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重返 > 132.13

132.13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版发表于晋*江*文*学*城*喜欢这个故事请支持正版,感谢。  此时此刻, 城中的天空中就有无数御剑飞行或者驭使着法宝飞行的修士, 闻道期开光期这种低阶修士最多, 不过这种低阶修士都只在地上行走,心动期化元期的修士也不少, 基本上能在空中飞行的都是化元期的修士,甚至灵虚期的修士也有几个。

    昭乐只是稍稍注意了一下那些和自己同样是灵虚期的修士们, 然后就目不斜视直接御剑往城中心飞去。仟花佰草殿就在这城中心。

    巍峨的大殿耸立在城中心,几株巨树分别长在几个阵法方位,组成一座庞大护阵,将仟花佰草殿笼罩其中, 灵气弥漫的楼阁殿宇就在绿树鲜花之中隐约露出几个角来。

    到了殿门前千米范围,再无人能在天上飞行,只能落地行走。昭乐同其他人一样落下, 步行穿过那片白色广场,来到殿门前。她从未来过这里, 但是听沈青柯说过许多关于这里的事,她还有一块沈青柯给的紫符, 若是没有殿中丹师赠与的这种符,外来修士很少能进入仟花佰草殿。

    昭乐试着将袖中一块紫符打出,立刻就有一个穿着青色绣草纹服饰的小童从门内跑来。

    “这位仙友有礼,不知仙友所来为何?”扎着一个小髻的童子有礼的拱手询问。

    昭乐道:“我找沈青柯。”

    听她这么说, 那小童显得更为恭敬了, 热情道:“原来是沈丹师的客人, 请跟我来。”

    昭乐跟在他身后走进了高大的殿门,一进入仟花佰草殿的范围,那股草药的味道就更为浓郁,若是不习惯的人大约会觉得十分难受,可是这里面来来往往的丹师们显然都很喜欢这种味道。昭乐跟在童子身后,往一条偏僻的路上走,偶尔会遇上一些弟子,那些弟子最多就看她两眼,然后不感兴趣的收回目光,更多的是专注于手下的灵草灵药,根本没有将一丝目光分给路过的人。

    仟花佰草殿的丹药是出了名的好,这里面的丹师也是出了名的清心寡欲不近女色,除了丹药灵草,他们几乎没有其他爱好,只知道埋头炼丹。

    “仙友来的巧了,沈丹师原本在闭关炼丹,昨日才刚出关,一梦阁的师兄说沈丹师明日就要外出寻药,仙友若是晚来一日,就见不到沈丹师了。”小童一边走一边说,“到了,仙友请,我先带仙友去见一梦阁的师兄,一梦阁内殿我也不能进,需得阁里的师兄带仙友进去。”

    昭乐点点头,沉默的跟在小童身后。说实话,她现在有些不安,不知道待会儿见到人了,那人会不会和她闹脾气。

    小童进了一梦阁,伸长脑袋张望了一下,见到阁中的师兄们都皱着眉似乎心情不怎么愉快,也是有些无措,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平日好说话些的师兄,他赶紧伸手招了招,“梁师兄!”

    那姓梁的胖胖青年听到门口童子的声音,端着一盘药材就走过来了,“晓双,怎么过来了,今日师兄可没做零嘴吃。”

    童子板着脸,“师兄,我今日不是来要零嘴吃的,是有一位仙友来访,她想找沈丹师。”

    一听这话,那笑着的梁师兄就苦了脸,“师父出关后心情就糟糕极了,几位师兄都被他骂得狗血淋头,这个关头,我也不晓得他愿不愿意见人。”

    昭乐上前一步,将手中紫符拿出,“沈青柯给我的,你拿给他看,他见了就知道了。”

    那梁师兄见了昭乐手中的紫符,一双小眼睛都瞪大了。这紫符是殿中丹师的身份象征,不同等级的丹师有不同颜色的符,沈青柯是紫级丹师,他的符就是紫符。关键并不是这个,而是昭乐拿出来的这块符是一块副符,小童看不出来,他这个沈青柯弟子还是能看出来的。一块主符只能有一块副符,而他师父早就跟他们说过,他的副符给了他们的未来师娘,如今一个女子拿着副符找上门来,这岂不就是说……

    “您快请进!”梁师兄把手里那盘药材往小童手里一放,将昭乐往殿内引,脸上笑容灿烂又热情。没办法,能不热情吗,这很有可能是师娘啊!

    “您先在内殿等等?师父出去了,这会儿也不知是在耳楼还是丹房,我这就去把师父找回来。”

    端着一盘药材的小童一脸茫然的看着两人走远,挠了挠头,嘀咕,“这是什么人,梁师兄怎么这样客气?”

