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绝色毒医王妃 > 第二千二百九十八章 长老质问

第二千二百九十八章 长老质问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砰”的一声,林梦雅无情地关上了内室的门。

    龙天昱无奈的趴在门上,好言好语的跟里面的媳妇求情。

    可惜今天他的招数却通通失了灵。

    无奈之下,他只得委委屈屈地躺在了外间的软榻上。

    不过视线一直未曾从那道门上远离。

    里面,林梦雅也并没有休息。

    她也在仔细的梳理这段时间内所发生的事情。

    从她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南亭集”应该是事情的关键。

    但是她所掌握的药理知识,要么是小药分析出来,要么就是从青筝谱解码获得的。

    也许,青筝谱与南亭集可能会有些关系。

    但当务之急是要证明东西并不在她的手上,否则她将会成为众矢之的。

    谁知裁决长老比她想象当中的还要着急。

    转天那三人就再次求见,只不过今天来的态度可不像是昨天那般客气。

    龙天昱当然不可能让她独自面对,所以今天的局势就变成了圣殿严阵以待,而裁决长老三人也是来势汹汹。

    秦副殿主也懵了。

    明明昨日他带着这几人在殿中参观的时候,气氛还很是融洽。

    那么现在倒像是来讨债的?

    “圣尊、夫人,圣殿与我古族向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但如今你们却公开残杀我古族之人,当真以为我古族毫无招架之力吗?”

    说话的是另外一位长老。

    而穆长老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龙天昱沉声道:“这位长老,你开口就指责我圣殿残杀你族人,难不成我圣殿也是好欺负的?便是想要兴师问罪,也得拿出证据来,不然我圣殿也不会善罢甘休!”

    龙天昱的态度强硬,反倒让古族那边稍稍冷静了些。

    说话的那位裁决长老冷哼一声说道:“哼,若是没有证据,怎敢来打扰殿主?来人,将我们找到的古族族人的尸身抬上来!”

    话音刚落,昨天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年轻男子就抬上来几具尸体。

    见状,林梦雅眉头一蹙。

    这些尸体她都认识,正事之前发狂的那些人,而她之前也用这些尸体做了一些研究。

    可是她昨天晚上明明下令让人看守得更加严密,不得让人擅入,为何会被这几位长老找到?

    她疑惑的看向了龙天昱,后者也正好想要从她这里寻求答案。

    不过现在两人倒是心有灵犀。

    看来他们这次又被人阴了。

    龙天昱微微眯起双眼。

    如果是在他整顿之前,圣殿势力繁杂,出现这样碍手碍脚的人倒也不意外。

    但现在圣殿上下都应当在他的掌控之中,而且还是出了这种意外,这就不得不让他想多了些。

    难道“那些人”也出手了么?

    这样的可能让龙天昱心头一凛,对这件事的看法也多了,几分谨慎。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就不得不重新思考这件事带给圣殿的影响。

    看到那些已经布满了尸斑,就快要腐烂的尸体,三位长老的脸上满是愤怒。

    “夫人,这些人可都是你让人暗中处理,被我们拦截下来的,

    这件事你得给我们一个解释。”

    她并没有让任何人来处理这些尸体。

    很显然,这是有人想要让她与这三位裁决长老的矛盾进一步激化。

    “这些尸体的确是我让人留下来的,只不过我的目的是弄清楚他们真正的死因,而并非是拿这些尸体做什么坏事。”

    她眼神坦诚,说的也都是实情。

    但三位长老却并不认同她的理由。

    “若你真的想要弄清楚他们的死因也就罢了,我看你明明就是想要获得我们古族人的血脉之秘!

    当年你们把我们逼到了绝境,让我们不得已才只能找一些不见天日的地方躲藏起来。

    现在我古族多年休养生息,才缓过劲来。你们却又因为贪心,再度打起了我们族人的主意。

    告诉你便是我老茅死了,也不会让你们再残杀我族子民!”

    这一番话可是把林梦雅骂了个狗血喷头。

    可她当真委屈,什么血脉的秘密,她根本听都没听说过。

    龙天昱哪里受得了别人这样指责自己的媳妇,当下就拍了桌子。

    “本尊也是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才尊重你们,谁知道你们竟然敢对我夫人这般不敬。我看也不必说下去了,几位现在就带着你的族人走,你们古族的报复我圣殿接下就是!”

    茅长老也是气的跳脚。

    “打就打,我古族还怕你们不成!”

