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护墓仙纪 > 第十一章 国殇

第十一章 国殇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我杀,冲破北面蛮族的防守,从金龙山脉方向突围出去!”穆文鼎很快分析出眼前形势,快速做出合适的应对。

    闻听这个命令,穆逸打消了原先带着爹娘杀出重围的想法,也觉得穆文鼎的方法更稳妥。

    只要背水一战,突破金龙山脉上蛮族的封堵,他们就能遁入金龙山脉中。

    蛮族主力的众多骑兵,就算追上来,也会失去优势,他们活下来的机会要大得多。

    闻国军士也都知道,眼下只有击冲破金龙山脉,他们才有存活的希望,顿时个个拿出一往无前的决心,向着金龙山脉的北面蛮族冲杀而去。

    蛮族本来就以嗜血悍勇著称,这种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当然不会舍弃骑兵的优势在金龙山脉被动防守。

    而是直接冲出,与背水一战的闻国军队厮杀在一起。

    骑兵对骑兵,也不存在先射一阵弓箭的事,最多是距离远的时候,站在马鞍上射几箭。

    “杀!”

    万马奔腾,卷起漫天尘土。

    顿时,场面惨烈之极。

    马嘶,惨叫,兵戈碰撞的声音连绵不绝。

    鲜血飞溅,残肢断腿横飞,开膛破肚,内脏哗啦啦往外流,金龙山脉下的这一片平原,不久就是残尸遍地。

    殷红的鲜血流成小溪,无论是土壤还是草木,都被染成了红色。

    整个金龙山脉附近,杀声震天,血腥气直冲云霄。

    附近的麋鹿,野兔,鸟雀,全部被惊得四散逃窜。

    就连把天空弄成阴沉之极的弥天大阵,现在都被煞气和血腥气冲破。

    天空都恢复正常,只是金龙山脉下面这片平原,完全成了炼狱,遍地的厮杀惨烈无比。

    一名闻国军士,靠着马匹的冲刺,持着长枪将一名蛮族洞穿而过,不过长枪也断成两截,两名蛮族手持雪亮的弯刀策马冲上来,军士拔出长刀迎击。

    一名蛮族弯弓搭箭,把一名闻国军士的胸膛射穿,皮革甲胄根本抵挡不住。

    不过这名蛮族,还没来得及拔出弯刀,就被策马冲上来的闻国军士,一刀斩下头颅。

    一名闻国军士被斩下一臂滚落下马,却连忙忍着剧痛,身体一弹而起,将一名蛮族从马上扑下来。

    当然大多数人,一旦落下马,基本上都是被马蹄踏成肉酱的下场。

    穆逸紧紧跟在爹娘身边,两者分开的时候,他就跟在花红英身边,穆文鼎身为元帅,有许多人舍命保护。

    在这种时候,穆逸不会去表现得太显眼,否则就会引来大量蛮族的围攻,从而连累花红英。

    为了不引人注目,穆逸只是拿出一柄普通的长刀,凡是靠近的蛮族,都被他不动声色的斩杀。

    不过蛮族确实嗜血悍勇,有时候他都不得不显露几分实力,将冲上来的蛮族快速斩杀。

    经过一段时间的惨烈厮杀,闻国军队终于冲破北面蛮族的防守。

    闻国军队一方,却只有不到千人,冲破北面蛮族的防守,来到金龙山脉脚下。

    但金龙山脉上,居然还有北面蛮族在防守,虽然只有七八百人,却占据着险要之地,很难攻破。

    闻国一方剩下的人,经过一番厮杀,全部精疲力尽,想要攻破金龙山脉上蛮族的防守,实在是困难之极。

    就在这时,金花城方向马蹄阵阵,尘土飞扬,蛮族主力赶了过来。

    情况紧急,穆文鼎下令寻找出路。

    经过探查,闻国军队发现,金龙山脉脚下,有一面峭壁是唯一可能突破的地方,只要从那里上去,便有可能将蛮族的一个防守点攻破。

    只是这道峭壁,足足有十余丈高,非常的光滑,没有多少可以攀爬的地方,想要上去必然是身手极为了得之辈才行。

    形势危急,经过一番挑选,最终有六十多人合格。

    穆逸赫然在其中,因为穆文鼎和花红英也要上去。

