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大明妖孽 > 第一百零八章 伏击

第一百零八章 伏击

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最快更新大明妖孽 !

    夜色降临,村民围着篝火席地而坐,个个茫然失措,他们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情,虽然被绑架的人只有老族长一个,所有人却都跟着担惊受怕,许多妇女依偎在一起,小声啼哭。

    胡桂扬深感歉意,可是除此之外,他想不出别的办法。

    几名男子突然起身,向祠堂走来,其中有老族长的几个儿孙和高小六。

    胡桂扬立刻警惕,大声道:“停下,你们有事?”

    几人停下,互相看了看,高小六上前一步,“既然你说有恶人要来屠村,要不要派人去村外放哨?”

    “谁也不准出村,都留在这里……”胡桂扬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只是对面几人的眼神怪怪的。

    胡桂扬一扭头,还是慢了一点,后脑勺挨了重重一击,眼前一黑,却没有晕倒,立刻侧行一步,手握匕首,恼怒地望向偷袭者。

    祠堂里除了胡桂扬其他人全是老弱,偷袭者却是一名少女,双手握着一根像是烧火棍的东西,正愤怒而警觉地看着胡桂扬,看样子还要再次进攻。

    “你……”胡桂扬想起来了,少女披着破烂的外衣,此前与一名老太太互相搀扶着,颤颤微微地走进祠堂,在靠墙的位置躺下,之后就一直没有起来过,一直背对胡桂扬,佝偻身躯,瘦小得像个孩子,一两个时辰没动,完全骗过了胡桂扬。

    身后传来一声怒喝,高小六等人一块冲上来助阵。

    原来这是早就商议好的计策,村民们倒是很有耐性,一直等到胡桂扬放松警惕之后才动手。

    双拳难敌四手,就算能够及时将机匣套在手指上,胡桂扬也打不过这么多人,只犹豫了极短的一瞬间,他纵身扑向了老族长。

    老族长才是关键,制住他,就能号令村民。

    老族长对村民们的计划一无所知,坐在地上又呆住了,张着嘴,一动不动,眼睁睁看着胡桂扬扑来,甚至没想过要躲一下。

    砰的一声,胡桂扬没有扑到老族长身上,自己反而被扑倒,匕首也脱手而出。

    还是那名少女。

    老族长说村里除了高含英再无高手,可这名少女不仅身手敏捷,力气竟然也不弱于男子,一下子就将胡桂扬撞在地上,吓得周围的老人连滚带爬地躲避。

    胡桂扬大怒,再不管对方是男是女,挥拳就打,少女也不含糊,奋力还击,手中棍棒不合手,干脆扔在一边。

    两人就这样打成一团,你一拳我一掌,谁也不留半点情面。

    高小六等人跑进来,一时间插不进手,只能先将老族长救走,然后站在一边给少女助威。

    “小草,打他鼻子!”

    “小草,戳他眼睛!”

    “小草,小心……”

    胡桂扬先是遭到偷袭,又被少女压在地上起不得身,越打越怒,低喝一声,也不知哪来的一股力气,翻身而起,反将少女压在下面,举拳就要打下去。

    这一拳足以结束战斗,可胡桂扬忘了旁边还有好几名壮汉,一直等着机会参与战斗,一见胡桂扬翻身,立刻一拥而上,将他拽起来。

    胡桂扬越战越勇,大喝一声,双臂用力,竟然将四五名壮汉甩开,正好看到对面少女一个鲤鱼打挺起身,两人同时冲向对方。

    老族长已经被带出祠堂,更多男子冲进来帮忙,再次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将胡桂扬按倒。

    胡桂扬不服气,力量数倍于平时,十多个人竟然按他不住,高小六立功心切,跳到胡桂扬背上,双手紧紧勒住脖子,又有三四人压在上面,其他人则按胳膊踩腿,总算将胡桂扬制伏。

    “这小子力气好大。”

    “快拿绳子来。”

    “哎呀,别踩我的手……”

    对面的少女也不服气,大声道:“都让开,我要继续跟他打!”

    没人听她的话,有人拿来绳子,胡乱捆绑,随后是更多绳子,将胡桂扬绑得跟粽子一样,然后一块将他立起来。

    胡桂扬鼻青脸肿,身上擦伤多处,再看对面的少女,同样鼻青脸肿,嘴角流血,正瞪着双眼气鼓鼓地看着他。

    两人刚才那番交手,都用上了全力,没分出胜负就被终止,因此谁也不服谁。

    高小六比这两人还要愤怒,从别人手中抢来一根棍子,劈头就向胡桂扬打去,“让你害我。”

    “住手!”老族长在儿孙的搀扶下又进入祠堂,“不得对客人无礼。”

    “他、他先无礼的。”高小六举着棍子,心里还是不解气。

    “真论先后,含英把他绑来,有错在先。”老族长倒是比较讲道理。

    高小六无言以对,放下棍子,退到一边。

    被叫作“小草”的少女这时道:“姐姐把他带来是有原因的。”

    老族长摆摆手,“算了,别再计较下去,不管怎么说,胡桂扬并无恶意,不可再对他无礼。”

    “三太爷,他将匕首架在你脖子上,这还不叫恶意?”

