫过来的?”

    百户韦瑛果然在,从屋里走出来,同样一脸惊诧,很快掩饰过去,笑道:“此案跟他还真有一点关系,进来吧。”

    梁秀大步走开。

    胡桂扬进屋。

    房间很小,从前可能是一间库房,仓促改成卧室,安置床铺桌椅等物,隐约还残留着从前的各种味道,如今又多一股血腥气。

    东厂左预也在,对胡桂扬不理不睬,专心盯着地上的尸体。

    那真是童丰,虽然已有准备,胡桂扬还是极为吃惊。

    童丰仰面而躺,咽部有一处不大的伤口,血向两边流出,像是一条手指粗的红线。

    西厂第一高手被人从正面击杀,而且是立毙,倒下之后伤口才开始大量冒血,所以只往两边流淌,没有洇到胸前。

    除此之外再无异样。

    左预也走出房间,只剩西厂两人,韦瑛小声道:“你从哪得到的消息?”

    “乌鹊胡同这么有名,这里的一点小事都会传到城里,我听说死者是名阉人,觉得不安,立刻赶来,没想到真的是他。”

    韦瑛向门外望了一眼,用更低的声音问道:“对我说句实话,童丰是不是去找过你?”

    这个时候再撒谎已经没有意义,胡桂扬点下头,“他打了我一顿,被其他异人撵走。他不回西厂,跑到这里干嘛?”

    韦瑛轻叹一声,“童丰大概是怕你向厂公告状,所以想在这里躲一阵,昨天我问你童丰去向,就是因为找不到他。”

    “广兴铺是谁开的?童丰躲在这里能让你想不到?”

    韦瑛轻轻一笑,“少问。”

    梁秀在门口道:“韦百户,咱们议事吧,各方的人都到齐了。”

    议事房间就在对面,出事的房间由几名校尉看守,再不许任何人进去。

    韦瑛向胡桂扬道:“你在外面等会。”

    胡桂扬职位太低,没资格参与议事,而且他也没什么可议的,确认死者是童丰,对他来说就已足够。

    他嗯了一声,等几位大人进屋关门,他挤出店铺,回到街上,招呼蒋、郑二人回城,半路上又改变主意,“楼驸马死在谁家?带我去看看。”

    胡桂扬心里明白,在童丰之死这件事上,他没办法置身事外,对他的怀疑只会越来越重,必须抢在别人前面掌握更多信息。

    乌鹊胡同的一切秘密他都想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