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萌宝甜妻,冰山总裁宠上天 > 第677章 竹林危机

第677章 竹林危机

作者:雨怜轻纱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瞪了半晌,青阳子忽然跳起身来,指着俞团团的鼻子:“你……你是我徒儿媳妇?!”

    俞团团被他吓了一跳,不由拉着小团子后退了两步,小嘴张了张,却有些不知如何应对。

    蔺傲见状连忙大步过来,下意识地想护着他们母子,他看向青阳子,还在狐疑:“你真的……是烈的师父?”

    “你别说话!”青阳子看都不看他,只摆了摆手让他闭嘴,眼睛一直盯在俞团团的小脸上,仿佛想要盯出一个洞来。

    “怎么不像啊?不是应该倾国倾城嘛,小女娃貌若天仙的,怎么长成这副模样了?”他捋着颌下长须,对俞团团上上下下的打量,一脸思索,“……不会吧,难不成是那臭小子搞错了,还是六师弟演卦卜算有误?”

    他捋着胡须,怪眼翻来翻去,兀自思忖,喃喃自语。

    俞团团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倒不再害怕,却被他颠三倒四的古怪话语弄得一阵懵圈。

    侧眸看一眼蔺傲,果不其然,他眼里也是一圈圈螺旋……

    南郡,一家极不起眼的小旅馆里。

    价位低廉的旅馆,即使是最好的房间,仍简陋得不行,好在还算干净,就算待在房间里窝一整天也不算太难受。

    水清斜靠在床头上,最初深陷困境的狼狈与颓丧已熬了过去,也没有幽怨中的长吁短叹,他只是仰头呆呆地望着天花板,眉梢眼角隐隐透出一丝轻愁。

    他此时其实什么也没去想,大脑里是放空状态,天花板上那一处渗过水的印渍,在他的视线里描摹出各种具象,太阳,满月,小雏菊,苹果……

    事情来得太突然,虽然他早就在心底做了许多年的准备,却还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两天他躲在这里,除了蓝逸和水柔打来的,他谁的电话都不敢接,尤其是父母的,他一看到是他们的电话号码,心里就犯怵,只得让水柔帮他转达歉意,让水柔告诉他们,他没事,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

    他眨了眨眼,也许是盯着一个地方不动,眼睛都有些花了,视线也有些糊了,垂下眼帘,那双烟水迷离的桃花眼,早已褪去了年少的轻狂与张扬,取而代之的,是这些年远离喧嚣涤荡过心灵的沉静与清澈。

    门上忽然传来轻轻的叩门声,很轻,很有礼,也很温柔。

    水清心中一动,连忙起身走到门前,透过门上的猫眼向外看去,有些惊讶,却又在预料之中。

    门开,站在门外的俊雅男子缓步走进,清润的目光将他仔细查看了一番。

    “这两天没好好吃饭睡觉吧?”蓝逸语声轻柔,眉眼间不加掩饰的心疼与怜惜,“……瘦了,也憔悴了。”

    水清怔怔看了他几秒,视线似乎又模糊了,他上前一步,靠进了蓝逸怀中,感觉到他的双臂立刻环了过来,胸腔里一颗虚浮飘荡了两天的心,终于缓缓沉定。

    鬓边落下轻轻一吻,蓝逸温柔的声音也落入耳间:“我知道,逃避的滋味并不好受,这两天,委屈你了。”

    “不……不是,”水清在他怀里摇了摇头,“我只是……只是不知该如何面对。”

    “小清,”蓝逸微微收紧了臂弯,“当年我一次行差踏错,几乎逃避了半生,这一次我没有做错什么,所以……”

    他清透宁静的眸光终于微微泛开涟漪,透出了一丝果敢与坚决。

    “所以,我决心不再逃避,你……有勇气和我一起面对吗?”

    水清从他怀里抬起头来,与他眸光相凝,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眉眼间的轻愁统统散去,眸光里流转着信任与坚定。

    蓝逸唇边漾开一抹浅笑,如莲般淡雅高洁:“好,那就都交给我,你只需要一直站在我身后就好。”

    ……

    青竹翠篁,曲径通幽,一路竹叶沙沙声里,行来一道修长艳逸的身影,满目翠色更衬得他黑衣如魅,微风里淡淡竹香,却拂不开他眉间深蹙的阴霾。

    那日幼稚园门口惊鸿一瞥,再加上俞诺顺口而出的言语,让龙御对那个所谓的“漂亮奶奶”顿起疑心,随后便吩咐徐达立刻去调查。

    然而,当徐达终于将调查到的结果递交上来,龙御却是震惊得难以置信。

    眼前光线渐渐明亮,一座隐在竹林间的小院呈现在了眼前,龙御脚下一顿,仰头看向翠叶掩映下的门楣,上面的字分明出自龙行的亲笔手书——

    “竹心小筑”。

    龙御妖艳的容色仿佛失血一般,渐渐苍白……

    屋后,一泊碧湖微漾,万竿竹影照水,无边碧色里,人如竹,发如雪。

    暗影远远站在小院拐角处的一簇青竹下,看着那一头白发的背影,心头一阵难受。

    那清瘦了许多的背影,身姿仍挺拔傲岸,却越发的孤凉入骨寂寥缠身,往日的几分散逸潇洒再不见踪影,仿佛真的化成一竿修竹,空心了一般,那身影看着都似渐渐透明,似乎随时都会随风散去……

    慵懒散漫的脚步声传来,让失神的暗影顿时一惊,连忙转头看去,却又是一愣。

    “少主?”

