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仙界第一美发师 > 第三十九章 风云四起

第三十九章 风云四起

作者:红色的牡丹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凡话音刚落,身前悬浮的魔刀忽然震动起来,发出轰鸣之声。

    “怎么回事…”

    林凡双眼微眯,静静的看着魔刀发生的变化,刀身在他的眼中越来越放大,下一刻猛的朝林凡劈了过来。

    大惊之下他手上金光一闪瞬间抓住了刀柄,心中却是震惊无比,自己的刀怎么会来砍自己,难道是因为魔气的缘故?

    自己的身体能承受的住魔气,但这刀品质太低所以承受不住,因此才会狂性大发。

    手里的刀力道越来越大,眼看就要脱手,林凡心中一急,想也不想的就抬起指尖一咬,一抹鲜血从指尖流出,直接就抹在了刀身上面。

    刀身顿时魔气收敛,化作了寻常刀模样跌落在了地上,仿若先前的一幕根本没有发生过。

    林凡擦了把冷汗,心想前世在电视上学来的方法还挺管用,不过据他揣测,极有可能是因为自己体内鲜血能吸收魔性,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效果。

    一旦将这魔刀解封,所蕴含的魔性定然比先前更加狂躁!

    …

    一转眼,又是几天过去,这些天里林凡除了练习化血刀法就是修炼魔石散发的魔气,对外界的一切完全不理起来。

    殊不知这些天他外门的住所一直有一名女子前来,等到发现林凡不在屋内后便会满脸失望的离开。

    今天赵烟柔再次来到这里,看着紧锁的大门久久不肯离去。

    “林凡师兄,我听师姐们说你成功进入内门了,真是恭喜你了。”

    “可是你怎么也不回来看看我,你难道把我了吗?”

    赵烟柔的泪水慢慢从眼角低落在地上,她虽然心里知道自己一直是一厢情愿,可是却还抱着那么一丝希望。

    此刻他她终于明白自己是那么的愚蠢,即使再等下去,那个人也不会回来见她最后一面。

    “林凡师兄,我要走了,我娘把我许配给了青州的徐公子,我以后可能不会再来了…”

    赵烟柔擦了擦眼睛的泪水,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淡淡的离开了这里。

    赵烟柔刚一走,林凡的房门此刻却吱呀的透出一个小缝,一只眼睛一直盯着外门。

    在这屋中竟然一直有另一个人在!

    只见屋内的女子英姿勃勃,背后一柄长剑,手里正拿着一个馒头咬牙切齿。

    “林凡,亏我相信你会帮我报仇,还一直傻乎乎在这等你,原来你是打算甩了我啊。”

    此女正是前不久和林凡达成协议的慕容嫣,此刻的她恢复了往日的妆容,一副英姿飒爽的模样。

    “不行,这里不能再呆了,说不定他已经将我的事告诉太一门的人,哼,果然太一门的人都不可靠。”

    手中剑光一闪,慕容嫣的剑已经收鞘,门前的锁却嗤啦一声掉在了地上。

    慕容嫣推开门左右看了一看,在发现没人发现自己之后从容的将铁链再次锁了上去,等到离开林凡屋子之后,片刻不留的朝着外门山门跑去。

    没多久,慕容嫣来到了出口处,两名站岗的弟子一见到背负长剑的她顿时警惕起来,大声喝道:

    “什么人!”

    慕容嫣面无表情,长剑毫无征兆的从背后飞了出来,“要你命的人。”

    话音刚落,两抹雪亮已经出现在两名弟子的脖子处,“嘭”的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慕容嫣看也没看地上两人一眼,绕过尸体直接出了外门。

    没多久,几名外门弟子路过发现了倒地的两名弟子,仓惶的朝门内跑去报告执事堂了。

    一天后,太一门主殿之中,掌门北冥天坐在上方,下面六大长老依次坐落。

    除了这些人,还有一位胖老者站在主殿下方,此人正是当初给林凡派发贡献点的外门执事堂柳师叔,此刻不安的低着脑袋,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从每个人的脸上都可以看到愤怒之色,显然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后,北冥天重重的拍在面前桌子上,“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我太一门内行凶,如入无人之境,真当我太一门没人了吗。柳青山,你是怎么做我外门执事的!”

    北冥天这一声喝似乎蕴含了灵力波动,将柳青山震的脑袋发懵,片刻之后反应过来,一把跪在地上连道:“启禀掌门师叔,数月来我外门弟子连番遭到暗杀,经过我的多翻调查,应该是天阴宗所为无疑,还请掌门明察啊…”

    北冥天听到这话身躯微微一愣,怒气稍微缓和了一些,淡淡道,“你说这话可有依据?”

    “当然有。”

    胖老者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灰尘,从怀里把那两颗漆黑的钉子呈了上去,“掌门请看,这是我在凶手那里得到的丧魂钉,这是天阴宗独门祭炼法器。”

    北冥天接过看了好一会,冲台下六人点点头,然后冲胖老者说道:“好了,你下去吧,以后你继续做你的外门执事。”

    胖老者当即唯唯诺诺的离开了大殿。

    此时鬼舞一脉的温师妹当即说道:“师兄,天阴宗已经消失十多年,如今重出江湖难道是打算冲我太一门而来?”

    飞剑一脉的山主摇了摇头,“若是真冲我太一门而来就不会只是对付几个外门弟子了,我猜此事极有可能是有人想嫁祸天阴宗,让本门和天阴宗大打出手,他们正好左手渔翁之利。”

    此话一出几名长老都是深吸了口气,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先前他们还觉得几名外门弟子被杀只是一件小事,照如此说来分明就是一个大阴谋,很有可能太一门即将要迎来生死存亡的大战。

    此刻北冥天咬牙切齿,双眼怒火,一字一顿的说道:“天道宗!”

    几名长老都没有反对,因为和太一门最大的死仇就是天道宗,两边积怨已久,多年来更是小打小闹出手十几次,不客气的说两派人马一旦相遇必定是大打出手。

    “看来本门一直韬光养晦却是让其他门派以为我太一门示弱了,好,咱们就让他们看看我们太一门的真正实力。”

    飞剑山主道:“掌门的意思?”

    “哼,最近神魔山脉不是妖祸不断吗?咱们就借机组织一次新锐弟子之间的比试来看看到底哪家的弟子更强。”

    “不错,这样一来既能挽回我们太一门的声誉,又能磨练新锐弟子,真是一举两得。”

    众人对于太一门掌门的意见都是拍手称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