    祠堂里挤满了男女老少,几乎都认可小草的这句话,脸上露出怒容。

    胡桂扬仰天大笑,“你们这些人……我没办法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又有人想要动手,被老族长拦下,他推开儿孙,来到胡桂扬对面,严肃地问:“真有人想要杀害村民?”

    胡桂扬收起笑容,点点头。

    “为什么?”老族长问过一次,现在还是感到困惑。

    胡桂扬正犹豫着如何回答,旁边的高小六抢着说:“他疯了,一个人被关在山上,整天胡思乱想,还学女人的样子玩弄手指,分明是疯了。”

    老族长不信,仍然看着胡桂扬。

    “我没疯,我在学一种功法,这些天一直有人上山……”

    “不可能。”高小六立刻反驳,“我天天守卫索桥,从来没见过外人。”

    “那是因为你没见过真正的高手,他来去自如的时候,你根本没有发现。”

    高小六还要驳斥,被老族长制止。

    “你说杀人者今晚就会来?”

    胡桂扬看了一眼外面的黑夜,嗯了一声,现在的他再说什么也没用,只能寄希望于老族长的相信。

    “好,那就防这一夜。”

    “三太爷……”

    一旦脱离匕首的威胁和待客的拘谨,老族长顿时显出几分威严,“谁也不要说了,信他一次,不过多戒备一个晚上,不信他,却可能带来灾难。老大,继续派人防守,通知大家先不要离开,就在这里住一晚,咱们是山民,受得了这一夜辛苦。”

    老族长重获安全,儿孙们心中一块石头落地,自然不会违背他的命令,立刻去执行。

    老族长将无关人等撵出祠堂,只留胡桂扬和之前进来的老弱,并且命人将绳索解开一些。

    胡桂扬靠墙而坐,回想这一天的经历,又好气又好笑,向老族长问道:“小草是高含英的亲妹妹?”

    “是。”

    “是我失策,竟然没问高含英是否有家人。”

    “没有别的家人了,她们姐妹二人从小失去父母,由村民抚养长大,含英出外学艺,回来之后传授给妹妹,我也不知道——”老族长向外面望了一眼,没看到小草,继续道:“她这么厉害了。”

    “没有别人帮忙,她不是我的对手。”胡桂扬马上道。

    “是是。”

    “真的,我就要打赢了,而且我还没用绝招呢。”

    老族长只是笑着点头。

    胡桂扬突然想起怀中的机匣,急忙道:“三太爷,请你帮个忙。”

    “你说。”

    “我怀里有个小匣子,你帮我拿出来,看看坏没坏。”

    胡桂扬全身都被缠着绳索,老族长试了几下,“不行,没法拿。”

    “给我解开一点。”

    老族长还没开口,高小六从外面进来,冷冷地说:“三太爷,千万别上当,这个人很奸诈。”

    胡桂扬向高小六笑道:“我向你道歉,不该利用你骗来三太爷,但我真不是有意的,让你请人的时候,我心里绝没有绑架的计划,直到三太爷来了之后,我才临时起意。”

    高小六哼了一声,怒意稍减,向老族长道:“都安排好了,其实哪来的恶人?连头野猪都没有。”

    “也就苦这一晚上,别抱怨了。”老族长挥手让高小六出去。

    高小六没动,又向胡桂扬道:“就凭你这点本事,还想打败将军?”

    胡桂扬信心却更足了,“我这点本事能够对付你们十几个人,当然不惧高含英。对了,你们不是有迷药吗?干嘛不放在酒里对付我?”

    “用迷药的是将军的人,不是我们。”高小六走开,他的穿着与喽罗差不多,却不承认自己是高含英的部下。

    胡桂扬看了一眼祠堂里的众多老弱,“如果待会真有意外发生,你会解开我身上的绳索吧?”

    “看情况。”老族长并没有完全相信胡桂扬。

    “但是你起码可以作证,我被捆在这里,连手臂都没法动,绝对杀不了人。”

    “呃……当然,我可以作证,我们都可以作证。”

    周围的老人们全都点头,表示可以作证。

    胡桂扬叹了口气,“就是这样了,该做的我都做了,你们别再怨我……怨我也行,就是不要冤枉我。”

    老族长真有几分相信胡桂扬疯了,呵呵笑了几声,正要开口,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老族长的长子匆匆跑进来。

    胡桂扬马上问道:“有人死了?”

    长子没理他,向老族长说:“爹,小高五不知怎么晕过去了……”

    胡桂扬淡淡地说:“我知道原因,你们去查看他的要害之处,必有伤口,可能只是一个很小的孔眼,却足以致命,他不是晕倒,他是死了。恶人说来就来,他虽然心狠手辣,却很守信用。”

    (今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