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一任群芳妒 > 第一百零九章

第一百零九章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酒楼上的丫鬟登时被迷得忘了自己的身份,竟戳了戳身旁的小姐,道:“姑娘你快看呐,探花郎笑了。”

    高之菱面若桃花,眉目含情,也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楼下骑马而过的孙怀蔚,丝毫没注意自己被丫鬟戳了。眼睛盯着他,手伸向丫鬟道:“拿枝花来。”

    丫鬟会意,往她手里递了朵大红的牡丹花,高之菱接过后往下面投去,刚好砸到他的怀里,她喜得粲然一笑,双手扒在窗沿边,既希望他抬头看到自己,又准备他一看上来就把头埋到窗下。

    孙怀蔚并没有抬头,他低头瞥了一眼怀里投来的红牡丹,开得倒是好,只是这颜色,他想起小丫头总爱穿的浅碧色,所以觉得凡尘千万色彩再也入不了眼,任牡丹花在颠簸中滑了下去,也没有去捡。

    高之菱的眼神是一点一点失望的,当那朵牡丹顺着他光滑的缎子落到袍角时,她还在期盼着他能捡起来,他却看也不看,依旧勒着缰绳往前。花落到地上,被后面的马蹄践踏成一滩难看的红色,她突然觉得有些扎心。

    孙怀蔚算得上祖父这辈子最得意的门生,她不只一次听过祖父夸赞他。这次他高中,不知祖父是否有意把她许给他。人去远看不到了,高之菱背转身靠在窗边,一时间思绪纷飞。

    ——

    当晚国公府中来了许多客人,除沾亲带故的以外,还有不少显贵清流,满朋高座,无一不是世家贵胄,女眷里连禾嘉郡主和她的母亲富乐公主也来了。

    禾嘉一来还是找孙步玥说话,她这几年因为孙步玥总在高家住着的缘故,国公府也不能常来。她今年快十六了,按理说早该由她母亲公主殿下找门簪缨世家嫁了,但她之前为太后守丧一年,孝期过后,又百般推说,才挨到现在。

    孙步玥今日只穿了件香妃色的襦裙,却见禾嘉穿金着银,一身的衣料华贵之极,快赶得上进宫朝贺所穿的礼服了。

    不过她肤色偏黄黑,实在压不住酒红色这样端庄正式的颜色,反倒越显得她样貌的缺陷来。孙步玥也只是心里这样想着,嘴上没说出来,禾嘉问她今日这身衣裳怎样时,她还夸赞了几句。

    女眷都在花厅里,富乐公主自然是众星捧月,连老太太也得亲自出来招待,两人似乎在说着什么,禾嘉看到后,满意地咧嘴一笑,拉着孙步玥去了西次间说悄悄话。

    “玥,你知道这回我母亲为什么要来吗?”

    孙步玥摇摇头,这位富乐公主是先帝最宠爱的幺女,也是当今皇帝一母所出的妹妹,地位自不必说,但这些年来一向很少出公主府,更别说是出席一个新科进士的庆宴。

    她问禾嘉为什么,禾嘉反倒有些害羞起来,慢吞吞道:“我母亲是想……是想和你祖母说说我和你二哥的事的。”

    “我二哥?”孙步玥一双凤眼瞪得溜圆,她和孙怀蔚能扯上什么关系!

    禾嘉回忆起两年前孙怀蔚中解元时,她在花厅第一次看到他的情景。当真是画中走出来的人物,谦谦君子,举世无双。

    从那以后她就再也看不上其他适龄的男子,但那时孙怀蔚只是一个举人,再是解元也没有功名在身,就算母亲再宠着她,也断不会同意为她结这样的亲事。

    所以她就等着他中了进士,有官职再向母亲提起。果然让她等到了,孙怀蔚中了探花郎,她知道消息后是从院子一路跑到母亲房里的,途中还摔了个不小的跟头,但她连衣裙上的土灰也不管了,提着裙子就爬起来继续跑。

    母亲刚听过之后显是愣了愣,只说自己要考虑考虑,她在屋里转了半天,下午就听母亲来说,要上卫国公府看看孙怀蔚再说。

    看禾嘉泛红的脸颊,孙步玥不用她再说也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她竟然看上了孙怀蔚。孙步玥实在高兴不起来,要知道禾嘉的母亲富乐公主虽说深居简出,但好歹是皇亲国戚,有这样的后台做支撑,还怕孙怀蔚日后不踩在她大哥头上,一路高升吗?那时候孙家岂不是他一人独大,唯他说了算?