    梁师兄将人带到一个房间就走了,昭乐站在这个简洁干净的房间里,有些局促的看着周围的摆设。这里是个陌生的地方,但是这里的气息很熟悉,是属于沈青柯的,这让她又慢慢放松下来。

    没等多久,昭乐很快就听到了一道急促的脚步声。

    一个身穿蓝色衣衫的男人快步走了进来,他见到房中背着手打量一座丹炉的昭乐,先是露出惊喜的笑容,然后很快就抿紧嘴唇怒气冲冲。他直直冲到昭乐面前,拉着她的手腕,把她上上下下看过一遍,又给她探查身体里的情况。这一查,他那脸色就一点点的黑了起来。

    “乱来!简直乱来!看看你这身体,旧伤未好,寒气凝滞几处经脉都没有处理好,过些时候有你受的!”他气急吼道,手下却十分轻柔,从袖中掏出装了丹药的玉瓶,倒出两颗就往昭乐嘴里塞,“赶快吃了调息,我再去给你炼几炉烈阳丹,虽然不是极阳丹药,但是残留的那点寒气肯定能祛除。如果再不行我去找叔父,他肯定能炼制更好的丹药。”

    昭乐来不及说话,先被喂了一肚子丹药。

    她面无表情的嚼嚼嚼,沈青柯将她按到床边,见她一言不发也不看自己,就气闷的道:“早知道你要做那种找死的事,我就不该在这种时候闭关,你、你说你是不是就是故意等我闭关的时候去做这种事?”

    昭乐瞄他一眼,“我不想连累你,之前一个不好,他们说不定连你也一起抓了,这事本就和你无关。”

    沈青柯气的头发都快炸了,他抓着头发围着房里那座丹炉走来走去的绕圈,“不想连累我,和我无关?!你把我当什么,你不想连累我,那你有没有想过等我闭关出来,万一听到你被杀的消息,我会怎么样?你不想连累我,那这个时候又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

    昭乐一声不吭站起来往门外走。

    “站住!”沈青柯连忙又紧张的去把她拉住,“你又要去哪!”

    昭乐:“你不是要赶我走。”

    沈青柯大吼:“我什么时候赶你走了!你伤没好全之前哪里都不许去,就给我在这里待着!”

    “那不行。”昭乐根本就没管他的大嗓门,正直的说:“我是来求药的,我欠了一个人人情,说好要给她一些祛瑕美容丹,马上要给她送去。”

    沈青柯想都没想,冷笑一声,“我不给。”

    昭乐又往外走,“那我去其他人那找。”

    沈青柯把她拉回来,神情恼怒的看着她,要是他那些弟子小童们看着说不定要被他吓哭,但昭乐也不怕他,就那么和他对视。沈青柯忽然瘪了瘪嘴,整个人肩膀都塌下来,他把脑袋靠在昭乐肩上,声音闷闷的说:“给你还不行吗,你别走,我难得见你一回,自上次去瀛洲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半年了。”

    昭乐那一身冷气也散了,她轻轻抱了抱沈青柯的脑袋,又侧过脸在他耳朵上亲了亲,小声道:“我也想你,这事是我不对,对不起。”

    沈青柯抱紧她,“是我不对,要是我修为更高些,你就不用这么担心了。”

    “你第一次来我这里,我本该高兴的,不该大声对你说话,可我很担心你,担心的丹药都炼不下去,本来准备明日就出去找你,没想到你自己先来了,看到你没事,我比谁都高兴。你先前受伤,肯定受了不少苦,别急着走,至少在这里留一夜,我给你仔细查探一番,然后多给你准备一些丹药备着好不好?”

    他的声音听着好像要哭了,昭乐忽然揉了揉眼睛,眼圈也红了,小声撒娇:“我之前痛死了,则容那混蛋,以后要是有机会,我一定要砍了他!”

    沈青柯听她这么一说,心疼的一个劲摸她的脑袋,“唉,哪里痛?你那师兄真坏!我以后一定要帮你出气!你快坐着休息,我让人给你准备些好吃的东西,你这衣服怎么回事,这么粗糙的衣服怎么能穿,我让人给你拿几身过来给你选,这些日子肯定吃了不少苦。”

    “也没什么。”昭乐便跟他说起一路上发生的事,“……你给我的丹药被我吃完了,勉强逃到了降噩城,如果不是你的那些丹药,我肯定跑不到那里。然后,我遇到了一个人。”

    昭乐犹豫了一下,看着沈青柯说:“沈青柯,我越来越觉得救了我的十二娘和我师父很像。不,不能说她们像,她们一点都不像,但是她给我的感觉真的很熟悉,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沈青柯知道昭乐对她师父的崇拜,心里就有点酸溜溜的,可是看她一脸的迷茫无措,自己又心疼,他很快做了决定:“我跟你一起去见你说的那个十二娘!”

    “准备一下,我们该走了。”十二娘对正在生闷气,扭着头一人占据一边的两个孩子说。

    她们在沙漠的边缘行走,白日的阳光炙烈,能将人晒得脸上脱皮,偶尔会有带着沙子的风暴,吹得人睁不开眼睛。所以金宝和昭乐也用上了十二娘准备的头巾,将自己的头脸裹了起来。到了夜里,白日里的温度分毫不剩,冷的仿佛是冬日,只能依靠升起的火堆取暖。