    这面峭壁实在太高,除了少数人外,其他合格的人,都有些勉强,有些人攀爬到一半,直接摔下来,不死都是身受重伤。

    穆逸顾不得其他,就紧紧跟在爹娘身边,防止他们出意外。

    大多数人都爬了上去,可是等待他们的,却是无数的箭雨。

    短短十来个呼吸,这爬上去的数十人,不是被突如其来的箭雨射成马蜂窝,便是从峭壁顶掉下来摔死。

    穆逸连忙出手,将射向爹娘的箭雨全部挡下来。

    但他心里大恨,原本弥天大阵初现时,他心里还略微有些感应,可现在对方设计圈套埋伏他们,可他却没有了感知能力。

    唯一的可能就是,蛮族那位大祭司風命蛊的修为远远在他之上,加上弥天大阵,完全限制他的感知能力。

    “逸儿小心!”就在穆逸抵挡箭雨的时候,却有一道泛着蓝色霞光的箭矢,从他背后疾射而来。

    一旁的穆文鼎发现了穆逸的身份,来不多想,当即一闪身,挡在穆逸背后。

    穆文鼎一身黝黑发亮的盔甲,胸口更是有一块玄铁打造的护心镜,却未能抵挡住蓝色霞光的箭矢,直接从心脏洞穿而过。

    “爹!”穆逸蓦然转身,双眼赤红,嘴角流出一丝鲜血,连忙将倒下的穆文鼎一把抱住,并用手去捂穆文鼎胸口那指拇大小,血如泉涌的血洞。、

    “逸儿,带着你娘走……”穆文鼎勉强挤出这几个字,便咽了气。

    花红英刚刚将围上来的蛮族杀退,一转身就看到了这一幕,连忙扑上来。

    而不远处,一块高大的青石上,一名身穿黑袍的老者,手中拿着一根蛊虫蓝色拐杖,眼中带有一丝惊讶,将目光锁定穆逸。

    蛊虫蓝色拐杖对准穆逸,同样一根尺许长的蓝色箭矢疾射而出。

    穆逸一扬手,手边的长刀被投掷出去,刺耳的破空声响起。

    长刀和蓝色箭矢撞在一起,蓝色箭矢直接粉碎。

    长刀断成几截,却仍然向黑袍老者疾射而至。

    黑袍老者面色微变,将蓝色拐杖挡在身前,蓝色霞光大放。

    在断刀面前,蓝色拐杖不堪一击,轰然炸裂开来,一截断刀更是将黑袍老者手臂削断。

    黑袍老者这次神色完全变了,顾不得血流不止的断臂,忌惮之极看了双眼赤红的穆逸一眼,将一张青色符箓拍在身上,整个人如同一只展翅飞翔的鸟,向着金龙山脉脚下滑翔而去。

    这时候花红英已经扑上来,抱住气息全无的穆文鼎。

    穆逸正想对黑袍老者出手时,却面色大变,一块石头中竟然有一根半虚半实的蓝色箭矢,向着抱住穆文鼎尸体的花红英射去。

    穆逸身形一动,连忙挡在悲痛之极的花红英身后。

    那根半虚半实的蓝色箭矢,从穆逸的小腹穿了过去,留下一个指拇大小的血洞。

    穆逸顾不得伤口,连忙转身看花红英的情况,却让他悲愤和绝望,那根半虚半实的箭矢,从花红英的背心穿了过去。

    “娘!”穆逸连忙去扶花红英。

    “逸儿,我没事,快去将附近的蛮族杀掉,让其他人上来。”花红英抬起头,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道。

    “我这就去!娘,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好好活着,答应我。”穆逸将抓着花红英的一只手说道。

    “嗯,我会的。”花红英点点头。

    穆逸蓦然起身,倒退着,目光看着花红英离开,他的手却在心脏位置摸了一下,那里有一根蓝色箭头隐隐冒出,不少鲜血渗出。

    穆逸一直倒退到花红英看不到的地方,才蓦然转身,他背后正对心脏地方,赫然有半截蓝色箭矢插着。

    他感觉自己的生命在流逝,刚才射向他的第一箭,虽然被穆文鼎挡了一下,却被直接洞穿而过,他仍然没有躲掉,也被穿了心脏。

    只不过他修炼过磐石功,可以强撑着,但那蓝色箭矢明显是法器,他根本就没有活着的可能,每过一个呼吸,他就感觉自己的生命在大量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