    不行!她看了眼禾嘉郡主,道:“恐怕不行,你知道,我二哥是有中意的人了。”

    “你是说住在你府上姓姜的表妹?不会的,你忘了几年前我亲口问过她了,他们之间没有什么的。”禾嘉倒很放心。

    “你也知道,那是几年前的问的了,几年过了,又如何做的准?而且她如今是越发的出挑了,两人朝夕相对,难保我二哥没动心,况且我祖母是最疼爱她的,恐怕早有心思要在孙辈里挑最好的来配她了。”

    孙步玥为了劝阻她,连说了两句违心话,胸口觉得堵得慌。

    “怎么会?那她现在在哪儿?我倒是要去看看,她是如何的出挑了,就算她再出挑,她一个小小官宦出身的女子,还能比得我这个郡主去!”禾嘉一边说一边把丫鬟叫了进来。

    孙步玥的本意不是想挑起禾嘉对姜承钰的不满,只是想让她死了这条心,孙怀蔚对姜承钰有没有意这事她也不了解,只是前年随口说的罢了。

    承钰本来在院子里和孙步琴,段越珊看石榴花,满庭大红的灯笼映着火红的榴花,浓烈绚烂,艳得有些不真实。她在等今晚过后孙怀蔚去和祖母说出两人的心意,不知道祖母会不会成全,心里有些忐忑。

    就有个面生的丫鬟来叫她去西边的抱厦厅,说是有人找她有要紧的事。

    谁能找她?她一向不出门交际,只和府里的表姊妹相处,实在想不起来有外面的哪家夫人或贵女与她有交情,还是要紧事?

    半信半疑地跟着丫鬟去了,到了门口却发现抱厦门房关着,段越珊和孙步琴还被拦住,承钰眉心一皱,知道怕是来者不善。

    段越珊很不服气,国公府也算是她半个家了,她住了这么几年还没哪个地方被丫鬟拦着不让进的,为了自己的尊严,又怕承钰吃亏,她挽了袖子露出壮实的胳膊,小丫鬟这才不得不搬出郡主的名头。

    段越珊听了这名讳却更不怕了,反而怒道:“郡主又怎样,这国公府也不是她的,她不让人进就不让人进吗?”

    承钰忽然想起两年前去公主府的经历,心里觉得不妙,也不知道这位禾嘉郡主会耍什么把戏,最后劝住段越珊,又对孙步琴附耳说道:“若一刻钟之后我还没出来,你就去找祖母来。”说完便跟着丫鬟进了抱厦。

    禾嘉早坐在上首的雕花椅上等着了,承钰进屋一看,只有她和孙步玥两个人,以及各自的贴身丫鬟。屋子里只点了几盏油灯,反倒是外面的红灯笼透过高丽纸映来的光更亮些。

    “不知郡主找我有何事?”承钰毕竟没有身份,见了郡主还是得行个礼。

    禾嘉不说话,只是上上下下地打量她。这金陵城中还没哪个贵女能穿得比她更华奢,眼前的姜承钰也只是穿了身织金褙子,下系一条桃粉色挑线裙子,但怎么看怎么好看,肤色细白如瓷,眉眼清灵,比早年见到时更多了几分韵致,而且身材纤细却不影响拿出鼓彭彭地出来两个蜜桃。

    看得她一个女子都心动,换做男子还了得!

    禾嘉浑身一凛,几年前的那种担忧又一次袭来,她干脆直入主题,道:“你还记得前年你来我府上赏花的事吗?”

    “记得。”承钰实则不大记得了,只对这位郡主留了个莫名其妙的印象。

    “当时我说要找我母亲为你赐婚,如今你也快及笄了,不如现在就为你挑户世家子弟?”禾嘉道。

    承钰有些错愕,忽然想起来前年的宴会上她似乎是提过这事,可是她和郡主非亲非故,为什么她执意要给自己赐婚?

    “你不愿意?”禾嘉看她没有很快谢恩,起身质疑道,“你是不是有意中人?”

    这郡主没来由地咄咄相逼,承钰现在只后悔进来遇见个疯子。

    “是不是孙怀蔚?”

    听到名字时她心里惊了惊,她是怎么知道的?承钰看了眼边上的孙步玥,孙步玥却把头别了过去不看她。

    孙步玥常年在高府,回来后也不和她来往,不应该知道她和二表哥的事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郡主为什么问起她和二表哥,难道郡主对他有意?

    “郡主虽贵为天之骄女,可别人家的家事也不能想管便管吧?”既然来者不善,承钰也不想和她浪费时间,“我虽身份低微,但也是朝廷命官之后,自古女子的婚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承钰不管有没有意中人,都只听父亲的安排,郡主现在强行要插手我的亲事,这般仗势欺人,传出去也不怕污了郡主的名声。据我所知,郡主至今也是待字闺中,一个未出阁的女子,为什么一定要来管旁人的终身大事呢?”