    两边眼看着就要谈崩了,秦副殿主也是一脸的焦急。

    此时林梦雅也冷着一张脸说道:“我跟我夫君的意思一样。原本我以为你们是来讲道理的,可现在我才明白,你们只是过来随便找一个凶手抵罪的。既然你们已经认定了我就是凶手,那还说什么,尽管放马过来,我宫家从来不怕。”

    “你,你们这就是仗势欺人!”

    茅长老尽管被其他两个长老拉着,可还是脸红脖子粗的跟她吵。

    林梦雅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

    “仗势欺人?你老人家可真会抬举我们,我们要是真的那般厉害,现在早就把你们轰出去了。”

    茅长老哪里比得过她的伶牙俐齿。

    你你我我个半天之后,气的只能咬牙切齿的朝着他们干瞪眼。

    林梦雅与龙天昱态度坚决,一时间气氛僵持不下,两边闹的都很难看。

    茅长老早就想拂袖而去,但穆长老却一直拦着他。

    “老茅你冷静冷静,别这般激动。”

    然后对于他们夫妻二人说道:“老茅脾气不好,而且他也是被族人的惨状气昏了头才会如此。还请二位宽宏大量,不要与他计较。”

    本来林梦雅是不想再跟这些顽固分子僵持下去。

    但她很明白,如果想要洗清自己身上的这些冤屈,就一定要跟对方合作。

    她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穆长老我们可以不跟他计较,但是您也最好让他管管自己的这张嘴。”

    茅长老还要嚷嚷,却被穆长老眼疾手快地使了个眼神,执意另外一位长老立刻将他这张惹事的嘴堵上。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想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既然如此就不要再吵了。”

    秦副殿主也趁机跟着穆长老一起打圆场。

    好说歹说的是将双方又扯回到了谈判

    桌上。

    经过这件事之后,穆长老跟秦副殿主,倒是惺惺相惜。

    当老好人真的太难了。

    茅长老依旧气鼓鼓的坐在一旁,时不时的还要拿眼刀子剜他们一眼。

    龙天昱虽然生气,但好歹还是看在自家夫人的面子上,只用冷眼去瞪对方。

    林梦雅真是服了。

    得是多大的缘分,才让这两个幼稚鬼碰在了一起。

    穆长老也深觉不好意思,只能尽力的忽视那个不成器的家伙。

    “夫人,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我就直接问了。”

    “您请说。”

    “你的手中当真没有南亭集吗?”

    面对穆长老眼中的迫切与与疑惑,林梦雅慎重地摇了摇头。

    “我可以确定,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什么南亭集。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问问您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值得您这般兴师动众?”

    穆长老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其实这南亭集我也没有见过,只是族中有古籍记载,南亭集上面记录了我上古遗族七十二族所有的特点与致命之处,可以这么说,掌握了南亭集就等于掌握了我古族所有人的性命。生死攸关,我们不得不谨慎。”

    穆长老的话让她有些震惊。

    对方语气深沉,而且她也听出了隐藏在其中的恐惧焦虑。

    试想一下,如果她所有的命脉都被掌握在一个陌生人的手上。

    若是品性正直善良之人尚且还好,若是一个为非作歹的恶徒,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原来如此。可我一直很好奇古族与圣殿速日并无来往,你们又是如何得知南亭集就在我的手上?”

    “这个嘛”

    穆长老迟疑了。

    “请恕老夫不能将此事告知夫人。”

    “这又是为何?”她疑惑不解地问道。

    “哼,告诉了你,好让你去杀人灭口吗?”茅长老不合时宜的开口,让气氛陡然又变冷了不少。

    穆长老恨铁不成钢的指着他。

    “你给我闭嘴,难道还嫌你惹的麻烦不够多吗?”

    随后满脸歉意地对着她说道:“夫人别误会,不是老茅说的那个意思。而是我答应了那个人,绝对不会向任何人透露他的事情。”

    林梦雅点点头,有些无可奈何。

    这个人的目的,恐怕就是将古族的焦点转移到她的身上。

    但这样做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

    “无妨,我这人行事坦荡磊落,不管穆长老相信也好,不信也罢,南亭集的确不在我的手上,只怕是你们找错了人。”

    其实她更想提醒穆长老,将此事透露给他的人也许心怀不轨。

    但她知道对方对于穆长老来说是恩人,她也只能点到为止。

    穆长老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唉,我相信宫家家主的为人。只是这些尸体上的痕迹,夫人总该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吧?”

    他所指,应该就是她之前在尸体上做研究的时候,所留下来的种种痕迹。

    “这个好说,不过我想要先问问穆长老,您可知道有的上古遗族血脉是有问题的吗?”

    “你怎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