    龙御没有看他,目光被湖畔边默然独立的身影吸引过去,那一头似雪白发,触目惊心。

    “这些天,他一直待在这里?”龙御眸光不移,脚下微顿。

    暗影面色一黯,低头道:“是,尊主他……”他抿了抿唇,看向龙御,“少主,你劝劝尊主吧。”

    龙御唇角一扯,几分轻嘲:“你觉得他会听我的劝?”

    暗影:“……”

    龙御不再理会他,径直朝前走去。

    越是走近,那一头白发便越是让人不忍直视,龙御皱眉,将眸光转向那一泊翠色湖面,将心中一阵莫名的烦躁压了下去。

    “想不到,你也会为一个女人而生无可恋……”他轻嗤一声,看似漫不经心,心底却是一阵阵泛凉,“我还以为,你对女人都是薄情寡性,翻脸无情的呢。”

    一直凝立不动的龙行,闻声只是微侧了侧眸,既不答话,也不回头,甚至对龙御忽然出现在这里也并不感到惊讶。

    云竹心一去,他的心也似空了一般,一片死寂,万事都似再激不起他心中半点波澜。

    龙御冷笑了一声,自顾自继续说道:“可怜的苏珊女士,看来就是因为这个女人而败走麦城的吧,连一个已婚女子都争不过,确实挺丢脸的。”

    见龙行仍凝立不动默然不语,龙御唇角又扯出一抹自嘲。

    “也是,一个卑微的女保镖而已,怎么能跟当年的君城第一名媛相比,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人那么多,不需要她说什么做什么,苏珊女士也无法再在君城待下去……”

    “闭嘴!”龙行终于出声打断了他,声音里隐含薄怒,“你根本不了解的事和人,没有资格胡乱评说。”

    龙御嫣红的薄唇微抿,看着父亲那一头刺目的白发,心中的猜疑已清晰到不容回避。

    调查云竹心,不可避免就会碰触到当年的事,他终于明白苏珊为什么会被强制离开,忽然就心生一股前所未有的悲哀。

    原来他的存在,竟是一场不情不愿违背心意而产生出来的错误,怪不得这么多年龙行始终对他的存在而耿耿于怀,任他野生一般地恣意长大,更是无数次望着他酷似苏珊的五官容颜而蹙眉不语。

    对自己的儿子放任生长,而对云竹心的儿子,龙行却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关注……

    龙御脸色再次失血一般渐渐苍白,心中猜测的答案几乎要呼之欲出,他看向龙行凝立不动的背影,忽然想要开口问个清楚明白。

    刚要启齿,他蓦地感到背脊莫名一紧,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袭来,让他下意识地就朝前扑去。

    “小心!”脱口而出的警示中,他已经将龙行扑倒在地。

    霎时间枪声四起,无数子弹自竹林里飞射而出,刺耳地划破这世外桃源般的幽美与静谧,倏然洞穿地面击打出铿锵之声,激入湖面扫荡出片片涟漪。

    暗影大惊,立刻举枪朝竹林里射击,在他的掩护下,龙御护着龙行几番躲避,终于闪身躲进了竹屋里。

    暗影一跳进窗内,立刻便朝天放出一枚信号弹,望着冲天而起的十三株璀璨夺目的花火,龙御即使从未见过这特殊信号,也顿时明白,这是在召唤传说中的飞龙十三太保,心中不由稍稍安定。

    屋外枪声不断,虽不再像刚才那般密集,却似在渐渐靠近。

    子弹击打在竹屋外墙上,明显听得到竹木洞穿撕裂的声音,龙行脸色如青玉一般森凉,深眸中更是煞气乍现,似已忍无可忍。

    “卫焰,住手!”他忽然一扭头,朝向枪声方向,怒斥出声。

    这座竹心小筑,是他亲自选址设计亲自督造建成,足足花了两年多的功夫,一砖一瓦,一桌一椅,用心良苦,精心打造,这不仅仅是他送给云竹心的生日礼物,也是他们终得圆满的爱巢,他绝不能容忍任何人来损毁。

    飞龙尊主积威犹存,这一声怒斥,使得窗外的枪声顿了一顿,而这一刹,龙御与暗影都是一惊。

    “是……卫焰?”龙御不禁惊问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