    一口气说完这些话,承钰心里反而踏实了许多。重来一世,她最恨的就是被人拿捏在手里的感觉,那么糟糕,那么窝囊,如果她对这样没来由的气还要默默忍受的话,重生还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籍籍无名地死在前世。

    禾嘉没想到她态度这样强硬,颇有些不畏强权的意思,怔了怔,恼羞成怒,指着承钰道:“我就知道你对孙怀蔚一定有意!现在才这样搪塞本郡主。你也知道自己身份低微,不过一个五品官员的女儿,就算你嫁给他,又能带给他什么?对他的仕途又能有什么帮助?只不过是个无闻无用的内宅妇人而已!”

    “但我就不同了,我是郡主,我的母亲是堂堂公主殿下,连皇帝舅舅也要听她一句话,如果由我嫁给他,他至少可以少花十年的时间去朝中打拼。若你真对他有意,就应该为他好,趁早打消对他的念头。你若只是想依附有权势的人,我大可亲自为你选个世家子弟,不然皇子皇孙也可以,我记得太子表哥有一庶子,今年也十五了……”

    禾嘉后来在说什么,承钰是一句也没听进去,她简直气得发抖。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霸道无礼的人!

    但这番话她也不是完全没听,至少她听到那句她可以让孙怀蔚在朝中少奋斗十年。

    十年啊,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她的毕生心愿也不过是他能一生顺遂,如果二表哥真能借了妻家的势力得皇帝重视,那是她求之不得的。

    震怒之后她很快冷静下来,开始认真考虑起禾嘉的那番话。

    “还有安荣公主的次子,如今也有十三了,和你同岁……你在听我说话吗?”禾嘉发现姜承钰一副怅然若失的神情,显然没在听她说话,有些恼怒。

    “禾嘉郡主!”

    承钰还在神思,忽然听到那个无比熟悉的声音,抱厦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清瘦孤拔的身影走了进来,他已经换了件家常的石青色直裰,上面的几丛暗色青竹,还是她从前绣上去的。

    屋里三人皆是一惊,禾嘉一见了孙怀蔚,又羞又喜,话也说不出来,用手拨了拨头发,忽然很后悔来国公府后没有精心再梳理一番。

    那个人真是越长越好看了,这么直挺的鼻梁,像一方汉白玉,隐隐的贵气让人不敢触犯,那双眼睛更是灼灼有神,他在向自己走来,两片薄薄的唇启开,要和她说话了,禾嘉紧张地不敢直视。

    “禾嘉郡主的好意,下官就替未婚妻心领了,不过希望日后郡主不要再插手下官的家事。”

    未婚妻!家事!

    听到这样一句话,无异于丫鬟拿着她最爱的花瓶往她脑袋上砸下来,禾嘉险些没站稳,由边上的丫鬟扶了扶。

    “你们竟然定亲了?”孙步玥倒是比禾嘉郡主更吃惊,不过她这层吃惊倒不像禾嘉的,而是带了种窃喜,希望这是真的,因为如果他们二人已经定亲,那武表哥就不会再惦记着姜承钰。她想起上次春游时,武表哥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姜承钰。

    “自然。”孙怀蔚从容自若地说道,缓步上前用一只手揽住承钰,不疾不徐却掷地铿锵地说道:“下官的未婚妻年纪尚小,不通人事,若郡主下次还有这样的好意,可以直接同下官说,不过希望郡主最好是没有了。否则这就是夺人妻子,倚势欺人,下官虽只是个编修,但必定会举全族之力,向陛下讨个公道。”

    承钰被他的大手搂得牢牢的,一侧脸贴在他熨帖温暖的衣服上,感受到他说话时呼吸间的起伏,忽然觉得很心安。他如今是陛下亲赐的进士及第,直接授予翰林院编修的官职,就算在郡主面前,也是不容小觑的。

    只是……她仰头看到他洁白而精致的下巴,坚毅挺拔。他为了自己公然和郡主对峙,真的不会有什么吗?要知道这位郡主的母亲福乐公主,乃是当今圣上一母同胞的妹妹,若惹恼了公主,不知他会不会受影响。

    他竟敢威胁自己?禾嘉自认从小到大还没有谁敢这么对她说话,就连皇帝舅舅对她这个外甥女也是亲和有加,从来都是宠着长大的。举全族之力?就为了一个普通的内宅女子?

    可是他不是可以任她打骂的丫鬟,也不是那些追着她石榴裙甘愿让她踩在脚下的贵公子,他是新科探花郎,是她喜欢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