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大城时代 > 第142章 争是不争,不争是争

第142章 争是不争,不争是争

作者:司马白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不是狗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有句俗语,叫作痛打落水狗,或者引用伟人的一句话来送你。”岳文在电话里严肃说道。

    “什么诗?”王玉印很轻松,“噢,我忘了,你是中文系毕业的。”

    “是不是中文系毕业不要紧,这句诗全国人都会背。”

    “嗯?”王玉印不说话了,他没来由感觉到心里一紧,他左右看看,机场内的人都注意着自己,并没有人朝他这里张望,他这才放下心来。

    “王玉印,你听好了,这句诗就是伟人的宜将盛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电话那边岳文抑扬顿挫地念道。

    王玉印却不想说了,本来想调侃一下岳文,但此时却没了心情,“好了,不说了,这些诗你还是留给自己吧。”

    王玉印一下挂断了电话,他看看时间,还有五分钟就要登机了,心里这才稍稍安定下来。

    他把念珠戴在手上,这年头,谁还没有几本护照啊,钱,早转移到国外了,狡兔三窟,就是余生作个富家翁,他的钱也够子孙三代用的了。

    想起儿孙,他心里更加激动,马上就要与他们团聚了,在大洋彼岸,那里就是他的新家,不同于以往的人生在等着他。

    他突然发现人们都在看着他,心里不由一惊,他抬头友好地朝人们笑笑,却发现人们赶紧低头离开,可是也有没有离开的,却站在远处停下脚步,都惊奇地打量着他。

    他低头看看裆部,拉链拉上了啊。再摸摸脸,脸上也没有什么不干净的地方。

    他猛地回过头来,面色一下面如死灰,开发区刑警队队长高明正站在他的身后。他什么时候到的,自己一点都没有察觉。

    “王总,打个电话都这么投入啊,”高明讽刺道,“嗯,刚才你不是说自己在国外吗,不是在中美洲的什么岛国上吗?怎么又出现在秦湾了呢?”

    王玉印脸如死灰,手一软念珠一下掉在地上。

    “你以为在机场闹出这么大动静,就想乱中取道,从这里逃走?”高明看看周围围过来的人,“带走。”

    “你们不能带走我,我有美国护照。”王玉印突然歇斯底里大喊道。

    高明也愣了,自打认识这个所谓的儒商,还没有见过他这样失态过。

    “噢,拿出来看看。”高明轻蔑道。

    王玉印赶紧打开箱子,箱子里几本护照暴露于眼前,高明一把推开他,拿起那几本护照,看了看接着又扔进箱子里。

    后面的警察不用队长再说,手铐已经铐在了王玉印手上,上面搭一件外套就带出机场,任凭他不断挣扎,不断喊叫。

    …….

    阮成钢边打电话边走进医院,等他也来到孙健一的病房外面,电话却仍举在手里。

    岳文看看他,站了起来,孙健一的手术很顺利,过不几天就可能转到普通病房。

    “王玉印逮住了,这条大鱼,还想游到国外!”阮成钢轻蔑道。

    “这人啊,”打交道六七年,岳文是一步一步看着这个人跌落凡尘,“心术不正迟早要完蛋。”

    “他是要完蛋,很可能死刑。”阮成钢分析道,“挪用社保,涉嫌强暴,抢夺地皮,买凶杀人,就是最后一项都够判他两回的的了。”

    “霍达呢?”岳文问道。

    霍达的案件是上面在审,消息没有出来,谁也不知道,可是阮成钢的耳朵长,“估计是出不来了,这人,可惜了,对了,刘兴华也进去了。”

    “什么时候的事?”昨晚从开发区到秦湾,岳文并没有听到信儿。

    “今天上午,还有,管委副主任赵军也牵扯进来,这下,空出一个副主任来,你得争取一下。”阮成钢点燃烟斗。

    “还有,年中动干部,团市高官李涛不是上调团省委了,综合比较,这个位置更适合你。”

    “争的人也多吧,据我所知,眼红的不少呢,嗯,听说,闻振宇、郄云伟都在争。”岳文倒是很淡定,“让他们争去吧,这种务虚的部门不适合我,我还是干实事,开发区我熟。”

    “这不用我多说吧,”阮成钢奇怪地看看他,“在我跟前你还不说实话,团市委去了就是一把手,你适合当一把手,在别人手底下干有什么意思?!”

    ………………………………………………….

    ………………………………………………….

    省城。

    齐鲁辽开会前一天就到了,不偏不巧正碰到廖湘汀,二人是省委党校的老同学了,第一个话题就说起了霍达,因为都与霍达在一起搭过班子。

    “霍达,可惜了,能力有。”齐鲁辽话不多,可是与廖湘汀在一块,话明显不少,“论能力,在开发区还是干了实事的,开发区目前的交通和城建格局都是他在的时候打下的。”

    这一点,廖湘汀并不否认,相反,他很乐于承认,“霍达在用人上,不小气,岳文在他手底下还是能放开手脚的。”

    闻弦歌而知雅意,齐鲁辽意识到廖湘汀话中的意思,“岳文,很好,小伙子我知道,最近的啤酒节就是他一直在筹备,开发区的城建项目,包括港口交通他都是出了大力的。”

    话点到为止,廖湘汀也不多说。

    倒是齐鲁辽仍意犹未尽,“小伙子能力有,也廉洁,年龄有优势,我记着了。”两人说话很直,但是齐鲁辽并没有明确表态。

    …….

    等岳文从开发区赶到德安已是下午,等晚上廖湘汀从省城赶回德安,两人并没有见面,时间太晚,但一大早,岳文就站在了廖湘汀楼下。

    他顺手接过廖湘汀的包来,看得廖湘汀的现任秘书直瞪眼睛。

    二人是如此默契,毫无间隔。

    “鸡蛋,上二十个。”等到了宾馆,廖湘汀直接吩咐道,秘书惟惟而去。

    廖湘汀打量了一眼岳文,笑了,“当了父亲,就是成熟了。”他顺手拿过一个鸡蛋来,“鸡蛋,从外面打破的是食物,从里面打破的却是生命。”

    “嗯,一路走来,有什么感受?”

    作为多年的老干部,提拔调动时谈话,组织谈话时,许多部长愿意这么说,嗯,难道自己的岗位又要有所变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